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56章:她怀孕了
    米娅的无动于衷让云裳颇感意外,她以为是自己表达的不够清楚。

    于是她说:“若没有,他们将给你注、射……安乐死。”

    最后三个字,她几乎是用尽了全力才说出口。

    云裳想,自己这样说,米娅总该害怕了吧……

    然而,米娅的脸上依旧平静无波。

    在云裳困惑的目光中,米娅抬眸,对她轻轻摇头,“没有。”

    米娅看着云裳的眼神,透着一丝感激。

    感谢她给她的是一种最体面的死法,在沉睡中死去,可以减少很多痛苦。

    她说没有……

    云裳看着米娅,对她过于平静的样子感到惊讶。

    她是没听懂吗?

    她马上就要死了,被安乐死了,她不难道一点都害怕吗?

    而对于即将离开这个世界,她就没有什么好说的吗?就没有一点点什么话要留给自己牵挂的人吗?

    云裳本以为米娅在得知自己马上就要死了时会歇斯底里的哭嚎,会哭泣求饶或者破口大骂……唯独没有想到她会这般的冷静。

    冷静得仿佛本来就打算去死一般。

    云裳怔怔地看着靠在牀头闭上眼准备等死的米娅,心情无比沉重哀伤,难受至极。

    “郁太太……”

    医生轻轻开口,提醒云裳该出去了。

    在眼泪掉下来的前一秒,云裳狠着心转头就走。

    她想或许这样也好。

    小舅应该是救不回来了,那就让米娅跟他一起走吧……

    小舅那么爱她,有她作伴,奈何桥上小舅才不会觉得孤单……

    嗯,就让他们到黄泉之下再续前缘吧……

    云裳出去之后,医生拿起注、射、器,护士则开始对米娅的手脚进行捆绑,连接仪器……

    “等注、射、完了之后,麻烦你把这个手机交给郁太太。”在护士要将她的双手固定的时候,米娅从口袋里摸出欧阳的手机递给医生,然后安静地闭上双眼。

    在死之前,她得告诉云裳,欧阳中枪的前因后果……

    以及她发现的端倪,和心里那些疑惑……

    而这些,她统统记录在了手机里。

    为什么选择在注、射、之后交出手机呢?因为她觉得,只有在即将死去的时候交出来,才会更有说服力吧。

    常言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她都要死了,自然是不会说谎的。

    怪只怪她做人太失败,在欧阳的家人和朋友面前,她的可信度为零。

    所以她觉得唯有如此,才能取得云裳的信任,若亲口告知,云裳定然会以为她是在为自己开脱吧……

    等她死了之后,云裳看到手机里的记录,应该会相信她的。只要有一点点相信,云裳应该就会去调查的……

    欧阳,原谅我的没用,我不能亲手把伤害你的人全部揪出来,我选择了最懦弱的一种方式结束……

    为你报仇这种事,就留给你的家人吧,他们一定会比我做得更好,没用的我,来陪你,好不好?

    欧阳,你一定要走慢一点啊,再慢一点,等等我……

    “好的。”医生接过手机,点了点头。

    然后准备下针……

    与此同时——

    云裳站在病房门口,觉得自己罪孽深重,眼泪如断线的珍珠啪嗒啪嗒不停地往下掉。

    一个年轻美好的生命马上就要香消玉殒了,怎能不叫人觉得难过和痛惜?

    抬手揩泪,眸光下移,云裳无意间看到椅子里放着一张病历表和一张化验单……

    鬼使神差的,她弯腰捡起。

    不看不打紧,一看云裳的眼睛顿时就瞪圆了。

    正巧一个护士从她身边路过。

    “这是什么?”云裳一把拽住小护士,颤抖着手把病历表和化验单递到护士面前。

    护士瞟了眼递到眼前来的东西,“病人的检查报告。”

    “这个……”米娅的纤纤食指用力点了点化验单。

    “哦,她怀孕了。”

    呯!

    云裳转身就狠狠推开病房的门。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邱忆娴哭着哭着又晕了过去。

    一阵手忙脚乱之后,邱忆娴被送回了病房,在医生的急救下慢慢苏醒。

    欧荣毅坐在病牀边,看着泪流不止的老伴儿,心如刀绞。

    他聪明优秀的儿子,生死未卜。

    他贤惠温柔的妻子,奄奄一息。

    他好好的一个家,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米娅就是个妖孽!

    是个害人精,是个红颜祸水,是他们欧家的灾星!

    所以米娅不死,难以平复他内心的悲愤和仇恨。

    他知道擅自提前结束米娅的生命这种做法是错误的,是不被法律允许的,但他宁愿被严惩,也不能让心爱的儿子孤单的离去。

    反正他已经这把年纪了,就算要为今天这个决定付出什么惨痛的代价,他也无怨无悔。

    如果儿子没了,老伴儿肯定也是熬不过去了,若同时失去儿子和老伴儿,他活着也没意思了。

    呯!

    突然,门被用力推开,云裳神色匆匆地快步进入病房。

    “外公——”

    “做了吗?”

    云裳刚开口,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外公抢断了。

    “我……”云裳一窒,看了看脸色铁青的外公,又看了看泪流满面的外婆,心虚地低头,几不可闻地吐出两个字,“没有。”

    啪!

    欧荣毅狠狠一掌拍在沙发扶手上,转头怒瞪着大外孙女,震怒,“为什么不做?!我要她死!立刻!马上!你听不懂吗?!”

    “可是外公……”看着吼得歇斯底里的外公,云裳为难地皱眉。

    “别跟我说什么对不对错不错的!我不想听!!”

    欧荣毅根本不给云裳说话的机会,瞪圆了眼珠子厉声大吼。

    在一个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老人面前,对和错已经变得一点都不重要了。

    邱忆娴无声而悲伤地掉着眼泪,知道丈夫想做什么,也知道这样做不对,可正悲痛欲绝的她,已无暇去管其他。

    她的儿子都要死了,她哪里要有心情去管别人的死活,尤其这个“别人”还是害死她儿子的罪魁祸首。

    “你下不去手是不是?”欧荣毅狠狠瞪着一脸纠结的大外孙女,腾地站起,“我亲自去!”

    “她怀孕了!”云裳慌得大喊一声。

    时间,在这一瞬静止不动。

    欧荣毅僵住了。

    邱忆娴不哭了。

    就连一直默默为母亲轻抚心口帮其顺气的殴馥彤也转过头来惊讶地看着云裳。

    “什么?”好半晌后,欧荣毅才回过神来,狠狠皱着眉头失声问道。

    “米娅怀孕了!”云裳重复道,同时将化验单递到外公的面前。

    欧荣毅一把将外孙女手里的化验单抢过来,定睛一看。

    果然!

    “给、给我……给我看看。”邱忆娴忙不迭地坐起来,激动得浑身发颤,把手伸向欧荣毅要看化验单。

    欧荣毅呆呆的,回不来神。

    云裳连忙从外公手里拿过化验单放在外婆的手里。

    邱忆娴的手,颤抖得不能自己,努力瞠大哭得已然红肿的双眼,一个字一个字地看着化验单上的字。

    半晌后,邱忆娴抬起头来看着云裳,又开始流下泪来,“你小舅的?”

    只是此刻的泪,多了一丝丝欣喜。

    “两个月了,我觉得是小舅的。”云裳点头。

    邱忆娴还没来得及说话,欧荣毅就倏然怒喝,“胡扯!云裳,你不要以为用这样的小把戏就能骗得了我!”

    不!他不相信!

    一定是裳裳不忍下手,所以故意编造这样的谎言,想要让他饶米娅不死。

    嗯,一定是这样的!

    “这是真的!外公!裳裳没骗您!”云裳一脸坦荡,严肃认真的表情就差举手发誓了。

    这份化验单,护士本来是要交给米娅的,但当时米娅的病房一般的护士已经不让进了,护士就把病历表和化验单交给正要进病房的医生。

    医生想米娅马上就要被安乐死了,应该看不看都无所谓了,便随手把化验单等丢在了门边的排椅上。

    云裳从病房里出来,好死不死就发现了这份化验单。

    所以这可能就叫命中注定吧。

    注定米娅命不该绝!

    “不可能!”欧荣毅拒绝相信,疾言厉色地怒斥外孙女,“云裳,欧阳可是你的亲舅舅,你这样吃里扒外帮着外人,你对得起他对你的疼爱吗?”

    云裳直接竖起三个手指,比在耳边,“外公,裳裳可以对天发誓,我绝对没有说谎,一个字都没有!”

    见外孙女都发誓了,欧荣毅哑然,狠狠皱着眉头,大脑乱成了麻。

    “她真的怀孕了?”邱忆娴手脚并用地爬到牀边,双眼噙泪,一脸希冀地望着外孙女,狠狠哽咽。

    “嗯,真的!”云裳立马蹲在牀边,对悲伤绝望的外婆用力点头。

    在当下,米娅怀孕对外婆来说,是一线希望。

    如果舅舅真的有个什么万一,米娅肚子里的孩子将是外婆活下去的唯一动力……

    “你舅舅的孩子?”邱忆娴呼吸发颤,那充满期望和渴求的眼神,看得云裳心酸又心疼。

    云裳,“外婆,我不敢百分百的肯定,但我觉得是小舅的!”

    对于外公动用私刑的行为,云裳十万个不赞同。

    所以不管米娅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她都希望这个孩子能帮米娅躲过这一劫。

    当然,她也没有说谎,她是真的觉得这个孩子是小舅的。

    她对米娅的印象一直都挺不错,所以她从来都没觉得米娅会背叛小舅。即便她只是一个旁观者,也能看出米娅和小舅深深爱着彼此……

    再说了,她的小舅如此优秀,米娅没道理不爱他而去爱别人啊!

    然而,欧荣毅却不是这样认为的。

    自从听过米娅跟卓行一的电话录音之后,欧荣毅就认定了米娅是个朝秦慕楚的女人……

    “我也觉得……”邱忆娴喃喃点头,双肩微微耸动,小声啜泣着,欣喜又难过。

    然而邱忆娴话音未落,就被丈夫气势汹汹地抢断,“我不觉得是阿阳的!像她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指不定怀得什么野——”

    “你闭嘴!!”邱忆娴蓦地抬头狠狠瞪着丈夫,勃然大吼。

    整个病房,顿时鸦雀无声。

    欧荣毅、云裳以及殴馥彤,均被突然爆发的邱忆娴吓得一愣。

    在所有人的印象中,邱忆娴永远都是那么温柔娴淑,笑容可掬和蔼可亲,从来没有如此大声说过话。

    更别说是对自己的丈夫发出怒吼。

    欧荣毅愣愣地看着妻子,回不来神。

    “裳裳。”邱忆娴却没空理他,转头,眼巴巴地看着云裳,对她伸出手去。

    “外婆。”云裳连忙牵住外婆的手,紧紧的,无声地给外婆力量。

    “你真的觉得那是你小舅的孩子吗?”邱忆娴一再寻求确认,害怕失望,更怕绝望。

    “嗯!”云裳用力点头,完了还补充道:“如果外婆您信不过裳裳的直觉,可以再等两个月,让小舅和米娅肚子里的孩子做个dna鉴定。”一般胎儿十六周后就可以做亲子鉴定,所以再等两个月就可以了。

    邱忆娴闻言,眼底的希望之光顿时更亮了几分,连连点头,“对对对,可以做鉴定……可以做鉴定……”

    紧紧捏着手里的化验单,像是抓着最后的救命稻草,邱忆娴泪流不止。

    悲喜参半。

    悲的是儿子还未逢凶化吉,喜的是儿子的血脉有了延续。

    见外婆动摇了,云裳偷偷松了口气。

    然后她站起来,看着外公欧荣毅,小心翼翼地问:“外公,您看……”

    “不行!她必须死!”

    云裳刚一开口,欧荣毅就勃然大喝。

    然而他话应刚落,突然一道比他更大声的怒吼乍然响起——

    “那你先把我杀了吧!!”

    是邱忆娴。

    忍无可忍的邱忆娴,冲着丈夫吼得声嘶力竭。

    欧荣毅被吼得一脸懵逼,错愕地看着一辈子都没对他这样大声说过话的妻子,“老太婆你……”

    “欧荣毅!你在我面前蛮横了一辈子,我从来没有跟你计较过,现在,你连我唯一的希望也要扼杀吗?”邱忆娴死死攥紧双手,瞠大双眼狠狠瞪着丈夫,睚眦目裂歇斯底里,情绪已然崩溃。

    她是一个很传统的女性,有着根深蒂固的旧思想,一直以在家从父出嫁从夫的准则生活着,所以嫁进欧家几十年来,从来没有对丈夫疾言厉色过。

    即便丈夫的性格霸道,时常让她觉得委屈,她也一直忍耐。

    可今天,她忍不了了!

    都说米娅已经怀孕了,他居然还要一意孤行!

    米娅的肚子里,怀着的可是阿阳的孩子啊,是他们的孙子啊,他怎么还能狠得下心痛下杀手呢?

    她的儿子还不知道能不能救得回来,如果连孙子也保不住的话,那她还不如死了算了。

    所以,谁敢杀她的孙子,她就跟谁拼命!

    “我……”欧荣毅被突然发飙的妻子吼得一愣一愣的。

    情绪崩溃的邱忆娴泪如雨下,狠狠捶着自己的胸口,哭得悲痛欲绝,“我的阿阳会变成今天这样,你以为只是那个女孩子的责任吗?你也要付一半的责任啊!!”

    面对妻子充满愤怒的指控,欧荣毅张了张嘴,却哑口无言。

    “如果不是你阻扰他们在一起,他们或许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我的阿阳也会好好的……”邱忆娴想到这些日子儿子所受的苦就心如刀绞,突然爬起来去厮打丈夫,厉声哭喊,“都是你!都是你害死了我的儿子!欧荣毅你还我儿子!!”

    “你在胡说什么呀?他也是我的儿子啊,我怎么可能害他呢?”欧荣毅红了双眼,委屈又难过地看着妻子,颤声微哽。

    “你永远都是以自己的标准去衡量一个人,你永远都是要我们所有人顺着你,你从来就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欧荣毅,你自私!!”邱忆娴逆来顺受了一辈子,这一刻终于爆发了,将心里的不满统统吼了出来。

    你自私……

    “我……”欧荣毅脸如白纸,无言以对。

    “他都这么大了,他喜欢什么你就不能让他自己选择吗?他从小到大都那么听话,从来没有让我们操过心,他现在只是喜欢一个女孩子,你就不能成全他吗?你是他爸爸啊,欧荣毅,你是他爸爸啊!”邱忆娴双手紧紧抓住丈夫的衣襟,想到今天可能就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不由痛哭失声。

    你是他爸爸啊……

    听着妻子撕心裂肺的哭喊,欧荣毅的心都碎了。

    他试图为自己辩解,“可那个女的不值得——”

    “不值得就不值得!他喜欢就好啊!”邱忆娴近乎歇斯底里地尖叫,狠狠松开丈夫的衣襟,哭得不能自制。

    殴馥彤和云裳担心地守护在邱忆娴的左右,就怕她悲伤过度发生什么意外。

    欧荣毅张了张嘴,想反驳,却发现自己的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般,什么声音都发不了。

    是啊,不值得就不值得呗,他喜欢就好啊……

    只要他好好的,他想做什么就让他去做呗,为什么要强迫他做一些他不想做的事呢?

    欧荣毅,你真的很自私!

    你永远都是以自我为中心,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在孩子们的身上,你这么蛮横自私,活该没儿子给你送终……

    你活该!

    欧荣毅被自己的心理活动打倒了,全身的力气突然被抽离,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两步,然后一p股瘫坐在沙发里。

    面如死灰。

    “他又不是三岁孩子,他有选择跟谁在一起的权利,你干吗要横加阻挠?”邱忆娴双手捂面,悲痛欲绝地哭着喊着:“我的儿啊……”

    欧荣毅悔不当初,心如刀绞。

    邱忆娴哭着哭着,突然又冲到丈夫面前,双手攥紧成拳狠狠捶打丈夫的胸膛,“你还我儿子!你还我儿子!欧荣毅你还我儿子!!”

    欧荣毅没有闪躲,一动不动地任由妻子捶打。

    “妈,妈你别这样……”

    “外婆,外婆您别哭了,外婆……”

    殴馥彤和云裳见状,忙不迭地上前拉住歇斯底里的邱忆娴,都红着眼眶。

    邱忆娴被女儿和外孙女合力搀扶着回到牀边,伏在牀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阿阳啊,妈妈错了啊,妈妈不该什么都听从你爸爸的,妈妈该早一点站在你那边的……阿阳啊……”

    一个老母亲的痛哭,充满着悲伤和绝望,让闻者莫不心酸落泪。

    殴馥彤和云裳都泪流满面。

    “欧荣毅,你害死了我的儿子,现在连我的孙子也不放过是不是?你敢动米娅,我……我……”邱忆娴哭着哭着,腾地坐起来,苦大仇深地瞪着丈夫,指着窗户厉声道:“我就从这窗户跳下去!”

    欧荣毅吓得一声都不敢吭。

    云裳也吓得脸色一白,忙不迭地安抚外婆,“不动不动,外婆,我们不动,您放心,保证不动她。您……您先躺下,先躺下。”

    “呜呜呜……”邱忆娴依言躺下,眼泪像坏了闸阀的水龙头,怎么也止不住。

    呯!

    突然,病房的门被狠狠推开。

    郁凌恒像股飓风一般冲了进来。

    “手术结束了吗?”在门被推开的那瞬,云裳一马当先迎上去,急问。

    “嗯!”郁凌恒用力点头,表情有些激动。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盯着他,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喘。

    “小舅怎么样?”云裳狠狠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问。

    生怕问大声了,小舅就嗝屁了。

    郁凌恒看着眼前四张紧张得都已经僵硬的脸,倏地咧嘴一笑,“救回来了!”

    救回来了……

    “我的儿子啊……”邱忆娴又哭了。

    不过这次是喜极而泣。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传说中的奇迹,发生了。

    头部中弹的欧阳,居然没死。

    子弹贯穿了他的头颅,却非常幸运的没有伤到致命的要害,所以在经过八个小时的手术之后,活了过来。

    医生说这种几率可谓是亿万分之一,堪称奇迹。

    但手术之后的欧阳,昏迷不醒。

    医生又说,这是正常的。

    虽然手术很成功,但欧阳能不能醒来还是个未知数,而且就算醒来,也很可能智力受损……

    智力受损是比较委婉的说法,说白了就是智障。

    所以医生的潜台词是,欧阳就算捡回了一条命,但也很可能会变成植物人,或者是傻子……

    这是依照曾有的病例得出的结果。

    最后医生说,是好是坏,一切都只能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医生一席话,让欧家上下陷入了愁云惨雾里。

    邱忆娴以泪洗面,欧荣毅唉声叹气,连平日里欢快得像只百灵鸟的欧恬,自小舅出事之后也再未展露笑颜。

    曾经美满幸福的一家,因为欧阳的倒下而变得悲伤凄凉。

    好在,希望总是眷顾好人的……

    一个月后。

    欧阳终于醒了。

    醒来之后的他反应有一点点的迟钝,但并不傻。

    欧家、郁家乃至严家,只要是关心欧阳的,统统松了一大口气。

    米娅怀孕三个月了,小腹有一点点的凸起,若穿宽松点的衣服,倒也看不出异样。

    她开始孕吐,每天吃多少吐多少,一不小心就瘦了一大圈。

    云裳经常会来看她,还说要给她雇个保姆,但被她拒绝了。她喜欢一个人安静的待着,不想被打扰。还有一个叫博嫣然的女军医,也会时不时的来为她检查身体。

    她过得很好……

    努力让自己很好。

    除了思念……

    听说欧阳的手术很成功,听说他奇迹般的活过来了,听说他一切正常只是等待苏醒……

    是的,听说。

    嗯,从他被推进手术室的那刻起,她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手术成功之后,他的病房就有人把守,她无法靠近。

    她已经一个月没见过他了……

    欧阳,你还好吗?

    你已经睡了很久了,快醒醒吧,你的爸爸妈妈都很担心你,你的家人和朋友也很担心你,还有我和宝宝……我们全都很担心你。

    啊,对了,我怀孕了,我们有宝宝了,你开心吗?

    欧阳,我喜欢男孩,我想生一个跟你一样英俊帅气的男孩,你说好不好?

    你呢?你是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呢?

    欧阳,欧阳……

    我想你了……

    “小姐……小姐?”

    有呼唤声隐约灌入耳中,米娅神游的思绪慢慢聚拢,她从车窗外收回视线,呆呆地望向驾驶座。

    “啊?”她一脸茫然地看着计程车司机。

    “已经到了。”司机用下巴点了点窗外的小区,有些不耐地提醒。

    这姑娘是脑子不好使么?他都唤她半天了。

    米娅这才如梦初醒般连忙从钱包里掏钱,“哦……谢、谢谢啊,来,师傅,给你钱。”

    付了车资,米娅拎着从超市买来的水果,慢慢进入小区。

    其实家里什么都不缺,她所需要的云裳都会帮她买好,她完全不用出门都是可以的。

    但是今天她特别想吃蜜桔,而且博嫣然交代过,怀孕了要适当的活动活动,不能老是待在家里。

    嗯,老待家里喜欢胡思乱想,不好。

    还是多出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对宝宝好。

    天色已经黑了,小区里的路灯太过昏暗,能见度颇低。

    米娅朝着自己所住的那栋楼走去,可走着走着,突然一个黑影挡住了她的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