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63章:为什么要后悔?
    《一米阳光》第063章:为什么要后悔?(求月票)是范佳桐。

    本想置之不理,可她又不想看到范佳桐,因为就算她什么都不做,只要站在这里就会让她觉得膈应无比……

    米娅妥协,把水龙头微微一拨,选择先洗水果。

    “你刚才应该听到了吧,我跟阿阳马上就要结婚了!”

    范佳桐双臂环胸,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目光轻蔑地睥睨着低眉顺眼的米娅,趾高气扬地说道。

    “祝你结不成!”

    米娅头也不抬,轻飘飘地吐出一句。

    “你!”范佳桐震怒,瞪圆了眼睛恶狠狠地看着面无表情的米娅,气得差点背过气去。

    前一刻的嚣张得意顿时变成了恼羞成怒。

    “米娅你可真贱,阿阳都不要你了你居然还腆着脸赖在他家,不要脸!!”范佳桐狠狠咬着牙根,压低声音极尽厌恶地唾弃道。

    “五十步笑百步,范小姐你以为你比我高尚得到哪里去?”米娅垂眸浅笑,悠然自得的模样与范佳桐的气急败坏大相径庭。

    “呵呵!你算个什么东西?凭你也想跟我相提并论?”范佳桐闻言,轻蔑耻笑,本是美丽的脸庞因为妒恨而变得狰狞扭曲。

    “我若不算个东西,那范小姐你就不是个东西!”米娅反唇相讥,不急不躁轻松应对。

    “你——”范佳桐气结,脸色青白交加,想发飙又碍于场合不对,唯有咬牙切齿地说:“米娅,阿阳已经不爱你了!”

    “你觉得他爱你?”米娅终于舍得抬起头来,淡淡地看着范佳桐,眼底眉梢尽显讥诮。

    范佳桐脸色一僵,但很快她就恢复如常,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得意地说:“他当然爱我,否则他怎么会愿意娶我?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你听不懂什么叫‘马上’吗?”

    听着范佳桐刻意咬重的“马上”二字,米娅顿时想起刚才他们在餐桌上说的那些话……

    心,狠狠抽搐,苦涩蔓延。

    那个记得全世界却唯独忘了她的男人,从容不迫地向家人宣布他要娶妻的决定,而新娘,却不是为他怀着孩子的她……

    她很伤心,甚至很害怕。

    伤心自己终将完全退出他的世界。

    害怕自己的心肝宝贝儿会有一个恶毒的后、妈……

    米娅低着头继续清洗着水果,像是突然失聪了一般,对范佳桐的挑衅置若罔闻。

    范佳桐一边密切关注着客厅里的动静,谨防有人前来,一边将声音压得更低了一分,阴测测地冷笑道:“米娅,我劝你啊最好还是把这孩子打掉,你别妄想母凭子贵,因为就算这孩子能平安出世,他也永远都只能背负着私生子的耻辱过一生!”

    私、生、子……

    这三个字成功刺痛了米娅的心。

    米娅垂眸看着自己高高隆起的小腹,脸色微白,心如刀绞。

    其实这个问题她不是没想过,只是一直在逃避……

    让孩子变成没名没分的私、生、子,是她愧对孩子,可要她狠心打掉……

    她做不到!

    更舍不得!!

    母凭子贵吗?

    不,她从来没有这种想法,因为她心里很清楚欧家二老对她有多么深的偏见,再加上之前的那些误会和伤害,他们二老是永远不可能会接受她的。

    现在二老对她好,不过是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罢了。

    等孩子出生,她在他们二老眼中又会变成那个人人得而诛之的妖孽,她知道。

    但范佳桐也实在是恶毒,孩子都快生了,居然还说得出叫她去打掉的话……

    还有那句“就算孩子能平安出世”……

    什么叫“就算”?

    这显然是带着诅咒意味了。

    “我若不呢?”米娅关掉水头,抬眸冷冷看着范佳桐。

    不?

    范佳桐恨。

    “那我祝你胎死腹中!”

    满腔的妒恨致使范佳桐冲口而出,想也没想就把内心的真实想法说了出来。

    米娅狠狠蹙眉。

    若不是怀着孩子,她能撕烂范佳桐的嘴。

    米娅盯着范佳桐看了几秒,不怒反笑,“真不好意思,要让范小姐失望了,我们娘俩儿福大命大,一定会长命百岁!不像有些人,坏事做尽……”微微一顿,脸色的笑意隐退,冷冷道:“早晚会遭报应!”

    报应……

    范佳桐打了个寒颤。

    狠狠咬着牙根,悄然攥紧双手,范佳桐的眼底泛起一抹怨毒的寒光,“米娅,激怒我对你没好处!”

    “怎么?范小姐又想雇个混混来抢劫我?”米娅微微侧身,与范佳桐正面对视,别具深意地嘲讽道。

    又……

    范佳桐目光闪烁,脸色变得很微妙。

    米娅说的是半年前,在自家楼下遭遇抢劫的那件事。

    将范佳桐眼底那一闪而逝的心虚和慌张尽收眼底,米娅更加确定自己心中的猜想了。

    此时此刻,她已然敢肯定,当时那个拿着刀要抢劫她的男人,就是范佳桐指使来的。

    指使来干吗?

    当然是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

    范佳桐很聪明,故意让那个男子装成是抢劫的,只要米娅稍不合作,男子就会动用武力,让米娅意外流产就是最终目的。

    但当时米娅很怂,高度配合男子,让男子找不到理由立马动手。

    到后来米娅不肯交出钻戒,男子终于有了动手的理由,可在千钧一发间,邱忆娴出现了。

    所以那个时候男子出现了短暂的犹豫。

    男子在听到有人来了却没有立马逃跑,就是因为拿了范佳桐的钱,事没办成怕回去交不了差。

    而就是男子的犹豫,才引起了米娅的怀疑……

    也正是因为怀疑这起抢劫不单纯,在邱忆娴提议让她去欧家的时候,她才明知欧荣毅不喜欢她还腆着脸去了。

    就算范佳桐再胆大,也不敢在欧家对她下毒手。

    而且她也没那么蠢在欧家下手。

    所以只有在欧家,她们娘俩才是最安全的。

    范佳桐冷冷看着米娅,无言以对,心里恨得要死。

    米娅噙着淡淡的笑缓缓靠近范佳桐的脸,极冷极冷地盯着她的双眼,呵气般轻轻吐字,“我现在住在欧家,你敢动我吗?”

    你敢动我吗?

    范佳桐不敢。

    她若敢,米娅肚子里的孽种早就被她弄死了,哪里还有由得他长这么大!

    正是因为知道欧荣毅和邱忆娴两个老家伙想抱孙子想疯了,她才会这样着急。

    虽然她马上就要梦想成真了,虽然她马上就要成为欧太太了,但这个孩子若留在欧家于她而言终归是个祸根,是个不定时炸弹,会时刻威胁着她的地位。

    最重要的是,她怕这个孩子会唤醒欧阳缺失的记忆……

    在国外照顾欧阳的半年里,她极力撩、他,想要跟他发生一些实质上的关系,怎奈他定力极好,如柳下惠般坐怀不乱。

    就连拥抱亲吻都是点到为止。

    但还好面对她热烈的攻势他没有拒绝,甚至在她提议结婚的时候也仅仅只是考虑了半个小时就点头同意了。

    眼看美梦马上就要成真了,她不能让这得来不易的幸福被米娅这个践人破坏!

    范佳桐在心里默默发誓,一定要将阻挡在自己面前的狐狸精统统铲除。

    米娅就是第一个!!

    面对范佳桐充满仇恨的目光,米娅笑得愈发嚣张,“范佳桐,我知道你有多不想我生下这个孩子,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这个孩子是我跟欧阳的,我生、定、了!”

    最后三个字,她一字一顿,以表她的决心有多坚定。

    “阿阳已经忘记你了,他根本不会承认这个孩子!”范佳桐咬牙切齿,一脸恨不得撕了米娅的凶狠表情。

    “就算欧阳忘了我,但老爷子和老夫人绝不会忘了他们的孙子!”米娅轻松应对,胸有成竹地淡淡说道。

    “你!”范佳桐气得呼吸一窒,续而唇角泛起冷笑,“你想要钱是不是?说个数!”

    “怎么办呢?你的臭钱我不稀罕!”米娅回以冷笑。

    “米娅你真贱!”范佳桐觉得米娅就是恃宠而骄,恨得切齿唾骂。

    不就是仗着自己肚子里有个贱种吗?

    呵,有什么了不起的!

    只要她跟欧阳结了婚,她也能生!

    还能三年抱俩呢!

    “贱不过范大小姐你!”米娅无所畏惧,挺着肚子与范佳桐对抗。

    范佳桐怒得狠狠扬起手。

    米娅直接把脸凑上去,一脸“你打你打你有种冲这儿打”的嚣张表情。

    范佳桐不敢。

    她既不傻,眼也没瞎,才不会上米娅的当呢!

    下午的时候米娅明明拎着个旅行袋离开了欧家,可她不过出去一趟,米娅居然又回来了。

    这说明什么?

    说明欧荣毅和邱忆娴两个老家伙对米娅肚子里的孩子非常重视,所以舍不得让米娅离开。

    既然重视孩子,那她现在若是动了米娅,两个老家伙肯定会对她有看法,到时她好不容易熬到这一步只怕又会前功尽弃。

    米娅现在怀着孩子,是弱势群体,不管发生了什么,欧家的人都必然是站在她那一边的。

    所以现在的局势对她非常不利,她万万不能冲动。

    嗯!她得忍!

    不能让煮熟的鸭子飞走!!

    不管如何,先坐上欧太太的宝座再说。

    范佳桐如此想着,最终只能恨恨地放下了手。

    拿米娅没辙,范佳桐极尽怨恨地瞪了米娅一眼,然后端着米娅洗好的水果,憋着一肚子气离开了厨房。

    看着范佳桐离去的背影,米娅唇角轻勾,冷笑蔓延。

    在欧家,她料定了范佳桐不敢动手。

    就算老太太不会护着她,就算欧阳忘了她,至少还有云裳。

    云裳肯定会帮她的。

    所以她不怕。

    她现在唯一怕的,就是如果欧阳真的跟范佳桐结了婚,那自己把孩子留在欧家……

    米娅想到自己的心肝宝贝以后会过得很凄惨就心痛如绞。

    垂眸轻抚着肚子里的孩子,眼眶一点一点地慢慢泛红……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邱忆娴从后花园里进来,遇上正在偷冰激凌吃的欧恬。

    “外婆,黑漆漆的你去花园干吗?”欧恬一边用小勺子舀着冰激凌喂嘴里,一边好奇地问。

    “阳阳的玩具车落在花园里了,我去帮他找。”邱忆娴有点心不在焉,随口应道。

    “找到了吗?”

    “没找到。”

    “天那么黑,明天再找吧。”

    “嗯。”邱忆娴点了点头,然后朝着客厅走去。

    客厅里,欧荣毅、欧阳和范佳桐在边喝茶边闲聊。

    邱忆娴走过去,一声不吭地坐在丈夫身边,讳莫如深地盯着正对面紧紧依偎在儿子身边的范佳桐。

    她看得目不转睛,眼神是从未有过的犀利,像是恨不得看穿范佳桐的心……

    “伯母?”

    看着看着,突然对面飘来范佳桐的声音。

    “啊?”邱忆娴微微一怔,如梦初醒,茫然地看着正蹙眉狐疑的范佳桐。

    “您怎么了?”范佳桐一脸关切,柔声问道。

    “什么?”邱忆娴没反应过来。

    “你一直看着我,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范佳桐一边问,一边用手背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邱忆娴清醒过来,忙不迭地摇头,讪笑道:“不是,我是觉得你这么漂亮,嫁给我们阿阳真是委屈你了。”

    范佳桐一听这话,心里美滋滋的,大为受用。

    “不委屈,我爱阿阳,能嫁给他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范佳桐娇羞地说道,同时抱住欧阳的手臂,将脑袋靠在他的肩上。

    欧阳没有拒绝范佳桐的靠近,脸上也没有不耐之色,平静得仿佛什么都无所谓一般。

    突然,郁凌恒走到欧阳的沙发后,轻轻拍了两下他的另一边肩头。

    欧阳把脑袋往后仰,看着郁凌恒。

    “聊两句!”郁凌恒说。

    说完就率先朝着外面的大阳台走去。

    欧阳将范佳桐的手臂从自己的臂弯里扯开,二话不说起身跟上。

    到了阳台,郁凌恒把推拉门关上,不让客厅里的人听到他们之间的交谈。

    “聊什么?”欧阳一边从兜里掏烟,一边看着关门的郁凌恒,问道。

    郁凌恒转身,目光犀利地射在欧阳脸上,开门见山地反问:“你真想结婚?”

    “我不能想吗?”欧阳抽出两支烟,将其中一支递给郁凌恒,对于他的问题有些哭笑不得。

    郁凌恒将欧阳伸到面前的手轻轻拨开,表示拒绝,脸色越发严肃地拧着眉说:“不是不能想,但要想好!”

    “该结就结呗!”欧阳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云淡风轻地说道。

    该结就结……呗?

    郁凌恒气结,喝道:“结婚是一辈子的事,什么叫该结就结啊?!”

    “我马上就三十五了,还不该吗?”欧阳一脸莫名其妙地瞅着郁凌恒,不明白他的怒点在哪里。

    “三十五算什么呀,没听过男人四十一枝花啊!”郁凌恒越发没好气。

    “郁凌恒你这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啊,你的儿子都能打酱油了,当然可以站着说话不腰疼!”欧阳挑着眉尾睨着近乎气急败坏的郁凌恒,似讥似讽地哼哼道。

    “我……”郁凌恒被堵得哑口无言。

    郁大爷其实不想管这事儿,可是敢不听郁太太的话今晚回家会没肉吃的……

    郁凌恒叹了口气,苦口婆心地劝道:“欧阳,我是在跟你说正经的,结婚是人生大事,要考虑清楚,否则——”

    “否则怎样?”欧阳挑眉,不以为然。

    “否则后悔就来不及了!”

    推拉门突然打开,云裳出现在阳台上。

    后悔?

    欧阳狠狠抽了口烟,缓缓吐出一个烟圈,在朦胧的视线里看着一脸凝重的外甥女,“后悔?我干吗要后悔?”

    “你爱范小姐吗?”云裳走到小舅的面前,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的脸,不答反问。

    “还行。”欧阳懒懒吐出俩字。

    “爱就爱,不爱就不爱,还行是什么鬼?”云裳烦躁,狠狠剜了小舅一眼,对他这种敷衍的态度极为不满。

    欧阳转头面向夜空,盯着那寥寥无几的星星看了几秒,说:“你们外公外婆挺喜欢她的。”

    嗯,他知道父母挺喜欢范佳桐的,也知道二老一直希望他能与其结婚。

    这次他因公受伤,在国外疗养半年,全是范佳桐陪在左右,说是出于感激也好,说是为了尽孝也罢,反正当范佳桐流着泪说很爱很爱他的时候,他就觉得娶了她也没什么不好。

    一个男人,能娶到一个深爱自己且能讨公婆欢心的女人,还有什么好不满足的?

    反正他又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人!

    所以他想,娶就娶呗!

    “我问的是你爱不爱她,你扯外公外婆干啥?”云裳狠狠翻了个白眼,感觉自己的暴脾气要被小舅的答非所问给惹发作了。

    “只要是个贤惠的儿媳妇,我觉得我爱不爱可以忽略不计。”欧阳说。

    “忽略不计?你这是什么狗屁观点?娶老婆是要跟自己走一辈子的,不是外公外婆喜欢就可以的!”云裳气得爆粗,真想把小舅的脑袋再割开一次,看看里面是不是装了豆腐渣。

    “对啊欧阳,终身大事不能儿戏!”郁大爷也表情严肃,点头附和。

    欧阳盯着眼前的夫妻俩看了几秒,然后问:“你们这是在反对我结婚吗?”

    “我们是希望你别这么急,先考虑清楚——”

    “没考虑清楚你们觉得我会说吗?”

    郁凌恒被欧阳轻飘飘的一句堵得哑口无言。

    是啊,依照欧阳的性格,没想清楚的事他是不可能对家人宣布的。

    “所以你是已经决定了对吧?”云裳愁眉不展,一边问着小舅,一边转眸看了眼正扶着护栏往楼上走去的米娅。

    看着米娅那笨拙的走姿,自己也切身体会过怀孕的辛苦,云裳更是心疼米娅了。

    “嗯哼!”欧阳慵懒轻哼,表示肯定。

    “小舅!”云裳重重叹了口气,收回视线看着小舅,“你确定你不会后悔?”

    欧阳眼底划过一丝狐疑,目光突然变得锐利,“为什么你们觉得我一定会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