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51章:因为我不爱你
    “嗯!”米娅点头,态度坚定。

    卓行一的双眼更红了一分,“可你之前——”

    “行一,我对你的感情可以算亲情,也可以算友情,但不是爱情!”米娅在决定下来要怎么做之后,内心就非常的平静,与卓行一的失控大相径庭。

    “所以这三年来你对我说的每一句‘我爱你’都是骗我的喽?!”卓行一伤心又愤怒。

    “对不起——”

    “我不接受你的对不起!”卓行一勃然大喝。

    米娅沉默。

    卓行一情绪激动地冲着米娅痛心疾首地怒吼,“米娅,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明知道我有多爱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知道这三年我在牢里是怎么熬过来的么?为了你我变得一无所有,我现在只有你你却说你不爱我,那我怎么办?啊!我怎么办?!”

    听着卓行一充满悲伤的控诉,米娅心里也非常的难过。

    她突然起身,朝着客厅走去。

    很快她拿着一份文件回到了餐厅。

    然后她将手里的文件轻轻放在他的面前,说:“这是御优的股权转让书,你只要在上面签个字,御优就是你的。”

    股权转让书……

    “你什么意思?”卓行一又是一怔。

    米娅苦涩地淡淡一笑,“行一,你为我做的每一件事我都牢牢记在心里,你对我的好我也铭记于心,只是感激不是爱情,我不想委屈你。”说完她微微停顿,然后才幽幽补了一句,“也不想勉强我自己。”

    卓行一的双手,缓缓攥紧。

    她说我不想委屈你……

    不想委屈他?

    明明不想“勉强自己”才是重点吧!!

    呵呵!用这些冠冕堂皇的话来敷衍他,以为他真的那么傻看不穿她的无情无义吗?

    卓行一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因为妒恨而绞在了一起,痛得他冷汗淋漓。

    他看着她,死死看着,满腔的希冀被绝望取代,世界如同到了末日,一片黑暗。

    “你不爱我是吗?那你爱谁?欧阳吗?!”

    终究是忍受不了内心的妒忌,一不留神,他冲口而出。

    欧阳……

    乍然听到他的名字,米娅的心,狠狠一颤。

    这世间,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听到他的名字就会像是被吓了一跳的那个人。

    欧阳至于米娅,就是这样惊悚又惊喜的存在。

    “对,我爱他。”她没有犹豫,如实点头。

    卓行一的心,被狠狠刺了一刀。

    完了完了,什么都完了……他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所以你现在是想跟他结婚?”卓行一心痛如绞,死死盯着米娅,爱恨交织。

    米娅垂着眼睑,苦笑着摇了摇头,幽幽道:“我们已经分手了。”

    “既然你跟他都分手了为什么还不肯给我一个机会?”卓行一双眼一亮,心里又泛起一丝希望。

    “因为我不爱你!”

    她不紧不慢的六个字,如同一道判决书,直接宣判了他的死刑。

    卓行一刚刚亮起的双眼瞬时一黯,面如死灰。

    “行一,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感情是不能勉强的!我也劝过自己要不就跟你凑合一辈子算了,可是那样对你来说是不公平的!不能回报你同等的爱,我又怎敢消耗你的人生?!”米娅叹了口气,抱歉地看着卓行一,情真意切地说道。

    “我不介意!”卓行一失声喊道。

    “可是我介意!”

    几乎是在他话音落下的那瞬,她就立马用同样的分贝回喊道。

    卓行一无言以对。

    米娅又说:“行一,如果我们在一起,而我不能像你爱我这样爱你,我会良心不安,我会心存愧疚,所以我不想一辈子活在对你的亏欠之中!”

    她以为她可以将就,可原来她不行。

    如果她的丈夫不是她所爱的那个人,她宁肯终身不嫁!

    都怪她明白得太晚,若能早一点想通的话,当初她绝对不会因为感激而答应卓行一的求婚。

    搞成现在这样,真是害人又害己。

    卓行一傻了一会儿,然后回过神来,两个大步来到她的面前,急得一把抓住她的手,“娅娅,你为什么不爱我啊?我到底哪点不好?”

    “你哪点都好!”米娅立马答道,然后苦涩一笑,“不好的是我,是我没福气。”

    “娅娅,我爱你,我不在乎你心里有别人——”

    “可是我在乎!”

    卓行一卑微的乞求着,可话音未落就被米娅抢断。

    “行一,其实不止是你,只要我还爱着欧阳一天,我就没办法嫁给任何一个男人!”米娅将自己的手从卓行一的手里抽出来,语气虽然平静淡然,却格外的坚定。

    爱着欧阳就不嫁给别的男人?

    她这是要为欧阳守身?

    卓行一恨得咬牙切齿。

    “可是娅娅,他不值得你爱,他以前是怎么对你的你都忘了吗?”卓行一气急败坏地冲米娅喊道。

    他不甘心,不服气,坚决不能接受就这样被打败。

    三年的牢他不能白坐,半年前的楼他不能白跳,他爱了她这么多年,他绝不能如此轻易就放手!

    他不值得你爱……

    米娅扯了扯嘴角,垂着眼睑笑得凄苦悲凉,“值得也好,不值得也罢,反正都已经这样了……”

    嗯,反正他们都已经分手了,反正从三天前他们就已经形同陌路了,反正今生他们都不会再有任何交集了……

    所以值得不值得,又有什么所谓呢?

    卓行一转眸看了眼餐桌上的股权转让书,狠狠拧眉,“你既跟欧阳分了手,又不肯跟我结婚,还把公司给了我,那你以后怎么办?”

    “我想离开c市。”米娅走向窗边,望着窗外的蓝天白云。

    “你要去哪儿?!”卓行一大惊,忙不迭地跟在她身后。

    她想去沙漠……

    想去一个没人认识她的地方,孤独地过完余生。

    所以她把公司给了卓行一。

    一是因为心中有愧,把公司给他当做补偿。

    二是公司是爸爸的心血,给卓行一打理她比较放心。

    c市她是待不下去了,必须走,否则她不确定自己什么时候就会忍不住主动去找欧阳……

    她更怕继续待在c市会看到他突然哪天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了,然后结婚生子……

    她想她会受不了的。

    所以她要走得远远的,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不知道,她才能继续活下去。

    “还没想好。”米娅望着蓝天,轻轻道。

    这是她的小秘密,她不想告诉任何人。

    “娅娅……”

    他伸手想抱她,她却在这时回了头。

    她苦笑着对他说:“行一,欺骗了你的感情是我不对,但我不是故意骗你,当时我以为自己可以,可后来我才发现,我做不到……

    “你对我的好这辈子我是无以为报了,下辈子吧,下辈子我做牛做马报答你。”

    “可是娅娅,我不想要你的下辈子,我要这辈子!”卓行一忿忿大叫,委屈又不甘。

    “对不起!”

    “娅娅,我爱你啊,你真的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吗?”卓行一气急败坏,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不能!”她摇头。

    从始至终,她的态度都非常的坚定,没有给他丝毫的希望。

    卓行一双肩颓然一垮,面露哀伤。

    米娅撇头继续看窗外,不看他,怕自己会心软。

    沉默了半晌,卓行一一瞬不瞬地看着米娅透着淡漠的小脸,像是讨好般小心翼翼地开口,“那我可不可以……提个要求?”

    “你说。”

    能做到的她会尽量做到,若做不到的她也会明确拒绝。

    其实只要决定了一件事,米娅就会是一个特别雷厉风行的人。

    她所有的优柔寡断,都用在了欧阳的身上……

    而归根结底,不过都是因为爱,因为在乎。

    爱让人不自信,爱让人患得患失,爱让人拿的起放不下……

    卓行一不死心,可怜巴巴地哀求道:“咱们先试试——”

    “行一!”米娅沉了脸。

    “好好好,说正经的!”卓行一见势不对,连忙举手投降。

    米娅的脸色稍缓。

    卓行一轻轻吁了口气,说:“娅娅,你陪我去旅行一次吧!”

    旅行……

    米娅犹豫。

    生怕她直接拒绝,卓行一连忙补充道:“就当是圆我一个梦,行吗?”

    她还是沉默。

    “虽然我们结不成婚了,但一起旅行总可以的吧?就算是朋友——”卓行一苦哈哈地叹气。

    “行!”

    一次旅行,了不起半个月。

    他说得没错,做不成夫妻至少还是朋友,朋友间一起结伴旅行也没什么不可以。

    而且他说就当是圆他的一个梦……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她还能说什么呢?

    见米娅答应了,卓行一默默松了口气。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欧荣毅脱离危险,从重症监护室转到vip病房。

    上午十点,范佳桐拎着鸡汤准时出现在病房里。

    “伯父,您今天感觉怎么样?”范佳桐噙着乖巧甜腻的微笑,向正在看报纸的欧荣毅问候道。

    “挺好的。”欧荣毅戴着老花镜,闻言便微微低着头,从镜缝间看向来到病牀边的范佳桐。

    “那就好!”范佳桐笑米米地点头,然后将保温杯的盖子拧开,将里面的鸡汤倒进碗里,“这是我妈妈昨天特意去乡下买的土鸡,特别有营养,伯父您尝尝。”

    欧荣毅放下报纸,接过鸡汤,笑呵呵地说:“那就谢谢你妈妈了。”

    “伯父您这么客气可就见外了哦。”范佳桐微微嘟嘴,佯装不悦。

    “好好好,不客气不客气。”欧荣毅哈哈笑道,心情大好。

    这时,病房的门开了,邱忆娴和欧阳一前一后进入病房。

    “佳桐来啦。”

    邱忆娴看到范佳桐,也是喜笑颜开。

    “嗯嗯。”范佳桐连连点头,见邱忆娴手里捧着一束花,忙不迭地上前接过,“伯母,我来吧。”

    然后范佳桐抱着花走向花瓶,将快要凋零的花取出,再手脚利索地把新鲜的花儿换上。

    范佳桐如此乖巧,欧荣毅和邱忆娴都非常满意。

    “这看来看去啊,还是佳桐最懂事!”邱忆娴一边走向丈夫,一边别具深意地赞扬着范佳桐。

    欧阳面无表情,把手里的袋子放在沙发上。

    母亲这话是说给他听的,他知道。

    范佳桐很懂事吗?

    呵!关他p事!

    “对了佳桐,你这天天过来,不用陪你男朋友吗?”邱忆娴转头看着范佳桐,关心地问道。

    嗯,从欧荣毅住院开始,范佳桐每天都会来医院,比作为女儿的欧晴和殴馥彤还来得勤快。

    “哦,已经分了。”范佳桐云淡风轻地说道。

    “啊?分啦?为什么呀?”邱忆娴惊讶地瞠大了双眼。

    “不合适呗。”范佳桐笑了笑,满不在乎地耸肩道:“而且我又不喜欢他。”

    闻言,邱忆娴蹙眉不解,“不喜欢为什么在一起啊?”

    “因为是恩师介绍的啊,不好意思拒绝,就说交往看看吧,可交往了一点时间还是没感觉,所以就……”

    欧荣毅和邱忆娴对视一眼,俱都暗自欢喜。

    “既然不喜欢,分了也好。”邱忆娴笑了,眼底泛起一抹掩饰不住的喜悦。

    说完还看了欧阳一眼。

    欧阳对母亲那别具深意的目光视若无睹,放下手里的东西之后,转身就朝着外面的会客厅走去。

    豪华病房,堪比五星级酒店,卧室、客厅、厨房……等等应有尽有。

    欧阳想抽烟,便直接去了客厅的阳台,然后再关上推拉门。

    一是不让烟味飘进客厅里,二是隔绝卧室里的交谈声。

    他听着烦!

    听着父母夸赞范佳桐,烦!

    看到范佳桐笑得娇媚如花,烦!

    感觉到父母还是不死心地想要撮合他和范佳桐,更烦!!

    好吧,他承认,不止是范佳桐和父母,包括这个世界,他都烦。

    嗯,他现在看什么都烦!

    一周了。

    分手七天了。

    他有七天没有见到她了……

    离开他的她……过得好吗?

    呵!欧阳啊,你可真是会瞎操心,这还有问吗?

    她那么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你,终于如愿以偿,能过得不好么?

    欧阳,她离开你当然会过得很好啊,只有你,没了她才会过得不好……

    因为她不爱你!

    因为你深爱着她!

    嘴里满是尼苦丁的苦涩滋味,吸进去的烟像是黄连,连同他的心都变得苦不堪言。

    分开的这些天,他的脑子里无时无刻不是她的存在,醒着是她,好不容易打个盹儿,也是她。

    她像冤魂似的缠着他,让他寝食难安。

    她可真狠啊!

    说分手就分手,说形同陌路就形同陌路,一连七天,音讯全无。

    他的行动受限,不能去找她,挣扎了许久,最后实在熬不住思念鼓足勇气给她打电话,却发现自己被拉黑了。

    呵!

    她做得可真够绝的!

    她是一点活路都不给他啊!!

    欧阳狠狠吸了口烟,再缓缓吐出白烟,望着湛蓝的天,心里却布满了阴霾。

    吱呀……

    推拉门轻轻打开,范佳桐端着一个水果盘出现在阳台。

    进入阳台之后,范佳桐又把推拉门关上,然后转头看向欧阳,担忧地蹙着眉头,柔声劝道:“别抽这么多烟,对身体不好的。”

    边说,就边伸手想去拿掉他叼在嘴里的香烟。

    “你的关心给我爸就够了,我不需要!”欧阳抬手一挡,直接将范佳桐伸来的手隔开,冷冷说道。

    范佳桐脸色微微一僵。

    被如此明显地拒绝,终究是有点尴尬的。

    但为了往后的幸福,范佳桐觉得这点委屈她可以忍受。

    将手里的水果盘放在一边,范佳桐看着一脸冷漠的欧阳,心疼地说:“阿阳,我知道你现在很难过——”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难过了?”欧阳转头,极冷极冷地瞥了范佳桐一眼,轻蔑冷嗤。

    就算他难过,也轮不到她来安慰!

    “你别怪伯父伯母,他们都是为你好……阿阳!”

    范佳桐努力地扮演着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邻家妹妹形象,怎奈她还没演完,欧阳就已不耐地转身欲走。

    她连忙拉住他,急道:“我有话想跟你说。”

    “不好意思,我不想听!”欧阳甩开范佳桐的手,毫不犹豫地直接拒绝。

    他打开推拉门——

    “如果是关于米娅的呢?”

    身后响起范佳桐急切的声音。

    欧阳抓着推拉门的手,骤然一紧,指关节严重泛白。

    两秒之后,他关上了推拉门。

    他转身,范佳桐递给他一个文件袋。

    “她喜欢的那个男人出狱了。”

    当他伸手接过文件袋的时候,范佳桐如是说道。

    欧阳狠狠一震。

    卓行一出狱了?

    啊对……

    她跟父亲做了交易,只要跟他分了手,卓行一就可以立马出狱。

    垂眸看着手里的文件袋,欧阳胆怯了。

    他不敢看,怕自己会心碎……

    可人啊,往往又喜欢犯贱,明知道不该听不该看,可就是忍不住想听又想看……

    他的心,一点一点地缩紧,紧得发疼。

    他知道不该看,可他控制不住内心的魔障,双手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般,拆开了文件袋……

    袋子里是一沓照片。

    照片上的人,是米娅和卓行一……

    才看了一张,欧阳就心口开裂了。

    照片里的米娅和卓行一在逛街,两人并肩而站,卓行一深情款款地看着米娅,米娅低着头在看手机。

    下一张,卓行一抬手将米娅散落在脸颊的发丝夹在耳后,举止无比亲昵……

    再下一张,米娅抬起头来,对卓行一笑了……

    明媚的阳光下,郎才女貌的两个人旁若无人地深情对视,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

    欧阳捏着照片的手一点一点地攥紧,照片也跟着一点一点地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