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79章:不能轻易原谅
    《一米阳光》第079章:不能轻易原谅(求月票)跑啊跑,跑啊跑……

    可前方像是没有尽头,她怎么跑也无法与孩子的哭声拉近距离。

    孩子就那样可怜兮兮地哭着,哭得她的心啊,如同刀割……

    她的宝宝为什么哭啊?

    是饿了吗?是渴了吗?是冷了或是热了?还是有哪儿不舒服啊?

    老夫人呢?夏阿姨呢?他呢?宝宝哭得这么伤心怎么都没有人哄哄呢?

    人呢?家人的人?怎么没人管她的宝宝啊?

    如果不喜欢她的宝宝,就把宝宝还给她啊,还给她啊……

    她苦一点没关系的,她伤心难过没关系的,她就算想念宝宝想得快死掉也没关系的,可是宝宝那么小,没人照顾怎么行呢?

    “宝宝,宝宝你在哪儿?你在哪儿……”

    在一望无际的黑暗中,她拼命呐喊,拼命奔跑,拼命寻找……

    可回应她的,除了自己充满绝望和悲伤的回音,便只有隐隐约约的婴儿啼哭声。

    不知道跑了多久,她累了,跑不动了,只能停下来。

    空洞的世界,没有光,没有尽头,没有出口,也没有希望……

    脸颊上一片冰凉,她无意识地抬手揩了一把,指尖沾染湿意……

    是泪。

    呵,原来她的眼泪还没流干啊。

    眼泪越揩越多,如泛滥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

    怎么也止不住,她索性不揩了,任其汹涌流淌……

    绝望在心里肆意蔓延,她心痛得站不稳脚,身躯一点一点地弯下去,最后痛苦地蹲在了地上。

    仿佛置身冰窖,她双手环抱着自己,瑟瑟发抖。

    婴儿的啼哭声像是一道魔咒,在她的耳边萦绕不散,她焦急,悲伤,绝望……

    却又深深无力!

    她的宝宝在哭,可她除了干着急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她这么没用,还不如死了的好。

    嗯,死了的好……

    连自己的孩子都看不到一眼,活着有什么意思啊?

    婴儿的哭声忽近忽远,如同一把钝刀,狠狠切割着她的心……

    “宝宝……宝宝你别哭了……求你,别哭……宝宝……”

    她的心痛得受不了,双手死死捂住耳朵,想着听不到宝宝的哭声应该就不会心痛了。

    可是不行。

    就算耳朵捂住了,孩子的哭声仍旧能灌入她的耳中……

    “啊……”

    再也承受不了撕心裂肺的痛,她忍不住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喊。

    这一声喊,终于将她从梦魇中惊醒过来。

    米娅满脸的泪水和冷汗,像只煮熟的虾米一般卷缩成一团,环抱着自己……

    与梦魇中蹲在地上的姿势一模一样。

    她猛地睁开双眼,大口大口地喘息,仍旧沉浸在刚才的梦魇里。

    孩子的哭声终于消失了,可心痛的感觉竟还在心里肆意蔓延……

    做梦,原来是在做梦……

    意识到刚才那绝望的寻找只是梦境,米娅松了口气。

    然而她一口气还没松完,立马又被牀边的黑影吓得心脏狠狠一颤。

    有人站在她的牀边!

    她吓得紧紧揪住被子,瞠大双眼惊恐地看着凭空出现的人影。

    天已黑,病房里没有开灯,能见度极度。

    可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就算化成灰也能一眼就认出来的人,欧阳之于米娅就是这种神奇的存在。

    认出是他,她紧绷的神经这才松缓下来,蔫蔫地缩在被子里,呼吸依旧有些急促凌乱。

    突然,她想到什么,立马又打起精神,蹭地坐起来东张西望。

    然而病房里除了他,再无别人。

    没有孩子……

    他没有把孩子抱来……

    骤然晶亮的目光,又骤然黯淡下来,一瞬间的希望,带来的却是深深的绝望……

    希望破灭,米娅像个生无可恋的死囚,又蔫蔫地倒回牀上。

    她依旧卷缩成刚才醒来时的模样,无声无息地拉高被子,像只不敢面对现实的鸵鸟一般,将自己从头到脚都捂在被子里。

    她只想见孩子,孩子没来,那她谁也不想见。

    包括他!

    到了今时今日,米娅觉得自己的心已经死了,爱情对她来说……不重要了。

    嗯,不重要了!

    其实不止爱情,连生命,她都觉得好像没什么所谓了。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消极的念头,但最近几天她真的觉得死亡可能比活着更轻松……

    活得太累,她快熬不住了。

    突然,呼啦一声,身上的被子不翼而飞。

    欧阳将被子用力一扯,随手丢落在地,然后冷冷看着卷缩在牀上的女人。

    看她曲着双腿环抱着自己的可怜样,他的心,蓦地狠狠一抽。

    一股似熟悉又似陌生的钝痛,在心底疯狂蔓延……

    冷空气袭来,米娅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冷。

    被子没了,她没了躲藏之处,也就不能再做缩头乌龟了。

    她轻轻抓了抓头发,然后慢慢地坐起来,像是极度没有安全感,抱着双膝低着头,即便是坐着也还是紧紧缩成一团。

    她还是一言不发,仿佛他不存在一般。

    半晌后,欧阳先沉不住气了。

    “想好了吗?”他狠狠咬了咬牙根,目光狠厉地睥睨她,阴冷开口。

    米娅愣了愣,轻轻抬眸,茫然地看着他。

    “姓卓的在哪儿?你到底要不要说?!”见她像是在装傻,他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欧阳不想承认,自己来医院是因为想见她,质问卓行一的下落不过是个借口……

    哦,是这个啊。

    “他死了。”她答,轻飘飘的语气,有气无力。

    她没有像几天前那样对他苦苦哀求,也没有歇斯底里的哭喊,今天的她很冷静,冷静得有些失常。

    欧阳看着过分平静的小女人,心里莫名泛起一丝不安。

    按理说,她不该是这样的反应。

    他一周没来了,她见到他不是应该继续哀求他的吗?怎么反倒像是无所谓的样子了呢?

    她果然是没心的么?

    就算是自己的亲生孩子,只需一个星期就能完全放下?

    如果连亲骨肉都能做到这般洒脱,那么他对她而言,岂不更是可有可无?

    如此一想,欧阳的脸色顿时变得阴沉可怖。

    “你还是不肯把他交出来是不是?”他恶狠狠地瞪着她,阴森切齿。

    到了今时今日,她还要袒护那个男人是不是?!

    就算他比不上那个男人在心里来得重要,可难道儿子也比不上吗?

    他跟儿子两个人加起来都还比不上一个卓行一吗?!

    欧阳越想越恨。

    “他死了。”米娅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的唇瓣轻轻蠕动,机械性地重复道。

    “我说了,死要见尸!!”他勃然喝道,她越是冷静他就越是气愤。

    她默默看了他几秒,然后说:“你让我见见宝宝,我去河里捞。”

    嗯,只要让她看看孩子,哪怕只是一眼,她就可以了无牵挂了。

    她现在已经不在乎他信不信了,也不在乎他恨不恨了,他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去吧。

    她说,我去河里捞……

    她说,你让我见见宝宝……

    “你做梦!”他气得怒吼,“你不把姓卓的交出来就休想见到儿子!”

    做梦……

    米娅垂着眸,想起刚才那个可怕的梦。

    梦里的自己那么恐惧,那么孤独,那么绝望……

    是啊,她现在也就只能在梦里见见孩子……

    不!梦里都见不到!

    只能听听宝宝的哭声,只能让宝宝的哭声像一把把利剑狠狠刺穿她的心,偏生她还舍不得不听,恨不得沉浸在梦里永远不要醒来才好。

    血缘这个东西真的很奇妙,一个女人在有了孩子之后,除了孩子,一切对她来说都变得好渺小。

    孩子对她来说是最重要的,为了孩子她可以牺牲一切,包括自己的命!

    “说话!”

    她的沉默让他愤怒,他啪地一声将灯打开,冲着她勃然怒吼。

    本是黑暗的房间变得亮若白昼,米娅微微眯眸,有些不太适应突如其来的亮光。

    她依旧抱着双膝,下巴轻轻搁在膝盖上,目光呆滞地看着前方,“欧阳,你逼我没用,我也说了,卓行一已经死了,你爱信不信吧。”

    她的声音很轻,很慢,显得有些虚无缥缈,仿若从天际飘来一般。她落寞凄凉的模样更像是一缕孤魂,让他有种抓不住的恐慌感。

    “米娅,你是不想见儿子了是不是?!”欧阳又惊又怒,心里泛起一丝慌张。

    米娅笑了。

    笑得凄苦悲凉,笑得比哭还难看。

    “我想啊,我天天都在想,刚才做梦我还梦见他在哭呢……”她的双眼毫无焦距地睁着,自言自语般喃喃,“可是我想有什么用呢?我就算想死了也见不到他啊,我想有什么用呢……呵呵……”

    听着她有些神经质的轻笑,欧阳心里的不安,不由更加深浓了一分。

    她消极的态度气得他咬牙切齿,妒恨交加,“呵!米娅,在你心里,亲生儿子还比不上一个弃你于不顾的姘、头是么?!”

    为了维护姓卓的,她宁愿一辈子不见儿子?

    听着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说是她把卓行一藏起来了,米娅心如死灰。

    “欧阳啊……”她苦笑着轻轻地唤他,然后一点一点地抬起头来,深深看着他的眼,“是不是真的要我死了,你才会相信我没有骗你呢?”

    是不是真的要我死了……

    我死了……

    欧阳的心,猛地狠狠一抽。

    痛得突然又剧烈。

    他死死看着她,抿唇不语。

    米娅继续苦笑,且轻轻摇头,“别再问我卓行一在哪儿了,也别问我要他的尸体,我不知道,我交不出……

    “我说的话,没有半句虚假,你信也好,不信也罢,反正对你啊……我问心无愧。

    “至于孩子……”

    她停顿,唇角的笑变得更加凄苦。

    用力抿了抿唇,她强忍着心里的悲伤,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像是呵气一般有气无力地说:“没关系,不见就不见吧,我相信他在欧家会过得很幸福的,嗯,没我他会过得更好的……”

    欧阳听不下去了。

    看着她要死不活的模样,竟让他的脑海里莫名其妙地冒出“遗言”两个字……

    嗯,她这副哀莫大于心死的表情,以及说的这些消极颓废的言辞,就像是在交代遗言一样……

    心,突然觉得恐慌,害怕自己的直觉有天会灵验……

    他明明恨她的,可是一想到她会死,哪怕只是比他早死一天,都让他觉得难以接受。

    欧阳突然转身就走。

    米娅像座雕像一般,一动不动,甚至连眼睑都没有抬一下。

    直到——

    “欧阳!”

    当他拉开门,正欲出门之际,她才突然冲他喊道。

    欧阳停下脚步,但没有回头。

    “孩子是你的,做过鉴定的。”米娅看着男人高大挺拔的背影,平静地说道。

    他没说话。

    “所以请你……”她狠狠抿了抿唇,敛下眼睑掩饰着眼底的痛楚,极尽艰涩地说:“所以请你……好好待他。”

    欧阳抓着门把手的手,不自觉地攥紧,紧得指关节严重泛白。

    他在死命隐忍。

    隐忍着心里那股想要转身去狠狠掐死她的冲动。

    真是恨死她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更恨她这种像是交代后事的口气。

    米娅轻轻地笑,幽幽地说:“我知道你恨我,但宝宝是无辜的,他也是你的孩子,所以请你……”

    替我多爱他一点。

    心太痛,太难过,她后面一句话实在说不出口了。

    就怕自己把话说出来的同时,也会忍不住崩溃的哭出声来。

    欧阳喉间干涩,心脏紧紧揪在一起,听着她悲伤绝望的声音,他的心亦是难受至极。

    在心软的前一秒,欧阳头也不回地走出了病房。

    不怕!

    欧阳,你别自己吓自己,她不会有事的,只要孩子在你手里,她就哪儿也去不了!

    欧阳,别心软,你不能好了伤疤忘了疼,你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纵容她对你无情。

    欧阳,就算你喜欢她,就算你放不开她,就算受了那么多伤害你还是想跟她在一起,但也不能轻易原谅她!

    嗯,不能轻易原谅!

    你想想,你差点就死了啊,也亏得你命大,居然脑部中弹也能活过来,可万一你运气不好死了呢?

    她害得你差点没命,你生生气怎么了?

    别怕!孩子在你手上呢,她耍不出花样的。

    欧阳一边大步往前走,一边在心里对自己说。

    门,开了又关。

    一切又归于平静。

    病房里,不止飘荡着淡淡的消毒水味,还有一股浓郁得化不开的悲伤。

    米娅始终抱着双膝,没有追也没有喊,没有哭也没有闹,就那样呆呆地坐着,很久很久……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半个月后。

    米娅出院之后,每天必做的事便是去欧家门外蹲守。

    她想念自己的孩子,想得牵肠挂肚的,始终还是想看一看自己的孩子长什么模样。

    不然她心里过不起这道坎!

    在欧家门外守了好几天了,可始终没有机会见上孩子一面。

    心里明明充满了绝望,可她就是舍不得放弃。

    每当难过得快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她都对自己说,米娅,再等一下,再等一下,也许一会儿就有机会了……

    她就这样一边绝望地等待着,一边不停地给自己加油打气。

    皇天不负苦心人,这天,她终于等到邱忆娴单独出门了……

    “哎呀……”

    邱忆娴想去给小孙子买纸尿裤,走出家门不到十米,在一个转角处就被人拽进了一个小巷子里,吓得惊呼一声。

    正要大喊,定睛一看,见是米娅后,只得又把即将叫出口的呼喊生生咽回肚子里。

    “小米是你啊,哎哟吓我一跳,我还以为遇上抢劫的了。”邱忆娴吓得捂住胸口直喘气。

    “老夫人。”米娅探出头去看了看,确定没人发现她们才放下心来。

    邱忆娴盯着消瘦的米娅,狠狠皱眉,“你怎么这么瘦了?没好好吃饭吗?”

    “我吃了,每天都吃了很多。”米娅随口敷衍。

    “那你怎么脸上都没肉了?”

    “我没事……”米娅胡乱地摇了摇头,根本没有把心思放在回答问题上。

    邱忆娴气也不是恨也不是,“还有,你这还没满月呢,怎么就出来了?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你现在不能吹风,以后会头疼的,等你老了你就知道了——”

    “宝宝还好吗?”米娅忍不住了,出声阻断邱忆娴的喋喋不休,急问道。

    邱忆娴微微一怔,续而连忙点头,“好,很好。”

    瞧!这就是当妈的,心里时刻记挂着自己的孩子。

    所以母爱啊,是任何一种感情都超越不了的!

    “他、他会哭闹吗?会不会很调皮啊?会不会不好带啊?会不会颠倒作息啊?我看书上说,很多小宝宝都是白天睡觉晚上玩儿,他会不会也这样啊?”米娅的语气很急,噼里啪啦问了一堆,迫切地想要多了解一点孩子的现状。

    邱忆娴连连摇头,“不会不会,他很乖的,一点都不磨人,而且胃口不错,挺能吃的。晚上嘛偶尔会哭两声,但哄哄他就好,他很快又会睡着了,反正总体来说很好带的。”

    当然孩子并不是真的一点都不磨人,但邱忆娴怕米娅会担心,便只能往好了说。

    “那就好,那就好……”

    米娅红着双眼哽咽低喃,果然放心不少。

    突然,邱忆娴想到什么,忙不迭地把新买的手机拿出来。

    “对了对了,我特意用手机给他拍了几张照片,你看看。”邱忆娴说。

    为了拍孙子的照片给小米看,她悄悄让小外孙女欧恬给她买了个智能手机。

    “好啊好啊!”米娅双眼骤亮,忙不迭地接过邱忆娴递过来的手机,欣喜若狂。

    她激动得简直热泪盈眶。

    拿着手机的手,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还没把照片翻出来她的眼底已经蓄满了水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