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66章:躲什么?
    米娅直接拉起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

    小家伙也很给力,在爸爸的手贴上妈妈肚子的那瞬,他用力一脚踢在爸爸的手心上……

    欧阳吓了一跳。

    他反射性地把手一缩,像是被烫到了一般。

    从来没有过这种体验,他一脸懵逼地看着小女人硕大的肚子。

    小家伙那一脚,像是踢在了他的心上,有点疼,又有点痒……

    他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反正那种感觉……好奇妙!

    米娅一眨不眨地盯着发愣的男人,期待又忐忑地观察着他的表情。

    都说血浓于水,他是孩子的亲生父亲,彼此之间应该会有点心灵感应的吧……

    她觉得孩子是有的。

    昨天他回来,宝宝像是有预感一般,从早上开始就非常活跃,时不时的在她肚子里手舞足蹈。

    刚才,他的手刚贴上她的肚子,小家伙就无比精准地踢在他的手心上……

    可不就是有心灵感应么!

    而现在……

    小家伙还在踢她,东一脚西一拳的,像是在寻找什么……

    “他在找你。”米娅对还愣愣看着她的肚子发呆的男人说道。

    欧阳,“啊?”

    找他?

    找他干吗?

    “他喜欢你。”米娅眸光涟漪,深深看着一脸茫然的男人,温柔的语调极具you惑力。

    “是吗?”欧阳挑眉不信,内心却躁动起来,觉得这一切好神奇。

    “嗯!”她用力点头。

    他看看她,又看看她的肚子,想摸,又怕上瘾……

    他就奇了怪了!

    又不是他的种,他怎么会有种渴望跟这孩子亲近的念头呢?

    还有这个秀色可餐的小孕妇,明明才见一天,可一靠近她,他的心里就涌动着一股莫名的熟悉感,仿佛他们前世是深深相爱的恋人一般……

    “你能跟他再玩儿会吗?”米娅眼巴巴地望着正拧眉纠结的男人,小声央求。

    孩子成长的每一个阶段,父母都应该有所参与,若一方缺席,多少会是一种遗憾。

    虽然他现在忘记她了,可万一以后会恢复记忆呢?

    若他哪天想起来,曾与未出世的孩子如此接近却没有与他有过交流,他一定会怨恨她的吧……

    她不能剥夺他作为父亲的权利,就算他不知道这是他的孩子,她也应该让他享受这份亲子间的快乐。

    玩会儿?

    欧阳内心是想拒绝的,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却是,“怎么玩儿?”

    米娅二话没说,拉起他的手再次放在自己的肚子上。

    说也奇妙,他的手放左边,孩子就踢左边,放右边,孩子就踢右边,反正下下都能踢在他的手心上。

    欧阳惊呆了。

    这孩子是神童么?

    还是一个小妖怪?

    这真是太神奇了!!

    米娅的目光柔得滴水,深深看着欧阳兴致勃勃地跟孩子互动,一颗心软得一塌糊涂。

    多么希望时光能永远停在这一刻啊!

    欧阳将手往上移……

    米娅蹙眉。

    “你放这么高他踢不到的。”

    把他几乎快要触到她(月匈)部的手往下拉了拉,她说。

    米娅严重怀疑眼前的男人是在故意吃她豆腐。

    面对她充满质疑的目光,欧阳却一脸坦荡,毫不心虚地狡辩,“没试过你怎么知道他踢不到?这小子厉害着呢!”

    他再厉害你也不能超出他“脚”所能及的范围啊!

    米娅默默吐槽。

    欧阳也觉得自己的借口太牵强,乖乖把手放回她的肚子上。

    小家伙可能是玩累了,不再似刚开始那般活跃,爸爸的手放了半晌他才懒洋洋地踹一下或者打一拳。

    “你……真的决定跟范小姐结婚了吗?”

    米娅忍了很久,却终究是忍不住心里那股悲愤,目光幽怨地瞅着眼前的男人,极尽艰涩地开口问道。

    “嗯。”欧阳头也不抬,大手一会儿左一会儿右地逗着小家伙。

    “你爱她吗?”她深深看着他,强忍心痛。

    “嗯。”他毫不犹豫地嗯了一声。

    米娅说不出话了。

    欧阳玩了一会儿就觉得没趣了,因为小家伙对他爱答不理的。

    收回手随意抬头,却被小女人一脸的泪给吓了一跳,“你干什么?”

    米娅惊觉失态,慌忙抬手去揩,“不知道什么飞眼睛里了……”

    “我看看。”他抓住她假装去揉眼的手。

    “不用——”

    “别动!”

    她摇头拒绝,却被他霸道抢断。

    其实米娅只是嘴上拒绝,她的心,永远都拒绝不了他……

    所以从他靠过来要帮她吹眼睛的那瞬,她就彻底投降了。

    她想,自己就快生产了,能与他相处的时日不多了,这样近距离接触的机会说没就会没的……

    爱和不舍在心中交织,让她无法克制自己的心,就算明知不该与他如此靠近,她还是忍不住沉沦在他的温柔里……

    米娅一瞬不瞬地看着男人近在咫尺的俊颜,将他眉、眼、鼻、唇深深烙在心上。

    欧阳吹着吹着,就被小女人饱含深情的目光给带偏了……

    他不知不觉就停了下来,捻着她眼皮的手改为轻贴着她的脸颊,在相隔不过几寸的距离下,与她深深对视……

    他的目光落在她的唇上,辗转流连,被她粉粉的唇瓣惹得心痒难耐,心里涌动着一亲芳泽的渴望……

    嗯,他想亲她。

    欧阳是行动派。

    他想做什么的时候,就会做……

    他掌着她脸颊的手,倏地用力捏住她的下巴,霸道地将她的小脸往上一抬,对着她的唇就要狠狠亲下去……

    下巴一疼,米娅意识到他要做什么,她知道不该,可是她抗拒不了……

    她心如小鹿乱撞,期待又紧张,就那样看着他的唇向自己印下来……

    “咳咳。”

    可就在彼此的唇即将贴上的那一瞬,两声咳嗽从二楼飘来。

    米娅吓得蓦地将欧阳狠狠推开。

    欧阳顺势站起来,将脖颈上的毛巾扯下来擦了擦脸。

    有点囧……

    与此同时,欧荣毅从楼上缓缓而下。

    “早,爸!”欧阳很快恢复如常,神色自若地向早起的父亲打招呼。

    “早。”欧荣毅淡淡回应,犀利似剑的目光在儿子和米娅的脸上来回流转。

    米娅低着头,正襟危坐,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埋掉算了。

    她尴尬得要死,心里无比懊恼,大骂自己色迷心窍……

    瞧吧米娅,你就是不能做坏事,你一放纵自己就会被抓包……

    “阿阳,你跟我过来。”欧荣毅下了楼,径直朝着前庭小院走去,且头也不回地喊了声。

    欧阳看了眼米娅,伸手亲昵地揉了下她的头,然后才跟上父亲,“好。”

    他像是安慰般的举动,又一次狠狠击中了她脆弱不堪的心。

    酸甜苦痛一起涌上心头,让她不由自主地红了眼眶……

    现在的他们明明只是“陌生人”,他却一再对她流露出宠溺的举止,让她忍不住心怀期待,却又害怕伤害再次席卷而来……

    在欧荣毅和欧阳离开客厅之后,米娅忙不迭地站起来,往楼上逃去。

    “小米。”

    一上楼,却见邱忆娴正站在卧室的门口等着她。

    “……夫人。”米娅在楼梯口僵了几秒,最后在邱忆娴淡漠的注视下,硬着头皮走上去。

    “还记得你答应过我的事吗?”

    待米娅走到跟前,邱忆娴淡淡地问。

    米娅心如刀绞。

    邱忆娴没有对她发脾气,也没有说什么过激的言语,但仅仅只是提醒,也已足够让她无地自容。

    “我记得!”她点头,垂着眼睑掩饰着眼底的绝望,虽极力隐忍,但还是忍不住颤声微哽,“抱歉,以后不会了……”

    “嗯。”邱忆娴应了一声,转身便进了房。

    留下米娅一个人站在走廊里,任由悲伤淹没自己……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米娅开始躲着欧阳……

    也不算躲,反正就是尽可能的不与他正面接触。

    一连几天,欧阳想找她说话,她都装聋作哑,不搭理他。

    几次之后,欧阳讨了个没趣,也生气了。

    不理就不理,谁稀罕似的!

    时值周末,欧阳被郁凌恒叫去玩耍了。

    而邱忆娴则与范佳桐去庙里选结婚的日子。

    欧荣毅约了朋友喝茶叙旧,殴馥彤去超市了,欧恬去恋爱了。

    然后家里除了米娅就没别人了……

    窗外阳光明媚,米娅拿着要清洗的衣物下楼,进了洗衣房。

    把大件儿塞进洗衣机,贴身衣物则用手洗。

    她有些心不在焉,手里搓着小内内,脑子里却全是欧阳的脸……

    预产期越来越近,也就是说距离她离开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了……

    怎么办?她好难过……

    人都是贪心的,他没回国的时候,她只求能在离开之前见他一面,而现在天天都能看见他,她却还是不知足。

    越是临近分别,心中越是不舍……

    踏踏踏。

    身后有脚步声响起。

    然而米娅沉浸在即将离别的悲伤里,并未发现有人正朝自己靠近……

    她搓了内内搓文胸。

    没泡沫,她下意识地伸手去拿放在旁边台子上的洗衣皂,哪知却摸到一条腿……

    “啊!”

    她吓了好大一跳,尖叫起来。

    仓皇抬眸,竟是这些天里她极力躲避的男人。

    他怎么回来了?

    不是被郁凌恒叫出去玩耍了吗?

    欧阳单脚撑地,双臂环胸,姿态慵懒地侧坐在洗衣台上,正一瞬不瞬地盯着心不在焉的她,不知道已经看了多久了。

    看到是他,米娅下意识地往后退,与他拉开距离。

    “躲什么?”

    一见她这动作欧阳就气不打一处来,睨着她冷冷开口。

    “……啊?”她眨了眨眼,装傻。

    “我问你躲什么?”他脸色一沉,眉宇间夹杂着一丝怒意。

    这小东西可真会折磨人!

    欧阳觉得米娅可能是妖精,肯定对他施了咒或者下了蛊什么的,不然这几天她不理他怎会让他这般难受?

    嗯,难受!

    就连今天郁凌恒约了他出去嗨,他都意兴阑珊,满脑子都是她大着肚子走路笨拙的身影……

    所以刚到约定的地点,还没下车他就已经归心似箭。

    今天家里没人,他得跟她好好“聊聊”!

    躲什么……

    面对男人的质问,米娅目光闪烁,底气不足地呐呐,“我……躲什么了?”

    “我!!”他沉喝一声,隐隐带着怨气。

    冷了他几天,能不怨么!

    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资格去怨她。

    明明他们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她不搭理他也无可厚非,他有什么好不甘心的啊?

    但他就是不甘心!!

    他想跟她说话她凭什么不理他?

    他想多了解她一点她凭什么不给了解?

    他想跟她多点互动她凭什么不肯互动?

    凭什么凭什么!!

    她到底哪来的资本敢跟他这样拽的?!

    欧阳好气啊!

    “啊?”米娅一脸茫然加无辜。

    他腾地站起来,寒着脸朝她逼近,字字笃定,“你躲我!”

    嗯,他敢肯定,她就是在躲着他。

    前两天他以为她害羞,可后来他才发现,只要有他在的场合,她肯定是躲得远远的。

    就算他找她说话,她也像是突然失聪了一般置若罔闻,然后借故溜走。

    次次如此!

    气得他啊,想揍人。

    干吗要躲他?他长得很可怕吗?

    之前不是还主动邀请他跟她肚子里的孩子玩游戏么?怎么翻脸就不认人了呢?

    她这样阴晴不定咋不上天呢!

    欧阳觉得自己也真是犯贱,她越是对他爱答不理,他就越是对她心心念念。

    他真是疯了,竟然会对一个来历不明的孕妇产生不该有的好感……

    米娅,“有吗?”

    “没有吗?”他冷笑反问,洁白的牙齿泛着森冷的寒光。

    “没有啊!”她摇头,抵死不认。

    “你再说一句没有试试!”他一个大步跨到她面前,如同一块乌云将她整个笼罩,危险地半眯着黑眸,阴沉沉地切齿。

    米娅心里发悚。

    但她又不敢退缩,只能硬着头皮否认到底,“真没……啊……”

    话音未落,手臂就被他一把抓住,他微微用力一扯,她就扑向了他的怀里。

    欧阳有点讨厌她的肚子了。

    因为她硕大的肚子阻碍了彼此间更亲密的拥抱。

    米娅心慌意乱,害怕这样与他纠缠的画面又被老太太和老爷子看见。

    她慌忙撑住他的肩,奋力将他推开一些,磕磕巴巴地急道:“欧……欧先生,我、我只是你家的……你家的佣人。”

    “所以?”他挑眉冷笑,一脸不以为然。

    “所以请你不要……不要这样。”她紧紧蹙眉,又急又慌。

    “不要怎样?”他咄咄逼问,唇角若有似无地扯了扯,冷笑蔓延。

    眼前的男人,米娅一直都很难抗拒,所以面对他的胡搅蛮缠,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我以前是不是认识你?”

    突然,欧阳困惑地冒出一句。

    “……”米娅呼吸一窒,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了。

    她看着他,心脏噗通噗通地狂跳起来,紧张得手心都冒汗了。

    他他他……

    是想起什么了吗?

    见小女人盯着自己不说话,欧阳另一只手在她脑门上轻轻戳了一下,“嗯?是不是?”

    米娅回神。

    “……不是。”她狠狠咽了口唾沫,撇头看向别处,摇头否认,“我们不认识!”

    “真的?”他微微拧眉,捏住她的下巴将她刚撇开的脸又掰回来,强迫她与之对视。

    “真的!”她狠了狠心,否认到底。

    只是这两个字如同刀子一般刮过她的喉咙,疼得她整颗心脏都缩在了一起。

    他们何止是认识啊,他们明明深爱着彼此呢,不止深爱着彼此,还有了爱情的结晶啊……

    可是这样的话,她却不能告诉他!

    欧阳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一分,表情变得纠结,他深深看着她美丽的小脸,自言自语地呢喃,“可是为什么我总感觉……”你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呢?!

    虽然他也说不出具体熟悉在哪里。

    “你的感觉错误!”米娅不等他把话说完,就失声说道。

    他黑眸一眯,精光乍现,“我还没说完!”

    他都没说“感觉”什么,她凭什么否认?

    心虚?

    面对越发咄咄逼人的男人,米娅怕自己露出马脚,甩开他的手就想逃。

    “跑什么?”

    可他长臂一伸,就将她的去路阻断了。

    米娅很慌,一怕继续跟他单独在一起会被他发现破绽,二怕欧家二老突然回来。

    “我没跑,我是有事——”

    “你能有什么事?”他冷嗤,凉飕飕地瞥她一眼。

    她是不是以为所有人都跟她一样傻?

    她如此蹩脚的借口,还想唬弄他?

    “我……”米娅用力咬了咬唇,眼珠子一转,说:“我要去医院。”

    “去医院干吗?”欧阳闻言,终于用正眼看她了,且眼里多了一抹担忧。

    以为她是有哪儿不舒服。

    “产检。”

    “一个人?”

    “啊。”她点了点头,为终于将他的注意力引开了而暗自欢喜。

    然而旧难题避开了,新问题又来了。

    “他爹叫什么名字?”欧阳瞅了瞅小女人的肚子,酸溜溜地哼问。

    之前他会说“你男人”,但现在他不喜欢这三个字了。

    “……”米娅感觉自己刚从一个坑里奋力爬出来,立马又掉进了另一个深坑里。

    她悄悄咽了口唾沫,垂着眸默不啃声。

    又不理他?

    欧阳不悦,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将她低垂的小脸抬起来,凶巴巴地喝道:“说啊!”

    “干、干吗啊?”她偏头一甩,将他的手甩开。

    可下一秒又被他捏住了。

    且比之前更加用力,让她再无处可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