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55章:让她死!
    米娅像是被突然定住了一般,僵在原地,愣愣地看着前一秒还对她说永不相遇的男人,此刻却倒地不醒……

    鲜红的血,正从他的头部,缓缓溢出……

    欧阳头部中弹。

    当这个意识传达进脑海,米娅浑身的力气顿时被抽离,双腿一软,跪倒在地。

    “欧阳!”她整个人懵了,面无人色地跪在他的身边,瞠大双眼惊恐地看着倒在血泊中的他,眼泪立马就滚落下来。

    卓行一震惊得往后踉跄了两步,对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有些始料未及。

    “欧阳!!”米娅泪眼模糊,嘶声哭喊,颤抖着双手想要去把他摇醒,却又被他脑后那触目惊心的血吓得连触碰他一下都不敢,“欧阳你别吓我啊,欧阳!!”

    灰蒙蒙的天,开始下起了毛毛细雨。

    像是在悲悯一对有情人,就这样天人永隔……

    “天哪,欧阳……”米娅哭得撕心裂肺,在他倒地的那瞬,她的世界也已崩塌,一片黑暗。

    头部中弹,必死无疑,他死了,她也不想活了……

    突然,卓行一摁住耳朵上的无线耳机,拧着眉像是在仔细听着什么。

    几秒之后,卓行一拧着眉头对米娅急声催促,“娅娅,快走,有人来了!”

    “欧阳……”米娅充耳未闻,泪如泉涌,伏在欧阳的身上哭得伤心欲绝。

    不不不!她不走!她不走!!

    她哪儿也不去了,她要在他身边,就算是死,她也要跟他死在一起!

    “娅娅——嗯……”

    卓行一急了,伸手去拽米娅,想要把她强行拽走。

    米娅顺手从地上抓起一块石头就朝着卓行一的头上狠狠敲去。

    石头坚硬似铁,加上她猛力敲击,鲜血立马就从卓行一的额头冒了出来。

    额头破了一条大口子,剧痛让卓行一不由自主地倒退数步,下意识地抬手捂住受伤的额头,错愕地瞠大双眼看着杀气腾腾的米娅,不敢置信。

    “娅娅你……”

    “卓行一我杀了你!!”

    米娅的双眼被仇恨烧红,睚眦目裂,一边厉声嘶吼着,一边爬起来朝着卓行一扑过去。

    她死死抓着手里那染着血的石头,胡乱地挥舞着,将其作为武器不要命地朝着卓行一进攻。

    卓行一节节后退,被已然疯狂的米娅吓住了。

    眼看石头又迎面而来,卓行一连忙抓住米娅施暴的那只手,大喝,“娅娅!”

    她好像是疯了,他想吼醒她。

    “你为什么要杀他?为什么?我已经什么都按照你说的做了,你为什么还不放过他?!为什么!!”米娅泪如雨下,歇斯底里地哭喊着,“你说过只要他不靠近我们你就不会下令开枪的,他都已经要走了,你为什么要出尔反尔?卓行一,我杀了你!!”

    米娅疯狂地挣扎,拼尽全力地厮打着卓行一,已然是怀着与他同归于尽的念头。

    一不留神,卓行一的脑袋又被米娅手中的石头狠狠敲了两下。

    血流满面。

    头上遭遇重击,不止血糊了眼,大脑更是变得晕沉,卓行一抬手抹了把脸上的血,再狠狠甩了甩头,已然有了头晕目眩的感觉。

    而悲痛欲绝的米娅变得愈发疯狂。

    巨大的悲伤让她失去理智,她想在死之前,她必须为欧阳报仇。

    他那么爱她,却为她而死,她怎能让杀害他的罪魁祸首逃之夭夭?

    她必须报仇!

    “娅娅……”卓行一奋力闪躲,满头满脸的血,狼狈至极。

    “你去死你去死!卓行一,我要你给他陪葬!”米娅双眼迸射着仇恨的寒光,嘶声尖叫着,不要命地挥舞着手中的石头,整个人已陷入癫狂状态。

    卓行一被逼得节节后退,一不留神就退到了崖边。

    米娅冲过去将他狠狠一推……

    她几乎是抱着与他同归于尽的念头向他冲过去的,力道之大,让卓行一无力反转。

    他稳不住,身体不由自主地倾斜……

    米娅用力过猛,也跟着卓行一一起往崖下倒……

    千钧一发间,卓行一用力推了米娅一把。

    米娅被推了回去,而卓行一则掉了下去……

    最后的对视,是米娅站在崖边,冷冷看着卓行一往下掉。

    而血眼模糊中,卓行一看到米娅的脸上除了恨,再无其他……

    卓行一掉了下去,然后一路翻滚,最后落入湍急的江流之中……

    最后的最后,他甚至连头都没冒一个,便消失在江河里,无影无踪。

    直到亲眼看到卓行一掉入河中,米娅才转身奔回欧阳的身边。

    “欧阳,欧阳……对不起……欧阳对不起……”

    她跪在他的身旁,哭得声嘶力竭,哭得撕心裂肺,哭得天地变色。

    “我错了欧阳……我知道错了,你别吓我,你醒醒……呜呜呜……欧阳!”

    她一边哭一边摸他的口袋,找手机求救。

    摸出他的手机,摁亮屏幕,当看到他用的是她的照片做桌面的那一瞬,她更是泪如泉涌。

    照片中的她,笑靥如花,眼底眉梢溢满了幸福。

    那是某个清晨,她刚刚醒来,盘腿坐在牀上,睡眼惺忪地揉着头发……

    他站在窗边,正在接电话,随意回眸看到她慵懒中透着性感的模样,便用手机抓拍了一张。

    看到他把手机对准她,她微微歪头,抬手挨着脸颊落落大方地比了一个剪刀手,咧嘴笑得灿烂无比。

    那一瞬的她,迎着清晨温暖的阳光,笑得是那样的美……

    米娅的手颤抖得快要拿不住手机,眼泪疯狂地往外涌,迷糊了双眼,连120三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数字,都摁错了两遍。

    “救救……救命……”

    当电话接通的那瞬,她泣不成声地对着电话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小姐,请问发生了什么事?”

    “有……有人中枪了……”

    “请告诉我们地址!”

    “这里是……”

    米娅报上位置,然后结束通话,开始煎熬的等待。

    她的眼泪如泛滥的洪水,争先恐后地溢出眼眶,内心已然充满了恐惧,从未有过的害怕。

    就连失去双亲,成为孤儿的那一刻,她都没有像此刻这样绝望无助过……

    若今天她失去了他,那么她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这个世上,就再也没有人爱她疼她了。

    “欧阳,你醒醒,求你了,你醒醒,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好不好?欧阳……我骗你的,我刚才说的那些话都是骗你的,我爱你,我爱的是你啊……

    “呜呜呜……我爱的是你啊欧阳,一直以来我爱得就是你……你别这样,你不能这样……你别死啊,求你了,你死了我怎么办啊?你爸爸妈妈怎么办啊?欧阳!你醒醒啊!

    “欧阳,你说过你要娶我的,你说过的……你看你看,这是你送我的戒指,我把它挂在我的脖子上,就好像你一直在我身边一样……欧阳,你醒醒……

    “你别死好不好……

    “欧阳,你生我的气了对不对?那你起来骂我啊,打我也可以的,你起来啊……只要你起来,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欧阳,你起来……”

    米娅哭喊着,忏悔着,伏在一动不动的男人身上,哭得撕心裂肺。

    雨,越下越密。

    有汽车的声音隐隐传来。

    很快,一脸黑色豪车快速驶来,郁凌恒到达。

    郁凌恒刚把车停下,就被眼前的一幕给吓懵了。

    只见,欧阳人事不省,米娅跪坐在地上抱着他的头,哭得那叫一个肝肠寸断。

    而欧阳的脸颊上,米娅的手上,全是血……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欧阳中枪的消息传来,欧家立马就炸开了锅。

    所有人都懵了,邱忆娴当场晕厥,欧荣毅也一下子瘫软在沙发里,面如死灰。

    整个欧家乱成了一锅粥。

    手术室外。

    走廊里,鸦雀无声,空气中弥漫着紧绷而压抑的气氛,大家或坐或站,均盯着手术室的门,焦急地等待着。

    已经五个小时过去了,手术还没结束。

    欧荣毅坐在走廊里的排椅上,脸色苍白,神情颓然,瞬间苍老了十岁不止。

    欧晴眼泪汪汪,站在手术室的门前,久久不动。

    云裳扶着妈妈的肩,亦是红着眼眶,脸色凝重。

    当所有人都懵了的时候,唯有郁凌恒跑前跑后安排事宜,同样心急如焚,却还要忙得脚不沾地。

    米娅远远站着。

    像座雕像一般,从欧阳进入手术室的那刻起,她就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她不敢靠太近,怕刺激到已经脆弱得不能再脆弱的欧荣毅。她已经害得欧阳生死未卜,不能再把他的爸爸气死……

    仿佛泪水已经流尽,她没有再哭,只是木然地看着手术室,默默地等待。

    等待上天判她死刑……

    她的手上,沾满了他的鲜血,那么多,那么多……

    从他中枪到现在,她由惊慌失措到慢慢平静下来,她不再悲伤哭泣,因为她已做好了随时跟他走的准备……

    嗯,他若走了,这个世界便没什么值得她留恋的了。

    他说他爱她,那么他肯定舍不得她,所以他若回不来,她就跟他走……

    她不能让他孤零零的一个人走在黄泉路上!

    她还有好多话没告诉他,她不能让他带着对她的误解离开这个世界,她更怕奈何桥上他不等她,他若先去投胎,那她下辈子该去哪儿找他?

    这一世他们爱得如此凄苦,下一世一定要好好相爱相守,再也不这样彼此伤害……

    所以她得跟他一起走!

    欧阳,如果你对这个世界不再留恋,那你走了之后,稍微等等我,我马上就来找你……

    欧阳,你一定要等着我,我有好多好多的话要跟你说。

    欧阳,欧阳,欧阳……别嫌我烦好不好?我只是想叫叫你……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手术时间越久,流淌在空气中的气氛就愈发的压抑紧绷。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悲伤和绝望……

    既期盼着手术室的门能快点打开,又害怕门开了之后带给大家的会是噩耗……

    突然,一个苍老的身影出现在长廊的尽头。

    是苏醒过来的邱忆娴。

    “怎么样了?我的儿子怎么样了?呜呜,我的儿子啊……”

    邱忆娴老泪纵横,人还未到,悲怆的哭声已经响彻整个走廊。

    在女儿殴馥彤和外孙女欧恬的搀扶下,邱忆娴踉跄着来到手术室前。

    见手术还没完,且大家的脸上都溢满了悲伤,邱忆娴双腿又是一软,整个人往地上滑去。

    “妈!妈!”殴馥彤吓得连忙大叫。

    云裳见状,忙不迭地过来帮忙,与小姨合力搀扶着外婆到外公的身边坐下。

    “阿阳……我的阿阳啊……”邱忆娴伏在丈夫的肩上,哭得伤心欲绝。

    欧荣毅一直隐忍着心里的悲痛,可这会儿听着妻子充满悲伤的哭喊,终究是忍不住红了眼。

    他的儿啊,他的精神寄托啊,他全部的希望啊!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他的儿子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

    怎么会?!

    欧荣毅不敢相信,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自己的儿子在手术室里。

    一贯坚强的老人,在儿子生死未卜的此刻,脆弱得不堪一击。

    可他不能倒!

    在这关键时刻,他若倒了,这个家就完了。

    邱忆娴狠狠哭泣,眼泪很快就将丈夫的肩头沁湿。

    “外婆,外婆你别哭……”欧恬蹲在外婆的腿边,红着双眼哽咽“小舅会没事的,他一定会没事的!”

    欧恬本是想安慰外婆,可带着哭音的话,连她自己都说服不了。

    小舅是脑部中弹啊,她就没见过被子弹打中了脑袋还能活下来的……

    啊呸呸呸!欧恬你这个乌鸦嘴,胡说八道什么呢!

    小舅会没事的,小舅吉人天相,他一定会没事的!

    欧恬一边轻轻抚摸着外婆的膝盖无声安慰,一边在心里不停地祈祷能有奇迹出现。

    “天哪,我是造了什么孽啊,我造了孽就报应在我身上好了呀,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的儿子啊,我就这一个儿子啊……”邱忆娴捶胸顿足,哭得悲怆绝望,“阿阳,阿阳啊……”

    听着妻子的哭喊,欧荣毅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他突然转头,充满愤恨的目光直直射向站在不远处的米娅。

    腾然起身,欧荣毅脸若寒冰,径直朝着米娅气势汹汹地走去。

    米娅仿若未见,平静的目光一直看着手术室的门。

    啪!

    欧荣毅走上前,不由分说就狠狠给了米娅一耳光。

    杀子之恨,已让老人毫无理智可言,下手更是不可能留一丁点的情面。

    米娅被打得摔倒在地,整个脸颊顿时火烧火燎地刺痛,唇角溢出血丝。

    她像是傻了一般,呆呆地坐在地上,没哭也没叫,目光始终锁着手术室。

    “说!我儿子是不是你害的!!”欧荣毅指着米娅,双眼瞪得巨大,厉声叱问。

    见米娅突然把被打,云裳连忙过来抱住外公的手臂,试图阻拦,“外公!”

    “说!”欧荣毅恶狠狠地瞪着面无表情的米娅,吼得地动山摇。

    米娅像是什么也听不见一般,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一声不吭。

    嘭!

    欧荣毅抬脚就狠狠踹在米娅的肩上。

    咚地一声,米娅仰倒下去,后脑勺撞在地板上。

    “外公你别这样……”云裳蹙眉,忙不迭地拦住还想抬脚的外公。

    云裳的内心很矛盾,对米娅她是既同情又怨恨。

    米娅像是感觉不到疼一般,被踹倒了又慢慢地坐起来,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也始终一言不发,

    坐起来的第一时间,她就是把目光朝着手术室投射过去。

    米娅的沉默让欧荣毅暴怒,将云裳往后一甩,欧荣毅上前一步就又将刚坐起来的米娅狠狠踹倒……

    咚……

    她再次仰倒下去。

    “米娅!”云裳惊呼一声,连忙跑过去搀扶。

    虽然她不能原谅米娅,可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一个弱女子被、暴、打……

    云裳不顾外公凶狠的瞪视,将狼狈的米娅搀扶起来,看她脸如白纸,忍不住问道:“米娅你怎么样?”

    “没事……”米娅低垂着眼睑,轻轻摇头。

    她格外的冷静,不管是表情还是双眼,都没有丝毫的波澜。

    看她问题不大,云裳松开了手。

    然而下一秒,米娅却整个人一软,晕倒在地。

    “米娅!米娅!”云裳大叫,慌忙去扶她,“医生!医生!快来人——”

    “不许救她!!”欧荣毅倏然沉喝。

    云裳抬眸,一脸错愕地看着满脸杀气的外公,“外公……”

    “让她死!!”欧荣毅咬牙切齿地吐出三个字。

    云裳大惊。

    因为外公不像是在开玩笑……

    “我要她给我儿子陪葬!”欧荣毅充满仇恨的目光冷冷射在米娅苍白的脸上,每一个字都如冰戳。

    “外公,小舅还在手术……”云裳轻声提醒。

    小舅还没死呢,陪什么葬啊!

    外公这是急糊涂了么,说这样的话多不吉利啊!

    “我要她死在我儿子前面!!”欧荣毅怒喝,脸如玄铁,胸腔开始急促起伏。

    “外公……”

    “让她死!让她死!让她去死!!咳咳咳……”

    欧荣毅死死攥紧双手,咬着牙根狠狠咒骂。

    外公之前吐血还没完全康复,现在这样情绪激动很容易出事儿……

    云裳妥协,连连点头,柔声安抚,“好好好,让她死让她死,外公你别激动,别激动啊!”

    医生听到云裳的呼唤,连同两名护士匆匆而来。

    然后在云裳的眼神示意下,二话不说将昏迷的米娅用担架抬走了。

    云裳则扶着喘息不已的外公坐回外婆的身边。

    欧荣毅好半晌后才平复了气息,抬头看了眼依旧紧闭的手术室,然后沉声喊道:“凌恒!”

    云裳心里咯噔一下,抬眸与郁大爷对视了一眼。

    “外公,我在。”郁凌恒硬着头皮上前一步。

    “让她死!”

    “……”

    “你们小舅被她害成这样,她死有余辜!”欧荣毅眼底泛起一抹哀痛,恶狠狠地切齿。

    云裳蹙眉,忍不住上前小声劝道:“外公,如果她有罪,法律会制裁——”

    “我要她马上死!!”欧荣毅狠狠拍着座椅扶手,整个人都在颤抖。

    “外公啊……”

    云裳还想劝说,但刚开口就被郁大爷拉开了,他使劲儿给她使眼色,让她别说了。

    外公外婆这会儿都非常的脆弱,若不尽可能地顺着他们,指不定还会发生什么意外呢。

    小舅出事已经够晴天霹雳的了,若外公外婆再有个什么好歹,那可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云裳不赞同外公这种极端的做法,但又不敢违抗外公的命令,只能沉默。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米娅没有昏迷太久,约莫半个小时就醒了。

    醒来时,她发现自己躺在病牀上,而牀边站着云裳。

    云裳红着双眼,正表情凝重地看着她。

    米娅的心,狠狠一落,坠入深渊……

    强撑着虚软的身子,她缓缓坐起来,没有问云裳欧阳的手术有没有做完,因为她的心里很清楚,他生还的机会非常渺茫……

    而云裳此刻这副哀痛的模样,说明他很可能已经……

    欧阳,你已经走了吗?

    我就晕了一小会儿,你就先走了吗?

    没关系,你走慢一点,我就来……

    嗯,你等我,我马上就来追你……

    当米娅正想着该用什么方式结束自己这一生的时候,一名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的女子轻轻推开病房的门,“郁太太,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

    米娅不解地看了看探进头来的医生,又看了看急欲掉下泪来的云裳。

    什么准备好了?

    云裳很难受。

    她曾那么希望小舅和米娅在一起,她曾那么希望米娅能成为她的小舅妈,她曾那么希望他们能有情人终成眷属。

    可他们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呢?

    明明那么相爱的两个人,为什么要以这样惨烈的方式结束呢?

    云裳看着米娅,沉默半晌,才极尽艰涩地开口,“有……什么遗言需要交代的吗?”

    遗言……

    米娅一愣。

    这时,刚才那位医生又来了,身后跟着两名护士。

    其中一名护士端着医用托盘,托盘里放着一支灌满药液的注、射、器……

    米娅明白了。

    她的眼底没有恐惧和慌张,有的,只是一片坦然。

    她甚至勾了勾唇角,溢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