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60章:独独忘了你!
    “这世道可真是,什么不要脸的人都有,一个下人也敢擅自到主人的房间……”范佳桐越想越生气,妒恨驱使下,说话就越发的尖酸刻薄。

    “是我让她来的!”邱忆娴听不下去了,蹙眉阻断了范佳桐。

    她以前怎么没觉得范佳桐说话这么难听呢?

    什么不要脸啊,什么下人啊……

    这高高在上的优越感,是啥时候养成的?

    逞口舌之快只会降低自己的质素和身份,这么显浅的道理她都不懂吗?

    邱忆娴困惑不已,觉得范佳桐以前挺聪明的啊,怎么跟着儿子在国外呆了半年就变了个模样了呢?

    “……”听出邱忆娴似乎有些不悦,范佳桐一怔,乖乖闭上了嘴。

    邱忆娴抬头看着儿子,轻声解释,“隔壁卫生间的瓷砖太滑,很危险,所以我让她来这边洗澡的。”

    欧阳转眸淡淡瞟了眼已只看得见半个头的小女人,正要说什么,却听母亲突然惊叫了起来。

    “谁把浴霸关了?这么冷把她冻感冒了怎么办?”邱忆娴突然发现卫生间里黑漆漆的,而在模糊的光线中,隐约可以看到米娅在瑟瑟发抖。

    邱忆娴立马就急了。

    一边生气地大喝,一边啪地一声打开浴霸,快步朝着米娅走去。

    米娅怀着孩子呢,这都快生了,万一冻病了得多难受啊!

    范佳桐往后缩了缩。

    邱忆娴随手抓了条毛巾就丢在米娅的头上,连忙帮她擦拭着还在滴水的头发,气急败坏地责备道:“快快快,把头发擦干,你看你,都冷得发抖了干吗不说话?”

    只是这样的责备里,却有着掩饰不住的关怀……

    米娅低着头,眼眶不由更红了一分。

    一半难过,一半感动。

    难过的是孩子的爸爸已对她毫无怜惜之意,感动的是曾经讨厌她的老人现在却处处关心着她……

    邱忆娴帮米娅把湿漉漉的头发随便擦了几下,又忙不迭地跑出去把米娅之前放在牀上的睡袍拿进浴室里,让她穿上。

    欧阳姿态悠闲地站在门边,看着老母亲忙前忙后,除了时不时地挑一下眉,其他没有任何反应。

    穿上浴袍,加上开了浴霸,米娅觉得暖和多了,可整个人还是止不住地微微颤抖。

    她也不知道到底是真的被冷到了,还是因为他的突然归家让她太激动了。

    从看到欧阳的那刻起,她的大脑就变得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了。

    邱忆娴叫她擦头发她就拿着毛巾擦头发,邱忆娴叫她穿浴袍她就把手往袖子里伸……

    她就像个呆笨的青蛙,戳一下,跳一下。

    邱忆娴忙前忙后,帮米娅把睡袍穿好,又忙不迭地找吹风,拿了吹风一转头,看到欧阳和范佳桐还站在门口,不由拧眉喝道:“杵在这儿干吗啊?你们出去啊!”

    范佳桐挽住欧阳的臂弯就往外走。

    欧阳没有拒绝范佳桐亲昵的举动,仿佛这点肢体接触对他们来说是最正常不过的事儿。

    米娅忍不住偷看,看到的便是欧阳跟范佳桐走得头也不回的背影……

    她攥紧双手,浑身冰冷。

    然而更冷的,却是心……

    “怎么样?还冷吗?”

    头发差不多快吹干的时候,米娅听到邱忆娴在关心地问她。

    “不……不冷。”她摇头,牙齿却忍不住上下打架。

    邱忆娴一听她这话就爱恨不能,明明冷得舌头都捋不直了,还非要说自己没事,也不知道她这样强撑着辛不辛苦?!

    但她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又分外可怜,让她不忍再责备。

    哎……

    邱忆娴默默叹了口气,声音放柔,说:“等头发吹干了出去立刻喝杯热开水驱驱寒。”

    “嗯。”米娅点头,郁郁寡欢。

    明明朝思暮想的男人回来了,可她却一点都欢喜不起来,甚至心里还有股莫名其妙的不安……

    头发吹干之后,米娅回到自己的房间,哆嗦着双手换上宽松的孕妇装。

    邱忆娴站在一旁看着她,微微皱着眉头,表情有些纠结。

    似是有什么想说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的模样……

    看到邱忆娴这样,米娅心里的不安就更加浓烈了几分。

    她知道,欧阳回来了,她就该走了……

    还好他是突然回来,若他提前通知了家人,只怕老爷子和老夫人早就把她安排到别的地方去待产了。

    那样他们连这意外相逢的机会都不会有。

    其实她应该知足的对不对?

    本以为今生无望再与他相见,现在老天垂怜,让他提前回来了。

    就算立马让她在c市消失,她也应该觉得了无遗憾了……

    可人啊,都是贪得无厌的。

    没见着的时候想见他,见着了又想多看看他……

    “小米。”犹豫半晌,邱忆娴终于下定决心,脸色严肃地看着米娅。

    “老夫人。”米娅心脏一紧,不安在心里疯狂蔓延。

    “他不记得你了。”邱忆娴没有拐弯抹角,直截了当就这样抛下一句。

    他不记得你了……

    老太太云淡风轻的一句话,却如同晴天霹雳般狠狠砸在米娅的头上。

    她像是被定住了一般,愣愣地看着邱忆娴,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一孕傻三年,不然怎么听不懂老太太在说什么了呢?

    不记得她……

    是什么意思啊?

    “……什么?”哑了半晌,米娅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喉咙像是灌满了砂砾,即便只是两个字也几乎费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什么叫他记不得她了?

    他为什么会不记得她了?

    他明明看起来毫无异样啊,怎么可能就不记得她了呢?

    米娅大脑迷糊,想不通。

    “他什么都记得,独独忘了你。”邱忆娴像是知道米娅在困惑什么一般,又说:“医生说他这叫选择性失忆,就是他把不想记得的人和事统统都忘了。”

    独独忘了你……

    不想记得的人和事……

    邱忆娴的话像魔咒,在她的脑子里不停地回放,那些让人觉得锥心刺骨的字眼,无限循环。

    米娅僵在原地无法动弹,脑子里一片空白,垂眸看着自己高高隆起的小腹,眼眶一热,眼前渐渐迷蒙了起来……

    好吧,她们娘俩……

    是他不愿记起的人。

    也好,也好……

    嗯,这样也好。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米娅想过各种欧阳会报复她的可能,唯独没有“忘记她”这一种。

    记得他曾说过,若有一天她想离开他,要么让他死,要么让他忘。

    嗯,他说到做到,果然忘记她了。

    是有多恨一个人,才会强行将那个人从自己的记忆中剔除?

    米娅无从得知。

    她只知道,自己该走了。

    嗯,该走了……

    她有自知之明,从欧阳回来的那一刻,这里就不再欢迎她了……虽然也许从来就没欢迎过。

    所以不等邱忆娴开口撵她,她就主动提议去医院。

    她想,反正预产期只有一个月了,那就住在医院里直到生下孩子好了……

    米娅如此识趣,邱忆娴本该觉得松口气的,可她不止没觉得轻松,心情反而还很沉重。

    出于愧疚的心理,邱忆娴说要亲自送米娅去医院。

    但米娅拒绝了,说让司机老夏送她去就行了。

    半年没见的儿子刚回来,邱忆娴自然也是想跟儿子说说话先的,见米娅说不要自己送,便没有再坚持。

    于是,米娅红着眼把属于自己的东西全都收进旅行袋里,然后拎着小小的旅行袋下楼。

    欧阳和范佳桐双双坐在客厅的沙发里,两人紧挨在一起,交头接耳低声谈笑,亲密程度与恋人无疑。

    米娅一手拎着包,一手抓着护栏,一步一步,举步维艰地往楼下走。

    她低着头,视线不敢随便乱飘,就怕看到什么会令自己心碎的画面……

    可该死的眼角余光却根本不听大脑的使唤!!

    嗯,她明明怕看,却还是偷偷看到了他和范佳桐亲密的模样……

    心如刀割!

    像是挑衅,像是炫耀,在米娅走下楼来的时候,范佳桐更是整个人往欧阳的怀里靠……

    欧阳翘着二郎腿,在范佳桐靠向他的时候,他很自然地伸出长臂揽住范佳桐的肩,将她舒服地半伏在自己胸膛上。

    这样的画面不止刺痛了米娅的眼,更刺痛了她的心……

    狠狠的!

    她一手扶着硕大的肚子,几乎是逃也似的从客厅经过,快步朝着大门外走去。

    她怕自己再走慢一点,眼泪就会疯狂地落下来……

    米娅不甘心!

    她的不甘心并非是他忘了她,也不是他已另结新欢,而是她不能接受他和范佳桐在一起。

    他可以跟任何一个女人在一起,唯独范佳桐不行!

    如果说像她这样有污点的女人不配得到幸福,那么范佳桐就更没有资格!

    因为范佳桐比她狠毒阴险千万倍!

    她不敢想象,自己辛辛苦苦十月怀胎的宝贝儿,若有个像范佳桐这样歹毒的后妈,日子得有多么凄惨……

    不!不能让范佳桐当宝宝的后妈!

    坚决不能!!

    欧阳揽着范佳桐一同看电视,在米娅经过客厅的时候,他眸光微转,状似漫不经心地瞟了米娅一眼……

    目光触及她圆滚滚的肚子,欧阳的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刚才那一幕……

    他想了很久都还是只能用剥了壳的煮鸡蛋来形容她刚才的模样,白、嫩嫩的,圆滚滚的,秀色可餐,有种想让人扑上去咬一口的冲动,特别诱、人。

    而且她的(月匈)……嗯,很大!

    可能是怀孕的关系吧,看起来特别饱、满,紧实……

    他一直以为女人怀了孕身材走形肯定很丑,可原来……不丑啊!

    甚至还很可爱。

    嗯,这个大肚婆圆滚滚的样子挺可爱的。

    特别是他刚才推开门,她好像傻了一般呆呆看着他的那副小模样,看起来蠢萌蠢萌的。

    欧阳的眼珠子不由自主地随着米娅的步伐而转动……

    “看什么呢?”

    突然横空伸来一只手挡在他的眼前,生生阻断他的视线,同时还伴随着一声嗔怨。

    “没什么。”欧阳将范佳桐的手摁下来,目光调转回电视上,不咸不淡地应了声。

    范佳桐恨死了。

    瞟了眼已经走出门去的米娅,对着她的背影投去怨毒的寒光,心里默默诅咒着她出去就车毁人亡……

    哼!

    欧阳双眼盯着电视,看似很专心,可实际上脑子里却在想别的。

    他在想……

    哪来的小孕妇?

    多大了?

    嫁人了吗?

    为什么会在他的家里?

    在他的记忆中,好像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