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68章:懒得管
    米娅愁死了,欧阳却因为刚才那个吻而心神荡漾。

    所以当她朝他看过去时,他竟痞痞地对她眨了下右眼,极尽挑、逗之能事……

    米娅觉得这绝对是个假欧阳!

    以前的他根本不是这样的!!

    想起刚才那个火辣的吻,米娅不由自主地羞红了脸。

    她佯怒地给了他一个白眼,然后不再看他,撑着腰快步上楼。

    叩叩叩。

    “进来!”

    邱忆娴的声音听起来透着一股凝重的味道,让门外的米娅更是紧张忐忑。

    用力咬了咬唇,她深深吸了口气,怀着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的决然心态,推门而入。

    邱忆娴坐在牀边,紧紧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夫人……”米娅走上前,怯怯地喊了声。

    “还记得你第一次来我们家的事吗?”

    米娅话应刚落,邱忆娴就抬起头来看着她,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第一次来欧家……

    米娅微微一怔。

    “记得。”默了默,她轻轻点头。

    闹得那么不愉快,她怎么可能不记得。

    “范佳桐脸上那杯水,到底是你泼的还是她自己泼的?”邱忆娴又问,目光是前所未有的犀利。

    米娅,“……”

    老太太怎么突然问起这件事来了?

    “不是我泼的。”米娅在短暂的沉默之后,轻轻说道。

    她脸色坦荡,没有气愤不平也没有委屈抱怨,只是很平静地陈述着事实。

    “那就是她自己泼的啰?”邱忆娴眉头微蹙,神色莫测。

    米娅,“嗯。”

    邱忆娴低着头没说话了,一脸气鼓鼓的。

    米娅疑惑不解,正想问老太太这是怎么了,却听老太太恨铁不成钢地冲她喝道:“她冤枉你你干吗不说?”

    干吗不说?

    米娅唇角泛起一抹苦涩,低低道:“因为没人会信……”

    那个时候欧家二老都对她有很深的误会,只怕她说什么他们都是不会相信的,所以与其自取其辱还不如保持缄默。

    “信不信是我们的事,但你连解释都不屑又如何能让我们不误解你?”邱忆娴很生气,气自己越老越糊涂,也气米娅不为自己辩解。

    其实有时候啊,事情很简单,是人心太复杂。

    所谓的误会,绝大多数都是因为沟通不当引起的。

    当然,还有偏见!

    当你对一个人有了偏见,你会看她哪哪儿都不顺眼,她做任何事也都不会合你心意。

    所以他们与米娅之间的隔阂,一怪他们两个老的太固执,二怨米娅这丫头太自卑。

    “夫人您为什么突然问这件事啊?”米娅瞅着不知道在气什么的老太太,好奇地问道。

    邱忆娴抬眸看着米娅,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过来坐。”

    米娅乖乖地依言坐下。

    今天的老太太有点奇怪。

    米娅想,她不是跟范佳桐去庙里求良辰吉日去了吗?怎么兴冲冲的去,反倒气鼓鼓的回了呢?

    “夫人……”

    “叫我娴姨吧。”

    米娅又是一愣。

    自此,她敢肯定,老太太去寺庙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娴姨。”她听话地叫了一声。

    邱忆娴看着米娅高高隆起的肚子,一边抬手轻抚,一边沉声问道:“小米,阿阳到底是怎么中枪的?”

    “……”米娅的心狠狠一抽,眼底划过一丝慌乱。

    邱忆娴抬眸看着沉默的米娅,一改往日的和蔼可亲,变得格外严肃。

    米娅强忍心慌,悄悄咽了口唾沫,低着头小声呐呐,“有人绑架了我,把我迷晕了,我是听到枪响才惊醒过来的,所以我真的不知道……”

    即便事到如今,米娅依旧不敢坦白。

    经过这半年的相处,米娅能感觉到欧家二老对她的关心,哪怕只是因为腹中胎儿。

    虽不敢肯定他们是不是已经完全原谅了她,但她相信,他们不会再像以前那样讨厌她了。

    她是多么难得才等来二老的对她的改观,所以她又怎么敢轻易打破这得来不易的和睦?

    她设想了一下,若将那日的经过全盘托出……

    一,如果二老知道欧阳是为了追她而落入卓行一的陷阱导致中枪,爱子心切的二老心里会怎么想?

    只怕会新仇加旧恨,腹中宝宝都无法再给她加分,他们会彻底对她喜欢不起来了吧!

    二,她把卓行一推下了河,尸骨无存,如果全盘托出就等于承认自己杀了人……

    杀人偿命,她还没做好去自首的心理准备……

    她不会逃避责任,她只是想先把孩子生下来。

    因为她不忍孩子跟着她在看守所里吃苦受罪……

    所以那天的真相,她一直不敢说!

    事发之后,郁凌恒也曾问过她事情的经过,她都是以刚才回答邱忆娴的那个理由搪塞过去的。

    郁凌恒肯定是不相信的,但她怀着孩子,加上云裳袒护她,郁凌恒也拿她没辙。

    事情就这样忽悠过去了。

    邱忆娴蹙眉,问:“什么人?”

    “他们戴着口罩,看不到脸。”米娅硬着头皮将谎话进行到底。

    “所以阿阳是为了救你才中枪的对吗?”

    “……嗯。”

    邱忆娴无话可说了。

    自己的儿子为了这丫头连命都可以不要,足见爱得有多深,她还能说什么呢?

    罢了罢了……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欧荣毅本是正与友人叙旧,哪知聊得正酣的时候却被妻子一通电话十万火急地召回了家。

    二楼书房里。

    “你确定?”欧荣毅拔高音量,惊讶得瞠大了眼睛。

    “厨房的谈话是我亲耳听到的,小米第一次来我们家发生的那事儿是姗姗今天亲口告诉我的,那是她亲眼所见!”邱忆娴愤愤不平地说道,字字笃定。

    欧荣毅拧着眉,默了。

    十分钟前,他匆匆回家,刚进家门就被妻子拉进了书房里。

    然后妻子很生气地告诉他——

    原来范佳桐有两副面孔!

    人前温柔善良,人后蛇蝎心肠。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

    之前,米娅在厨房里洗碗,范佳桐端着一盘水果上前挑衅,让米娅先洗水果。

    米娅忍气吞声,依言而行,哪知范佳桐不依不饶,故意拿话刺激米娅。

    米娅说了句“祝你结不成”……

    范佳桐就回敬了句“祝你胎死腹中”……

    这话邱忆娴就不爱听了!!

    咒谁都可以,咒她的大孙子就不行!

    再说了,就算米娅不对在先,范佳桐也没必要诅咒一个未出生的孩子啊!

    如此恶毒的话她是怎么说出口的?

    米娅和范佳桐的谈话邱忆娴怎么会听到呢?

    说来也巧,那晚郁睿阳小盆友突然哭闹,说自己心爱的玩具不见了,邱忆娴心疼小曾孙,便拿了手电筒去后花园里找。

    找着找着就走到了厨房的窗户下,然后就那样意外地见识到了范佳桐的另一面。

    邱忆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若不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打死她都不敢相信,自己一直很喜欢的小辈居然是个如此狠毒的人。

    瞧瞧她那副尖酸刻薄的模样,哪里还有平日里的优雅贤淑?

    就算米娅是她的情敌,有什么恩怨冲着大人来就好了呀,为什么要牵连孩子?

    她的宝贝孙子马上就要出世了,她怎么敢用那种恶毒的字眼来诅咒?

    范佳桐的话触到了邱忆娴的底线,导致她对其的好感荡然无存。

    源于之前答应了要去寺庙选日子,邱忆娴心里已经被膈应到了,便想着找个什么借口把婚期延后……

    为什么要延后婚期呢?

    因为她已经不太想要范佳桐做自己的儿媳妇了。

    一是范佳桐让她觉得很失望。

    二是米娅那晚的话让她触动很大……

    米娅跪下来求她,说能不能把孩子给云裳,遭她拒绝之后又说,那能不能由她老人家亲自养育……

    字里行间全是作为一个母亲的担忧甚至是恐慌!

    嗯,米娅是怕自己的孩子将来会被范佳桐这个恶毒的后妈虐、待……

    如果没有发现范佳桐的真面目,她对米娅的担忧肯定会不以为然,可在听到范佳桐那句“胎死腹中”的话之后,她觉得米娅的担忧是完全正常的。

    若说在没去寺庙之前邱忆娴只是想把儿子的婚期延后,那么在去了寺庙之后,邱忆娴就完全不想让儿子娶范佳桐了。

    为什么呢?

    因为她在寺庙里遇到了宋姗姗。

    宋姗姗的奶奶生病,去寺庙里给奶奶祈福,无意中看到邱忆娴和范佳桐在求签,便上前礼貌问候。

    当听说她们是来选结婚的日子时,宋姗姗的表情变得有点奇怪……

    然后在范佳桐去洗手间的空档,宋姗姗告诉了邱忆娴一件事。

    就是米娅第一次到欧家,闹得不欢而散的那件事儿……

    原来,范佳桐往自己脸上泼水,诬陷米娅的过程被宋姗姗无意间看到了。

    当时宋姗姗本想拆穿范佳桐的,但是邱忆娴大发雷霆,根本不给别人说话的机会,她插不上嘴也不想多管闲事,稍一犹豫,就见米娅倔强得头也不回地走了,只能作罢。

    她就想,作为当事人的米娅都不为自己申辩,她一个旁观者还是不要多嘴了吧。

    这事儿就那样过了,宋姗姗也没放在心上,若不是今天碰巧遇上邱忆娴和范佳桐一同来求签,她都想不起这事儿来。

    欧阳英俊帅气年轻有为,没有女孩不喜欢他的,包括宋姗姗。

    既是喜欢的人,那她自然是不希望他会娶一个人品有问题的妻子。

    所以她觉得自己有义务把这件事的真相说出来。

    当然,她心里也有一丝小自私,就想着欧阳若跟范佳桐掰了,说不定自己会有一线希望呢对不对?

    虽然希望渺茫!

    但总是要有的嘛,万一实现了呢!

    邱忆娴在听了宋姗姗的话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完全没想到,自己好朋友的闺女竟然心机如此之重。

    沉默半晌之后,欧荣毅看着气鼓鼓的老伴儿,问:“那日子选了吗?”

    “选什么选啊!心肠那么歹毒,娶进来还不得天天咒我们早点死啊!”邱忆娴没好气地喝道。

    “那你的意思是……”

    “我让解签的大师说阿阳近期不宜结婚,先往后拖一拖再说。”

    欧荣毅想了想,点头表示赞同。

    然后老两口对视一眼,相对无言,俱都有些愁眉不展。

    “老头子啊。”邱忆娴沉默了一会儿,抬头看着丈夫。

    “嗯?”欧荣毅一听妻子这口气就知道她想说什么了。

    邱忆娴说:“我觉得小米其实挺不错的。”

    果不其然!

    “所以呢?”欧荣毅淡淡地瞥了妻子一眼。

    “要不咱就……”邱忆娴对丈夫扯出一抹讨好的笑,“别管了吧。”

    嗯,儿孙自有儿孙福,有些事啊,还是别管的好。

    欧荣毅瞪了眼头脑简单的妻子,“现在问题不是我们管不管,而是阿阳已经把她忘了!”

    邱忆娴张了张嘴,无言以对。

    哎……

    是啊,儿子已经把小米给忘了,他们现在同意又有什么用?

    “就算以前是我们对她有所误解,但我还是不看好他们。”欧荣毅一边朝着书桌后去,一边淡淡说道。

    “为什么呀?”邱忆娴跟在丈夫的身后,蹙着眉大惑不解地叫道。

    “阿阳什么都记得,独独忘了她,为什么?”欧荣毅回头冷冷睇了妻子一眼。

    邱忆娴眨了眨眼睛,一脸茫然加困惑,“对呀,为什么呢?”

    “说明他们之间的感情本身就有问题!”欧荣毅喝道,对妻子的愚笨表示无奈又嫌弃。

    “什么问题?”邱忆娴好奇。

    “你问我我问谁?!”欧荣毅没好气地喝道。

    邱忆娴被丈夫喝得一脸委屈,“这不是你说的么?”

    “我这是推理!”

    “那如果哪天阿阳恢复记忆了,他还是想娶小米,你还反对不?”

    欧荣毅沉默。

    “嗯?还反对么?”邱忆娴拽拽丈夫的袖子,小心翼翼地瞅着他。

    “我反对有用吗?”欧荣毅越发没好气。

    他敢反对吗?还没被她骂够啊?

    骂他自私,骂他顽固,骂他害了儿子……

    差点没把他骂得去以死谢罪。

    邱忆娴笑了。

    只要丈夫的态度有所软化,她就放心多了。

    见妻子像是在取笑自己,欧荣毅恼羞成怒,佯怒呵斥,“你别瞎搞,顺其自然,想得起来是他们的缘分,想不起来是他们的命!”

    “我知道我知道,我不管,我保证不管,让他们自己去慢慢发展。”邱忆娴喜滋滋地说,然后目不转睛地盯着丈夫,“你也别管了,好不好?”

    欧荣毅不吭声。

    “好不好你倒是说句话呀!”邱忆娴急了,用力扯了扯丈夫的袖子。

    “好好好!”欧荣毅被妻子扯得衣领都歪了,拧起眉头不耐烦地喝道,完了像是自言自语般嘟哝了声,“……我懒得管!”

    经过这么多事,他也算是看明白了,有些事啊,不是想管就管得了的……

    多个有污点的儿媳,总比失去唯一的儿子好。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次日。

    米娅要去医院产检。

    以往米娅产检都是由邱忆娴陪同,而今天……

    “啊?现在啊?可是我现在没时间啊……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机会难得……可是……”在正要出发之时,邱忆娴接到一个电话。

    听出邱忆娴言辞间的为难,米娅连忙用嘴型说“娴姨你去吧,我自己可以去医院”……

    “你稍等一下。”邱忆娴对电话彼端的人说,然后用手捂住话筒,拧眉看着米娅,“不行!你这么大肚子,一个人去医院我不放心!”

    米娅满不在乎地笑笑,“没关系的……不然让夏阿姨陪我去好了。”

    知道邱忆娴不会同意她一个人去,米娅转念一想,想到了夏阿姨。

    邱忆娴犹豫了下,最后勉为其难地点头应允,“那好吧。”

    挂了电话,邱忆娴收拾收拾就出门去了。

    邱忆娴离开之后,米娅去了下洗手间,出来之后就对着夏阿姨的房间轻唤,“夏阿姨,你好了吗?”

    可无人应答。

    “夏阿姨,夏阿姨?”米娅挺着大肚,慢慢地朝着夏阿姨的房间走去,然而推开门一看,却发现房里根本没人。

    米娅蹙眉嘀咕,“咦?人呢?”

    疑惑地转眸四下寻找,哪知一回头却看到身后的墙边依着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

    吓了她一跳。

    脑子里顿时就想起了昨天那个吻……

    米娅脸一红,连忙移开视线,不敢与他饱含戏谑的目光对视。

    欧阳双手插袋,双腿交叠,以一种慵懒又潇洒的姿态依靠在墙边,目光灼灼地盯着米娅绯红的小脸。

    她被他看得心慌意乱,忙不迭地朝着客厅走去。

    “找夏阿姨干吗?”欧阳直起身,慢悠悠地跟在她的身后,状似漫不经心地问。

    “让她陪我去医院产检……”她答,东张西望地到处找夏阿姨。

    欧阳将搭在沙发上的外套拿起来往臂弯里一放,说:“走吧!”

    “啊?”她转眸看他,一脸茫然。

    欧阳,“夏阿姨今天休假,家里没人了,我陪你去!”

    他……陪她去?

    米娅的心,噗通噗通,蓦地狂跳起来。

    她愣愣地看着他,失声低喃,“可是夏阿姨前两天才休过假啊……”

    他懒得跟她废话,直接伸手去拉她。

    “我我我……我不要你陪,我自己可以……”她吓得连忙把手藏在身后,一边小心往后退,一边摇头拒绝。

    老夫人已经对她三申五令了,不许她接近他,所以她不能再跟他单独相处了,不然惹恼了老夫人和老爷子,她就真的要被撵走了。

    见她竟敢拒绝,他恼羞成怒,脸一沉,眸一凌,“少废话!你走不走?”

    “我……啊!你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