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65章:你男人呢?
    从他的装扮和模样看来,显然是刚刚跑完步回来。

    欧阳也被米娅的尖叫吓了一跳。

    他很可怕吗?

    不然她干吗这样一副像是见了鬼的表情,竟吓得连锅铲都扔了。

    欧阳看着惊魂未卜的米娅,哭笑不得。

    她似是吓得不轻,小脸惨白惨白的,两只眼睛水汪汪的看起来像只受了伤的麋鹿,可怜巴巴的。

    她怯怯地看着他,看得他心痒难耐……

    好想把她搂进怀里狠狠揉一通。

    米娅转身就走。

    老夫人不许她与他太接近的,这样单独相处很危险,为了不被撵走,她得主动回避……

    看到米娅一言不发就转身,欧阳不知道自己是中了什么邪,竟一个箭步追上去,挡在她的面前。

    他像是从天而降,她猝不及防直接撞进了他的怀里……

    当然,首先抵上他的依旧是她的肚子。

    虽然力道不大,但这样的撞击依旧惊扰了肚子里的小家伙。

    小家伙狠狠踢了她一脚。

    “唔……”她疼得微微吸了口凉气,连忙后退,轻抚自己的肚子安慰受到惊吓的小家伙。

    见自己鲁莽的行为好像有点伤到她了,欧阳略感抱歉。

    但他生来骄傲自负,不习惯向人道歉。

    “叫你给我煎两个蛋,你跑什么?”他双手抓着脖颈上的毛巾两端,拧着眉不太高兴地看着她,先发制人。

    他又不是毒蛇猛兽,她干吗见了他就跑?

    对自己的外形有着百分百蜜汁自信的欧阳,在眼前这个看起来很可口的小孕妇面前,第一次有了质疑。

    他不够帅吗?

    身材不够好吗?

    别的女人见了他都恨不得立马将他扑倒,为什么她不止连正眼都不瞧他,甚至还见了他就想逃?

    米娅想起自己现在的身份是他家的佣人……

    她只得又默不啃声地回到灶台前,开火,继续煎蛋。

    火打开之后发现找不到锅铲了。

    左右看了一圈,猛然想起锅铲已被自己丢了出去……

    她转身看他,向他伸手。

    她始终垂着眼睑,不敢与他对视,

    “要什么?”欧阳明知故问,一步步向她靠近。

    他语调慵懒,目光灼灼,玩味儿地盯着她怯懦的小脸。

    感觉到他强大的气场,米娅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

    紧张得悄悄咽了口唾沫,她硬着头皮指着他手里的锅铲。

    “什么?”他装傻。

    “锅铲!”她恼火,忍无可忍地喝了一声。

    “哟!会说话呀,我还以为你突然变哑巴了呢。”他将锅铲递给她,似笑非笑地调侃道。

    米娅接了锅铲就连忙转回身去,心,噗通噗通,如小鹿乱撞。

    他盯着她的眼神总给她一有种不怀好意的感觉……

    米娅忍不住怀疑,此刻在她面前的欧阳是不是一个假欧阳啊!

    因为认识他快五年了,她从未见过他这副玩世不恭的模样。

    在她的印象中,他成熟稳重,冷静内敛,除了在牀上的时候比较没节操没下线之外,其他很多时候都是一本正经的。

    犹记得初相识,他高冷得很,离他近一点都能被他身体里溢出来的寒气给冰冻三尺。

    而现在……

    他竟然会对一个即将临盆的“陌生”孕妇一再的进行眼神调、戏……

    是那颗子弹释放了他的本性?

    还是他神经错乱导致双重人格?

    米娅百思不得其解,难道说相爱相杀这些年,其实她根本就没有自己以为的那样了解他?

    “再煎熟一点。”

    突然身后又传来他低哑磁性的声音,将胡思乱想的她唤回神来。

    尤其他低着头,凑近她的耳后说话,温热的呼吸喷薄在她的脖颈上,痒酥酥的感觉尽显暧、昧。

    她有点慌。

    本已准备把煎蛋盛盘的,听了他的话,太过紧张的她下意识地说道:“你不是喜欢七成——”

    戛然而止。

    话到一半,她猛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吓得连忙紧紧闭上嘴巴,背脊冒出了一层细汗。

    欧阳双眸微微一眯。

    “我喜欢什么?”他的眼神变得犀利,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小脸。

    “什么?”米娅的应变能力一向不错,慌到极致她反倒镇定了下来,眨了眨眼,装无辜。

    “你说我喜欢什么?”

    她摇头,抵死不认,“没有啊,我刚才什么都没说。”

    然后她垂眸看着锅里的煎蛋,默默祈祷快点熟啊快点熟……

    “我耳朵没聋!”欧阳盯着米娅的目光更加犀利了一分。

    “我真的什么都没说。”米娅矢口否认,然后关火,把九分熟的煎蛋盛盘,然后强制性地塞进他手里,“你的蛋。”

    欧阳端着金灿灿的煎蛋,拧眉若有所思地看着秀色可餐的小东西……

    米娅害怕欧阳这样的眼神,犀利得仿佛能看穿一切……

    因为心虚,她把蛋塞进他手里之后就转身要逃。

    “啊……”

    可不知是太紧张还是站得有点久了,她没走几步,突然小腿一阵钻心的疼……

    抽筋了!

    她尖叫一声,吓得手忙脚乱地乱抓,试图抓住什么避免摔倒。

    可下一秒,她整个人腾空而起。

    嗯,她被高大强壮的男人横抱了起来。

    米娅呆住了。

    她屏住呼吸愣愣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完美侧脸,连尖叫都忘记了。

    他的怀抱一如既往的温暖和宽厚,还是那么那么的有安全感……

    仿佛只要在他怀里,她就可以什么都不用怕,什么都不用想,只需被他疼着爱着就好……

    欧阳抱着沉甸甸的小女人快步走向客厅的沙发。

    本想将她放在流理台上的,可是她大着肚子,初春的早上流理台非常的凉,太凉了对她和孩子都不好。

    当快要走到沙发的时候,米娅如梦初醒,开始挣扎。

    “别动!”欧阳瞪她,极有威严地沉喝一声,警告道:“否则掉下去我可不负责!”

    掉下去……

    会摔着宝宝的。

    米娅老实了。

    欧阳满意。

    将她放在沙发里,他在她身边坐下,二话不说直接捞起她抽筋的那条腿,搁在他的腿上。

    啊……

    米娅狠狠咬唇,一是疼,二是羞。

    她肚子太大,他这样把她的腿捞起来放在他腿上,她上半身就不由自主地往沙发扶手上仰倒下去,整个人成了半躺的姿势。

    半躺下去不是重点,重点是——

    她穿的孕妇裙啊,他这样的动作害她走光了啊啊啊……

    感觉到有凉风膝上大、腿里面的那瞬,米娅慌忙撸起裙摆往双褪之间摁去,在千钧一发间将惷光遮掩了个结结实实。

    她红了脸,像是喝醉了一般脸颊变得又红又烫。

    羞涩间她偷偷瞟了他一眼,哪知却撞进他饱含戏谑的黑眸里……

    她吓得立马又垂下了眼睑,紧张得狠狠咽了口唾沫。

    匆匆一瞥,她看到他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那类似不屑的眼神好似在说“你一个孕妇有什么好看的”……

    米娅的脸更烫了一分。

    除了羞,多了委屈和恼怒。

    好吧,现在的她的确没什么好看的。

    身材臃肿的她,早已不见当初的妩媚妖娆,自然是入不了他这个大人物的眼。

    只是……她变丑还不都是他害的啊!

    如果不是怀着他的孩子,她至于身材走形还辛苦万分么?

    所以,他有什么资格嫌弃她啊?

    哼!!

    米娅低着头垂着眸,微微嘟着嘴生闷气。

    其实欧阳看到了。

    嗯,她的小内内是黑色的。

    当然,他也是真的挺不屑的,因为除了内内的颜色之外,其他什么都没看到。

    的确没什么好看的嘛!

    “怎么了?”他问,垂眸盯着她的脚。

    刚才她在厨房里摇摇欲坠的时候,他看到她金鸡独立,这只脚是踮起来的,很显然是这只脚出现了问题。

    他边问,就边伸手去捏她的小腿。

    “没……啊……别这样捏,很疼!”

    米娅摇头想说自己没事,哪知才刚开口,他的手就捏了上来,疼得她哇哇大叫,本能地频频缩脚。

    可下一秒又被他拖了回去。

    “这样呢?”他用双手贴着她的小腿肌肉轻轻地搓,动作格外的温柔。

    好多了。

    但她已说不出话。

    欧阳盯着米娅的小腿,轻揉慢捏,小心得仿佛她是一个易碎的玻璃娃娃。

    看着他认真的模样,她突然就红了眼眶……

    心如刀绞。

    她想起在他出事之前,他们油走在分手边缘的那些日子,那些痛苦又不舍的纠缠,那些相爱又不敢爱的绝望……

    她想起当她决意分手时,他放弃骄傲和尊严,对她卑微挽留……

    她想起那日他说,他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认识她,若有来世,只求不再与她相遇……

    与他的爱恨纠葛,全都历历在目。

    他被她伤透了心,所以现在把她忘得干干净净!

    米娅贪婪地看着眼前的男人,看着看着,泪就不知不觉地缓缓淌下脸颊……

    是她亲手把一个爱她至深的男人弄丢了,从今往后,他解脱了,徒留她在这段无望的感情漩涡里垂死挣扎,再无救赎的可能……

    这是上天给她的报应!

    她活该!

    嗯,她活该,活该带着对他的爱和愧疚,孤独终老。

    “干什么?”

    突然,他的手指在她脸颊上轻轻一揩,然后将沾着泪水的指尖递到她的眼前,拧着眉困惑地问她。

    米娅慌忙用手背狠狠抹掉脸上的泪水,低着头几不可闻地哽咽了声,“疼……”

    表面听起来她说的是腿疼,而实际上她说的是心……

    是的!

    心疼,很疼很疼……

    就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在狠狠撕扯,扯得鲜血淋漓,扯得支离破碎……

    她爱的他,已经忘了她……

    还有什么是比这更让人绝望的吗?

    没有了吧!

    其实她明白,不管是对她还是对他,这都是最好的结局。

    只是她真的好难过啊……

    欧阳看着眼前哭得梨花带雨的小女人,心,蓦地狠狠一抽。

    疼得剧烈又莫名其妙。

    在他的记忆中,从来没有哪个女人能让他觉得这样心疼。

    疼得好想把她紧紧拥在怀里,吻去她脸上的泪水……

    欧阳觉得自己可能真的中邪了。

    他竟然会心疼一个怀着别人的孩子的陌生女人。

    在今天之前,他都没见过她的啊,怎么从看见她的第一眼就被她深深吸引了呢……

    好吧!他们的第一次见面的确够特别!

    她一、丝、不、挂呆呆站在卫生间里的模样确实让他印象深刻,也改观了他对“孕妇倮体很丑”的偏见。

    不丑!

    一点都不丑!

    他甚至觉得那样的她非常的美,很伟大,很可爱,很性感……

    欧阳想着想着,连忙打住,怕自己再想下去就要狼变了。

    “你叫什么名字来着?”他抬眸看她,佯装漫不经心地问道,试图用话题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小米。”米娅低着头,涩涩回答,心里充满了苦涩和悲凉。

    “名字!”他瞥她一眼,加重语气,对她敷衍性的回答表示不满。

    她犹豫了片刻,然后极尽艰涩地说出自己的名字,“……米娅。”

    同时她偷偷地看他,眼底含着期盼。

    “米娅……”

    欧阳微不可见地皱了下眉,自言自语般轻轻念叨,像是在细细品味,又像是在努力回想……

    米娅紧张又期待。

    她的内心很矛盾,既期望他能想起来,又害怕他能想起来。

    就算他恢复了记忆,只怕也是不会原谅她了吧……

    他那么恨她,恨得宁愿忘了她,所以就算他想起来了,肯定也是不会再爱她了……

    “你男人呢?”他突然又问。

    “……”米娅狠狠一震。

    她抬眸看他,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有又决堤的危险。

    看她一脸哀戚的模样,他挑眉,“死了?”

    “才没有!!”她勃然大喊,狠狠瞪他。

    哟!发飙啦!

    他还以为她是只温顺的兔子,原来惹急了也会发脾气啊.

    欧阳有点不太高兴。

    因为她前面说话一直都轻言细语的,看起来一副很乖的样子,可这会儿一说到她男人,她立马就来了脾气。

    很显然是在维护她的男人。

    欧阳撇嘴不屑,故意拿话伤人,“那肯定就是不要你了。”

    不要你了……

    米娅小脸一白,低头沉默。

    是啊,他不止是不要她了,还把她忘得一干二净了……

    见她默认,还一脸伤心的模样,他的心里泛起一股恨铁不成钢的恼怒,冷嗤,“他都不要你了你干吗还给他生孩子?”

    “因为我爱他。”米娅看着自己的肚子,轻声哽咽。

    “可惜他不爱你!”欧阳愈发没好气,狠狠泼她一盆冷水,想要把她泼醒。

    她是有多爱她的男人啊?都被抛弃了还要为那负心汉生孩子?

    她傻缺啊她?!

    面对他残忍的提醒,她心痛如绞,无言以对。

    嗯,他不爱她。

    或许以前很爱,但从他选择忘记她的那一刻起,他就不爱她了!

    “我劝你还是把这孩子打掉吧,不然以后带着个拖油瓶嫁人都找不到好人家。”欧阳不死心地游说道。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会有这种想法,竟不希望她给别的男人生孩子……

    打掉?

    他叫她把孩子打掉?

    米娅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狠狠瞪着他,气愤填膺地喝道:“孩子是我的!”

    呵!又吼他?

    “白痴!”他恼羞成怒,轻蔑冷嗤。

    米娅二话不说就将自己的脚从他的腿上收回,还假装不小心地踢了他一脚。

    欧阳被踢得身子微微一歪,拧眉瞪她,“干什么?”

    “你走开!不要你碰我!”她冷了小脸,气呼呼地喝道。

    欧阳一听,顿时也来了气,连连冷笑,“说得好像谁稀罕碰你似的!”

    说完像是赌气一般往边上挪开,与她拉开距离。

    米娅咬唇,闷闷不乐。

    不稀罕就不稀罕,哼,有什么了不起!

    本来还算不错的气氛,顿时就僵到了谷底。

    米娅的气,来得快也去得快。

    因为她在心里默默地劝自己,算了算了,米娅,你要原谅他,他并不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

    嗯嗯,原谅他!

    米娅正想说点什么缓和气氛,哪知他却倏地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睥睨着她,“都说一孕傻三年,看来这话还真不假。就你现在这样儿,你说你把这孩子生下来干吗?为了让他跟着你吃苦受罪啊?”

    就你现在这样儿……

    他的语气充满了嫌弃和鄙夷。

    “嗤……”

    米娅突然狠狠皱起眉头,双手捧住肚子一脸痛苦的模样。

    “怎么了?”欧阳吓了一跳,有点紧张地盯着她。

    她用力咬着唇,没说话。

    “要生了?”他霍地瞪圆了眼睛,有点慌。

    米娅微微呲牙,像是很疼的样子。

    欧阳当机立断,弯下腰去抱她,“我送你去医院——”

    “不是。”她轻轻撑着他的肩,摇头,努力扯了扯嘴角,说:“他只是踢了我一脚。”

    只是踢了她一脚……

    “哦。”欧阳有些尴尬地收回手,摸了摸鼻子,为自己这莫名其妙的紧张和着急感到难为情。

    他刚才是疯了么?

    她生不生关他什么事?他那么着急干吗?

    真是醉了!

    “你想跟他打个招呼吗?”

    欧阳正在心里大骂自己神经病,突然听到米娅轻轻冒出一句。

    他垂眸看她。

    然后就被她眼里那璀璨夺目的光彩给吸走了灵魂……

    他原本是想说这又不是我儿子我干吗要跟他打招呼?!

    哪知一张口,却鬼使神差地问:“怎么打?”

    米娅直接拉起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

    小家伙也很给力,在爸爸的手贴上妈妈肚子的那瞬,他用力一脚踢在爸爸的手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