<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81章:你就真的这么恨我吗?
    《一米阳光》第081章:你就真的这么恨我吗?(求月票)孩子就是米娅的魂,孩子被抱走了,她就像是魂魄飞走了,忙不迭地跟着去。

    这次,欧阳没拦她。

    育婴师抱着小家伙快步走在前,米娅步步紧追,欧阳则不紧不慢地跟在米娅的身后。

    每当米娅快要追上孩子的时候,欧阳就会上前拦她一下,让她与孩子拉远距离。

    米娅很着急,恨欧阳用这种猫玩儿老鼠的做法对待自己,可她又敢怒不敢言,怕惹怒了他自己就连这最后一丝机会都没有了。

    她迫切地想要见到自己的孩子,所以不管他的行为有多恶劣,她都可以忍。

    嗯,只要让她见见宝宝,他想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每每就要看到孩子的时候,就会被他恶意阻挠,如此几个回合之后,他们很快回到了欧家大门口。

    年轻的姑娘抱着孩子进入了欧家大铁门,米娅毫不犹豫地往里追,可在进门至极,手臂再一次被欧阳抓住。

    她回头,满眼哀求地望着他。

    话未说,泪先流。

    看着她凄楚可怜的模样,欧阳的心啊紧紧地揪着,对她真真是爱恨不能。

    “想见儿子?”

    他强忍着心疼,面无表情地睨着她,问。

    她点头如捣蒜,点得太用力,眼泪像珍珠一般往下坠。

    欧阳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目光复杂地盯着她看了几秒,然后松开她,率先跨入铁门之内。

    他的手一松,她的心跟着一落。

    她以为自己又会被拒之门外,目光黯淡,一脸悲戚。

    “进来!”

    可下一秒,她就听见他说。

    同时,他的手伸到她的面前。

    米娅不敢相信。

    他他他……说什么?

    是她听错了吗?他竟然肯让她进去?

    惊喜来得太突然,米娅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

    嗯,一定是她太想进去,太想见到儿子,所以才会以为他对她说“进来”……

    他那么恨她,怎么可能会对她和颜悦色呢?

    可他的手明明伸在半空,明明就在她的眼前啊……

    她觉得自己的大脑恍惚得厉害,分不清眼前的他是真是幻了……

    见她像傻了一般一动不动,欧阳微不可见地拧了拧眉,似是不耐。

    米娅见状,吓得一颤,忙不迭地把手放入他的大手里。

    手与手相牵,她终于相信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了。

    欧阳满意。

    五指合拢,他牵着她进屋。

    米娅沉浸在即将见到儿子的狂喜之中,心脏噗通噗通地狂跳着,激动得手心冒汗。

    哪知进了屋,他却二话没说就将她往楼上牵。

    米娅不疑有他,只以为儿子的婴儿房在楼上。

    然而当她站在他的卧室里,才发现自己好像想多了。

    嗯,他根本不是带她去见儿子。

    而是——

    “脱衣服!”

    进入卧室,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样三个字。

    冷冰冰的,带着命令的意味。

    “……”米娅呆呆地看着眼前面无表情的男人,反应不过来。

    什、什么?

    他刚说了什么?

    米娅觉得自己的幻听可能越来越严重了,她居然听到他说“脱衣服”……

    她愣愣地看着他,半晌都回不来神。

    她以为自己听错了,可是他的表情却是那么严肃认真,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所以他……说真的?

    米娅在短暂的怔愣之后,二话不说就开始——

    脱!

    她神色平静,对于他非分的要求没有觉得丝毫的耻辱或是胆怯,坚定得就算是要她上刀山下火海,她都毫不犹豫。

    她说了,只要能让她看一眼儿子,不管他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米娅的手微微颤抖,尽量用最快的速度脱掉外套,然后……

    她朝他扑过去。

    怀里突然多了软绵绵的她,他下意识地扶住她的腰怕她摔倒,紧接着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她就双臂抱住了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吻上他的唇……

    欧阳一怔。

    对她突然间的投怀送抱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以及受宠若惊。

    唇与唇相贴,他发现她全身冰冷,包括唇……

    心,狠狠一颤,又疼又气。

    这一瞬,他心里的那些怨恨统统退散,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温暖她。

    他不喜欢她这样冷冰冰的,他喜欢她暖洋洋的,不止是性格,还有身体。

    冷冷的她,抱着不舒服。

    几乎是出于本能,在她吻上他的时候,他的双臂就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般,张开,收拢,将她纳入怀中。

    见他接受了自己的吻,米娅觉得自己猜对了。

    他是要她用身体来换取见孩子的机会!

    行啊,换啊,就算她还没出月子也无所谓的,反正她杀了人要偿命也活不久的。

    他要,她就给,嗯,无所谓的。

    为了见儿子,米娅豁出去了。

    为了见儿子,她格外的主动……

    学着他曾经对她的样子,她撬开他的牙齿,长驱直入……

    当感觉到她在自己嘴里肆意作乱时,欧阳整个人都不好了。

    自他受伤之后,对这方面就没什么念头,挺清心寡欲的,半年多来唯一情动就是她还没生的那几天,吻她的时候有点想要……

    但当时她大着肚子,什么也不能做,所以他很克制,从未让心底的欲念蔓延。

    可现在她这样主动……

    他若没感觉除非不是男人!

    都说男人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可其实大部分男人都是有底线的,不是自己喜欢的那个人,是不会给对方趁虚而入的机会。

    比如范佳桐。

    在国外的半年,范佳桐没少对他示好,可他无动于衷。

    而回来不过几天,甚至还是“陌生”的状态下,他就对大肚便便的米娅有了非分之想……

    由此可见,他对怀里的小女人,感情必然浓厚。

    米娅一边卖力地吻着欧阳,一边快速地脱着自己的衣服……

    很快,她脱得只剩下贴身衣物。

    然后她将他往牀上扑……

    欧阳没有拒绝,虚揽着她的腰肢,顺着她的力道与她双双往牀上倒去。

    倒在牀上之后,他翻身将她压下,反客为主……

    吻,如火如荼。

    两人都呼吸急促,熟悉的悸动在彼此的身体里流窜,眼看就要一发不可收拾……

    可就在米娅伸手去扯欧阳的皮带时,他却突然扯过被子将她一裹,然后起身。

    身上的重量与吻同时消失,将米娅从意乱情迷中唤回神来,她一怔,茫然地看着抽身而退的男人。

    欧阳站在牀边,垂眸整理着自己被小女人扯得有些凌乱的衣服。

    “欧阳……”米娅坐起来,可怜巴巴地望着男人,怯懦低喃。

    随着她坐起来的动作,本是盖在她身上的被子顿时滑落在腰际……

    欧阳的目光触及她傲人一等的部位,某处狠狠一紧。

    “盖好!”

    他拧眉沉喝,悄悄咽了口唾沫。

    因为生了孩子的关系,米娅的上围暴涨,那深深的沟渠简直要人命……

    加上她穿的黑色胸衣,更是将她本就白希的肌肤衬托得水嫩剔透吹弹可破……

    血气方刚又禁(谷欠)许久的男人,哪里受得了这样的视觉诱、惑,当即就有了反应。

    怕自己一个忍不住会将她反扑,他连忙转身就走。

    米娅有点懵。

    直到他打开门走了出去,她还愣愣地坐在牀上,半天都回不来神。

    他怎么……走了啊?

    他不是想要吗?

    她没拒绝啊,她愿意给啊,他怎么突然又不要了呢?

    是她表现得不够好吗?

    可她已经很主动了啊!

    还是……

    他突然又对她没有兴趣了?

    米娅绞着双手,狠狠咬着唇反省着,努力回想自己刚才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惹他不高兴了。

    如果他不要了,那她今天是不是又不能见儿子了?

    还有,他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走了,把她一个人留在他的卧室里是什么意思呢?

    她是下牀去穿上衣服灰溜溜的离开呢?还是厚着脸皮继续坐在他的牀上等啊?

    如果等的话……

    等什么呢?要等到什么时候去呢?他都走了啊!

    吱呀……

    就在米娅纠结着自己到底是该悄悄的离开还是该勇敢的留下来时,卧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了。

    她吓了一跳,反射性地猛抓起被子挡在胸前,遮挡着仅穿着贴身衣物的自己。

    是去而复返的欧阳。

    看到是他,她紧绷的神经顿时松缓下来,大大地松了口气。

    她以为是家里其他人,若自己这副衣不蔽体的样子被他的家人瞧了去,她得多难堪啊。

    在短暂的惊吓过后,米娅呆呆地看着向自己大步而来的男人。

    心里忧喜参半。

    他又回来了,是要继续吗?

    喜的是,继续的话她也许就能见着儿子了。

    忧的是,如果继续她这还没出月子的身体能承受得了他吗?

    米娅,没关系的,只要能见到儿子,你咬咬牙,忍忍就过去了……

    嗯,忍忍就过去!

    米娅一边默默劝着自己,一边努力做好心理准备。

    “换上!”

    可她准备还没做好,一套衣服就丢在了她的头上,同时还伴随着他不容抗拒的命令。

    当看到有东西朝自己扑面而来,米娅下意识地伸出手接住,垂眸一看,是她之前住在欧家时穿过的衣服。

    她愣了愣,突然有点明白过来了。

    敢情他刚才让她脱衣服不是想要她,而是让她换衣服?

    可是……

    为什么呢?

    她的衣服好好的,为什么要让她换衣服?

    米娅满心疑惑,不解地朝着自己刚才脱下来随手丢在地上的衣裤看去。

    这一看,她才发现原来刚才自己并没有幸运的完全避开那盆水。

    虽然那盆水没有泼在她的头上,但水盆砸落下来的时候,她还是被波及了。

    左边的袖子和半个裤脚是湿的。

    当时她只顾着伤心,竟完全没发现。

    对于欧阳突如其来的关怀,米娅受宠若惊,红着眼低着头,颤抖着双手,有些手忙脚乱地把衣服穿上。

    欧阳没有避嫌,双手揣袋站在牀边,就那样理直气壮地看着她穿衣服。

    他们连儿子都生了,她全身上下他必然也是见过无数次的,就算他现在记不起那些快乐的瞬间,但事实终归是存在的,所以有什么好避的?

    沉默中,米娅终于穿好了衣服。

    怀孕初期的衣服,有一点点大,但总比穿着湿衣服好很多。

    两人都没有说话,气氛变得有一点点紧绷,还有一点点尴尬。

    当然,觉得尴尬的只是米娅而已。

    欧阳淡定自若,没有丝毫的不自在。

    半晌后,米娅先沉不住气,小心翼翼地看着面无表情的男人,“欧阳……”

    他淡淡瞥她一眼,抿唇不语。

    米娅狠狠咽了口唾沫,鼓足勇气,怯怯地问他:“宝宝呢?”

    “睡着了。”他不咸不淡地吐出三个字。

    见他没有对这个话题避而不谈,米娅暗自欢喜,胆子大了一点。

    她眼含期盼地看着他,“我可以——”看看他吗?

    “不可以!”

    然而她的要求还没说完,就被他冷冷拒绝了。

    她一震,蹭地跪直了身子,急道:“你不是说我可以——”

    “我说了吗?”他勾唇冷笑,再次抢断。

    米娅哑口无言。

    他没说……

    好吧他没说。

    可是他刚才不是问她“想见儿子是吗”……

    这话不就是说愿意让她见儿子嘛?是她理解能力有问题?

    看着男人冷漠的俊脸,米娅知道,自己又被耍了。

    嗯,他逗她玩儿呢,她却当真了。

    只是既然他无心原谅她,又为什么要让她进屋呢?就为了让她换下湿衣服吗?

    可是……为什么呢?

    他不是恨她吗?不是恨不得她以死谢罪吗?她若是染了风寒或是得了什么重病不是正合他意吗?

    米娅糊涂了。

    她已经完全猜不透眼前的男人到底在想什么了。

    她定定地看着他,仿若不认识他似的,看得他脸色微沉。

    然后在他急欲发飙之际,她轻轻开口,“欧阳,你到底要我怎样啊?我只是想看看他,看看他也不可以吗?”

    她像是病入膏肓了一般,气若游丝。

    欧阳冷冷道:“我可以让你看他,甚至可以让你抱他,但是你必须先把——”

    “卓行一死了!他死了!!你让我怎么把他交出来啊?难道你非要我去阴曹地府把他找出来交给你吗?!”她崩溃地叫道,声音嘶哑无力,死死攥紧双手面孔微微狰狞,显得有些歇斯底里。

    阴曹地府……

    欧阳的脸色瞬时变得阴沉可怖。

    他现在最是听不得她说这种不吉利的话。

    总觉得会一语成谶……

    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她用力点着头,一脸坚定决绝地说:“行!我去!就算他在十八层地狱我也可以去把他找出来,但你先让我看看孩子好不好?没看到孩子我会死不瞑目的啊欧阳!”

    死不瞑目……

    “闭嘴!”他勃然大喝。

    心,蓦地狠狠一抽,又疼又慌。

    欧阳狠狠瞪着眼前的小女人,真是恨不得揍她一顿。

    她还来劲儿了是不是?

    动不动就把死啊死的挂嘴边吓唬谁?

    见他似是动了怒,她满心恐慌,忙不迭地扑到牀边,紧紧抓住他的手臂,仰起脸看着他,颤声哽咽,“欧阳,别这么对我,求你了……”

    他倏地一手扼住他的下颚——

    “米娅!我警告你!你最好给我收起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你敢去死我就敢把你儿子丢了!”他脸沉如水,弯腰凑近她的脸,在她的唇瓣上阴森森地吐字。

    “……!!”米娅大震,脸瞬时苍白如纸,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你敢去死我就把你儿子丢了……

    我就把你儿子丢了……

    把你儿子丢了……

    丢了……丢了……丢了……

    感觉像是坠入了深渊,耳边全是他充满残暴的回音,一遍一遍,如魔咒一般不停回荡。

    不不不!

    不会的,他只是吓唬她,虎毒还不食子呢,他不可能会丢掉自己的亲生儿子的,嗯,不会的……

    “我说到做到!!”他像是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似的,冷冷切齿。

    “欧阳你疯了!他也是你的儿子!!”她忍不了了,红着双眼冲他悲愤大吼。

    “对!我就是疯了!所以你最好别惹我!”他紧紧捏着她的下颚,阴冷的气息尽数喷薄在她的唇上。

    他从骨子里渗透出来的那股冷,从她的唇瓣沁入她的心底,让她全身汗毛倒竖,不寒而栗。

    她不敢相信他会说出这样残忍的话来,他还是她认识的欧阳吗?他还是那个她曾深深爱着的男人吗?

    是什么让他变成这样了呢?

    是对她的恨吗?

    仇恨会让人蒙蔽心智,所以他因为恨她,连自己的孩子也不待见吗?

    “欧阳,你就这么恨我吗?”米娅心如刀绞,看着脸色阴沉的男人,笑得苦涩又悲凉。

    “你儿子的命掌握在你手上,你自己看着办!”欧阳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冷冷威胁。

    他不敢说自己这样威胁她只是害怕她做傻事……

    嗯,她动不动就说那些不吉利的话让他心生不安,所以为了预防她想不开,他只好利用儿子来威胁她。

    看得出来,儿子是她的命……

    其实他很妒忌,妒忌自己在她心里不是最重要的那个人,但鉴于那是自己的儿子,便只能勉为其难地接受这个事实。

    她那么爱儿子,肯定是舍不得孩子受到伤害,哪怕只是一点点。

    所以用儿子来牵绊她,是最有效的。

    他也不想这样,可他实在想不到别的办法,因为现在的她除了孩子好像其他的什么都已无所谓了。

    半个月前在医院里,他看着她在梦魇中挣扎,听着她一声声地喊着宝宝,喊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

    声音不大,却含着无尽的苦楚,比大喊大叫还来得更加悲伤无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