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75章:为什么要害我
    叩叩叩……

    她礼貌性地敲了敲门,然后把门轻轻推开一半,看向坐在电脑后的男人,“接收好了吗?”

    “卓行一是谁?!”

    她话音刚落,他就抬起头来看向她,冷冷质问。

    他看着她的眼神,冰冷得犹如三九寒冰,没有丝毫温度也没有丝毫感情。

    米娅狠狠一震。

    她愣愣地看着他,挺着大肚僵在门口。

    他想起来了?!

    啊不对!

    如果他想起来了,就不会问她卓行一是谁了。

    可如果他没有想起来,又怎么知道卓行一这号人物呢?

    米娅心里泛起疑惑,同时也弥漫着不安……

    啪!

    “我问你卓行一是谁?!”

    欧阳倏地一掌狠狠拍在书桌上,腾地站起,目光阴狠地直直射在米娅的脸上,疾言厉色的模样格外骇人。

    米娅被男人吼得心肝直颤,小心翼翼地瞅着他,怯懦地咽了口唾沫,局促呐呐,“他……”

    她该怎么说?

    说不认识?

    显然不行。

    他既然会这样问,应该是知道了什么,如果她再撒谎的话,无疑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可若承认卓行一与自己是青梅竹马的关系……

    他会不会对她误解更深呢?

    就在米娅犹豫不决的时候,欧阳倏然朝她大步而来。

    “啊……”

    他扼住她的手腕将她狠狠一拽,她便踉跄着扑进书房,以为自己会摔倒,吓得本能地单手护住肚子,颤声惊呼。

    “孩子的父亲是不是?”

    她还没站稳脚,他饱含愤怒和妒恨的质问就劈头盖脸地朝她迎面而来。

    “不是!!”她大震,猛地抬头看着他,委屈地大声喊道。

    她瞠大双眼,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不敢相信他会说出这样伤人且带着羞辱性的话来……

    “你爱的人是他,是不是?”欧阳睚眦目裂,恶狠狠地瞪着她苍白的小脸,阴冷切齿。

    此刻的他,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变得充满戾气和怨恨,完全没有了刚才在楼下的温柔。

    “不是!”米娅红了眼眶,字字坚定,死命地摇着头。

    心里那不祥的预兆如泛滥的洪水,疯狂蔓延……

    “你再说一句不是!!”欧阳怒不可遏,一张俊脸阴沉可怖。

    “不是!孩子是你的,我的心里也只有你——啊……”

    她着急解释,可他却倏地将她拽向书桌。

    “那这是什么?!”

    他一手狠狠攥着她的手腕,一手指着书桌上的电脑,厉声逼问。

    米娅顺着他的手指看向电脑屏幕,只一眼,便已面如死灰。

    竟是他出事那天的电子录像……

    画面上,有她和他,以及卓行一三人。

    录像里播放着的,正是出事那日他们三人对峙的时候……

    在她震惊得回不来神的时候,他抓住鼠标,点了重播。

    然后她听见自己的声音从电脑里传出来,那一字一句,冷酷又残忍……

    “欧阳,我们已经分手了,你还这样阴魂不散的缠着我干吗啊?拜托你离我远点好吗?你知不知道你很烦啊!”

    “算我求你了行吗?以后别再出现在我面前了,我真的一点儿都不想看到你!”

    “我跟行一已经结婚了,我们现在就要赶飞机去度蜜月,我们很幸福很快乐,请你不要再来打扰我们了好吗?!”

    “欧阳,你到底要怎么样?我都已经跟你说得这么清楚了,你还这样纠缠不休有意思么?你知不知道你死不放手的样子有多丑啊?!”

    “我不爱你!欧阳,我最后再说一次,我、不、爱、你!”

    “我爱得人是行一,我非常非常的爱他,跟他在一起我特别开心特别幸福……所以你快走吧,别再来打扰我们了!”

    “因为我恨你!欧阳,你让我坐了两年牢,我也要让你尝尝身败名裂的滋味!”

    ……

    视频在枪声响起欧阳倒地那一瞬,突然终止。

    米娅愣愣地看着电脑画面,整个人都傻了。

    这……

    是从哪儿来的?

    这样虎头蛇尾的录像,完全就是在陷害她啊!

    嗯,她对他说过的那些狠心话,被完全记录了下来!

    而可怕就可怕在这里,录像只记录了她对他的无情,却没有他中弹后她哭得伤心欲绝肝肠寸断的后续……

    这段掐头断尾的录像,任谁看了都不会觉得她是无辜的。

    有这样的“铁证”,她就算是浑身长满了嘴,只怕也无法为自己洗脱嫌疑吧……

    这录像是谁发给他的?意欲为何?

    米娅心惊胆颤,满满的疑惑。

    不止米娅觉得震惊,欧阳亦然。

    而更多的,是伤心和愤怒,以及深深的恨意!

    是的!这段录像成功引爆了欧阳深埋在内心的恨意……

    对米娅的恨意!

    此刻的他,还没有想起事发之时的经过,却已经想起了对她的恨……

    他恨她!

    非常非常的恨!

    从录像中,他看出了她的狠毒无情,也看出了自己的悲伤绝望……

    原来他以前真的很爱很爱她!

    原来她以前真的爱着别的男人!

    原来她是一个如此狠毒无情的女人!

    原来她真的深深伤害过他!

    原来……

    原来他爱错了人!!

    失忆前如此,失忆后亦然。

    录像里自己对她说的最后一句是——

    “米娅,我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认识你,如果时光能重来,只求你我永不相遇!!”

    只求你我永不相遇……

    欧阳想,自己当时必然是绝望到了极点,才会说出这样“永不相遇”的话来吧。

    也是啊,就她说的那些话,谁听了能受得了啊,又怎能不绝望呢!

    就算还未想起事情的经过,他却已能深深体会自己当时那种锥心刺骨的痛……

    求来世也不要再相遇,一是绝望,二是害怕。

    怕若真有来世,自己又会重蹈覆辙……

    嗯,即便被她伤得体无完肤,他依旧有强烈的预感,如果来世再相遇自己还是会爱上她,然后再度狼狈一生……

    就如此刻!!

    他明明都已经把她忘了,把与她有关的一切忘得一干二净了,可一见到她,还是会情不自禁地被她吸引……

    命!

    他想,这可能就是她与他的宿命!

    欧阳不甘心,胸腔里溢满了妒恨。

    从录像中看,他是那么那么的爱她,可她却爱着卓行一……

    行一……

    啊对!卓行一!!

    在咖啡屋里,他的脑海中曾冒出来一个声音,那声音很模糊,当时他不确定是谁,现在他可以确定了。

    就是米娅!!

    是她在对他说“我不爱你,我爱的是行一”……

    原来范佳桐没骗他!

    欧阳接受不了自己一片真情被人践踏,更接受不了米娅心里有别的男人,更更接受不了她竟歹毒到要置自己于死地……

    而最最让他接受不了的是,她竟伙同别的男人一起谋、害、他!!

    就算他再爱她,也无法原谅她这种丧心病狂的行为!

    “说啊!这是什么?”欧阳的脸,风云密布,狠狠咬着牙根,死死攥着米娅的手腕厉声叱问。

    “这个……”米娅完全懵了,慌乱之下竟不知该如何为自己辩解。

    而且她的手腕很痛,感觉腕骨都快要被他捏碎了一般,痛得她脸如白纸,冷汗淋漓。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欧阳目光凶狠,阴冷的质问从齿缝里迸射出来。

    如果眼神能杀人,米娅相信自己已经被眼前的男人千刀万剐了。

    她胡乱地摇着头,痛得语不成声,“不……不是这样的……事情不是你看到的这样,当时我……”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他勃然大吼,睚眦目裂怒不可遏。

    看了录像之后,他情绪失控,怨恨和不甘在心里交织,如同解不开的魔咒一般狠狠折磨着他……

    “不是的欧阳……不是这样的……”

    “为什么!!”

    米娅痛得双眼通红,急欲掉下泪来,“我是在救你啊,欧阳,当时有人要杀你——”

    “不就是你么!”他阴森冷笑,眼底的怨恨更加深浓了一分,“还有那个姓卓的!!”

    “不是我……我没有……”米娅百口莫辩,在焦急之下,不止觉得手腕痛,似乎连肚子也开始隐隐作痛起来。

    “米娅!没想到你的心原来如此狠毒!!”欧阳狠狠瞪着米娅,凶狠的模样像是恨不得杀了她。

    “不是的……”

    突然有脚步声传来,很快书房的门被人推开。

    “吵什么吵什么?还让不让人——”

    啪嚓!

    当邱忆娴的声音响起的下一秒,欧阳倏地将桌上的电脑狠狠扫到地上,应声而碎。

    刚跨进书房的邱忆娴吓了一大跳。

    错愕地看了看摔坏的电脑,又看了看一脸阴沉的儿子,最后看了看脸色变得惨白的米娅。

    完全搞不清现在是什么状况。

    “阿阳你干什么这是?好好的干吗砸东西啊?”

    短暂的怔愣之后,邱忆娴快步走向书桌,担忧又疑惑地看着剑拔弩张的两人。

    欧阳没说话,浑身弥漫着一股狠戾之气。

    米娅也被欧阳突然摔电脑的举动吓得不轻,顾不得邱忆娴在场,泫然若滴地看着欧阳,狠狠哽咽,“欧阳你听我解释……”

    “闭嘴!”欧阳怒喝,极尽凶狠的瞪着她。

    他误会她了,她得向他解释啊,怎能闭嘴不言呢。

    邱忆娴皱着眉头看着吵架的小两口,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懂好好的这是怎么了。

    不是说要去民政局领证的吗?怎么突然就吵上了呢?

    米娅忍不住伤心抽泣,眼泪开始啪嗒啪嗒地往下掉,“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个样子,我对你说的那些话都是假的,我是被逼的……”

    “米娅,你觉得我很好骗是不是?!”欧阳冷笑,眼底杀气肆意。

    假的?

    呵呵!

    话都说成那样了还能假?

    “我没有骗你……”米娅的眼泪开始不受控制,争先恐后地溢出眼眶。

    “滚!!”他勃然怒吼。

    同时将她的手用力一甩。

    米娅被他甩得稳不住脚,不可抑止地往后踉跄,“啊……”

    “小心!”邱忆娴吓得魂飞魄散,慌忙伸手去扶住米娅。

    还好及时稳住了。

    邱忆娴气得转头就冲儿子大骂,“你干什么你?疯了啊?她怀着你的孩子呢!!”

    “我的?”欧阳冷笑,一脸质疑。

    “当然是你的!!”邱忆娴大怒,一脸“你中邪了是不是”的惊愕表情。

    当初做过鉴定的,不然他们怎么可能让米娅住在家里?

    “我看未必!”他冷冷吐字,看着米娅的眼神尽是鄙夷。

    米娅心如刀绞,脸如白纸。

    他说,我看未必……

    未必……

    他是觉得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对吗?他认定了是她跟卓行一串通起来谋害他的对吗?

    她不怪他,他会怀疑也是人之常情,她只是觉得难过……

    以及委屈。

    刚才在楼下,她想跟他坦白的,可是他死活不听,非说要等去了民政局回来再说。

    哪知现在竟出了这样的变故……

    她错过了最佳的坦白时机,现在就算是浑身长满了嘴,只怕也是说不清的了。

    更何况他根本就不听她的解释。

    “你这个混账东西,再胡言乱语信不信我抽你!”邱忆娴气得抬手就狠狠一巴掌拍在儿子手臂上,转而又连忙安慰泪如雨下的米娅,“小米,他失忆了,你别理他。”

    米娅狠狠咬着唇,脸色越来越白。

    “小米你怎么了?”

    邱忆娴发觉不对,皱着眉头看着米娅。

    米娅说不出话,唇瓣已经被咬出了深深的痕迹,仿佛下一秒就要破了一般。

    然后她整个人往下坠。

    就像是突然没有了力气,控制不住地想往下滑……

    “小米,小米你怎么了?”邱忆娴吓到了,忙不迭地搀扶着她,失声叫道。

    “娴姨,我……我……”米娅分不清自己脸上到底是汗还是泪,痛得大脑都开始迷糊。

    “到底怎么了?说啊!”邱忆娴急得不行。

    “我肚……肚子……好、好痛……”米娅语不成声。

    “天哪,要生了是不是?”邱忆娴霍然瞠大双眼,连忙转头看向儿子,哇哇大叫,“阿阳,快去开车,去医院,我们马上去医院!”

    欧阳脸如玄铁,冷冷看着一脸痛苦的米娅,无动于衷。

    突然背上被狠狠推了一把,同时身后响起父亲大人焦急的怒喝——

    “杵着做什么?叫你去开车啊!”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在被推进产房之前,米娅要求见欧阳。

    她有话想跟他说。

    可欧阳站在几米开外,冷着脸像事不关己一般,丝毫没有想上前的意思。

    最后还是邱忆娴看不下去了,强行将儿子拽到米娅的产牀前。

    米娅痛得控制不住地轻颤,脸上已经分不清到底是汗水更多还是泪水更多,几缕被汗湿的头发黏在额前,整个人如同刚从水里打捞出来的一般。

    当欧阳来到自己身边,米娅拼着最后一丝力气,一把抓住欧阳的手。

    紧紧的!

    “欧阳,你信……信我一次……好不好?我真的……真的没有害你……”她努力睁大双眸看着他,苦苦哀求,狠狠哽咽。

    欧阳居高临下地睥睨着躺在产牀上的男人,面无表情的样子看不出真实情绪。

    疼痛让她无法正常言语,一句话说得磕磕巴巴。

    “等我……等我生完宝宝,我……我再跟你解释……好、好不好?”她泪眼婆娑地望着他,痛得不停的深呼吸。

    她被阵痛折磨得语不成声,可他却狠着心冷眼旁观,连一丝一毫的心疼都看不到。

    米娅委屈,难过,却又只能默默承受他无情的冷漠。

    他只是冷冷看着她,仿佛看着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始终抿着唇一言不发。

    “可以把产妇推进来了!”

    突然,产房里传来护士的声音。

    “我爱的是你……欧阳,你相信我……这一次我、我真的没……没骗你……”米娅害怕,死死抓住欧阳的手,哭得委屈又可怜。

    生孩子已经让她很恐慌了,她却还不忘乞求他的原谅。

    欧阳的回应是毫不犹豫地扯开她的手,一脸冷绝地看着她被推进产房里。

    米娅多么希望欧阳能陪她生产啊!

    可他没有!

    甚至,他连一句鼓励的话都没有……

    不!不止是没有鼓励,而是连一个字都没有跟她说。

    他恨她!

    他所有的表现和所说的每一个字,都透着对她深深的厌恶和恨意。

    有人说,女人生孩子就等于是去鬼门关逛了一圈。

    这话一点都不假!

    米娅坚持顺产,痛得死去活来。

    生孩子的痛,她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大脑一片空白,唯一的感觉就是痛……

    她不知道自己痛了多久才把小家伙生出来,反正当孩子终于出生,她也已经痛到筋疲力尽。

    她强撑着,直到听见孩子的啼哭,甚至没力气等到看他一眼,就昏睡了过去。

    当米娅醒来时,已是第二天早上。

    阳光从窗外洒进来,让稍显阴冷的病房多了一丝温暖。

    米娅缓缓睁开双眼,双目无神地盯着天花板看了一会儿,才将散涣的神智一点一点地聚拢。

    生产耗尽了她的体力,让她的大脑也一度罢工,沉睡之后醒来难免会有点反应迟钝。

    她轻轻转头,看到窗边站着一个人……

    高大挺拔的背影,熟悉到骨子里,除了孩子的父亲还能是谁!

    看到是欧阳,米娅强撑着想要坐起来。

    可伤口疼,她刚撑起上半身,立马又疼得倒了回去。

    “嗤……”她疼得狠狠抽了口冷气。

    声音不算很大,却成功吸引了欧阳的注意。

    他转头,朝她投来阴冷的注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