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52章:所以我也错了
    欧阳捏着照片的手一点一点地攥紧,照片也跟着一点一点地扭曲……

    范佳桐将欧阳的反应看在眼里,暗自欢喜。

    “那个男人住进了她的家里,他们出入成双,一起买菜,一起逛街,恩爱得就像是一对刚刚新婚的小夫妻。”范佳桐趁机解说。

    什么样的字眼能狠狠戳在欧阳的心窝子上,她就怎么说。

    卓行一住进了她的家里……

    他们出双入对……

    他们恩爱得像是新婚夫妻……

    范佳桐的话的确极具杀伤力,再配合手中的照片,无疑是给了欧阳致命一击。

    瞧!欧阳,你瞎操心了吧!

    她过得可好了!

    嗯,过得比你好了不知多少倍!

    醒醒吧欧阳,别再自欺欺人了,你于她而言根本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你在她心里毫无分量,从头到尾都是你在自作多情。

    她会对你那么残忍,一切不过源于她对你无情……

    她不爱你!

    欧阳,她不爱你啊!

    眼底泛起血丝,死死看着照片里浅笑嫣然的小女人,欧阳心如刀割。

    其实他曾设想过可能会有这样的一天,可当这一天真的来临时,他才发现自己承受不起……

    心很痛!

    真的很痛……

    “他们还订了两天后去马、尔、代、夫的机票,那可是蜜月圣地。”范佳桐将欧阳的反应尽数看在眼里,见他把照片都捏皱了,很适时地又补上一句。

    蜜月圣地……

    蜜月……

    欧阳脸色泛白,脑海里浮现出之前听过的录音。

    米娅和卓行一的电话录音。

    录音里,她答应卓行一,等他出狱他们就结婚,还说要去旅行结婚……

    他也想跟她旅行结婚的,他也想带她去外面的世界看看的,他也想给她一个难忘的蜜月旅行的……

    可她不稀罕!

    所以,她真的跟卓行一结婚了吗?

    在他们分手的第七天,她真的嫁给别的男人了吗?

    欧阳不相信。

    他不信她会对他这么残忍,更不信自己会眼瞎到这种地步……

    他不信自己爱上的女人会是这样狠心绝情的女人!

    她说过爱他的啊!她还接受了他的戒指啊!

    她怎么可以……

    怎么可以转身就嫁给别人的男人呢?

    欧阳的大脑很混乱,满脑子都是米娅的脸,曾经在一起的画面像是放电影一般不停地闪现……

    他们也曾那么恩爱,也曾那么甜蜜,也曾那么幸福开心,也曾想对小夫妻般腻歪在家里。

    她的演技到底是有多精湛,才能在与他共处时把快乐演得那样逼真……

    欧阳想,如果米娅敢跟卓行一结婚,那么这辈子到死他都是不会原谅她的!

    他会恨她一辈子……

    不!不止一辈子,还有下辈子,下下辈子,他会恨她永生永世!

    永生永世吗?

    呵!欧阳你是不是想太多了啊?

    她都不爱你,又怎么会在乎你原不原谅呢?

    你爱也好恨也罢,她统统不在乎,她不在乎啊!!

    欧阳面如死灰,目光呆滞地盯着照片,心脏如同正被一双无形的手狠狠撕扯,扯得支离破碎……

    “阿阳……”

    “你找人跟踪她?”

    见机不可失,范佳桐想继续挑拨,可刚开口就被欧阳冷冷阻断。

    将照片放回袋子里,欧阳转头看着范佳桐,眼底寒光四溢。

    范佳桐愣了一下。

    “对!”续而她大方点头,理直气壮地说道:“因为我要让你看清楚她的真面目,让你看看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只有你看清了她,才能对她彻底死心!”

    欧阳脸如寒冰,薄唇抿成一条阴冷的弧线,高大的身躯弥漫着一股骇人的戾气,极冷极冷地看着范佳桐。

    偏偏范佳桐还没感觉到危险,不屈不挠地继续煽风点火,苦口婆心地劝道:“阿阳,忘了她吧,你们分开不过几天她就转投别人怀抱,如此无情无义,根本就不值得你这样爱她!”

    “说完了吗?”欧阳冷嗤一声。

    范佳桐一震,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了不对劲。

    她愣愣地看他,怀里突然被砸进来一个东西。

    “范佳桐,死了这份心吧!”

    欧阳将文件袋往范佳桐的怀里一丢,毫不留情地冷笑道。

    死了这份心……

    “……”范佳桐下意识地抱住文件袋,呼吸一窒,被砸得往后退了一步,脸色青白交加。

    “就算没有米娅,我也不会娶你!”将燃到尾部的烟头丢在地板上,欧阳一边用脚尖狠狠碾灭烟头,一边冷酷无情地说道:“所以收起你的心机,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就这样被他看穿,范佳桐难堪到极点。

    可她不能就这样认输……

    欧阳说完就转身要走,范佳桐见状连忙跑到他的面前,阻断他的去路。

    “阿阳,你误会我了,我不是在耍什么心眼儿,我是关心你,我不忍心看到你被米娅那个女人耍得团团转啊!”她垂死挣扎,痛心疾首地喊道。

    “最后说一遍,我不需要你的关心!”欧阳冷漠的眼神充满了轻蔑,字里行间莫不透着嫌弃。

    说完他长臂一伸,将挡在面前对她往边上一扫。

    范佳桐被扫得微微踉跄。

    “阿阳——”

    刚站稳脚,她急得又冲着他的背影喊。

    “还有!”欧阳回头,冷得没有一丝温度的目光直直射在范佳桐的脸上,“别再处心积虑的去讨好我父母,没用!”

    “我……”范佳桐无地自容,觉得自己真是被羞辱得够惨的。

    然而越是这样,她就越是不甘心……

    欧阳转身,打开推拉门。

    “欧阳,我只是喜欢你!难道喜欢你也错了吗?”范佳桐难以压制满腔的妒恨,忍无可忍地冲着正欲离开阳台的欧阳愤慨地喊道。

    “对!错了!”欧阳头也不回,冷冷吐字。

    “我……”范佳桐红着眼,委屈又不服,“我到底错哪儿了?!”

    “因为我不喜欢你!”

    “可米娅也不喜欢你——”

    “所以我也错了!”

    空气,僵凝。

    范佳桐噙着泪看着背脊挺得笔直的男人,一点一点地缓缓攥紧双手,指甲深陷掌心……

    真的好不甘心啊!

    她明明这么优秀,又是那么那么的爱他,为什么就是得不到他的心呢?

    反观米娅,一次又一次地伤害他,不止搞得他家庭不和睦,现在还背叛他,可他却对其痴心不改,这叫她怎能不恨啊?

    从小到大,她想要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

    得不到就抢,抢不到就毁……

    反正,她若得不到,别人也休想得到!

    范佳桐狠狠咬着牙根,一抹怨毒的寒光从眼底一闪而过……

    欧阳话落,面无表情目不斜视,大步流星地朝着病房外走去。

    是的,他也错了!

    错在爱上了不该爱的人,错在明知不该爱还情根深种,错在撞了南墙都还不肯回头……

    这世间最痛苦的是什么?

    是你爱的人,不爱你啊!

    醒醒吧?

    呵!醒不了怎么办呢?

    那就……

    死在梦里吧!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米娅侧坐着,双手趴在沙发上,目光呆滞地望着窗外。

    连续几天失眠,导致她精神不济,脸色显得苍白而憔悴。

    脑子里乱糟糟的,像是想了很多,然而当她集中精力去想,却丝毫重点都抓不住。

    她觉得自己可能是生病了,整个人软绵绵的,做什么都提不起一点劲儿。

    心里像是被什么堵住,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她以为分手没什么大不了,可原来分开之后才知道,相思难熬……

    有时候“恨”是个好东西,它能鼓励人活下去。

    就好比两年前她入狱,在牢里艰苦地活着,就全靠着恨支撑下去。

    那时候她多恨他啊,满腔的不甘,一心想着出去之后要对他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对比一下,她发现自己这几天过得,比在牢里的时候苦多了……

    这种苦不是身体上的,而是来自心灵……

    嗯,心里苦,特别苦。

    十天了,他过得好吗?

    是不是已经妥协了呢?是不是决定听从父母的安排另觅良缘了呢?

    应该是吧……

    “娅娅……娅娅……娅娅……”

    模糊的呼唤,虚无缥缈得如同天边传来,在耳边萦绕。

    米娅沉浸在悲伤的思绪里,回不来神。

    “娅娅?”

    一只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同时伴随着更大声的呼唤。

    “嗯?”米娅抬眸,如梦初醒般定睛看着不知何时已来到面前的卓行一。

    “想什么呢?想这么出神。”卓行一拧眉狐疑。

    “没什么,想了点公司的事。”米娅抬手揉了揉有些晕涨的额头,避重就轻地答道,然而她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抬眸看他,“你刚叫我?”

    “啊对!”卓行一点头,“我是想问问你,再过一会儿我们就该去机场了,你的行李都收拾好了吗?”

    “几点了?”她蹙眉。

    “十点了。”卓行一把戴着表的手腕递到她的面前。

    “哦。”她垂眸看了看表,连忙站起来。

    不是没收拾好,是根本就还没收拾。

    她一整天都在胡思乱想,压根儿就忘了还有行李这回事儿。

    米娅匆匆往卧室走去。

    她魂不守舍,将手机遗忘在了沙发上……

    “需要帮忙吗?”卓行一一边冲着米娅的背影关切地问道,一边不着痕迹地用抱枕将她的手机掩藏。

    “不用,我自己收拾就可以了。”米娅摇头拒绝。

    “还有时间,慢慢收,不着急。”卓行一噙着温煦如风的微笑,柔声说道。

    “嗯。”

    米娅进入卧室,拿出行李箱开始收拾外出所需的衣物。

    卓行一则悄悄戴上薄薄的手术手套,小心翼翼地拿起米娅的手机尽量不触碰到手机屏幕,然后快速回了自己房间……

    米娅是在行李收拾到一半的时候才发觉手机不在身边的。

    她连忙回到客厅。

    卓行一正姿态慵懒地坐在沙发里,拿着马、尔、代、夫的宣传贴看攻略。

    而她的手机则安安静静地搁在茶几上。

    米娅微微蹙眉,在回想刚才自己是把手机遗落在什么地方的……

    “你的手机刚才在沙发上,我怕掉进沙发缝隙里或者不小心坐到,所以给你放茶几上了。”卓行一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一般,用嘴努了努她的手机,一脸坦荡地说道,见她皱着眉,还关心地问:“怎么了?”

    米娅拿起自己的手机,一边不着痕迹地查看,一边淡淡摇头,“没有,谢谢。”

    手机依旧锁着,而且开锁之后还是之前她看过的页面,没有任何异样……

    卓行一突然脸色一沉,“娅娅,你现在非要跟我这么客套吗?举手之劳的事有什么好谢的啊!”

    米娅瞟了眼卓行一饱含不悦和委屈的模样,将手机揣兜里,说:“顺口而已。”

    然后她回到卧室,继续收拾。

    在米娅转身的那瞬,卓行一的唇角若有似无地扯了扯,溢出一抹无声的冷笑……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医院里。

    邱忆娴从早上起来,右眼皮就一直跳。

    有句俗话叫左眼跳财右眼跳灾,这眼皮跳得邱忆娴心里很不安。

    “怎么了?”

    看到正要剥桔子的老伴儿频频揉眼睛,欧荣毅将目光从电视上转移到老伴儿的脸上。

    “我眼皮跳了一上午了。”邱忆娴苦恼地皱着眉头,咕哝着抱怨。

    说着又要抬手去揉。

    欧荣毅一把抓住老伴儿的手,轻喝,“别揉!手上有细菌,眼睛揉瞎了看你怎么办!”续而放轻语气,道:“别去管它,一会儿就不会跳了。”

    “可它跳得我心烦!”邱忆娴气急败坏地将手里的桔子重重放回水果盘里。

    欧荣毅看了老伴儿一眼,然后又转眸凉飕飕地看了眼坐在外面会客厅里发呆的儿子,意味深长地淡淡吐字,“我看你心烦的不是眼皮跳吧。”

    邱忆娴嘴角一僵,无言以对。

    好吧,眼皮跳是其次,心疼儿子才是最主要的。

    哎……

    她那傻儿子啊,短短几天就瘦了一圈了,这样下去可怎么办啊!

    邱忆娴快愁死了。

    听了丈夫含沙射影的话,邱忆娴也下意识地转头朝着儿子看去,看到儿子那透着悲伤和绝望的身影,心疼至极。

    “老头子啊。”

    看了半晌,邱忆娴转回头看着丈夫,忧心忡忡地开口。

    “嗯?”欧荣毅将目光调回到电视上。

    “你就真的一点不心疼?”邱忆娴压低声音,有些愤慨地瞅着丈夫。

    “长痛不如短痛!”欧荣毅目不斜视地盯着电视,无动于衷地说道。

    “可我心疼……”邱忆娴眼眶微微泛红。

    欧荣毅转头就狠狠瞪了老伴儿一眼,怒斥,“关键时刻,你别给我妇人之仁!”

    儿子跟那个妖女已经分手了,这十天都守在医院哪儿都没去,可见儿子已经妥协,只要再坚持坚持儿子一定可以忘掉这段情的。

    看着丈夫胸有成竹的样子,邱忆娴却乐观不起来。

    她从来没有见过儿子这副颓废的样子,无喜无怒,每天活得跟具行尸走肉似的。

    邱忆娴越想越担心,狠狠瞪了丈夫一眼,压低声音没好气地喝道:“我不管,儿子没事最好,你要是把他逼出什么病来,我跟你没完!”

    “不就失个恋,一个大男人这点坎儿都过不去的话还有什么用?”欧荣毅回了老伴儿一个白眼,冷哼道。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铁石心肠?”邱忆娴恼极,冲口呛道。

    “你——!”欧荣毅气结,手摁住胸口。

    邱忆娴见状,吓得连忙投降,“说错了说错了,我说错了,你别着急啊,来来来,喝点水……”

    欧阳抱胸坐在沙发里,呆滞的双眼毫无焦距地睁着,高大的身躯弥漫着一股生无可恋的颓然气息。

    他知道父母在嘀嘀咕咕的议论他,但他没兴趣也没心情去注意。

    随他们说吧,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反正他现在已经什么都无所谓了。

    毕竟,他心爱的女人都很有可能已经嫁给别人了……

    范佳桐的话他不会全信,但那些照片却又让他不敢再继续自欺欺人,毕竟她曾亲口说过,等卓行一出狱就会立刻与其结婚……

    所以到底现在她有没有跟卓行一结婚他不知道,也不敢去证实。

    因为他怕,怕结果会将自己打入地狱……

    呯!

    突然,病房的门被狠狠推开,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像股飓风一般冲了进来。

    是郁凌恒。

    “你干吗不接电话?!”郁凌恒脸色焦急,一冲进来就对着发呆的欧阳气势汹汹地大喊道。

    欧阳回过神来,像是反应不过来一般,目光茫然地看着郁凌恒。

    怔愣了两秒,他从裤兜里摸出手机,垂眸一看,竟有未接来电十几个。

    再一看,发现手机不知何时被关了静音。

    “没听到。”欧阳顺手把静音打开,无精打采地淡淡吐字。

    郁凌恒急得额头冒汗,刚想说什么,突然看到外婆邱忆娴从卧室里探出头来,连忙把已到嘴边的话生生咽了回去。

    “有事?”欧阳抬眸瞥了眼郁凌恒,问。

    郁凌恒没有回答,而是径直走向卧室,毕恭毕敬地对病牀上的欧荣毅说:“外公,我跟小舅有点重要的事要谈,能不能……”

    “什么事?”欧荣毅头也不抬地继续看书。

    “我有一点工作上的事需要请教小舅。”郁凌恒谄媚地笑。

    “一个小时够吗?”

    “够够够!”

    郁凌恒点头如捣蒜,然后转身走向沙发,拉起欧阳就朝着病房外快步走去。

    “你干吗?”

    进入电梯,欧阳拧眉看着脸色凝重的郁凌恒,问。

    郁凌恒摸出手机,找出一段视频,然后把手机递给他,“自己看!”

    欧阳疑惑不解地接过郁凌恒的手机,垂眸一看……

    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