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77章:为什么转身?
    “不行!!”他咬牙切齿,使劲儿扯开她的手。

    “欧阳,欧阳……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不能……欧阳……”米娅泣不成声,恐慌得不能自己。

    可他置若罔闻,对她的哭泣和求饶都无动于衷,高大的背影透着决绝和无情,走得头也不回。

    他刚走出病房,她就再也坚持不住,整个人软哒哒地往地上倒去……

    恰好有护士经过,见状连忙跑进病房里来。

    “米小姐,米小姐你没事吧?米小姐……”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两天后。

    病房里,米娅绞尽脑汁地与两个小护士周旋着。

    “米小姐,你不能出去……”护士甲皱着眉,特别苦恼地看着米娅,近乎哀求地说。

    “我只是出去透透气,不会乱跑的。”米娅尽可能地让自己看起来很随意,强装镇定地看着两个小护士。

    实则她内心很焦急,急得坐立不安。

    她想看看她的孩子啊,想得茶饭不思!

    护士乙也一脸抱歉地摇头,“真的不行,米小姐,请你就别为难我们了。”

    米娅双肩一垮,眸光黯淡,颓然地坐回牀边。

    怎么办啊?她的自由被限制了,别说下楼散步,就连这个病房都出不去。

    眼前的两个小护士,轮流守着她,昼夜皆是如此。

    嗯,她已经被囚、禁在这间病房里足足两天了。

    她好几次想要偷溜出去,可都没有成功。

    这两个小护士是欧阳安排的,她知道,目的就是要守着她,不许她踏出病房半步。

    而欧阳也已经两天没有出现了,她想给他打电话,想找他谈谈,可病房里却连电话都撤走了。

    她就像是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麻雀,哪儿也去不了,求助无门。

    “你们见过我的宝宝吗?”

    知道自己是无法走出这间病房的,米娅退而求其次,眼含期待地望着小护士们,急切地问。

    两个护士面面相觑,俱都没有说话。

    “他在哪儿?你们能把他抱来给我看看吗?”米娅觉得小护士们应该是见过的,顿时来了精神。

    抱来?

    谁敢啊?!

    护士甲立马摇头,“对不起米小姐——”

    “我给你们钱!给你们钱好不好?你们开个价,多少我都给!!”米娅着急抢断,双眼发亮地一把抓住护士甲的手。

    她现在没有别的想法,只想见见自己的孩子。

    只要见了孩子,她就可以去做自己该做的事了……

    她不贪心,保证不贪心,只看一眼,一眼就好!!

    她就想看看自己的孩子长什么模样啊……

    想看看她的心肝宝贝是长得像她呢,还是更像他……

    听说男孩子普遍长得像爸爸,那应该是长得像欧阳多一点的吧……

    嗯!男孩儿,她生了一个男孩儿。

    其实早就知道孩子的性别,因为之前老夫人迫不及待,让医生检查过。

    而且孩子生下来的时候医生也恭喜她了,说是一个男孩儿,只是当时她累得连眼睛都睁不开,没能看到孩子的模样就昏睡了过去。

    “不是钱的问题米小姐……”护士甲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两下,特别纠结地呐呐。

    像欧s记他们这种有钱有势的人,只要是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但问题在于这是欧s记交代下来的命令,她们怎敢违抗?

    轻则饭碗不保,重则只怕是以后别想在c市混下去。

    谁都喜欢钱,可并不是什么钱都能拿的。

    “一会儿!只要一会儿就好!十分钟——不!五分钟也行,如果你们觉得为难,那就……那就一分钟!”米娅死死抓住护士甲的手,双眼泛着期盼和哀求,焦急的声音透着哽咽,“或者你们把他抱到门口,让我看一眼,一眼也是可以的……求求你们好不好?让我看一眼,一眼就好……”

    见米娅马上就要落下泪来,两个小护士心有怜悯,却又爱莫能助。

    “对不起啊米小姐,我们真的帮不了你。”护士甲的手被米娅抓得都快变形了,手指挤压在一起特别疼。

    米娅眼眶泛红,眸光黯淡,失望之色溢于言表。

    沉默了一会儿,她像是突然又想起什么似的猛地抬起头来,眼巴巴地看着两个小护士,问:“你们有他的照片吗?”

    小护士们抱歉地摇了摇头。

    除了护士长,欧s记不许任何人接近孩子的好伐。

    “那你们能不能帮我问问你们的同事,看看她们有没有宝宝的照片,或许她们觉得他可爱,会用手机帮他拍一张照片什么的也说不一定的,你们帮我问问好不好?谢谢谢谢,求求你们帮我问问,好吗?”米娅噙着泪,定定地看着小护士们,颤声哽咽。

    实在不忍看到米娅这样焦急难过,两个小护士对视了一眼,决定撒个善意的谎言。

    “我们可以帮你问问,但是米小姐你最好别抱太大希望。”护士乙略显无奈地点了点头,敷衍道。

    米娅连连点头,表示她懂什么叫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的道理。

    可懂是一回事儿,能不能做到又是另一回事儿……

    然后两名小护士在她殷切的目光中,双双离开了病房。

    护士离开之后,米娅便开始了焦急的等待。

    她站在窗边,仿佛很冷一般双手环抱着自己,紧张得手心冒汗。

    早上还艳阳高照,不知何时天空竟然飘来乌云,像是快下雨了一般。

    望着灰蒙蒙的天空,米娅感觉自己的世界也布满了阴霾……

    不一会儿,突然吱呀一声,有人推开了病房的门。

    “问到了吗?”

    米娅像是装了弹簧一般,听到门响,立马转身看向门口,还没来得及看清来的人是谁,就急忙问道。

    然而推门而进的却并不是护士。

    而是邱忆娴和云裳。

    “你怎么下牀了?躺回去躺回去,快躺回去!”

    邱忆娴见米娅只穿着单薄的病号服站在窗边吹冷风,又气又心疼,忙不迭地朝她快步走去,紧紧拧着眉头冲她怒斥道。

    在月子里,女人的身体是非常虚弱的,必须时刻注意,不能吹风也不能受寒,否则会落下病根的。

    看到邱忆娴和云裳,米娅立马就红了眼眶,她像是傻了一般僵立在原地,眼底的水雾迅速地积聚起来……

    邱忆娴走上前,一拉米娅的手,顿时惊叫起来,“天哪,你的手怎么这么凉?小米啊小米,你这样不爱惜自己以后是要落下病根的啊!”

    听着邱忆娴气急败坏的斥责,米娅微不可见地扯了扯嘴角,无声地苦笑。

    病根吗?

    无所谓啊,反正她也活不长了,落下病根就落下病根吧。

    见米娅脸色苍白,云裳也不由皱了眉头。

    她怎么看起来这么憔悴?

    刚生了个大胖小子,不是应该开心的吗?怎么还一脸愁眉苦脸的模样呢?

    云裳百思不得其解。

    米娅红着双眼,委屈地看着一脸担忧的邱忆娴,突然双腿一曲——

    噗通一声。

    她直挺挺地跪在邱忆娴的面前。

    邱忆娴和云裳俱都吓了一跳。

    “呀!小米你……你快起来,你干什么啊这是?”邱忆娴忙不迭地伸手去扶她,要把她拉起来。

    米娅不起,且开始泪如雨下。

    云裳也糊涂了,不解地看着米娅,“米娅,你这是干吗?”

    米娅疯狂落泪,突然对着邱忆娴磕起头来,边磕边说:“老夫人,我给您磕头了,我求求您,求求您让我见见孩子吧!”

    “……”邱忆娴伸出去的手僵在半空,顿时觉得扶她不是,不扶她也不是。

    “见一面就好,您让我看他一眼就好,只看一眼,我保证只看一眼就好……”米娅看出邱忆娴的迟疑,连忙紧紧抓住她的手,哽咽着苦苦哀求。

    邱忆娴趁机将她往上提,“你先起来,起来再说——”

    “不!老夫人,您若不答应,我就不起来!”米娅用力摇头,哭得凄楚又可怜。

    “有话咱起来说,你刚生完孩子,地上凉对你身体不好的。”邱忆娴蹙着眉,苦口婆心地哄着劝着。

    米娅像是抓住了最后一颗救命稻草一般紧紧抓住邱忆娴的手,泪眼婆娑,狠狠哽咽,“老夫人,我知道您是菩萨心肠,您就当可怜可怜我,让我看看我的孩子,好不好?”

    “你别哭啊,月子里不能哭的。”邱忆娴被米娅哭得也红了眼眶,心里亦是难受至极。

    听了半晌,云裳才听出重点——

    “你还没见过孩子吗?”

    云裳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米娅和邱忆娴,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孩子出生都已经是第三天了,作为亲妈的米娅居然还没有见过自己的儿子?

    米娅抽泣,委屈又难过,“……没有。”

    “为什么?”云裳错愕,狠狠蹙眉。

    米娅和邱忆娴双双沉默。

    云裳脸若寒冰,转身就走,“你等着,我回去给你抱!”

    米娅闻言,顿时喜出望外,满眼感激地看着朝着门口大步而去的云裳。

    “裳裳!”邱忆娴却倏然沉声喊道。

    云裳回头,难得对外婆冷着脸,“外婆,您也是女人,您也有孩子——”

    一直知道外公外婆不太喜欢米娅,她本以为经过半年多的相处,他们应该对米娅有所改观了,没想到米娅孩子一生,二老就原形毕露了……

    云裳很生气。

    “我知道我知道。”邱忆娴特别惆怅地连连点头,续而无奈轻叹,“可是你小舅他……”

    “是他不许米娅见孩子?”云裳惊愕,不敢相信,她以为是外公外婆不让米娅见孩子,没想到竟然是自家小舅。

    真是……

    太过分了!!

    “他有什么权利这样做?”云裳震怒,义愤填膺大动肝火,“他们男人不过就是出了一颗精、子,怀胎十月冒死生产全是女人的事,他凭什么不让米娅见孩子?”

    同样身为女人,已为人母的云裳太了解孕育一个孩子是件多么艰辛的事。

    拼死拼活生下孩子,居然连看都不让看一眼,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小舅虽然还没恢复记忆,还没想起自己曾经有多爱米娅,可就算只是一个陌生人,也不该让人家母子分离的啊!

    反正云裳觉得,谁若敢把她和她的宝贝疙瘩分开,她就跟谁玩儿命!!

    孩子是母亲的命,只有做了母亲的人,才能明白孩子有多么的重要!

    见外孙女正在气头上,邱忆娴没敢为儿子狡辩,转而看着米娅,柔声劝道:“小米你别着急,孩子是你生的,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阿阳这两天脑子有点进水,跟他说不通,你再忍忍,过两天我找个机会把孩子抱来,你看这样行不行?”

    米娅闻言,忙不迭地对着邱忆娴又是连连磕头,喜极而泣,“谢谢谢谢,谢谢老夫人,谢谢!”

    “不谢不谢,你快起来,地上凉。”邱忆娴连忙提着她的胳膊,不让她磕头。

    见老太太愿意帮忙,米娅心里燃起希望,流着欣喜的眼泪缓缓起身。

    “来,这是我熬的鸡汤,你快趁热喝点。”

    待米娅在牀边坐好,邱忆娴打开保温杯,将香喷喷的鸡汤倒进汤碗里,关切地说道。

    米娅没有拒绝,接过汤碗乖乖喝了。

    现在对米娅来说,孩子就是她的精神支柱,想到很快就能见到孩子,她立马就对自己的人生有了期待。

    为了孩子,她必须尽快养好身子,不能等老太太把孩子抱来了她却垮了。

    嗯,她要好好的!

    一口气喝了两碗汤,她才对邱忆娴摇摇头表示够了。

    “宝宝他好吗?”

    听云裳刚才说要回去把孩子抱来……

    很显然欧阳已经把孩子抱回家了。

    既然在家,应该就是老太太在照顾,那宝宝的状况问老太太是正确不过的。

    “很好很好,比他爸爸出生的时候还重半斤呢,身体可棒了!”邱忆娴连连点头,说起孙子就乐得合不拢嘴。

    身体可棒了……

    米娅觉得,这五个字是这世上最好听的话。

    “那就好,那就好……”她忍不住又落下泪来。

    “小米,你别想太多,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孩子我会照顾,你别担心,知道吗?”邱忆娴心疼地拍拍米娅的手,柔声安慰。

    “谢谢您老夫人……”

    “别哭别哭,月子里不能哭,你这样哭下去会把眼睛哭瞎的!”

    “嗯。”米娅连忙抬袖抹泪,狠狠吸了吸鼻子,不让眼泪再往下掉。

    不哭不哭,她不能把眼睛哭瞎,她还得看看她的宝宝长什么模样呢……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欧家。

    二楼书房。

    欧阳和郁凌恒均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画面,一眨不眨。

    两人在看事发时的那段录像,试图找出一点蛛丝马迹。

    不停地看,反复地看,足足看了两个小时,看得郁凌恒都快成斗鸡眼了。

    n遍之后,欧阳将电脑暂停。

    郁凌恒直起腰,用力捏了捏眉心,一副“艾玛累死爷了”的表情。

    画面定格在枪声响起的前一秒,也就是欧阳转身朝着米娅扑去的那一瞬间……

    “我为什么要转身?”

    欧阳盯着定格的画面,紧紧拧起眉头,疑惑不解。

    “我哪知道你的!”郁凌恒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轻叫道。

    欧阳努力回想,试图想起事发经过……

    可想来想去,依旧毫无收获。

    他想不起来。

    想得脑袋都快炸了,他还是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走得好好的突然要转身朝着米娅扑去,进而中弹倒地……

    是因为太恨她,不甘心,所以转身朝她扑去想要掐死她?

    然后那个姓卓的就开枪打他?

    可是依他的身手和敏捷度,姓卓的怎么可能伤得了他?

    欧阳想不通。

    他试过各种推测,最后却都一一推翻。

    对于自己突然转身扑向米娅,他无法找到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

    到底是早就有人瞄准了他,还是因为他转身才会中弹的?

    叩叩叩。

    突然,书房的门被人敲响。

    “进来!”欧阳退出邮箱,关掉电脑。

    这段录像他没敢给父母看。

    虽然还没想起与米娅的曾经,但在他的潜意思里,是不希望她被父母厌恶的……

    所以那天他在质问她时,父母闻声而来,他连忙把电脑砸了……

    母亲只以为他是在发脾气,其实他是不敢被他们发现电脑里的录像。

    “欧先生……”一个年轻的育婴师轻轻推开门,一脸纠结地看着欧阳。

    “怎么了?”欧阳皱眉,眼底泛起担忧,第一反应是以为儿子有什么事。

    育婴师嘴角抽搐了两下,“郁太太她……”

    “她怎么了?”这次问的是郁凌恒,以为自己的宝贝老婆有啥事。

    两个男人,一个关心自己儿子,一个关心自己老婆。

    “她非要抱小少爷出去玩……”

    育婴师话音未落,突觉眼前一闪,再定睛一看发现欧阳已如一股飓风般朝着楼下疾步而去。

    郁凌恒见势不妙,忙不迭地紧追其后。

    “郁太太,你不能把小少爷抱走……”

    “没事儿!我就抱他去门口转转,一会儿就回来,我保证!”

    “真的不行啊,郁太太……”

    “放心吧,真没事儿,有事我担着!”

    “可是……”

    欧阳在楼梯半道就听见云裳在跟另一名育婴师“抢孩子”。

    跑下楼,正好看到云裳抱着孩子试图往大门外开溜。

    “站住!”欧阳怒喝。

    云裳心脏一颤,但她装失聪,头也不回地继续往前走。

    “云裳我叫你站住!!”欧阳大怒,厉声喝道,两个大步就冲上前去堵住云裳的去路。

    “你不用吼,我没耳聋。”云裳被迫停下脚步,轻挑着眉尾睥睨着小舅,淡淡哼道。

    “你抱孩子去哪儿?”欧阳面如玄铁,冷厉的目光极具威慑性地射在外甥女的脸上,阴森切齿。

    “哦,今天天气不错,我抱他出去走走,培养一下姐弟感情嘛,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