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78章:为什么要心疼?
    “云裳我叫你站住!!”欧阳大怒,厉声喝道,两个大步就冲上前去堵住云裳的去路。

    云裳被迫停下脚步,抬眸看着犹如黑面罗刹的小舅,暗暗懊恼自己动作太慢了。

    哎,若能再快一点,她就能逃出去了。

    “你不用吼,我没耳聋。”云裳见逃不掉了,只能鼓起勇气跟小舅对视,淡淡轻哼。

    “你抱孩子去哪儿?”欧阳脸如玄铁,凶巴巴地喝问。

    云裳打哈哈,哂笑,“今天天气不错,我抱他出去走走,培养一下姐弟感情嘛,呵呵……”

    郁大爷转眸看了眼外面灰蒙蒙的天,摸了摸鼻尖,对郁太太睁眼说瞎话的行为感到汗颜。

    欧阳不由分说,伸手就把儿子从外甥女的怀里抢回来。

    “诶诶诶你慢点……小心摔着!”

    见他动作略显粗鲁,吓得云裳忙不迭地叫着,只得把孩子还给他。

    即便欧阳已经把孩子抱在了怀里,云裳还是不敢掉以轻心,双手伸得长长的放在孩子的身下,生怕小舅一个没抱稳孩子就掉了。

    欧阳淡淡地瞥了眼紧张兮兮的外甥女,然后抱着儿子一言不发就朝着楼上书房走去。

    瞎操心!

    他还没笨到连个孩子都不会抱好吧!

    见欧阳往楼上走了,云裳连忙跟上去,亦步亦趋地跟在小舅身后。

    回到书房,欧阳小心翼翼地抱着出生还不到一周的儿子坐在沙发里,垂眸看着正睡得香甜的儿子,眼底眉梢尽是温柔。

    小家伙真小啊!

    软软的一团,像个小肉包。

    一张小脸还没他的巴掌大,小胳膊小腿儿的看起来格外的萌。

    虽然是他的亲儿子……可他还是觉得挺丑的。

    你才丑你才丑……

    脑海里突然冒出米娅的声音。

    欧阳的嘴角不自觉地扯出一抹无奈的笑意。

    那个女人,最是听不得谁嫌弃她的宝贝儿子,犹记得上次陪她去产检,他不过开玩笑地说了声小家伙很丑,她就生气了,把他骂了一路。

    可他没说假话啊,新生儿的小脸都是皱巴巴的,真的不可爱嘛。

    不过就算丑,他也爱!

    谁叫这是自己的种呢!

    人嘛,都是这样没有原则的,因为是自己的骨肉,所以会毫无底线地美化,就算再丑也是可爱的。

    看着丑萌丑萌的小家伙,欧阳的心里泛起一股有儿万事足的感慨。

    突然小家伙皱了皱眉头,然后开始瘪嘴巴,哇哇哭了两声。

    一听儿子哭,欧阳心里有点慌,忙不迭地抱着儿子轻轻地晃。

    可他越动,小家伙越不开心,小嘴巴一抽一抽的,有种马上就要嚎啕大哭的架势。

    云裳看不下去了,一边没好气地抱怨,一边连忙向小舅伸出手去,“你行不行啊?!笨手笨脚的还是给我吧!”

    欧阳身子一侧,避开外甥女的手。

    且顺势冷冷瞥了眼一旁的郁凌恒,“她那么喜欢抱孩子你怎么不让她多生两个?又不是养不起!”

    多生两个她就有得忙了,忙了就没空来管他的闲事了,多好!

    莫名躺枪,郁凌恒觉得自己好无辜。

    但值得欣慰的是,郁太太会护着他。

    见小舅竟敢嘲讽郁大爷,云裳怒了,对着小舅冷笑一声,反唇相讥,“呵!多生两个?你以为生孩子像母鸡下蛋一样轻松啊说生就生?!”

    欧阳抿唇不语,只是凉飕飕地看了外甥女一眼,一脸“能有多难”的不屑表情。

    见自家小舅还一脸不以为然,云裳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怀胎十月有多辛苦你知道吗?一朝分娩有多痛苦你试过吗?还有在生产的时候有多危险你又了解吗?什么产后或产中大出血,什么妊娠高血压综合征,什么羊水栓塞等等等等!女人生孩子就跟一脚踏在鬼门关里没有任何区别!你们男人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就知道天天唧唧歪歪唧唧歪歪,以为女人生孩子多简单似的,有本事你们也去生一个试试!!”云裳义愤填膺,情绪激动,噼里啪啦吼了一大摞。

    “我倒想,就是没这功能!”欧阳一边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拍着儿子的小屁股哄他睡觉,一边云淡风轻地哼哼道。

    面对外甥女的指责,欧阳格外淡定,与外甥女的暴躁大相径庭。

    没这功能……

    云裳气得呼吸一窒。

    瞧他那副理直气壮的模样,简直是……混账!

    狠狠咬了咬牙,云裳怒极反笑,“呵呵!正因为你们没这种功能所以才敢说这种灭绝人性的风凉话!”

    灭绝人性……

    欧阳眸色一凌。

    郁凌恒错愕了两秒,一脸无辜。

    “郁太太,关我什么事啊?你说他就说他,干吗总是带上我啊?”郁大爷委屈咕哝,不满地抗议道。

    你们……

    你们男人……

    干吗这样一竹竿打翻一船人啊?

    他这么乖,对她言听计从堪称模范丈夫,怎么可以把他跟欧阳这种顽固不灵的老家伙相提并论呢?

    郁大爷默默腹诽。

    “因为你们男人都一个德行!”云裳很生气,才不管他无辜不无辜。

    郁凌恒无语凝噎。

    好吧,他的郁太太这么美,说什么都对……

    不对也对!

    不敢得罪郁太太,郁凌恒只能转眸瞪了眼害他被牵连的欧阳。

    都怪他!

    没听过“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这句话么?

    惹到了她们,最后受罪的都是男人,所以何苦要这样跟自己过不去呢?

    这是郁凌恒跟云裳结婚几年来总结的心得。

    “你为什么不让米娅见孩子?”

    云裳忍了又忍,最后实在忍不住了,直截了当地冲口问道。

    欧阳抬眸,淡淡地瞥了外甥女一眼,“你这是跟谁说话呢?”

    云裳正在气头上,知道自己这样不对,可想到可怜的米娅就没办法冷静,“欧阳你少倚老卖老——”

    “你是不是觉得有很多人给你撑腰我就收拾不了你?”欧阳脸色阴沉,唇角泛起一抹阴测测的冷笑,极冷极冷地看着外甥女。

    郁凌恒连忙轻轻扯了扯郁太太的衣摆,示意她别冲动。

    收到郁大爷的提醒,云裳想起自家这个小舅也是那种吃软不吃硬的人,立马话锋一转,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我态度不好,我跟你认错,是我不对,是我不好,是我没大没小,这样总行了吧我的舅!”

    她嘴里倒是认着错道着歉,可表情却有些不甘不愿。

    欧阳默不啃声,神色依旧寡淡。

    “小舅,你跟米娅之间到底有什么问题我不想问,但是你不让米娅见孩子这种行为真的很过分,你不能这样!!”云裳皱着眉头,一脸不赞同地看着舅舅,苦口婆心地劝道。

    欧阳敛下眼睑,看着在睡梦中吧唧嘴的儿子,还是没说话。

    过分吗?

    不让她见孩子就叫过分吗?

    那她联合别的男人谋害他又该叫什么呢?

    “孩子对于一个母亲来说,比自己的命还重要,你狠心分开她们母子无疑是在要米娅的命你知道吗?”云裳越说越生气,想起米娅今天跪在外婆面前苦苦哀求的样子就难受,“见不到孩子,米娅有多伤心你是没看到,那眼泪就没停过,她继续这样哭下去眼睛早晚得瞎,你就一点不心疼?”

    “我为什么要心疼?”欧阳冷哼一声,无动于衷的样子看起来格外无情。

    怀里的小家伙又开始瘪嘴,像是不开心似的,时不时地哼哧一声。

    他说,我为什么要心疼……

    “你——”云裳闻言,被小舅冷酷无情的一句话给气得呼吸狠狠一窒。

    一个女人,辛辛苦苦为他生下了孩子,到头来就得到这样一句话?

    同为女人,同为母亲,即便是平日里极为护短的云裳也忍不住怒了。

    眼看郁太太要发飙了,郁凌恒忙不迭地伸手一把拉住她,哄着劝着,“好了好了,别吵别吵,有话好好说——”

    “你滚开!”

    可他话音未落,就被郁太太疾言厉色地骂了。

    郁凌恒被吼得一愣,嘴角微微抽搐了两下,无辜地眨了眨双眼莫名其妙又委屈哀怨,“你吼我干啥啊?我又没惹你。”

    “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云裳怒不可遏地骂道,她不敢把小舅咋地,只能拿自己男人出气。

    郁凌恒微挑眉尾,默默地看着蛮不讲理的郁太太。

    好想说你爸是男人,你外公是男人,你儿子以后也是男人……

    但想想还是算了,这话要是说出口,只怕会换来郁太太的一顿暴打。

    可能是云裳的声音太大了点,吓着了小家伙,惹得小家伙开始哇哇地哭起来。

    欧阳皱眉,连忙轻轻拍着儿子,温柔轻哄。

    哪知越哄,小家伙哭得越大声。

    “他饿了,你拍他有什么用啊?!”看着小舅笨拙的模样,云裳气也不是恨也不是,一边没好气地说道,一边伸手过去想要把孩子抱过来。

    欧阳侧身,再次避开外甥女伸来的手。

    云裳的手僵在半空,狠狠翻了个白眼。

    听说儿子是饿了,欧阳起身,朝着书房外走去。

    云裳连忙跟上,边追边劝,“小舅,你把孩子抱去给米娅吧,她是孩子的妈妈,你没权利——有屁就放!你拉我干吗?!”

    话未说完,手臂就被郁大爷拉住,气得云裳转头就骂。

    郁凌恒对生气的郁太太勾了勾手指。

    “干吗?”云裳狠狠拧眉,恼火地瞪着装神弄鬼的男人。

    “给你看个东西。”郁凌恒对郁太太挤了挤眼,一脸神秘地小声说道。

    不过是跟郁大爷搭了两句话的功夫,欧阳就抱着孩子下了楼。

    看着小舅消失在楼梯口,云裳只能作罢,转头瞪着郁大爷,“什么啊?”

    “来来来,你看了就知道了。”郁凌恒拉着郁太太走向书桌。

    云裳一头雾水,跟着郁大爷去到电脑面前,然后就看到了那段录像……

    这段录像除了郁凌恒和欧阳之外,云裳是第三个看到的。

    对,云裳之前并不知道有这个录像。

    几分钟后,看完录像的云裳终于有点了解自家小舅为什么要那样对米娅了……

    哎!

    原来小舅出事那天,米娅竟对小舅说过如此狠绝的话……

    “后面呢?”

    沉默了会儿,云裳盯着电脑画面,皱着眉头问。

    小舅中枪到郁大爷赶到,这中间还有几分钟呢?

    为什么没有录像?

    故意掐断了?

    “没有。”郁凌恒摇头。

    这段录像就到欧阳中枪的那瞬戛然而止,后面到底还发生了什么,除了欧阳和米娅两个当事人之外,他们无从得知。

    可现在的米娅说话已经没有可信度,而欧阳又想不起当时的经过,所以这件事就这样陷入了僵局。

    “哪来的?”云裳用下巴点了点电脑,又问。

    “匿名邮件,我也不知道是谁发给我的。”郁凌恒耸肩,表示自己也很疑惑。

    “发给你?”云裳蹙眉。

    “嗯。”

    “为什么发给你?”她诧异,觉得蹊跷。

    “我哪知道?!”郁凌恒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他也觉得奇怪,按理说这段录像不是应该直接发给欧阳的么,怎么会发给他呢?

    “这段录像明显是掐头断尾的。”云裳盯着电脑想了几秒,然后得出结论。

    郁凌恒点头赞同,然后撇了撇嘴表示很苦恼,“嗯,但问题是你小舅他现在还没恢复记忆啊,没人知道事发经过米娅就洗脱不了嫌疑。”

    云裳默了。

    郁大爷说得很有道理,她无法反驳。

    但是——

    “我觉得米娅不是那种人。”她始终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能让她喜欢的人,一定不是坏人。

    可郁大爷不买面子,撇嘴不屑,“郁太太,现在凡事都要讲求证据,光靠直觉是不行的!”

    好吧,郁大爷又说对了。

    云裳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对米娅是既同情又怨怼。

    被郁大爷呛得找不到话再为米娅辩驳,云裳只能气呼呼地说:“不管怎么说,让人家母子分离就是不对!!”

    孩子是无辜的,大人之间的恩怨不该牵连孩子。

    小舅不让她们母子见面,虽然表面上是惩罚了米娅,可实际上孩子也同样受罪。

    才出生的孩子,没有妈妈的呵护和母乳,多可怜啊!

    在郁凌恒的世界里,郁太太说什么都对,只要是郁太太说的话,他百分百赞同,决无异议。

    “好好好,不对不对,你小舅他就是个混蛋!”郁凌恒连连点头,讨好地附和。

    然而女人心海底针,郁太太还是不满意。

    云裳转眸就狠狠瞪了郁大爷一眼。

    敢骂她小舅是混蛋?

    他皮痒了么?!

    郁大爷被郁太太瞪得满腹委屈。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她到底要怎样嘛?!

    云裳对郁大爷饱含幽怨的目光视若无睹,蹙眉看着电脑,忧心忡忡。

    有情人为什么偏要折腾呢?好好相爱不行么?

    真是愁人。

    哎……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米娅左等右等,日盼夜盼,可一星期过去了,她还是没能见到自己的孩子。

    邱忆娴和云裳也没有再来看过她,她就像是一只笼中鸟,与世隔绝。

    逃,逃不掉;死,又不甘心。

    她只能苟且地活着。

    “米小姐,吃饭了。”

    “米小姐,喝汤了……”

    “米小姐,这是欧老夫人特意给你熬的燕窝粥……”

    “米小姐……”

    她三天没说话了。

    护士叫她吃饭她就吃饭,护士叫她喝汤她就喝汤,反正护士叫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

    她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除了还会呼吸,其他已于死人无异。

    一周下来,她已经不抱希望了。

    她知道,他是铁了心要分开她们母子了。

    其实她不怪他要分开她和宝宝,她只恨他连看一看宝宝的机会都不给她。

    这些天,她哭也哭了,求也求了,可那个铁石心肠的男人,愣是对她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

    眼泪哭干了,嗓子也求哑了,她已经认命了……

    于是她想,罢了罢了,见不到就见不到吧,人这一辈子谁还能没个遗憾呢?

    带着遗憾离开这个世界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到了奈何桥,喝了孟婆汤,一切便可尘归尘土归土,一切都会烟消云散的。

    只要知道宝宝很好就够了,他在欧家冻不着也饿不着,一定会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长大……

    嗯,知道这些便足够了。

    小小的病房,让米娅想起了自己曾待过两年的监牢,不由苦笑。

    他总是能轻易就让她哪儿也去不了,她的自由,似乎无论何时都掌控在他的手心之中。

    精神没了支柱,生活没了盼头,米娅每天便只能吃了睡,睡了吃,吃了又睡……

    睡觉本是给人体机能充电,可是米娅却觉得这觉越睡越累……

    因为她一直在做梦。

    梦里,她走在一望无际的黑暗之中,漫无目的地寻找……

    找她的宝宝。

    母子连心啊,就算她嘴上说着不见也罢,可心里又怎么可能真的放得下?

    隐约中,婴儿的啼哭在黑暗的前方响起。

    米娅为之一振,开始朝着发出声音的方向狂奔。

    可不管她多努力,不管她跑得多快多远,孩子的哭声始终在不近不远的位置。

    仿佛她刚才跑得快断气,也不过是在原地踏步而已。

    “宝宝……宝宝……宝宝你在哪儿……宝宝,来妈妈着……宝宝……”

    米娅额头冒出冷汗,无意识地摇着头,痛苦梦呓。

    她恐慌,焦灼,不要命地继续往前奔跑。

    跑啊跑,跑啊跑……

    可前方像是没有尽头,她怎么跑也无法与孩子的哭声拉近距离。

    “啊……”

    从梦中惊醒,米娅猛地睁开双眼,还没来得及缓口气,立马又被眼前的画面吓得心脏狠狠一颤。

    只见牀边,伫立着一个高大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