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53章:看着他去死
    郁凌恒摸出手机,找出一段视频,然后把手机递给他,“自己看!”

    欧阳疑惑不解地接过郁凌恒的手机,垂眸一看……

    脸色大变!

    竟然是严楚斐婚礼那天,他强迫米娅的那段视频……

    他当时气疯了,不顾她的意愿强行把她办了,还用手机录下了一小段视频,再把视频发在她的手机上,让她拿着这段视频去告他……

    “哪来的?”

    欧阳在短暂的惊愕之后,蓦地抬头看着郁凌恒,失声问道。

    “w博!”郁凌恒答。

    “什么?”欧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为自己听错了,惊讶得声音都变了调。

    “有人把这段视频发在了w博上。”郁凌恒皱着眉头,脸色越发凝重了一分。

    半个小时前,这段视频在w博上被疯转,短短几分钟就转发上万,还好他发现得早,及时做了处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现在网上虽然已搜不到这段视频,但肯定有非常多的网民保存了……

    依旧隐患重重。

    警方要不了多久应该就会来找欧阳喝茶了。

    欧阳的心,狠狠一抽。

    有人把这段视频发在w博上?

    这……怎么可能呢?

    这段视频只有他和……

    不!不可能!这不可能!!

    他不相信。

    “这是什么时候被录的,你被人下套了吗?”郁凌恒眉头紧锁,一脸“你怎么这么不小心”的嫌弃表情。

    像他这样的身份,最忌讳的就是发生这种事,一旦被人抓住把柄那可是后患无穷啊!

    “我自己录的。”

    沉默半晌,欧阳低低冒出一句。

    “什么?”郁凌恒霍然瞠大双眼,瞪着欧阳,像是听见了天方夜谭。

    自己录的?

    没事录这种玩意儿干啥?他口味儿也忒重了吧!

    好吧,口味儿不是重点,重点是——

    “你自己录的怎么会泄露?这段视频除了你自己还有谁有?”郁凌恒急问,眼底尽是担忧和焦急。

    还有谁有……

    欧阳的心又是狠狠一抽,满腔苦涩。

    这段视频录下来之后,他只给过一个人……

    对,就是米娅。

    当时他被妒忌冲昏了头,赌气录下了这段视频,还态度狂妄地叫她用这个去告他……

    所以现在她是来真的了?

    可是……

    为什么呢?

    在他们已经分手,她也已另投他人怀抱的当下,她为什么还要把这段视频曝出来?

    她是想让他身败名裂?

    可她有恨他到这个地步吗?恨到要把他置于死地?!

    欧阳想不通,想不通自己有什么值得她如此痛恨的,更想不通她为什么要对自己这样的狠心绝情……

    突然——

    滴滴……

    他的手机响起信息提示音。

    欧阳摸出手机,开锁,垂眸一看。

    是一条短信。

    ——我们马上就要从家里出发去机场了,这辈子应该都不会回来了,不想见她最后一面吗?

    是一个陌生号码,甚至算得上是一条莫名其妙的短信,可欧阳一眼就能看出这是谁人所发。

    欧阳的心脏狠狠一抽,顿时溢满了妒恨和不甘,捏着手机的手骤然收紧,紧指关节严重泛白。

    这辈子都不会回来了……

    不想见她最后一面吗……

    想!

    且一定要!

    嗯,他要见她!

    他要当面问问她,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对他,抛弃他便也罢了,为什么都背叛他嫁给别人了还要对他赶尽杀绝?

    她就非要看他不得好死才甘心吗?

    她的心,怎么可以如此狠毒呢?

    难道,他真的爱错了她吗?

    嗯,他要见她!必须见她!!

    “阿恒!”欧阳在郁凌恒探过头来想要看信息内容的那瞬,将手机收了起来,冷冷开口。

    “嗯?”

    “帮我一个忙!”

    “什、什么?”郁凌恒没看到短信,正暗骂自己笨,听到欧阳喊自己便下意识地抬眸。

    看到欧阳脸色冷凝,郁凌恒的心里莫名泛起一丝不安。

    像是有什么不好的事,即将发生……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米娅手机进水了,无人联系得上。

    那是在出门之际,她站在厨房里给邓盈盈打电话,交代一些工作上的事。

    说着说着突然身后被不轻不重地撞了一下,手机从手里滑落,掉进了装着水的洗菜池里。

    虽然她也很疑惑,洗菜池里是何时装的水……

    卓行一忙不迭地道歉,说自己脚滑,绝非故意云云。

    米娅连忙从水池里捞出手机,一边使劲儿甩着水,一边又只能说没事儿。

    即便心里蛮火大的……

    手机进了水,开不了机,只能宣布报废。

    去机场必须马上出发了,唯恐时间来不及,卓行一便提议到了国外再买手机。

    一个小意外,她并未放在心上,点头说好。

    没有手机,她接不到电话也上不了网,所以对视频被泄露一事,一概不知。

    拿着行李下了楼,米娅突然觉得卓行一今天有点反常。

    因为他竟然说要开车去机场。

    明明可以坐计程车,为什么非要自己开车?

    面对她的质疑,卓行一的回答是自己开车比较方便。

    米娅蹙眉暗忖,他们要出国一周,自己开车去机场的话岂不是要把车子停在机场一周?何必呢?

    但卓行一坚持,非说自己开车更方便,米娅内心虽不以为然,但也没有多做争辩。

    她只以为是卓行一在牢里呆了三年,这刚出来想过过车瘾……

    虽然这理由挺牵强的,但她已找不到合理的理由来为他这莫名其妙的行为作解释。

    在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米娅突然叫起来——

    “行一你走错了!”

    “啊?”卓行一一脸茫然。

    “去机场该走那条道。”米娅蹙眉,指着另一条道路说道。

    卓行一闻言,懊恼地急叫:“哎呀糟了,在里面呆太久对c市的路都不熟悉了。这可咋办?这是单行道好像不能调头……”

    “算了没事儿,这条路也能去,就是有点绕,”米娅努力按压着心里的烦躁和不耐,心平气和地安慰道。

    反正对这趟旅行她也不期待,若真赶不上飞机,正合她意……

    “那我开快点。”卓行一说。

    “没关系,还有时间,来得及的。”米娅转眸看了眼车窗外,随口说着。

    他嘴里说着开快点,可速度却越来越慢,像是在等什么……

    看着窗外风景的米娅心不在焉,对于车速的快慢毫不在意,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欧阳的脸,以及曾与他恩爱甜蜜的那些美好瞬间……

    米娅觉得自己想欧阳想得可能已经走火入魔了。

    因为她竟然把右侧与他们并排而行的白色卡宴的车主,看成了欧阳……

    依旧是记忆中熟悉的容颜,依旧是完美到无懈可击的侧脸,依旧是尊贵儒雅气宇非凡……

    不过瘦了。

    嗯,不止瘦了,还颓废了,整个人弥漫着一股骇人的戾气……

    呯!

    卡宴突然朝着他们的车撞来。

    两辆车的车头相撞,发出一声巨响。

    米娅的车被撞得车身狠狠一歪,卓行一慌忙抓紧方向盘,才没有让车子失控地撞上路边的护栏。

    突如其来的冲击力使得心不在焉的米娅脑门差点撞在仪表台上,将她神游的思绪吓得立马统统回到脑海。

    她如梦初醒。

    一边捂住被吓得砰砰直跳的心口,一边本能地转头朝着右侧的卡宴看去……

    她以为回过神来的自己会看到一张陌生的脸,哪知——

    哦天哪!

    真的是他!

    开着白色卡宴撞击他们车子的人,真的是欧阳!!

    米娅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距离不过一米,另一辆车里那面罩寒霜的男人。

    他怎么……

    会出现在这里?

    而且还撞他们?

    欧阳的脸,冷如冰雕,毫无温度且除了冷再无别的情绪。

    白色卡宴不是他的车,是云裳的,他向郁凌恒借的。

    因为他被大姐夫严谨尧派来的人监视着,唯有求郁凌恒给他打掩护,他才能得以脱身前来堵截正要去机场的米娅和卓行一。

    他要来当面问问她,为什么要对他这么无情!

    欧阳想逼停卓行一,卓行一不肯停,于是两辆车就在马路上争相追逐,互不相让。

    米娅在短暂的惊愕之后,连忙对卓行一喊道,“行一,你把车靠边停一下……啊!”

    可话音未落,就见欧阳提速想要超车,卓行一早有防备,同时猛地一踩油门,车子往前狂飙。

    因为突然加速的惯性冲力,米娅身躯倾斜,被狠狠吓了一跳,不由自主地失声惊叫。

    两辆车相擦而过,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险象环生的画面让米娅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行一你干吗啊?我是让你停车,不是叫你加速啊!”米娅惊叫,吓得狠狠喘气。

    欧阳突然出现,还一脸肃杀的模样,想必是有什么话要跟她说吧……

    虽然已经分手的他们根本没什么好说的了。

    但他性格霸道,容不得别人拒绝,既然都这样追来了,那停下车来好好沟通,总比在大马路上飙车要安全许多。

    卓行一对米娅的惊叫置若罔闻。

    他目不斜视地盯着前方,然后在一个岔路口的地方,毅然分道。

    “行一?”米娅疑惑又心惊。

    疑惑的是他现在走的道,不是去机场的。

    心惊的是她从来没有见过他如此阴毒的一面……

    对!就是阴毒!

    米娅想来想去,只有用这个词来形容卓行一此刻的表情最为贴切。

    特别是他的眼神,像是一条毒蛇般泛着森冷的寒光……

    让人不寒而栗。

    米娅突然觉得身边的男人变得好陌生……

    陌生得像是自己从来没有认识过他一般。

    在她记忆中的卓行一,阳光开朗温柔体贴,呈现出来的一面完美得无可挑剔。

    他对她言听计从,不管做什么都是把她摆在第一位,把她当成公主一般疼着宠着……

    可今天的他,为什么跟她记忆中的模样脱节了呢?

    而他这样阴暗的一面,竟让她心生恐惧……

    “你……”米娅紧蹙着眉头盯着卓行一,紧张又心慌地急喊,“你这是要开去哪儿啊?停车啊!”

    卓行一一声不吭,只管把车快速往前开。

    米娅的心里突然窜起一股强烈的不安……

    转头往回看,只见白色卡宴在他们的身后紧追不舍。

    视力本来不算很好的米娅,这会儿竟能清晰地看到欧阳那张冷得没有一丝温度的脸……

    欧阳太冷,卓行一太狠,这两个男人的模样都让米娅觉得心惊胆颤。

    哐……

    车尾被卡宴撞了一下。

    不算很重,却吓得米娅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这样的追逐实在太危险,一不留神就很可能会造成车毁人亡的惨剧……

    米娅觉得停车迫在眉睫。

    她相信只要他们把车停下,欧阳就会跟着停下,那样危险自然会降低。

    “卓行一我叫你停车,你听不懂吗?”米娅急了,蹙眉冷脸,冲着卓行一大喊。

    卓行一却像是突然失聪了一般,对米娅的叫喊恍若未闻。

    眼看严重偏离去机场的路,他们已经开上了一条乡村小道,路面越来越窄,且越来越崎岖。

    卓行一像是对这条路很熟悉,很快将身后的卡宴甩开了一段距离。

    “行一,你再不停车我要生气了!”米娅吓得脸色泛白,恐慌又愤怒地大叫。

    道路不平,车身颠簸,她不得不抓住车顶的扶手才得以堪堪稳住自己。

    “卓行一,你再不停车我就跳——”

    嗤——

    当米娅被颠簸得忍无可忍,急欲推门跳车的那瞬,随着一声尖锐的刹车声响起,卓行一终于把刹车狠狠一踩。

    车停了。

    停在了一个弯道处的空地上。

    道路里边是山,山上绿荫葱葱,杂草横生。

    外面是崖,崖下乱石滚滚,河流湍急。

    一场生死追逐,吓得米娅惊魂未卜,然而她还没来得及回魂,卓行一就塞了一个无线耳机在她的耳朵里……

    她一愣,喘着气抬头,不解地看着他。

    与卓行一对视,她这才发现,他的左耳里不知在何时也戴着一个无线耳机,像是这一路来在接收着什么讯息……

    她坐在副座,看不到他的左脸,加上她一直心不在焉,自然没有发现异常。

    “你……”她不明所以,下意识地想要把耳机取出来。

    “别动!”卓行一沉喝一声,表情是前所未有的冷酷。

    米娅狠狠蹙眉,心里那股莫名的不安在疯狂蔓延……

    她觉得今天的卓行一已经不是她所认识的那个卓行一了,他变得太陌生了。

    陌生得让她觉得可怕!

    然而米娅万万没想到的是,更可怕的还在后面……

    时间紧迫,卓行一二话没说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打开一个页面,然后将手机递到米娅的面前。

    米娅定睛一看,脸色大变。

    “行一你想干什么?”

    她脸如白纸,失声怒斥,瞠大的双眼充满了震惊和不可置信。

    卓行一的手机里,是一个实时监控,监控画面里有欧阳正急速追来的车,还有这山上某个肉眼看不到的位置,藏着的一个黑衣人……

    黑衣人架着一把狙击枪,正用红外线瞄准欧阳……

    “下车!让他不许靠近我们!”卓行一说,阴冷的表情早已不见往日的温文儒雅。

    卓行一的转变让米娅无法适应,她愣愣地看着他,惊愕得回不来神。

    “娅娅,你若不想让他死,就按照我说的做!”卓行一冷冷吐字,那透着阴狠的眼神,如一条毒蛇正吐出血红的信子,危险至极。

    不想让他死……

    “你……你什么意思?”米娅失声叫道,整个人恐慌到不行。

    “我已经交代下去,只要他靠近我们三米之内……”

    “怎样?”

    “格杀勿论!”

    “卓行一你疯了?!”米娅勃然大吼,一张小脸在瞬间变得毫无血色。

    “你说得对,我疯了,所以你最好按照我说的做,不然……”卓行一冷笑,极尽阴毒地狠狠切齿道:“你就看着他去死吧!”

    看着他去死吧……

    去死吧……

    死……

    米娅被吓到了。

    不止是卓行一说出来的话,还有从他眼底射出来的寒光,统统都让她觉得惊悚。

    因为他的字里行间清晰地透露出一股浓浓的恨意……针对欧阳的。

    米娅感觉到了,卓行一想对付欧阳,且不是说着玩儿的!

    “行一你冷静点,你这样做是犯法的!”米娅又惊又怕,气急败坏地冲着卓行一叫道。

    “犯法就犯法,我又不是没犯过。娅娅你忘了吗?我才刚刚刑满释放。”卓行一唇角的冷笑更加深刻了一分,已然是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架势。

    卓行一的确是豁出去了。

    打从米娅拒绝与他结婚的那刻起,他的内心就被妒恨占满,想要杀了欧阳的念头也是在那个时候产生的……

    他想自己已经一无所有,如果最后连米娅也得不到的话,那他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既然他活着都没意思了,那害得他一无所有的欧阳,也休想有好日子过!

    反正他是光脚不怕穿鞋的,大不了就同归于尽鱼死网破。

    “杀人是要偿命的!”米娅内心惶恐,已然方寸大乱。

    卓行一满不在乎地阴笑一声,“偿命吗?呵!无所谓!反正我现在是烂命一条,有欧大s记给我陪葬,我这条命也算死得其所了!”

    陪葬……

    卓行一说的每一个字,都让米娅心惊胆颤。

    “你这是……”她震惊地看着他,就像是从来都不认识他一般,“为什么啊?”

    “你说呢?”卓行一不答反问,阴测测地冷笑着。

    米娅哑口无言。

    有汽车的声音由远至近,欧阳快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