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76章:不会再信你1
    “嗤……”声音不算很大,却成功吸引了欧阳的注意。

    他转头,朝她投来阴冷的注视……

    米娅心里咯噔一跳。

    他过分凌厉的目光,让她心生不安……

    “欧阳……”

    她艰难地撑起身子,可紧接着又无力地躺下,努力了好几次才勉强靠在牀头,怯懦地望着他小心翼翼地呐呐。

    欧阳脸色阴沉,就那样冷冷看着她想坐又坐不起来的狼狈模样,既没有对她伸出援手,也没有丝毫的心疼和怜悯。

    在一个刚刚为他生完孩子的女人面前,他冷酷得令人发指。

    米娅却没时间为他的无情伤心,她现在最关心的,是——

    “孩子呢?”她急问,声音嘶哑粗嘎。

    她的嗓子很疼,是因为生产时过分嘶喊所造成的。

    欧阳浑身弥漫着一股骇人的寒气,像个地狱使者般冷冷伫立在窗边,一言不发。

    他的沉默让她心中愈发不安了起来。

    顾不得身体被撕裂过后的疼痛,她慌忙坐起来,瞠大双眼焦急又恐慌地看着他,“我的孩子呢?”

    孩子出生之后她就昏睡了过去,到现在还没见过孩子长什么模样呢。

    然而不管她怎么着急,他都始终沉默不语。

    米娅慌了。

    他为什么不说话,是孩子有什么事吗?

    如此一想,米娅吓得猛地掀开被子,强撑着虚弱不堪的身体下牀。

    他不回答她没关系,她可以自己去找护士。

    “没我的允许,你这辈子都休想见到他!”

    可她手捂住肚子还没走两步,他阴测测的声音就自身后响起。

    “……”米娅狠狠一震,整个人僵在原地。

    他……

    他说什么?

    极缓极缓地转身,她瞠大双眼惊恐地看着面罩寒霜的男人,不可置信。

    这辈子都休想见到他……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不让她见孩子?

    可是……为什么啊?!

    米娅的心,狠狠绞在一起,又痛又慌。

    他是在报复她吗?

    因为她害他差点死掉,所以他利用孩子来报复她对吗?

    米娅红了眼眶,虽极力隐忍,但眼泪却还是止不住地往下掉……

    因为害怕,加上身体极度虚弱,导致她气息不稳,一边向他走去,一边哽咽解释,“欧阳,我知道你恨我,可是你误会我了,我没有害你,真的没有!”

    他极冷极冷地看着她,唇角泛起一抹轻蔑的嗤笑。

    “欧阳,让我看看他,好吗?”她忐忑不安地走到他的面前,噙着泪苦苦哀求。

    情急中,她伸手想去拉他的手,可他目光冷厉,且在她伸手过来时往后一退……

    拒绝她的碰触。

    同时他冷冷瞥了她一眼,那弃如敝履的表情让她觉得自己的手脏得仿佛沾满了细菌……

    米娅的手僵在半空,心如刀绞。

    可她顾不得心痛,他不让她碰那她就不碰,只要能看到孩子,他想怎么惩罚她或者羞辱她都行。

    “求你了,让我看看他……一眼!就一眼!行吗?”她极尽卑微地求着他,强调“一眼”,急切地表示自己不贪心,只要看一眼就可以。

    他不置可否,看着她的眼神阴冷得没有一丝温度。

    他冷眼看着她痛苦,无动于衷,对她的态度说陌生人都是客气的,只怕仇人也不过如此了!

    “我只看他一眼,一眼就好,求你了欧阳……”米娅的眼泪哗哗地往下掉,心里渐渐被绝望填满。

    孩子在她的肚子里九个月啊,一朝分娩,她痛得死去活来,怎么可以连孩子都不让她看一眼呢?

    他怎么可以这么狠心呢?!

    她不跟他争,她知道自己也争不过,所以她只是想看看孩子,只是看看也不可以吗?

    作为一个母亲,倘若连自己的孩子长什么模样都无从得知,这样残忍的事情谁能接受得了啊?

    “欧阳你不能这样……”米娅狠狠哽咽,双肩耸动,哭得不能自制,“他是我的孩子,我十月怀胎辛辛苦苦生下来的孩子,你不能剥夺我见他的权利!”

    欧阳铁石心肠,双手揣袋,冷冷地站在两米开外,麻木不仁地看着伤心又绝望的小女人。

    每当他的心有一丝动摇的时候,他的脑海里就浮现出自己中枪前她对自己的狠绝无情……

    她对他说的那些话,随便拎一句出来,就够他对她狠狠报复了。

    嗯,是她狠毒在先,他现在不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才只是刚开始而已,她欠他的远远不止这些!

    “我还没见过他呢欧阳,我还没见过他呢,你让我看看他好不好?求你……”米娅哭着求着,凄楚可怜的模样我见犹怜。

    可任凭她哭得伤心欲绝,他却愣是狠着心不言不语。

    “欧阳——”她泪眼婆娑,急得又向他伸出手去。

    他大手一拨,将她伸来的手狠狠扫开。

    米娅身体太虚,哪里经得起他盛怒之下的力道,整个人被他扫得往后踉跄,直接跌坐在牀沿。

    她面如白纸,痛得冷汗淋漓。

    痛的,不止是身体,还有心……

    她垂着眼睑,眼底布满了绝望,唇角轻轻扯动,溢出一抹苦笑……

    娇小瘦弱的身躯因隐忍痛楚而控制不住地微微颤动,弥漫着一股浓郁得化不开的悲伤……

    此刻在他的心中,除了恨,再无其他……她感觉到了。

    所以不管她如何哭泣如何哀求,他都不会再有丝毫的动容。

    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是她咎由自取,她知道自己没有怨恨和责怪他的权利,只是作为一个母亲,她想看看自己刚出生的孩子,这个要求并不为过吧!

    就算他已经把他们曾经的甜蜜忘得一干二净,可即便是一个陌生人对他这样苦苦哀求,他也该有一丝恻隐之心的不是么?

    米娅突然想起他之前怀疑孩子不是他的……

    “你不是说宝宝不是你的吗?对!他不是你的!所以你把他还给我吧,还给我好吗?我知道你恨我,我知道你再也不想看到我……那……那你把孩子还给我,我带他走,我立马带他走,我保证这辈子再也不出现在你面前了,好不好?我发誓!”她腾地站起,流着泪急切地对他说道。

    绝望之下,她已经分辨不出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必须见到自己的宝宝。

    她说,宝宝不是你的……

    欧阳本是冰冷的眼底,蓦地燃气熊熊怒火。

    真想弄死她算了!

    他忍着想要杀了她的心已经忍得非常辛苦了,她还要不知死活的惹他是不是?

    她就真这么不想活了?!

    “卓行一呢?”他终于开口,阴森森的语气仿若来自地狱。

    “……”米娅神色一僵,眼底顿时布满恐慌。

    她是害怕,他却以为她在心虚……

    “你把卓行一藏哪儿去了?”欧阳黑眸半眯,目光狠厉似箭,一边冷冷切齿,一边朝她逼近。

    藏……

    米娅满心苦涩。

    卓行一沉尸河底,欧阳找不到他,便以为是被她藏了起来……

    看来他对她的误解,这辈子是解不开了。

    米娅想,既然如此,何不将错就错……

    狠狠咬了咬唇,她用手背用力揩掉脸上的泪痕,说:“我可以告诉你,但你先让我看看孩子——嗯……”

    她话音未落,他就蓦地狠狠扼住了她的脖子。

    窒息感灭顶而来,她的脸以极快的速度由惨白变成了酱红。

    “米娅!你没资格跟我谈条件!!”欧阳目露凶光,恶狠狠地瞪着不知死活的女人,透着阴森的话从齿缝里迸射出来。

    米娅强装的镇定瞬间破功。

    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立马又争先恐后地涌出眼眶,她崩溃哭泣,“我只是……只是想看……看看我的孩子……”

    呼吸不畅致使她的话也无法连贯,整个人更是虚弱得仿佛随时都会晕过去。

    “你如果不说出卓行一的藏身之处,这辈子你到死都别想看到孩子!!”他咬牙切齿,无视她的痛苦,态度狠绝又坚定。

    这辈子到死都别想看到孩子……

    “我、我说……我说!我什么……我们都……都告诉你!”米娅被吓得彻底崩溃,胡乱点头,恐慌地哭喊着,喊完之后又对他卑微乞求,“我说、说完之后你让我看看他……行、行不行?”

    “说!你把卓行一藏到哪儿去了?!”欧阳却对她的哀求置若罔闻,大手往上一滑,改为狠狠捏住她的下颚,厉声逼问。

    虽有了呼吸,但下颚却像是快要被他捏碎了一般,痛苦的感觉并不见得比刚才好得了多少。

    “我……我把他……”绝望的泪水从她的眼角默默流淌,曾明亮动人的剪水美眸此刻却一片灰白,已然是黯淡无光。

    “藏哪儿了?!”他凑近她的脸,阴冷的呼吸尽数喷薄在她的脸上。

    “杀了。”

    她闭上眼,极尽艰涩地吐出两个字。

    在他不依不饶的逼问下,她唯有坦白。

    欧阳一愣。

    狠狠拧眉,他严重怀疑自己听错了,“……什么?”

    “我把他杀了。”米娅狠狠哽咽,整个人瑟瑟发抖,泪如泉涌。

    她的脑海里,不停地闪现着事发时的经过,以及卓行一那张流满鲜血的脸……

    她杀了人,她很清楚这是多么深重的罪孽,即便卓行一并不无辜,可她依然得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

    这是法律,她懂,也愿意服从!

    杀人偿命,她已没有未来。

    所以她想,在偿命之前,怎么着也得见见自己的孩子不是吗?

    就算要死,也不能让她带着遗憾去死啊!

    让她见见孩子吧,哪怕只是一眼也好,见了她才能安安心心的去自首啊!

    半晌后,欧阳回过神来,半眯着黑眸冷睨着一脸哀戚的米娅,“你再说一遍!”

    “我……我用石头砸破了他的头,然后……然后……”

    “然后怎样?”

    “把他推下了河……”米娅缓缓睁开双眼,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欧阳的唇角泛起一抹嗤笑,“他死了?”

    “嗯。”她点头,眼泪滴落在他的手背上。

    “尸体呢?”他步步逼问,冷笑更甚。

    米娅摇头,难过哽咽,“我、我不知道……”

    当时河水湍急,卓行一滚下去后很快就不见了踪影,而她又心系中枪的他,哪里还有心情去管卓行一的死活。

    但她想,卓行一被她砸伤了头,在受伤的情况下再掉入河里,那根本不可能会有生还的机会。

    事情已经过去半年,如果卓行一没死,又怎会到现在都没出现?

    虽然到目前为止没有发现卓行一的尸体,但也许他已沉入河底或者被河水冲到什么不知名的水域因无人发现直至尸体腐烂导致尸骨无存了呢?

    “米娅,你说谎上瘾了是不是?!”欧阳冷笑连连,眼底泛着鄙夷,阴测测地切齿。

    说谎上瘾……

    米娅心如刀绞,绝望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他们曾那么亲密无间,现在却变得没有半点信任可言。

    真是可悲,可叹,可怜……

    其实她已经猜到他不会再相信她,只是亲身经历终究是比想象来得更加的痛心。

    也是,在死无对证的当下,无论她说什么都不会有可信度的。

    可能不止是他,任谁处在他的角度都不会再相信她。

    她无言以对,唯有沉默。

    而她的沉默看在他的眼里,就是心虚!

    所以她越是不说话,他就越是恨她入骨。

    “你以为编个蹩脚的谎话又能把我蒙骗过去是不是?米娅,我不会再相信你的话,一个字都不会信!!”他阴森切齿,眼底的恨足以毁天、灭地。

    “我没有骗你……”她身心俱疲,又累又痛,无力地摇着头,悲伤到极致已然哭不出声,只是眼泪依旧不停地往外涌,无声而疯狂,“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没有骗你,没有……”

    “呵!”

    “我若有一个字是谎话,叫我天打五雷轰……啊……”

    他扼住她下颚的手,倏地更用力一分,痛得她忍不住惨叫出声。

    欧阳轻蔑冷嗤,“老天爷若真有眼,像你这种狠毒的女人,早就被打下十八层地狱了!”

    早就该下十八层地狱了……

    米娅的嘴角扯了扯,笑了。

    却比哭还难看!

    她的笑容充满了苦涩和悲凉,以及看不见未来的绝望……

    好痛啊,身痛,心更痛……

    知道解释再多也无济于事,米娅一边抬手抹泪,一边苦笑低喃,“欧阳,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从认识你的那天起,就从未有过想要谋害你的心。

    “那天对你说的那些话,不是我的真心话……我是迫于无奈……

    “卓行一威胁我,如果我不让你对我死心,他就要杀了你,我别无选择……”

    “杀我?就凭他?呵!米娅,你在说谎之前都不打草稿的吗?”欧阳倏地放开她的下颚,轻蔑地冷笑道,眼底寒光四溢。

    米娅踉跄着后退了两步,退到牀边,一手撑着牀沿,一手死死绞住小腹前的病号服,脸如白纸冷汗淋漓。

    好累,好痛,好难过……

    强撑着最后一丝力气,她抬眸看他,平静地问:“欧阳,是不是现在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不会再相信我了?”

    “是!我不会再信你,永远!!”他毫不犹豫,恶狠狠地瞪着她,甚至还刻意咬重“永远”二字。

    看着他狠绝到不留丝毫余地的模样,米娅心如死灰。

    罢了,罢了……

    她已把一切都向他坦白,可他不信她,她还说什么呢?

    不说了,嗯,不说了,他爱信不信吧……

    反正她也活不了多久了,等她自了首,等她偿了命,等她死了,他自然就会信了。

    嗯,等她死了……

    “米娅,想见儿子是不是?那就把你的姘、头给我交出来!”他浑身弥漫着一股骇人的戾气,如地狱而来的修罗般将她整个笼罩,阴冷吐字。

    她猛地抬头看他,像不认识他一般,死死地看着。

    姘、头交出来……

    米娅无暇去在乎他饱含羞辱性的字眼儿,她全部的注意力都在最后三个字上。

    他的意思是让她把卓行一交出来吗?

    可是卓行一死了啊,她去哪儿把他交出来啊?

    欧阳,“交不出来你这辈子就别想见儿子!!”

    冷酷又残忍的声音,透着一股说到做到的决绝。

    他说完,转身就走。

    米娅慌忙扑上去死死抱住他的手臂,恐慌大叫,“不!欧阳,欧阳你别走,你听我说……”

    他拧眉,极尽厌恶地甩开她的手。

    她摇晃了两下,顾不得身体的疼痛,立马又追上去抱住他,崩溃哭喊,“他死了,真的死了,是我亲手把他推下去的,我亲眼看到他掉进河里的,我没有骗你啊,真的没有啊!”

    “放手!”他狠狠切齿,脸如玄铁。

    米娅哭得悲伤又绝望,“已经过去半年了,那么大的河,你让我去哪儿找他啊……”

    “你不是说他掉河里了吗?我不管你是亲自跳下去找还是请人打捞,反正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他冷笑,字字句句都透着无情的味道。

    亲自跳下去……

    他是想让她去死吧……

    其实他根本不知道,若不是为了看看儿子,她可以立马就按照他的意思做!

    手再次被甩开。

    米娅回神,惊慌失措地张开双臂挡住欲走的男人,流着泪望着他,卑微哀求,“欧阳,欧阳你不能这样……”

    “我为什么不能这样?跟你比起来,我已经够仁慈的了!”他睥睨着她,对她的伤心无动于衷。

    话落,他伸手将她一拨,她便不可抑止地往一边歪倒。

    哐当……

    她扑向牀头柜,撞到柜子,发出一声大响。

    甚至还来不及缓口气,她就听到他的脚步声开始朝着病房外而去……

    “欧阳,欧阳你让我看看他吧,就一眼啊,一眼都不行吗?”她追上去,不怕死地从他身后抱住他,情绪崩溃地哭喊。

    “不行!!”他咬牙切齿,使劲儿扯开她的手。

    “欧阳,欧阳……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不能……欧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