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58章:已经醒了
    “我……”

    “以你的条件,是不可能跟欧家比的,所以孩子跟着你肯定没有在欧家好,为了孩子能更加幸福快乐地成长,该怎么做我想你应该很清楚的不是吗?”

    米娅无言以对。

    嗯,她清楚,非常清楚。

    一个单亲妈妈和一个背景雄厚的家族相比,必然是后者更能让孩子健康成长。

    米娅心里清楚,可她舍不得啊!

    “夫人,如果是女孩……”

    她想老年人都比较重男轻女,如果她生的是女孩,欧家可能就不稀罕了……

    “女孩也是欧家的血脉!”

    哪知她话音未落,邱忆娴就字字铿锵地抢断道。

    米娅脸如白纸,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

    看出她的难过和不舍,邱忆娴像是安慰般轻声说道:“你放心,孩子在欧家会过得很幸福,我们每一个人都会非常爱他。你离开c市之后可以有新的生活,不用记挂他。”

    同为女人,邱忆娴明白骨肉分离的痛,所以心里多多少少是有点愧疚的。

    新的生活……

    不!她不会有的!

    失去一切的她,只怕连活下去都成问题吧……

    看了看摆在面前的协议书,米娅扯了扯嘴角,溢出一抹苦笑。

    然后她抬头,近乎哀求地看着邱忆娴,极尽艰涩地开口,“我、我可不可以……偶尔来看看他?”

    “不可以!”邱忆娴摇头,一口回绝。

    “偷偷的。”

    “不可以!”

    “一年一次。”

    “不可以!”

    “两年——”

    “永远都不可以!”

    邱忆娴狠着心,对米娅一退再退的要求统统拒绝。

    常言道,长痛不如短痛,有些关系,要断就要断得彻底。

    “签或不签,我给你五分钟时间考虑。”邱忆娴抿了抿唇,下最后通牒。

    米娅垂眸看着自己的小腹,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一颗颗滴落在手背上……

    事到如今,她别无选择。

    虽然舍不得,但她知道,这是最好的结果……

    “我……我签。”狠狠咬了咬牙,米娅颤抖着手拿起笔,在协议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待米娅签好协议,邱忆娴一边把协议收好,一边淡淡吐出一句——

    “阿阳已经醒了。”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在前往欧家的路上,米娅像是傻了一般,一直处于迷糊状态。

    打在邱忆娴一句“阿阳已经醒了”说出口的那瞬,她的大脑就当机了。

    他醒了……

    他醒了!

    他终于醒了!!

    也就是说……

    他已经没事了对不对?他很快就会好起来了对不对?

    嗯,他吉人天相,一定很快就会康复如初的。

    米娅双手轻轻覆在小腹上,开心得悄悄落泪。

    车子在欧家门外停下,邱忆娴转头叫米娅下车,却发现她在偷偷抹泪。

    “别总哭,对孩子不好。”邱忆娴眉头一皱,佯怒轻斥。

    “没有,我是开心……”米娅更是手忙脚乱地用袖子抹脸。

    “开心就笑,掉眼泪干吗?”邱忆娴无奈地叹了口气,从包里拿出纸巾递给她。

    米娅接过纸巾,一边擦眼泪,一边连连点头,“嗯嗯,以后不会了。”

    看着低眉顺眼的米娅,邱忆娴的心,又软了一分。

    “到家了,下车吧。”邱忆娴越来越能体会儿子对米娅的痴迷了。

    这小丫头,像是有一股魔力,越是跟她相处,就越是会不由自主地对她心软……

    下了车,米娅跟在邱忆娴的身后,一步步朝着欧家大门走去。

    随着与大门的距离拉近,米娅却越走越慢……

    邱忆娴走着走着就没有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了,疑惑地回头,发现米娅正站在半道,双手绞在身前,一副局促不安的样子。

    “怎么了?”邱忆娴折回去,不解地看着一脸纠结的米娅。

    米娅很紧张,咬唇呐呐,“欧老先生……”

    原来她还在担心这个。

    邱忆娴闻言,胸脯一拍,“不用怕,有我呢!”

    雄赳赳气昂昂的一句话,颇有已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架势。

    邱忆娴说完,拉着米娅的手臂就径直往家门口走去。

    米娅内心忐忑,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喘。

    她有自知之明,欧荣毅有多厌恶她她心里很清楚。

    硬着头皮跟着邱忆娴进入欧家,米娅像个委屈的小媳妇般躲在邱忆娴的身后,唯唯诺诺地低着头,尽可能地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你去哪儿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娃娃说你早就从医院……她来干什么?!”

    看到妻子进入家门的那瞬,正在客厅里如坐针毡的欧荣毅就腾地站了起来,冲着妻子就是一通埋怨。

    可说到一半就看到妻子身后躲着一个人,定睛一看,发现竟是米娅,惊得勃然大喝。

    米娅吓得一颤。

    感觉到米娅的胆怯,邱忆娴下意识地微微张开双手将米娅护在身后,“哦,我让她——”

    “出去!”欧荣毅抬起手气势汹汹地指着米娅,疾言厉色地怒喝道。

    米娅脸色微白,低着头转身要走。

    可身子还没完全转过去,手臂就叫邱忆娴一把抓住了。

    “我让她来的!”邱忆娴蹙眉看着丈夫,不悦地说道。

    “你让她来的?”欧荣毅霍然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妻子,“来干吗?”

    邱忆娴说:“在孩子生下来之前,我打算让她住家里。”

    住家里?

    住他们家里?

    “什么?!”欧荣毅像是听见了天方夜谭一般,惊讶得声音都变了调。

    “我耳朵还没聋,你不用吼这么大声。”邱忆娴嫌弃地瞥了丈夫一眼。

    “让她住家里?你疯了?!”欧荣毅气得想跳脚,狠狠瞪着躲在妻子身后的米娅。

    邱忆娴没有搭理丈夫,而是转头看向一旁的帮佣阿姨,“郝阿姨,麻烦你带米小姐去二楼的客房,就是阿阳隔壁的那间客房。”

    “好的。”郝阿姨点头,然后接过米娅手里的旅行袋,“米小姐请跟我来。”

    米娅看了看邱忆娴,又怯怯地看了看一脸怒意的欧荣毅,不敢动。

    邱忆娴知道她在担心什么,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她不用担心。

    米娅内心是很想留下来的,一是为了宝宝的安全,二是她刚才听到邱忆娴说给她安排的房间是欧阳的隔壁……

    只要是与他有关的一切,她都想了解。

    嗯,能与他房间相邻,哪怕他根本不在房里,她也觉得幸福。

    见欧荣毅只是狠狠瞪着她,并没有疾言厉色地喊她滚,米娅暗暗咬了咬,心一横,厚着脸皮就跟着郝阿姨上了楼。

    欧荣毅气得吹胡子瞪眼。

    “老太婆你是不是得了老年痴呆啊?”

    待米娅上了楼,欧荣毅黑着脸,气急败坏地冲着邱忆娴大骂道。

    “你才老年痴呆!”邱忆娴闻言,老脸一板就骂回去。

    “既然没有老年痴呆,你把这个妖女弄到家里来干吗?”欧荣毅很生气,想发脾气又不太敢。

    自从这老太婆上次在医院里对他又哭又骂之后,他就有点怕她了。

    她顺从了他一辈子,他还从来不知道原来她也是有脾气的人,把他骂得哑口无言。

    “她住的那个小区不安全。”邱忆娴在沙发里坐下,解释道。

    “关我们什么事?”欧荣毅没好气。

    邱忆娴狠狠剜了丈夫一眼,“她肚子里怀着阿阳的孩子,我们的孙子,你说关我们什么事!”

    欧荣毅被呛得呼吸一窒,狠狠磨了磨牙,轻蔑冷哼,“你别给我一口一个孙子的,是不是还不一定呢!”

    “肯定是!”邱忆娴笃定地说道。

    都说女人的第六感很准,邱忆娴想自己也是女人,那么她的第六感肯定也是不会错的。

    嗯,她和大外孙女一样,都觉得米娅肚子里的孩子一定是儿子欧阳的!

    “你!”欧荣毅气结。

    邱忆娴知道丈夫不高兴,但她不想理他,对他怨愤的瞪视视若无睹。

    “我不同意让她住家里!”欧荣毅气闷了半晌,还是表示拒绝。

    “她一个人没人照顾——”

    “给她配个保姆不就完了?一个不够两个,两个不够三个,反正不能让她住在这里天天膈应我!”

    “保姆我不放心。”

    “不行就是不行!”欧荣毅恼了,狠狠瞪着妻子,勃然大喝。

    这老婆子是脑子进水了么?

    把伤害儿子的罪魁祸首弄家里来是想干吗?

    还嫌家里不够乱么?

    现在儿子好不容易醒过来了,也没傻,多么可喜可贺的一件事啊,干吗非要让这个妖女来破坏他的好心情呢?

    哼!

    邱忆娴盯着丈夫看了几秒。

    然后撇了撇嘴,点头道:“那好吧,等郝阿姨下来,我让她帮我收拾衣服。”

    欧荣毅闻言,心里咯噔一跳。

    什么?收拾她的衣服?

    “干吗你?”欧荣毅瞅着妻子,态度立马软了一半不止。

    “我搬过去跟她住。”

    “你——”欧荣毅气结。

    若换成以前,老太婆说这样的话他肯定会大骂“你滚你滚你敢搬出去以后就别回来了”……

    可现在他不敢了。

    欧荣毅敢怒不敢言,一p股坐回沙发里,板着脸生闷气。

    “老头子,我知道你讨厌她,其实我也不喜欢她,可她现在怀着你儿子的儿子,万一有个什么闪失……你就说你悔不悔吧?”邱忆娴轻轻叹了口气,苦口婆心地劝道。

    儿子的儿子……

    到了他们这个年纪,想抱孙子的念头是非常浓烈的。

    虽然他讨厌米娅,但自己的亲孙子肯定是喜欢的。

    欧荣毅没说话了。

    “老头子啊,你就忍几个月吧。我都已经跟她说好了,等她把孩子生了,她就离开c市,从今往后再也不许回来!”

    “她的话能信?”欧荣毅冷嗤。

    邱忆娴说:“如果她敢出尔反尔,你想怎么对付她我都不管了。”

    依照他们的身份地位,米娅一个无权无势的小女子,自然是胳膊拧不过大腿的。

    所以如果到时米娅想反悔,欧家有的是办法让她消失,且消失得无影无踪。

    欧荣毅沉默了。

    邱忆娴往丈夫身边凑近了些,压低声音说:“反正阿阳要去国外疗养,就让她住家里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嫣然说了,阿阳去国外疗养少说也要一年,等他康复回来,孩子也已经出生了。”

    意思就是,米娅现在已经三个月了,最多再过七个月就会生了,而儿子要出国一年,等儿子回来,米娅已经离开了c市。

    如此一来,儿子和米娅就可以完美地错开……

    此生再无交集!

    欧荣毅想了想,觉得老伴儿说得在理。

    但心里还是愤愤不平。

    “你叫她老实点,敢整什么幺蛾子的话马上给我滚蛋!”

    半晌后,欧荣毅妥协,冷着脸凶巴巴地喝道。

    邱忆娴点头如捣蒜,“好好好,我一会儿就跟她说。”

    “哼!”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五个月后。

    冬去春来,一年之中最美好的季节就这样悄悄来临了。

    春天,代表着万物复苏,代表着新的希望,代表着重新开始……

    米娅八个月了,大肚便便,走起路来像只笨重的企鹅。

    春日阳光,驱走残留的寒意,给大地带来一片温暖。

    欧家前庭小院里。

    一盘棋,一壶茶,一老一少,激战正酣。

    “将军!”

    清脆温婉的女声,乍然响起,宣告战役结束。

    “诶等等等等!这这……”苍老的声音充满了困惑与不服,“怎么回事儿?”

    “将军了啊。”米娅看着紧皱眉头的欧荣毅,柔声道。

    “不是……你……”欧荣毅不可置信地盯着棋盘,有点输急了眼,“你刚刚这步是怎么走的?”

    “这里到这里啊。”米娅拿起棋子,将最后一步演练给老爷子看。

    欧荣毅默了几秒。

    然后将最后一步的棋子各自退回去,他不依地嚷道,“不行不行,我没看到,这一步重来!”

    米娅额头挂满黑线。

    一直以为这老爷子严肃霸道,可相处之后才发现,他并没有外表看起来那么吓人,甚至还会耍赖……

    尤其是跟她下棋的时候,动不动就要重来。

    “可是我已经让您一卒一炮了。”米娅小声提醒,表示棋艺高超天生的,自己也很无奈。

    “这盘不算,重来!”欧荣毅一边愤愤说道,一边将棋子重新排列。

    “我要去给欧晴姐浇花了。”米娅小声拒绝。

    欧阳的大姐姐在家里种了好多的多肉植物,五颜六色又胖嘟嘟的,可萌可萌了,今天该浇水了。

    “一会儿我去浇,再来一盘再来一盘!”欧荣毅头也不抬地嚷道,完了又自言自语地嘀咕了声,“我还就不信这个邪了!”

    欧荣毅觉得自己今天运气不行,跟这丫头下了三盘,盘盘输。

    输得他都上火了。

    米娅不想下了,一是坐久了难受,二是如果自己再赢的话,爱面子的老爷子要恼羞成怒了。

    老爷子可精可精了,而且死要面子,如果她故意放水让他赢,他会更不高兴。

    米娅正骑虎难下,突然两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铁门外。

    是郁凌恒和云裳。

    见到郁氏夫妇来了,米娅松了口气。

    “哟,外公,又在下棋呢。”云裳走进铁门来,笑米米地看着气鼓鼓的外公,语调轻快地打招呼。

    郁凌恒跟在郁太太身后,两手不空,拎着大包小包的。

    欧荣毅输了棋正烦着呢,没心情搭理外孙女。

    米娅朝着云裳投去求救的眼神。

    云裳见状,心领神会。

    “外公啊,你们这是下多久了啊?”云裳噙着如花笑靥,状似漫不经心地问。

    欧荣毅,“刚下——”

    米娅:“一个小时了……”

    云裳立马对丈夫招手,扬声道:“郁大爷,你来陪外公下棋吧!”

    “好啊——”

    “我不要他!”

    郁凌恒欢快应答,怎料外公不给面子。

    呃……

    郁凌恒和云裳面面相觑,这就尴尬了。

    “外公啊,孕妇不能久坐的,对胎儿不好。”云裳弯腰凑近外公身边,用嘴努了努米娅硕大的肚子,小声说道。

    “没坐一会儿呀,这才下第三盘……”欧荣毅拧着眉咕哝,话音未落,突然看到屋里的老太婆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吓得连忙把摆好的棋子一和,“好好好,不下了,不下了。”

    真是的!

    老太婆越来越怪了,又凶又恶,没以前一半可爱!

    厨房里。

    米娅和云裳合力清洗着刚买来的水果。

    “最近感觉怎么样?辛苦吗?”云裳一边清洗着车厘子,一边瞟了眼米娅的肚子,关切地问道。

    “不辛苦,挺好的。”米娅轻轻摇头,扯了扯嘴角,浅笑了下。

    其实怀孕怎么会不辛苦呢?累着呢!

    肚子越来越大,行动越来越不方便,连走路都变得费劲起来。

    而且双手双脚会浮肿,经常一觉醒来就跟催了肥似的。

    还有,晚上腿还会抽筋儿,那种痛得让人崩溃却又丝毫动弹不得的感觉,真的很炒蛋。

    可就算再苦再累,她的心啊,也是甜的。

    因为肚子里的孩子在一天天地长大,用胎动告诉她,她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那就好。”云裳闻言,欣慰地点了点头。

    抬眸瞟了眼外面正跟郁大爷聊天的外公,云裳噙着笑转头看了眼米娅,“你现在跟外公和外婆相处得蛮融洽的嘛。”

    米娅微微一怔。

    相处融洽吗?

    还行吧。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她与两位老人同在一个屋檐下已生活了五个月,多少是有点感情了……

    就算没感情,至少也不会像以前那样憎恶了吧。

    老太太心肠软,自她搬进欧家后,对她是真好,简直无可挑剔。

    当然,她也清楚,老太太对她好有绝大部分原因是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

    老爷子之前是很排斥她的,前一两个月基本没给过她好脸色。

    后来有一天,她看老爷子实在闲得无聊,就主动拿了棋盘出来,陪老爷子下棋……

    她勇敢地跨出了第一步,效果不错。

    她棋艺好,成功让老爷子对她刮目相看。

    加上在日常生活中,她聪明伶俐,勤奋好学,有爱心,有善心,还有孝心,为人处世也恰到好处……

    反正这五个月里,米娅所表现出来的模样,完全颠覆了欧荣毅和邱忆娴对她的认知。

    两老口开始怀疑,是自己当初看走了眼错怪了这丫头,还是这丫头天生演技好,骗过了所有人?

    五个月啊,一百多天哪,不是五天。

    能把一个好女孩的形象演得如此逼真加持久……可能吗?

    人心都是肉长的,相处久了多多少少都会有点感情的,虽然欧荣毅曾对米娅恨之入骨,可现在想要让她去死的心……好像也没那么浓烈了。

    “他们对我很好。”米娅抿了抿唇角,笑了笑。

    “其实我外公人很好的,就是外表看起来有点凶……好吧,性格也有点凶。”云裳本想为外公说两句好话,还没说完就投降了。

    每个人都会护短,云裳也一样。

    即便外公的脾气又臭又硬,可在她心里,他还是最好的外公。

    米娅笑笑,没说话。

    云裳的心态她明白,人之常情罢了。

    其实她也认同,欧荣毅虽然霸道固执,但爱国爱家,是个绝对正直的人。

    气氛突然就冷场了。

    米娅默默地洗水果。

    云裳默默地切水果。

    谁也没有说话。

    其实云裳有话想说,而米娅也感觉到了云裳有话想说。

    云裳内心纠结,有些事犹豫着该不该告诉米娅……

    米娅面色如常,可其实心里却格外的紧张,因为她有预感,云裳想说的话,与她日夜思念的那个人有关……

    她有半年没见过他了。

    搬进欧家的那天,邱忆娴告诉她他醒了,她知道不该奢想,却又忍不住幻想他出院了应该会回家,然后她就可以见到他了……

    然而她没有等到他出院回家。

    听说他苏醒后反应有点迟钝,需要静养调理。

    听说他在苏醒后的第十天就去了国外。

    听说他在国外恢复得不错。

    听说……

    这些“听说”,是每次云裳来欧家,跟老太太老爷子聊天时无意提起,被她“不小心”听到的。

    她知道,这是云裳故意以这种方式告诉她他的近况。

    知道他很好,她就放心了。

    只要他好,就算见不到他……也没关系的。

    “米娅。”

    “嗯?”

    “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