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59章:你是谁?
    知道他很好,她就放心了。

    只要他好,就算见不到他……也没有关系的。

    只是半年了,她好想他啊……

    很多事情米娅都不敢细想,不敢去想他是不是已经恨她入骨,不敢去他是否知道她怀孕,不敢去想他们再次相见会是怎样一番场景……

    也或许,他们此生再无相见的机会。

    她快生了,等孩子生下来她就得离开c市,这是跟老太太早就约定好的。

    虽然现在她跟二老相处还算融洽,可她不敢自作多情地以为他们会接受她。

    他们不会!

    他们只是看在她腹中胎儿的份儿上对她假以辞色罢了。

    所以,最多还有两个月,她就要离开了……

    如果在她离开之前他还没回来,那么半年前他出事的那天,很可能就是他们此生最后一次见面……

    米娅,我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认识你,如果时光能重来,只求你我永不相遇!

    他最后对她说的那句话,犹在耳边,每每想起,都能让她心痛如绞。

    最后悔的就是认识你……

    只求你我永不相遇……

    他是有多恨她啊,才能说出这样狠绝的话来。

    而那么恨她的他,可能真的永远都不想再看到她了吧……

    如若不然,半年了为何他还不回来,就算身体不允许,但在电子科技如此发达的时代,想联系她不是分分钟的事吗?

    所以归根结底,是他太恨她了,恨得这辈子都不想与她再有交集……

    “米娅。”

    半晌后,云裳终究是按耐不住心里那股想要告知的冲动,打破沉默。

    “嗯?”米娅心脏狠狠一抽,语气漫不经心,心里却充满了期待和紧张。

    “那个……”云裳蹙眉纠结,欲言又止。

    “你说。”米娅抬眸看着云裳。

    她渴望知道他的消息,特别渴望。

    迎着米娅眼巴巴的目光,云裳心疼,牙一咬,豁出去了,“我小——”

    “裳裳!”

    一道呼唤从厨房门口响起,熟悉而透着威严。

    云裳一震,本是已到嘴边的话,生生咽了回去。

    “嘿嘿,外婆……”云裳转眸看向来人,嘿嘿讪笑。

    “水果切好了吗?你外公在催了。”邱忆娴一边走进厨房里来,一边状似漫不经心地问道。

    “好了好了,我马上给他们端去。”云裳连连点头,然后动作利索地将切好的水果装盘。

    米娅垂着眼睑继续清洗其他水果,掩饰着自己的难过和失落。

    云裳端着水果盘逃也似的离开了厨房,徒留米娅和邱忆娴沉默相对。

    邱忆娴看着米娅的背影,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够吃就行了,不用洗那么多,出去歇着吧。”走上前去,邱忆娴轻言细语地对米娅说。

    “嗯。”米娅点点头,听话地关上水龙头。

    用毛巾擦了擦手,然后她反手撑着腰,慢慢地朝着厨房外走去。

    正是出门之际,身后突然传来邱忆娴的声音——

    “小米。”

    米娅立马回头。

    虽极力隐忍,可她眼底的渴求却怎么也掩藏不住。

    邱忆娴看到米娅这个样子心里就难受。

    她知道这丫头在渴求什么,但她不能满足她啊……

    将近半年的相处,看着她的肚子一天天变大,陪着她去医院产检,陪着她每天出外散步,陪着她逛街买宝宝的衣物……

    曾经对她的那些厌恶,便在这些相处中慢慢消失。

    这半年里最打动邱忆娴的,是米娅的隐忍。

    从米娅住进欧家的那天起,欧荣毅是各种看不惯米娅,虽不敢明目张胆地刁难,但每天表现出来的嫌弃却是毫不掩饰。

    有时候过分得邱忆娴都看不下去。

    可米娅却从来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耐和怨恨。

    她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低眉顺眼逆来顺受,极力想要取得长辈的原谅。

    都说一个巴掌拍不响,欧荣毅恼了米娅一段时间,发现米娅一点也不生气,便有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

    久而久之,欧荣毅自己都觉得无趣了。

    不带偏见的相处,就越是能发现这丫头的好。

    体贴,孝顺,待人礼貌,善解人意,与他们讨厌的那个米娅大相径庭。

    当然,这一切的改观都源自于她肚子里的孩子。

    如果没有这个意料之外的孙子,欧荣毅和邱忆娴可能永远都不会有机会了解到米娅这样惹人怜爱的一面。

    所以有时候缘分,也需要一个契机。

    邱忆娴还发现,米娅似乎对自己儿子也是用情至深……

    米娅刚住进来那会儿,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就会偷偷去欧阳的房间,要么坐在他的牀边发呆,要么抱着他的枕头流泪……

    邱忆娴刚发现时吓了一跳,忍不住悄悄观察了一段时间。

    越观察,越觉得米娅是真的喜欢自己儿子。

    刚开始她也曾怀疑这丫头是不是在做戏,可后来觉得,就算是做戏,能做得如此逼真也肯定是用了感情的。

    如果没用感情,如何能这样催人泪下?

    她白天一切如常,从来没有在他们面前掉过眼泪,可到了晚上,进了阿阳的房间,她就会偷偷地哭,无声而悲伤……

    看得出来她明明很思念阿阳,也看得出来她想要知道阿阳的近况,可她从来不会主动问及。

    他们现在的生活温馨而平静,有关阿阳的问题则像是一个导火线,她怕点燃了会炸得自己尸骨无存……

    所以米娅一直不敢问。

    每每看到米娅的隐忍,邱忆娴就会想到自己的女儿,想到自己曾经怀孕时的辛苦……

    女儿殴馥彤曾经也是未婚生子,可那时候她多么心疼自己的女儿啊,每天嘘寒问暖关怀备至,生怕女儿受一点点的委屈。

    而米娅……

    没妈的孩子就是可怜。

    所以在不知不觉中,邱忆娴就对米娅有了更多的心疼。

    可心疼归心疼,有些事,错过了就再也回不去了……

    到了今时今日,邱忆娴觉得自己可以接受米娅,可儿子却……

    哎……

    可惜了他们两个,注定是有缘无分啊!

    迎着米娅殷切的目光,邱忆娴狠了狠心,摇头道:“算了,没什么,出去吧。”

    米娅本是晶亮的双眼,瞬间失去了光华,变得黯淡无光。

    那是失望加伤心的最直接反应。

    米娅转头,继续朝着厨房外走去,臃肿的背影透着深深的孤寂和落寞……

    欧阳,难道我们此生……

    真的再也不能相见了吗?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时间一晃,又是半个月过去了。

    这一天,阳光明媚,万里无云,是个极好极好的晴天。

    午后的阳光从落地窗洒进客厅,带来一室温暖。

    “嗤……”

    坐在沙发里正在看电视的米娅,突然抽了口气。

    她垂眸看着自己硕大的腹部,微微蹙眉,一边轻轻抚摸,一边自言自语地小声嘀咕,“小东西你今天是怎么了?想出来了么?这么兴奋?”

    小家伙静默了几秒,倏地更用力地一脚踢在米娅的手心上。

    “哎哟……”米娅惊叫了声。

    “怎么了?”

    邱忆娴和欧荣毅刚好买菜回来,一进门就听见米娅的叫声,吓得邱忆娴把手里的菜往丈夫怀里一塞就忙不迭地朝着米娅跑去。

    “不知道他今天怎么了,踢我好几下了。”米娅苦笑,有些无奈地轻轻拍了拍肚子里的小家伙。

    见米娅并未难受的样子,邱忆娴松了口气。

    可紧接着又紧张起来,上下打量着米娅,着急地问:“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米娅眼珠子转了转,感觉了下,然后摇头,“挺好的。”

    “不行不行,咱们还是去医院看看比较好。”邱忆娴还是不放心,忙不迭地抓起一旁的电话。

    “老太婆你慌什么啊?预产期不是还有一个月么?”欧荣毅看不下去了,把买来的菜递给上前来接的郝阿姨,嫌弃地瞥了眼紧张兮兮的妻子。

    虽然他也很期待这个即将出世的孙子,可他没老太婆这么夸张,感觉当年她自己生孩子的时候都没这样急躁过。

    “你又没怀过孩子,你懂什么!”邱忆娴回头就喷了丈夫一脸。

    “……”欧荣毅呼吸一窒,被呛得哑口无言。

    欧荣毅觉得妻子这是迟到的更年期,动不动就看他不顺眼,也不知道是几个意思。

    有时候他明明说得好好的一句话,她也要凶他,好比此刻。

    真是让他气愤又委屈。

    不想跟她计较罢了,她还蹬鼻子上脸了?

    哼!

    欧荣毅愤愤地闭上了嘴。

    “我打电话给嫣然,让她先帮咱们安排一下,你去收几件衣服带着,一会儿去了医院说不定会住院观察什么的。”邱忆娴一边拨着电话号码,一边头也不抬地对米娅急急说道。

    “好。”米娅点头,撑着后腰缓缓起身。

    走了两步,米娅回头,“夫人。”

    “嗯?”邱忆娴随口一应。

    电话正在接通中……

    “我想先洗个澡。”米娅想如果真的要住院,那就洗个澡再去吧,不然医院里的卫生间她用不太习惯。

    “去吧,小心地上,慢一点。”

    “我知道。”

    米娅上了楼,拿了浴巾和换洗的衣服就去了隔壁。

    像往常一样,她将干净的衣服放在牀上,然后又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放在牀尾凳上,仅裹着浴巾就进了卫生间。

    初春的天气还有点冷,她打开浴霸,待水温调节合适之后,才开始洗头洗澡。

    二十分钟后。

    米娅洗好,刚关了花洒,就听见吱呀一声……

    有人开门。

    “老夫人,我已经好了,马上就出来。”

    她以为是邱忆娴来催她了,下意识地扬声喊道。

    按理说邱忆娴应该会回复她一声“没事儿你慢慢来”什么的,然而并没有。

    嗤……

    肚子里的小家伙突然又踢了她一脚。

    米娅微微蹙眉,摸了摸肚子安抚今天异常躁动的小家伙,同时侧耳细听。

    可外面什么声音都没有。

    米娅便想刚才也许是自己听错了,老太太可能并没有进来。

    听外面没动静,她也就没有多加在意。

    浴霸开着倒也不觉得冷,她拿起柔软的毛巾慢条斯理地擦着身上的水渍,怀孕到这个时期,她的所有动作都变得笨拙,想急也急不来的。

    咔擦……

    突然一声轻响,卫生间的门,开了。

    米娅一惊,下意识地抬眸。

    听见门响,她第一反应依旧以为是邱忆娴,因为在这个家里,只有邱忆娴会时刻关心着她,也只有邱忆娴会在她洗澡的时候进入这个房间。

    然而当她看到站在门前那抹熟悉到骨子里的高大身影时……

    心,狠狠一颤。

    整个人呆如木鸡。

    居然是那个她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了的男人!

    他回来了!!

    米娅像傻了一般,就那样未着寸缕地站在卫生间里,手里拿着毛巾,维持着擦肚子的姿势,愣愣地看着侧身站在门口的男人。

    他,一如记忆中那般英俊,只是头发比之前更短了一些,帅气的寸板,看起来更加俊朗刚毅。

    他就像是突然从天上掉下来的一般,毫无预兆地,凭空出现在她的眼前。

    天哪,她是在做梦吗?

    真的不是她眼花吗?

    真的不是她思念过度出现幻觉了吗?

    真是不是?

    米娅瞠大双眼死死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不敢置信。

    欧阳站在卫生间的门口,一手揣袋,一手撑门,维持着推门的动作。

    他看着她如同剥了壳的鸡蛋一般呆呆地站在卫生间里,微不可及地挑了挑眉尾。

    他表情淡然,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仿佛不认识她一般……

    米娅下意识地屏住呼吸,连大气都不敢喘。

    时间在彼此对视的那一刻静止不动,周遭的一切都不复存在。

    他们看着彼此,他波澜不惊,她红了眼眶。

    “阿阳!”

    突然,一声呼唤自门外响起,同时伴随着由远至近的脚步声。

    欧阳和米娅同时回过神来。

    米娅这才猛然意识到自己还什么都没穿,又羞又惊又自卑,吓得连忙用毛巾遮挡自己……

    可毛巾太小,遮了(月匈)就遮不了硕大的肚子,遮了肚子就遮不了(月匈)……

    米娅觉得此刻的自己一定丑死了。

    肚子那么大,像是顶了一个球,臃肿的身材完全不见了当初的婀娜。

    他肯定觉得她很丑……

    欧阳微挑着眉尾看着手忙脚乱的大肚婆,一会儿遮(月匈)一会儿遮肚子,那慌里慌张的模样滑稽又笨拙。

    他就那么淡淡地看着她,没有回避也没有窘迫,淡定得仿佛就真的只是看着一个剥了壳的鸡蛋。

    米娅则完全相反。

    她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

    而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还伴随着一道女人的娇嗲,“阿阳,我不是叫你等等我嘛,你怎么先——”

    范佳桐嘟着嘴娇滴滴地抱怨,走进屋里了却发现欧阳一动不动地站在卫生间的门前,她一边撒娇一边走上前去,话音未落就看到了未着寸缕的米娅。

    在范佳桐看过来的那瞬,米娅慌得连忙抓住浴帘用力一扯……

    她躲在浴帘后,用浴帘遮住自己。

    范佳桐瞪圆了眼睛,不可置信。

    “你是谁?!你在这里干什么?”范佳桐妒恨交加,冲着米娅怒喝,气得上前就啪地一声关掉浴霸和所有的灯,让卫生间陷入昏暗之中。

    你是谁?

    米娅被范佳桐这句话给问懵了。

    范佳桐不认识她了?

    她是谁她不知道吗?

    都说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她还能忘得了她?

    “谁允许你在主人的房间里沐浴的?你要不要脸?还有没有羞耻心了?”

    范佳桐气得大骂,看到米娅真是新仇加旧恨,恨得咬牙切齿。

    回国的第一天就遇上这样糟心的事儿,还让不让人活了?

    米娅缩在浴帘后,低着头,任凭范佳桐叫嚣谩骂,没有回嘴,只是悄悄瞟了眼一动不动的欧阳。

    他面色如常,双手揣袋一派悠闲,对于范佳桐谩骂她的行为……

    无动于衷。

    米娅的头,更低了。

    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他之前对她的宠溺,与现在对她的冷漠,形成了强烈对比……

    如果是以前,范佳桐这样对她,他一定会站在她这边,把她护在身后……

    可现在,他冷眼旁观,任由范佳桐用难听的字眼骂她……

    她知道,这说明他恨她,恨得再也不会爱她……

    范佳桐的怒骂惊动了正在对面房间收拾东西准备陪米娅去医院的邱忆娴。

    “怎么了……阿阳?!你、你怎么回来了?”

    邱忆娴拉开房门朝着儿子的房间走去,刚到门口就看到突然回国的儿子,惊喜交加。

    “因为恢复良好。”欧阳看着半年未见的母亲,淡淡一笑。

    “那你怎么不提前通知我们一声啊?”邱忆娴嗔怪地瞪了儿子一眼,抬手在儿子的手臂上轻抚,心疼又怜爱。

    儿子虽然大难不死,但把他们老两口是吓得够呛,所以看到儿子完好无损地站在自己面前,邱忆娴忍不住微微红了眼眶。

    “想给你们一个惊喜。”见母亲要哭了,欧阳揽住母亲的肩,用力紧了紧。

    “对呀伯母,我跟阿阳想给你们一个惊喜,可你们却给了我们一个大大的惊吓!”

    邱忆娴正感动欢喜呢,突闻范佳桐语带责怪,不由疑惑,“惊吓?什么惊吓?”

    “阿阳的房间怎么能随便什么人都进呢?”范佳桐知道自己不该表现得如此急躁,可是这刚回来米娅就又开始勾、引他了,叫她怎么忍得下去?

    邱忆娴,“哦,这是因为——”

    “这世道可真是,什么不要脸的人都有,一个下人也敢擅自到主人的房间……”范佳桐越想越生气,妒恨驱使下,说话就越发的尖酸刻薄。

    “是我让她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