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71章:怕你不要我
    “我?”欧荣毅如梦初醒般从报纸上抬起头来看着满脸希冀的范佳桐,默了两秒,说:“我都听你伯母的。”

    范佳桐脸色一僵,希望破灭。

    该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曾经对她赞赏有加的两个老家伙,现在居然一个都不站在她这边了?

    为什么会这样?

    中间到底是那个环节出了错?

    面对欧荣毅的推脱,范佳桐没辙,只能偷偷去扯欧阳的衣袖,楚楚可怜地唤他,“阿阳……”

    期望他能说几句话劝劝他的父母。

    然而欧阳心不在焉,根本就没有去听父母和范佳桐之间的谈话,满脑子都是米娅……

    他心中疑惑重重,很多地方都想不通。

    上午陪她去产检,然后又陪她去逛街,彼此之间的相处模式让他有种如同热恋般的甜蜜和欢喜……

    这种感觉在他的记忆里是从未有过的。

    而昨天和今天的吻,让他更加坚定了心中的疑惑……

    他跟米娅曾经肯定有过什么!!

    但如果他们关系匪浅,他为什么会不记得她了呢?

    而如果他们只是泛泛之交,他又为什么会吻她吻得那么自然呢?

    他大胆设想,或许他们曾是深爱彼此的恋人……

    可若真是如此,他为何记得家人却会把她忘记?

    如果深爱,那应该就算忘记全世界也不该忘记她的不是么?

    但如果不爱,那为何他一靠近她就会有种特别安心和满足的感觉?

    就连吻她、抱她、调、戏她,都变得那么那么的自然……

    矛盾!

    每一种设想都充满着让他无法理解的矛盾!

    于是他越发觉得,自己肯定是遗忘了什么东西……

    他有股很强烈的预感,这个东西在自己的生命里,肯定是至关重要的!

    回来不过短短两三天,他就对一个陌生的孕妇产生了无法抑制且不能理解的情感,这让他心里有点慌……

    “阿阳……”

    范佳桐的声音如同从天际飘来,虚无缥缈。

    “什么?”感觉到衣袖被扯,欧阳才回过神来,微拧着眉头一脸莫名地看着范佳桐。

    范佳桐微微红着眼眶,委屈地小声呐呐,“伯母说最近没什么好日子,让我们明年结婚——”

    “好啊!”

    “……!!”

    范佳桐话未说完,欧阳就点头说好,惊得范佳桐瞬时瞪圆了眼睛。

    他说好?

    连他也同意把婚期延后?!

    范佳桐不敢置信,心里顿时被恐惧和绝望占满。

    她有种非常不详的预感,欧太太这个宝座,又将与自己擦肩而过……

    如果连失忆后的他都不愿意娶她的话,那她这辈子真的是得到他了。

    不!

    不行!

    她为他付出了那么多,凭什么便宜米娅那个践人?!

    她哪点比不上米娅?不管是家世还是容貌,她哪点比米娅差?

    范佳桐不甘心!

    “阿阳你……”范佳桐的眼眶更红了一分,泫然若滴。

    欧荣毅低头看着报纸,邱忆娴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对范佳桐的委屈双双无视。

    “既然近期不宜结婚,那就听妈的吧,再等等好了。”欧阳拍拍范佳桐的手背,说。

    他语气温柔,但态度强硬,没有丝毫转圜的余地。

    其实这样的结果,正是他求之不得的。

    之前同意跟范佳桐结婚,一是出于感激,二是心无所属觉得跟谁结婚都没差。

    但现在不一样了。

    为什么不一样了呢?

    因为他发现自己可能并不是真的“心无所属”……

    嗯,他得搞清楚自己跟米娅到底是怎么回事!

    未免做出什么错误的决定,所以把婚期押后是最好不过的。

    “可是咱们都说好了呀……”范佳桐心里恨得要死,面上却是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一年而已,很快的。”欧阳云淡风轻,与范佳桐的焦急大相径庭。

    “但是……”

    “佳桐,迟一点结婚也是对你负责,我的伤刚好,万一有什么后遗症呢?对吧?”

    “我不怕!”范佳桐大声道。

    她知道脑部中弹的后遗症有多可怕,或许会智力受损,或许会失聪失语,更或许会终身瘫痪……

    但没关系!

    只要能坐上欧太太的宝座,只要能完全拥有他,其他什么都不重要!

    而且依照他康复的速度和情况来看,后遗症这种事肯定不会发生在他身上的。

    他曾是特种兵,身体素质非常的好,所以她觉得自己值得一搏。

    退一万步说,如果他以后真瘫了傻了,她再另谋出路也不迟。

    反正,她得先把他死死攥在手里,不能便宜了米娅那个践人!

    “我怕!”

    在范佳桐话音落下的那瞬,欧阳就冷冷说道,眼底划过一抹不耐。

    此怕非彼怕。

    嗯,他并非是真的怕什么后遗症,而是怕自己会后悔结这个婚。

    所以在没有搞清楚和米娅的关系之前,他不能娶范佳桐。

    他要感谢黄历,感谢那个解签大师,感谢母亲的迷信,让他有借口理直气壮地毁约……

    本就不太和谐的气氛,顿时染上了一层寒气。

    范佳桐目光凄怨地看着神情淡漠的欧阳,咬唇微哽,“阿阳……”

    “夏阿姨,可以开饭了么?我都饿了。”欧阳对范佳桐饱含委屈的目光视若无睹,直接转头冲着厨房喊道。

    意思很明显,这个话题到此结束。

    “好了好了,可以开饭了。”夏阿姨从厨房里探出头来,扬声喊道。

    “走吧,吃饭。”欧阳起身,率先朝着餐厅走去。

    紧接着,欧荣毅和邱忆娴也相继去了餐厅。

    留下范佳桐一个人僵坐在沙发里,恨得咬牙切齿,却又不敢拂袖走人。

    不到最后一刻,她都坚决不放弃!

    再等一年是不是?

    行!她等!!

    不管过久她都等,反正都已经等了这么多年了,再多等个一年半载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范佳桐在心里默默安慰自己,告诫自己一定要沉住气……

    她不能输,更不能输给米娅那种什么都不如她的践人!

    反正——

    她若得不到,米娅也休想得到!!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饭后。

    欧荣毅和邱忆娴回了房。

    欧阳接到一个电话,去了客厅的阳台。

    范佳桐在客厅里坐立不安地看了会儿电视,见欧阳还没进来,便起身朝着阳台走去。

    到了阳台,范佳桐看见欧阳刚好结束通话,正在抽烟。

    家里有孕妇,他现在抽烟都是到阳台上来。

    “阿阳。”范佳桐走上前。

    “嗯。”欧阳狠狠抽了一口烟,漫不经心地应了声。

    “你是不是不想娶我了?”范佳桐咬唇犹豫了几秒,然后才红着眼眶楚楚可怜地问。

    范佳桐心里清楚,事到如今已没有必要拐弯抹角,若再不明确自己的态度,想要成为他的妻就更是遥遥无期。

    欧阳微不可见地挑了挑眉,“我有这么说吗?”

    “那你是什么意思呢?”范佳桐的表情越发的委屈。

    对,他没有说不娶她,可是他这些天的所作所为却分明就是这个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欧阳表情寡淡,略有不耐之嫌。

    “为什么要推迟结婚啊?”

    “我妈不是已经给你合理的解释了吗?”

    “可我觉得那是迷信……”

    欧阳脸色一沉。

    范佳桐见势不对,吓得连忙闭上了嘴。

    欧阳将抽了一半的烟摁灭在烟灰缸里,再抬起头来时,脸色稍缓,说:“佳桐,父母养大我们不容易,他们老了,我们得尽量包容他们,你觉得呢?”

    “我知道,但是……”范佳桐连连点头。

    “他们虽然有点迷信,但出发点也是为了我们好,所以为人子女,我们也该理解一下他们的,若推后婚期能让他们安心,那我们迁就他们一下也无可厚非的是不是?”欧阳抢断,霸道得不给范佳桐把话说完的机会。

    欧阳几句话就把范佳桐的后路堵死了。

    若同意,谁知道后面还会发生什么变故,这婚十之*是结不成了。

    若不同意,则显得她不懂事,一个不懂事的儿媳妇欧家又怎么可能喜欢?

    范佳桐越想越绝望。

    “道理我都懂,可是我怕……”范佳桐低着头,哀戚低喃。

    “怕什么?”

    “怕你不要我。”范佳桐抬头,眼眶泛红。

    欧阳默了默,说:“你想太多了。”

    他的表情没有太多的波澜,平淡得仿佛他们在讨论天气,而非终身大事。

    “那要不我们先领证吧,明年再补办婚礼就好。”范佳桐伸手抱住欧阳的手臂,眼含乞求地望着他。

    欧阳脸色又冷了下来。

    他不置可否,只是淡淡地看着她。

    而他这副模样,已明确说明了他的态度,以及不可更改的决定。

    “阿阳……”若不是怕惹他不快,范佳桐真是要落下泪来了。

    正在这时,从范佳桐来到欧家的那刻就一直躲在楼上的米娅因为口渴而从楼上慢慢走了下来。

    米娅不想看到范佳桐,更不想看到范佳桐和欧阳卿卿我我,便以困倦为借口,躲在楼上看书。

    直到壶里的水喝完了,直到她渴得受不了,听楼下没动静便以为范佳桐走了,这才拿着水壶下楼来。

    然而走到一半,她就看到了阳台上举止亲昵的欧阳和范佳桐……

    欧阳姿态慵懒地靠着护栏,范佳桐则抱着他的手臂,可怜巴巴地望着他似是在撒娇……

    米娅僵在半道,上下不得。

    心,狠狠一抽,又酸又疼。

    她知道自己没资格吃醋,可是怎么办呢?

    她就是妒忌啊!

    他忘了他们之间的一切,但她还记得啊!

    她牢牢记得他们经历过的点点滴滴,她牢牢记得自己是多么多么的爱他,她也牢牢记得他曾想要娶她……

    可现在,他却要娶别人了……

    米娅心如刀绞,抓着护栏的手不自觉地狠狠攥紧,紧得指关节严重泛白。

    当她朝着阳台看过去的时候,欧阳像是有心灵感应一般,也抬眸朝她看来……

    于是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

    四目相接,两两相望。

    她来不及收回眼底的幽怨,下一秒就看到他的眼里似是泛起一抹得意和戏谑……

    突然——

    哗啦一声,玻璃推拉门被用力关上。

    将两人的目光生生隔绝。

    范佳桐恨不得把米娅碎尸万段。

    就觉得米娅像冤魂一般存在于她的世界里,简直是让她寝食难安。

    范佳桐关了门就转回身去继续抱着欧阳的手臂,“阿阳……”

    “乖,别闹。”欧阳拍了拍范佳桐的手背,不太走心地哄道。

    他嘴里哄着范佳桐,目光却透过玻璃推拉门紧紧锁着那已走下楼来的小女人。

    “阿阳啊……”见自己把门关了他还依依不舍地盯着米娅看,范佳桐简直要疯,却又敢怒不敢言。

    “时间不早了,你该回去了。”

    看到米娅的那瞬,欧阳就没有心思再敷衍范佳桐了,索性直接下了逐客令。

    “我——”范佳桐瞠大双眼,不可置信。

    欧阳倏地脸色一沉,甩开她的手就打开推拉门朝着客厅快步走去。

    范佳桐一看,肺都要气炸了。

    只见正走到厨房门口的米娅一手撑着墙,一手捂住肚子,紧紧蹙着眉头像是很痛苦的样子……

    而欧阳看到米娅那副样子就立马弃她而去……

    这叫她如何不恨?!

    她恨!恨死了!!

    如果此刻她的手里有把刀,她定会冲过去把米娅那个践人捅成马蜂窝!

    范佳桐死死攥紧双手,眼底泛着怨毒的寒光,将米娅诅咒了十万八千遍。

    “怎么了?”

    欧阳大步流星地走到米娅身边,拧眉急问,眼底的担忧煞是迷人。

    听到他疾步而来,米娅惊讶地抬眸看他,心,悄悄欢喜。

    他……

    是在担心她吗?

    为什么会担心?是因为他已经想起点什么了吗?

    “说啊,怎么了?”见她只是愣愣地看着自己,欧阳伸手捏了下她的鼻尖。

    亲昵的举止,满满的宠溺。

    米娅回神,慌忙垂下眼睑,轻轻摇头,“没、没事。”

    他怎么敢当着范佳桐的面这样对她?

    他就不怕他的未婚妻生气吗?

    “又踢你了?”欧阳问,用下巴点了点她的肚子。

    米娅的眼角余光看到范佳桐正朝着他们一步步走来,那充满阴毒的目光直直投射在她的脸上……

    “……啊……”米娅低着头,模糊不清地敷衍了一声。

    她双手轻捂着肚子,微微侧了侧身,像是感觉到危险来临,在保护着肚子里的孩子……

    欧阳听到有脚步声正朝着自己靠近。

    他回头,“你怎么还没走?”

    见他一脸不耐地问自己怎么还没走,范佳桐的脸蓦地一白,僵在一米开外。

    心在滴血……

    “我……”

    “夏叔!”

    范佳桐刚开口,欧阳就朝着外面扬声喊道。

    几秒之后,司机夏叔就从外面小院里蹭蹭蹭跑了进来,“少爷。”

    “送范小姐回家!”欧阳下令。

    “好的!”夏叔立马点头,然后对范佳桐做了个请的手势,“范小姐。”

    范佳桐看着冷酷无情的欧阳,心如刀绞。

    事已至此,她想自己厚着脸皮留下来也没什么意思,与其惹他厌烦,还不如回家想点别的什么对策……

    嗯,她得想点别的法子力挽狂澜才行。

    范佳桐如此想着,然后牙根一咬,转身就朝着门外走去。

    临走之前,她阴森森地看了米娅一眼。

    米娅本不是怕事儿的主儿,可范佳桐这最后一眼……

    竟让她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吃醋了?”

    米娅正看着范佳桐离去的背影失神,突然耳边飘来一声戏谑。

    她一愣,转眸看着身边的男人,“啊?!”

    “心虚?”欧阳轻挑眉尾,模样有点拽又有点痞。

    “……什么啊?”米娅脸颊一烫,几不可闻地咕哝一声,忙不迭地往厨房里走去。

    欧阳双手插袋,不紧不慢地跟在她身后,“你明明听到我说了什么却假装没听懂,不是心虚是什么?”

    居然就这样被他看穿……

    米娅悄悄咽了口唾沫。

    可她不能承认啊!

    “神经病啊你……”她强装镇定地狠狠剜了他一眼,假装很不屑,伸手去拿水杯以掩饰自己的慌张。

    可伸出去的手却被他抓在手里,他微眯着黑眸霸道逼问:“是不是?”

    他一动手她就更慌了。

    “你干吗啊?快放开我。”她蹙眉低叫,用力转动手腕试图挣脱他的手。

    不能再这样跟他纠缠不清,老太太和老爷子只怕已经发现端倪了,再这样下去她真的会被扫地出门的。

    不行不行!

    她不能离开欧家,从刚才范佳桐离开的最后一眼,便可看出范佳桐已恨她入骨,若她现在离开必然危险至极。

    “回答!”欧阳沉喝,拧眉不耐。

    他故意凶巴巴的,是因为心里有点小期待……

    嗯,他希望她吃醋。

    “不是!”米娅摇头,矢口否认。

    欧阳不接受。

    他将她轻轻一推,把她抵在冰箱上,“口是心非!”

    米娅无处可逃,亦无法反驳,唯有红着脸低着头,沉默。

    欧阳一见小女人不敢说话就更开心了。

    “是不是?”他微微低头,凑近她的小脸,在她唇上暧昧呵气。

    米娅的心,噗通噗通一阵乱跳。

    他的呼吸喷薄在她的唇上,惹得她心慌意乱。她偏头想躲,可他却像是早就知道她接下来的举动一般,先一步捏住她的下巴,不给她丝毫逃避的机会。

    逼急了,她一边用力推他,一边羞恼低叫:“不是啊……”

    她一再的否认让他不快,只见他眸光一凌,低头就去吻她的唇……

    米娅惊慌,却无处可躲。

    不是不喜欢他的吻,而是怕被他的家人发现啊……

    突然——

    “哎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