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72章:我们要结婚了!
    米娅惊慌,却无处可躲。

    不是不喜欢他的吻,而是怕被他的家人发现啊……

    就在米娅左右摆头躲避着欧阳的吻时,突然厨房的推门被人一把打开——

    “哎呀……”

    有人惊呼。

    听到苍老而熟悉的声音,米娅吓得整个人都僵住了。

    完了完了,真是越怕什么老天爷就越来什么,被发现了啊啊啊……

    嗯,是邱忆娴。

    米娅焦急又窘迫,使劲儿推着欧阳的胸膛,试图把他推开。

    可他老神在在,像座大山一般任凭她卯足了劲儿也纹丝不动。

    打开门本欲进入厨房的邱忆娴在惊呼一声之后立马捂住眼,一边后退一边嚷嚷,“啊那个……老头子啊,我怎么突然看不见了,我的老花镜呢?快把我的老花镜拿来……”

    边说就边退回到客厅里,然后蹭蹭蹭往楼上去,尽可能地离厨房远一点。

    邱忆娴的反应让米娅有点懵。

    呃……

    现在是什么情况?

    老夫人是真的突然看不见还是在装看不见?

    如果是装的……

    那代表着什么意思?

    是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许她和欧阳在一起了吗?

    米娅心如打鼓,大胆地猜测着。

    然而欢喜还没来得及在心里扩散,她就沮丧地想起眼前的男人已经把她忘了……

    其实就算老夫人和老爷子不再阻止他们,他们也不可能在一起的……

    嗯,不管他记不记得她,他们今生都只能是有缘无分。

    他若想不起她是谁,那她对他而言就是一个怀着别人孩子的陌生女人,又骄傲如他,怎么可能甘心为别人养孩子?

    反之,若他恢复了记忆,会想起他爱她的同时,自然也会想起她曾做过多少伤害他的事……

    所以,这就是一个死结。

    此生都解不开的死结!

    米娅蹙着眉头,郁郁寡欢。

    “想什么呢?”

    突然鼻尖被修长的手指轻轻一刮,同时耳畔响起男人饱含不悦的轻喝。

    她的心不在焉让他颇为不满。

    米娅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还在他的控制范围之内,且姿势暧、昧……

    “你放开我!”她挣扎推拒,蹙着眉头忧心忡忡。

    她现在满脑子都是一会儿该怎么跟老太太解释……

    “可以!”欧阳很干脆地点头,可还不待米娅松口气,他又补了一句,“但你得先回答我几个问题!”

    米娅,“什么问题?”

    “去你房间等我!”他语气霸道地命令,同时终于松开了她。

    “啊?喂……”她一脸茫然,正想问他是什么意思,可他说完就转身走了。

    米娅怔怔地看着男人已走出厨房的背影,百思不得其解。

    去她的房间……等他?

    嘛意思啊?

    当米娅挺着大肚回到自己房间时,房间的窗户正好被人扒开,刚才对她下达命令的男人正爬窗而入……

    短暂的错愕之后,米娅慌忙把门关上,生怕被对面房间的二老发现他们之间的猫腻……

    虽然刚才老太太很可能已经发现了。

    但老太太没发难,至少可以暂时当什么都没发生,但如果现在再被抓包现场的话,那可就尴尬了!

    米娅把门关上,欧阳也从窗外跳了进来。

    他拍拍手上的灰尘,悠然自得,很显然爬窗这种事对他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说是如履平地也毫不夸张。

    米娅站在牀边,看着一步步朝自己走来的男人,心里有点纠结,还有点忐忑。

    “你……想问什么?”

    当他走到她的面前,她怯怯地瞅着他,主动开口。

    她已经有所预感,他想知道的肯定不是一般的问题……

    “你是谁?”欧阳开门见山地问道,目光犀利地射在米娅的脸上。

    米娅的心,狠狠一颤。

    一时心慌,不知该如何回答她便习惯性装傻,“……啊?”

    “你、是、谁?!”他隐隐切齿,一字一顿。

    他的目光极具穿透力,直直盯着她的眼睛,似是想借着她的眼睛看进她的心……

    “我就是我啊。”她眨了眨眼,努力掩饰着心底的慌乱。

    他危险地半眯着黑眸,朝着她一步步逼近,“我们以前是不是认识?”

    “……”米娅悄悄咽了口唾沫,被他逼得不由自主地往后退。

    “我是不是爱过你?”他一瞬不瞬地盯着她,不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丝情绪的变化。

    “不是!”她悚然一惊,反射性地用力摇头。

    “我们是不是在一起过?”

    “不是。”

    “这孩子是不是我的?”他指着她高高隆起的肚子,咄咄逼问。

    “不是……”

    虽是同样的两个字,可她的声音却越来越小,底气也越来越不足。

    他每问一句就前进一步,她被他逼得节节后退,直至一屁股坐在牀上。

    “米娅,你觉得我现在请个私家侦探的话,需要几天能把你的老底全部挖出来?”他站在她的面前,像座大山将她笼罩,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已难掩慌张的小脸,冷冷说道。

    “……”米娅呼吸一窒,无言以对。

    “嗯哼?”他挑眉轻哼,听似慵懒的语调,实则压迫性十足。

    米娅心虚地低着头,忐忑不安地绞着双手,大气都不敢喘。

    她在默默衡量,坦白从宽与负隅顽抗到底哪个对自己更有利一丢丢……

    下巴突然被他修长的手指用力地捏住,往上一抬,小脸便被迫仰了起来。

    她无处可逃,唯有硬着头皮与他犀利的目光对视。

    “我们是什么关系?”欧阳脸沉如水,极具威慑性地喝问。

    米娅暗暗咬了咬牙,说:“交易关系。”

    在他的紧逼之下,她决定坦白。

    她是这样想的,坦白的话,她比较有选择性,什么事情可以告诉他的,她就说,什么事情是不能告诉他的,她就不说。

    比如卓行一这号人物,就不能说。

    欧阳一愣。

    “你说什么关系?”他狠狠拧眉,惊讶得声音都微微变调,以为自己听错了。

    因为在他众多的设想中,没有这一项。

    “交易!”她说,完了之后咬了咬唇,欲言又止,有些难以启齿,“我是你的……”

    “我的什么?”

    “……情、妇。”

    “情、妇?”欧阳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一分,他一直以为他们是正常的交往关系,可显然他们之间比他想象中更加复杂……

    米娅,“嗯。”

    欧阳默了。

    事情有些超出他的意料之外,他的心里莫名泛起了一丝不安……

    半晌后,他松开她的下巴,改为指着她的腹部,“我的?”

    “嗯。”她轻轻点头,没敢犹豫。

    既然都承认了他们之间有一腿,若不承认孩子是他的,她今天怕是得死在他手里不可。

    依他那霸道又善妒的性子,她若敢背叛他便只有死路一条……即便是“交易”关系!

    她的承认虽在他意料之中,可看到她点头的那瞬,他还是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声“艹”!

    果然是他的种!

    可他今天还嫌他丑来着……

    他竟嫌自己的儿子丑!!

    真是被自己蠢哭了。

    盯着她的肚子看了看,然后他又忍不住在她身边坐下,伸手去摸了摸。

    他边摸边问:“你为什么会在我家?”

    如果不是正常的交往关系,他的父母为什么会让她住进家里来?

    “因为当时你伤得很重……”米娅红了眼眶,愧疚又后悔,想起他中枪受伤的模样就心有余悸。

    欧阳没说话了,算是接受了她的解释。

    因为头部中弹,母亲担心他撑不过这一劫,想为他留下一滴血脉,所以把身份并不光彩的她接到家里来……

    嗯,倒也合情合理。

    “我爱你吗?”他突然又问。

    米娅默默衡量了下,低着头小声呐呐,“我不知道……”

    她不敢告诉他,他其实很爱她……

    如果说了,他一定会起疑心,觉得既然深爱为何会遗忘之类的……

    若引起了他的怀疑,只怕所有真相都会被他抽丝剥茧地扒出来。

    欧阳想,自己肯定是爱她的。

    从以下两点就可看出——

    一,如果他不爱她,他是不会给她机会怀上他的孩子的。

    二,如果他不爱她,怎么会在失忆的情况下还被她深深吸引?

    嗯,单凭这两点,就足以说明他是爱她的!

    既然确定自己爱她,那么——

    “你爱我吗?”他一瞬不瞬地盯着她,问。

    他想应该是爱的吧,毕竟她肚子里的孩子可是他的啊!

    一个女人愿意为一个男人孕育孩子,不是爱还能是什么呢?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钱……

    但她看起来不像是爱慕虚荣的那种女人!

    还有,他相信自己的眼光。

    嗯,就算不信她,他也得信自己,自己爱上的女人应该不至于会差到哪里去的!

    米娅没说话,犹豫该不该实话实说。

    “爱吗?”他抬起她的下巴,直视着她的双眼霸道逼问。

    她无处可逃,唯有承认,“……嗯。”

    “‘嗯’是什么意思?”他不高兴。

    “爱!”她与他对视,如他所愿。

    言简意赅,但坚定有力,欧阳满意了。

    “这是谁送给你的?是不是我?”

    他将她藏在脖子里的项链拉出来,捻着璀璨夺目的钻戒问道。

    之前就看到这个戒指了,只是一直没机会问她。

    米娅的眼眶更红了一分,用力点头。

    她想起他给她戒指以及带她去民政局的那些事,想起他即便被父亲责罚也要跟她在一起,想起那时候的他曾那样卑微地想要留住她……

    而现在,他却要把她曾极力往外推的幸福给别人……

    欧阳并未恢复记忆,但他却像是什么都知道了一般,其实所有的一切他不过是凭自觉。

    嗯,直觉告诉他,这个戒指就是他送给她的!

    “是。”米娅点头,声音微颤,没有让他失望。

    欧阳二话不说将米娅的项链解开,然后把钻戒取了下来。

    “想不想跟我结婚?”他一边取一边问,淡淡的语气显得有些漫不经心。

    “……”米娅的心狠狠一颤,怔怔地看着他,不知他意欲为何,不敢说话。

    “想不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他继续问,捻着戒指举到她眼前。

    想想想!

    米娅的心里在疯狂大喊。

    她当然想啊,怎么可能不想呢?做梦都想的啊!

    “可是范小姐……”她怯怯提醒,隐约看出了他的意图,可她又不太敢相信。

    他不耐拧眉,“我就问你想不——”

    “想!!”她用力点头,不再迟疑。

    欧阳的唇角微不可及地勾了勾,满意。

    “手伸出来!”他用下巴点了点她的左手。

    她像是被他催眠了一般,听话地把手抬起来。

    他将戒指往她无名指上套去,同时认真而严肃地说道:“我们明天先去民政局扯证,婚礼等孩子出生之后再补办,行不行?”

    米娅没说话,泫然若滴地看着他。

    没听见她回答,他为她戴好戒指之后抬眸看她,看到她一脸哀戚像是马上就要掉下泪来的模样,不由拧眉,“怎么了?”

    “夫人和老爷子不喜欢我。”米娅垂着眸,委屈又伤心地微微哽咽。

    “有吗?”欧阳不以为然地挑了挑眉,“我看他们挺喜欢你的呀!”

    “他们只是喜欢宝宝……”

    “那你可以母凭子贵,愁啥?”

    他说得云淡风轻,她却一点都轻松不起来。

    毕竟曾被他的父母那样嫌弃过,加上之前她跟老夫人签过协议,等生了孩子她就得马上离开c市,且永远不许再回来……

    米娅越想越沮丧,越想越悲观。

    见她如此纠结,欧阳眼底泛起一抹狐疑,“你还有什么没告诉我吗?”

    如果他们之间没有什么更严重的问题,就凭她肚子里的孩子,父母肯定会接受她的。

    “没了!”米娅连忙摇头。

    他盯着她看,似是在衡量她话里的可信度有几分。

    她强装镇定,硬着头皮与他对视。

    几秒之后,欧阳起身,然后牵起她的手,将她拉起来。

    “那就走吧!”他说。

    走?

    米娅心里咯噔一跳。

    “去哪儿啊?”她愣愣地看着他,莫名紧张起来。

    他没有回答,牵着她径直朝着房外走去。

    刚才还爬窗而入的男人,现在居然拉着她大摇大摆地从房门而出,他如此不避嫌……

    是想干吗?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米娅心里的疑惑在一分钟后就解开了。

    站在欧荣毅和邱忆娴的面前,米娅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没想到他会如此雷厉风行,刚说要娶她,立马就来对面房间见他父母了。

    甚至不给她一点心理准备的机会。

    “你说什么?”

    欧荣毅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从书本上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儿子和米娅,语气略显惊讶。

    邱忆娴刚洗漱完从卫生间里出来,听了儿子的话,也愣在梳妆台前。

    “爸,妈,我们要结婚了!”

    欧阳牵着米娅的手,两人双双站在父母的面前,字字铿锵地说道。

    欧荣毅和邱忆娴对视一眼。

    不是“想”,而是“要”!

    如此强硬的字眼,表示儿子已经决定了,现在只是通知他们,而非征求他们的意见。

    欧荣毅放下手中的书籍,上下打量着儿子,“想起来了?”

    “没有。”欧阳如实摇头。

    “那你……”

    欧阳说:“孩子是我的,我得负责!”

    孩子……

    欧荣毅和邱忆娴不约而同地看向米娅的肚子。

    “你怎么知道孩子是你的?”邱忆娴惊讶得失声道。

    “爸,妈,你们的儿子只是失去了部分记忆而已。”欧阳哭笑不得。

    呃,好吧。

    依照儿子的智商,发现端倪是迟早的事,其实他们老俩口在决定继续把米娅留在家里的那刻起,就已经预料到了会有这一天。

    只是也太快了吧!

    儿子回来才几天呢,居然就知道小米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了,难道……

    欧荣毅和邱忆娴的目光像彩排过的一般,不约而同地射在了米娅的脸上。

    接收到二老投射过来的质问目光,米娅头皮发麻,极力用眼神为自己辩护“不是我主动告诉他的是他自己猜出来的”……

    二老并无追究之意,而邱忆娴现在比较担心的是,“可是你若跟小米结婚了……那佳桐呢?”

    欧阳,“我会跟她谈。”

    见儿子态度坚定,欧荣毅默了默,突然看向米娅,“小米!”

    米娅一惊,吓得不自觉地攥紧了孕妇裙,怯懦地上前一步,“老……老爷子。”

    “你怎么说?”欧荣毅目光锐利地盯着米娅,面色严肃地问。

    “我……”米娅哪敢说啊,觉得自己在这里是没有说话权的。

    “你愿意跟阿阳结婚吗?”

    “我——”

    “她当然愿意!”

    米娅还没来得把话说完,欧阳就急不可耐地抢断道。

    一是恐生变故。

    二是她吞吞吐吐的样子着实让他心慌。

    “我没问你!”欧荣毅冷冷剜了儿子一眼,没好气地喝道。

    欧阳拧眉,用力捏了捏米娅的手,无声警告。

    米娅吃痛,忙不迭地抬眸看着二老,怯懦反问,“我……我可以吗?”

    她当然是百分百愿意的,问题的关键是他们愿不愿意接受她啊?

    邱忆娴状似随意地走到丈夫身边,挨着他坐下,然后不着痕迹地扯了扯他的衣摆,提醒他别忘记曾经说过的话……

    他说过儿孙自有儿孙福,以后再也不干预儿子的选择的……

    妻子的意思欧荣毅心知肚明,默默叹了口气,妥协道:“你们都这么大了,自己的事,自己决定就好!”

    欧荣毅在心里劝自己,算了算了,看在孙子的面上,就成全他们吧。

    当然,还有一部分原因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