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57章:宁可不要!
    米娅朝着自己所住的那栋楼走去,可走着走着,突然一个黑影挡住了她的去路……

    下意识地抬眸一看,是个五大三粗加一脸横肉的陌生男子。

    米娅心里咯噔一跳。

    一看眼前的男人面带不善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她悄悄咽了口唾沫,什么也没说,微微侧身就欲从男子身边越过……

    可就在这时,一把刀子横在了她的面前,同时伴随着一声冷喝——

    “钱交出来!”

    刻意压低的声音,粗犷且带着杀气。

    米娅吓得倒退两步,在看到对方亮出刀子的那瞬,立马就怂了。

    不待男子话音落下,她就忙不迭地主动把自己的包朝着男子扔去,太过慌张,甚至连一袋蜜桔也扔给了男子。

    她有宝宝了,为了宝宝的安全,她必须毫无条件地妥协。

    男子接住米娅的包,快速将包里的钱夹拿出来,将全部现金取走,揣进自己口袋里。

    米娅暗暗祈祷男子拿了钱就快走吧……

    然而老天没有理会她的祈祷。

    “还有身上的首饰!”男子又将刀子指着她,凶神恶煞地喝道。

    米娅觉得自己真是衰到家了,这个点儿也不是很晚啊,怎么连个过路的居民都碰不上呢?

    算了算了,给就给吧,就当去财免灾好了……

    米娅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将手镯取下来扔给男子。

    她一心只想快点把抢匪打发走,取完了镯子就下意识地去取脖子上的项链,然而当她的手摸到项链的那一瞬,猛然想起……

    项链上挂着欧阳送给她的钻戒!

    她可以把所有钱财都交出去,唯独这个戒指不行!

    这是他送给她的,是他给她的承诺,她不能丢失,不能……

    米娅的手僵住了。

    可她这样的动作已经吸引了男子的注意力,男子贪婪的目光正紧紧盯着她。

    悄悄咽了口唾沫,怕激怒男子,她只能拽住项链用力一扯。

    项链断了。

    然后她将项链换了一只手递给男子。

    男子一把将项链夺过去,不等米娅松口气,男子又用下巴点了点她攥紧成拳的左手,“手里藏着什么?”

    米娅的心狠狠一颤。

    糟糕,还是被发现了。

    刚才,她把项链给了男子,把钻戒留在了手里……

    “没、没有……”她慌忙摇头,怯懦地倒退一步。

    “伸出来!”男子恶狠狠地切齿,往前逼近一步。

    “真的没有……”米娅舍不得欧阳给她的这个代表承诺的戒指,下意识地攥紧手里的戒指。

    戒指硌着手心,很疼,可她却一定都感觉不到,因为此刻她的心里充满了恐慌。

    就现在这种状况,她连跑都不敢跑。

    若是以前,她敢与歹徒殊死一搏,可现在,她认怂,她不敢。

    因为现在的她是一个准妈妈,她得为肚子里的孩子负责,没有什么比她的宝宝更重要!

    这是她和欧阳的宝宝,是她的命,是她的一切!

    算了,交出去吧。

    就算强留着这个戒指,她这一生也等不来欧阳娶她了……

    何必冒险呢?

    米娅苦涩地笑了笑,依依不舍地用力捏了捏拳头,最后一次感受钻戒的轮廓……

    没事儿米娅,就算你没了他给你的戒指,但你还有他给你的宝宝……

    嗯,她有宝宝就够了!

    然而正当她准备把戒指交出去时,男子已经不耐烦地向她挥刀而来了……

    “啊……”

    米娅吓得花容失色,尖叫着得连连后退。

    “谁?!”

    突然,一声厉喝横空而来,同时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

    有人来了,有人来了,终于有人来了……

    米娅简直想跪下去给老天爷磕几个头。

    男子一愣,怔在当场,似是在进与退之间犹豫不决。

    而男子的犹豫,让米娅心生疑惑……

    正常的抢匪,在被发现时不是应该立马逃跑吗?

    这个男的怎么还呆呆的站着,等着被抓吗?

    “干什么的?!”

    脚步声由远至近,厉喝声再次响起,同时一个身形魁梧的中年男子一马当先地冲了过来。

    而紧跟在中年男子身后的竟然是——

    “米娅!”

    苍老而熟悉的呼喊响起,让米娅顿时就红了眼眶。

    是邱忆娴。

    她本能地朝着邱忆娴跑去,躲在她的身后寻求庇护,“伯……夫人!”

    恐慌之下差点喊成“伯母”,但话到嘴边突然觉得不合适,连忙改口。

    男子见自己失去了最佳的下手机会,这才转身就跑。

    中年男子拔腿就要追。

    “算了老夏!”邱忆娴急喊,“别追了。”

    老夏停步,弯腰将米娅的包捡起来,还有散落一地的蜜桔。

    “你没事吧?”待抢匪逃跑之后,邱忆娴连忙上下查看米娅,“肚子有没有事?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

    就怕她动了胎气。

    米娅知道邱忆娴关心的只是她肚子里的孩子,可看到老太太如此着急担忧的模样,还是让她觉得温暖又感动。

    “没事。”她垂着眸低低道,心有余悸加上感动,致使她的声音有一丝丝的颤抖。

    “真的没事?”邱忆娴皱着眉头,不放心。

    米娅点头,“我确定。”

    邱忆娴闻言,悬着的心这才回归原位。

    刚才真是吓死她了。

    本以为是这小区里的哪对小两口闹别扭,走近一看发现不对,再一看居然是她孙子的妈妈遭遇抢匪……

    吓得她恨不能扑过来挡在米娅面前。

    就怕她的宝贝孙子有什么意外。

    “这是怎么回事啊?”默了默,邱忆娴蹙眉问道。

    “遇上抢劫的了……”米娅低着头,小声呐呐。

    想到刚才那危险的一幕邱忆娴就气不打一处来,不悦轻喝,“这么晚了你不在家待着出来干什么?”

    她一个人住,还怀着孩子,天黑了就别乱溜达啊!

    就算没有遇上坏人,这磕着碰着后果也不堪设想啊!

    听邱忆娴语带责备,米娅的脑袋低得更下去了,悄悄红了眼眶,声音越发的小,“我想吃桔子……”

    委屈可怜的一声“我想吃桔子”,让邱忆娴的心,顿时就软得一塌糊涂。

    对于同样身为女人且生了两个孩子的邱忆娴来说,太了解怀孕时想吃什么而没吃到时心里那种抓心挠肝的痛苦。

    默默叹了口气,邱忆娴的语气不由自主地软了下来,透着几许无奈,“你想吃什么跟裳裳说就好了呀,用不着你自己出来买的。”

    “太麻烦她了……”米娅轻轻摇头,那日渐单薄的身子弥漫着一股孤苦伶仃的凄凉和落寞。

    看得邱忆娴都忍不住心疼了。

    米娅说完之后,摸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弯着腰到处看。

    “找什么?”邱忆娴蹙眉不解,眉宇间泛着一丝担忧。

    前三个月的肚子,特别娇贵,不能跑不能跳,也尽量别弯腰。

    “我的戒指掉了。”米娅轻柔的语气里透着焦急。

    刚才看到抢匪朝自己挥刀,她吓得闪躲,戒指就是在那时候被她不知道抛去了哪里。

    邱忆娴看不下去了,上前将弯着腰的米娅轻轻拉起来,说:“掉了就掉了吧,重新买一个就是。”

    重新买一个……

    米娅红着眼,用力吸了吸鼻子,强忍着心里的酸楚轻轻摇头,“这个戒指对我很重要。”

    “可是这么黑怎么找得到?”

    “应该就在这附近,我可以慢慢找。”

    “什么戒指非得找到不可?”邱忆娴微恼,没好气地轻斥。

    米娅默了默,然后几不可闻地哽咽道:“欧阳送给我的……”

    “……”邱忆娴呼吸一窒,突然就没话好说了。

    看着楚楚可怜的米娅,邱忆娴终于有点明白自己儿子为什么非她不可了。

    这么惹人心疼的小丫头,连她这个老太婆都有了怜惜之心,更何况是她那个性格霸道的儿子呢。

    哎……

    “老夏,去找几个人过来帮忙找找。”邱忆娴转头看向候在一旁的老夏,吩咐道。

    “好的!”老夏点头,领命而去。

    很快,老夏回来了,身后跟着两个小区保安。

    保安手里提着蓄电式手电筒,强光照在地上,亮若白昼。

    “站边上,让他们找。”邱忆娴拉着米娅的手,牵着她走到边上去。

    听着邱忆娴温柔的语调,米娅心里又酸又甜,忍不住悄悄落泪。

    怀孕初期都比较多愁善感,一直被嫌弃,突然被关心,难免让她心生感触。

    尤其邱忆娴是欧阳的妈妈啊……

    来自他至亲之人的关心,便更是显得弥足珍贵。

    虽然他的妈妈关心的只是她肚子里的孩子,但她和孩子是一体的,关心孩子也就等于是关心她,同样让她觉得感动。

    尤其她从小就缺失母爱,此刻的邱忆娴就让她感受到了母亲的温暖……

    “太太,是这个吗?”

    约莫十来分钟后,一个保安走上前来,将找回的钻戒递到米娅和邱忆娴的面前。

    “对对对!就是这个,就是这个!谢谢谢谢,谢谢你们……”米娅一把抢过,点头如捣蒜,感激地连连道谢。

    看着米娅噙着泪花紧紧捏着戒指,一副宝贝得要命的模样,邱忆娴默默叹了口气,心里酸酸的。

    若不是米娅演技太好,那就只能说明她眼拙,如若不然,她为何怎么也看不出眼前的小丫头是个心肠狠毒的人?

    “去你家,我有话跟你说。”邱忆娴说。

    有话说?

    米娅心脏微微收紧,怯怯地瞅着面无表情的邱忆娴,忐忑不安。

    无法拒绝,米娅只能带着老太太回到自己的小窝。

    进屋之后,邱忆娴左右环顾,打量着米娅的家。

    两居室,小是小了点,但简洁干净,看起来挺舒服的。

    “夫人您请坐。”

    米娅比了比沙发,态度谦卑地对邱忆娴说道,然后转身去给老太太倒水。

    “夫人您请喝水。”米娅双手捧着玻璃水杯,将温热的白开水递给邱忆娴。

    “谢谢。”邱忆娴没有倚老卖老,也没有认为米娅对自己毕恭毕敬就是理所当然,还是很有气度地说了声谢谢。

    一边慢悠悠地喝着水,一边将屋子打量了一遍,然后邱忆娴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说:“收几件衣服,跟我走。”

    刚在对面沙发坐下的米娅闻言微微一怔,抬眸不解地看着老太太,“去、去哪儿?”

    “跟我回家。”邱忆娴放下水杯,云淡风轻地丢下一枚炸弹。

    “啊?”米娅微张着嘴,一脸惊愕。

    跟她回……家?

    什么家?哪个家?欧家?

    无数个问题冒出脑海,米娅严重怀疑自己听错了。

    “你一个人住这里我不放心。”邱忆娴说,其实她此行来的目的并不在此,可是在经过刚才那惊险的一幕之后,她觉得应该让米娅时刻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唯有如此,才能确保她的大孙子安然无恙,她也才能完全放心。

    天,她没有听错,老太太真的要她去欧家……

    米娅不可置信。

    “可是……”她想到欧荣毅那张不怒自威的脸,心生畏怯。

    “我不是关心你,我是关心我的大孙子!”邱忆娴连忙强调,表示自己一切都是为了未出生的孙子。

    然而越是焦急解释,反倒越是有种欲盖弥彰的嫌疑……

    好吧,关心孙子虽说是最主要的,但还有一点就是,她看米娅挺可怜的……

    年纪轻轻的小姑娘,怀着孩子没人照顾,可不就是可怜么。

    十月怀胎是件非常非常辛苦的事情,谁怀谁知道!

    她怀过两次,所以她太了解作为孕妇的辛苦。

    都说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即便她不喜欢米娅,但看在她怀着孩子的份上,也是可以暂时把私人恩怨放下的。

    “我、我知道……可是……”米娅连连点头,她自然是不会自作多情到以为老太太是关心她,但她担心的是,“可是……可是欧老先生……”

    欧阳的爸爸对她深恶痛绝,肯定是这辈子都不想看到她的,若要住在一个屋檐下,老爷子岂不得每天被她膈应疯啊?

    就算她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就只是站在他的面前,都能把他气得一天吃不下饭吧。

    “这个用不着你操心,我会说服他。”邱忆娴满不在乎地摆了下手,胸有成竹地说道。

    自从儿子出事那天她对他又哭又骂之后,老头子就变得老实多了。

    米娅想了想,还是不敢。

    “夫人,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

    “你若真能好好照顾自己,那刚才是怎么回事?如果我没及时赶到,你觉得你能毫发无损的脱身?好!就算这次万幸你没事儿,那下次呢?万一有下次你怎么办?你觉得你能每次都这么幸运?”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邱忆娴噼里啪啦地一通抢断。

    “我……”米娅低头咬唇,被呛得哑口无言。

    是啊,这次侥幸躲过了,下次呢?

    下次又能有谁来救她呢?

    而且她不知道危险什么时候来临,每天惶惶不可终日,对宝宝的发育不好的……

    经过今晚的事,米娅深刻地意识到,一个人住终究是危险重重……

    “米娅,你肚子里的孩子可不是你一个人的,他是我们欧家的孙子!”感觉到自己的态度太过强硬,邱忆娴眼底划过一丝悔意,语气稍缓。

    米娅低着头,有些委屈地小声呐呐,“夫人,我不是不愿意跟您走,我是怕欧老先生不想看到我……”

    “我说了这个不用你操心!”邱忆娴摆摆手,打消米娅的顾虑。

    米娅想,既然老太太都这样说了,那她就只能恭敬不如从命了。

    只要能确保腹中胎儿的安全,就算每天要面对老爷子那张臭脸,她也忍了。

    “好。”米娅轻轻点头。

    邱忆娴满意。

    默了默,邱忆娴又道:“还有一件事。”

    米娅正要起身去收拾衣服,闻言抬眸看向邱忆娴。

    邱忆娴,“米娅,这个孩子是欧家的血脉,生下来之后得回欧家。”

    米娅狠狠一震。

    她瞠大双眼,怔怔地看着邱忆娴,双手不由自主地一点点攥紧。

    老太太的意思她懂。

    孩子回欧家,而作为孩子妈妈的她……哪边凉快哪边呆着去。

    这是要她们骨肉分离啊!

    指甲深陷掌心,米娅慢慢红了眼眶。

    “等孩子出世,我会给你一笔钱,你拿着钱离开c市,永远都不要再回来了!”

    邱忆娴无情的话灌入耳中,如一把锋利无比的刀刃,狠狠切割着她的心。

    永远都不要再回来了……

    也就是说,孩子回到欧家后,她连见一面的权利都没有?

    “夫人……”米娅哽咽,心如刀割。

    看到米娅难过的模样,邱忆娴心里也不太好受,可为绝后患,她必须狠下心来。

    邱忆娴从随身携带的包包里拿出一份文件,连同一支笔,一起摆在米娅的面前——

    “这是协议,你若同意,就在上面签个字,你若不同意,那我现在就带你去医院。欧家的血脉,必须回欧家,不能流落在外!如若不然……”邱忆娴顿了顿,狠狠咽了口唾沫,说:“宁可不要!”

    “不!”米娅大震,本能地捂住自己的小腹,惊慌大叫。

    泪,毫无预兆地滚落下来。

    不,这是她和欧阳的孩子,她要,她不能失去。

    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只剩这个孩子了呀……

    米娅死命摇头,狠狠咬着唇,低着头泪如雨下。

    邱忆娴觉得自己快坚持不住了。

    看到米娅哭得如此伤心,她有种自己是个残忍的刽子手的感觉。

    可为了儿子和孙子……

    她只能将坏人演绎到底。

    “米娅,我的儿子被你害成这样,你赔我一个孙子,不为过吧!”

    “我……”

    “以你的条件,是不可能跟欧家比的,所以孩子跟着你肯定没有在欧家好,为了孩子能更加幸福快乐地成长,该怎么做我想你应该很清楚的不是吗?”

    “夫人,如果是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