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50章:对不起
    分手的第三天,米娅嘴里很苦,吃什么都没味儿。

    已经三天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了,她明明饥肠辘辘,却偏偏什么都吃不下。

    若非要逼着自己多吃一口,胃马上就会提出抗议,要不了两分钟她就能把刚吃下去的全都吐出来。

    邓盈盈很担心,说她瘦了。

    她照了照镜子,嗯,的确瘦了。

    不想再这样继续瘦下去,她决定对自己好点。

    嗯,没人疼之后,得自己疼自己,还得多疼一点才可以……

    于是下班之后,米娅去超市买了很多食材。

    她想,哪怕是装,她也得装出一副分手快乐的模样不可。

    从电梯出来,她拎着两袋食物心不在焉地朝着自己的家门走去。

    一边往包里摸钥匙,一边随意抬眸,却赫然看到一抹熟悉的高大身影倚在她家门边的墙上……

    模样俊朗的男子,对着她漾出欢喜的微笑。

    深情的目光带着宠溺,在对视两秒之后,他缓缓站直身躯,然后对她展开双臂,等她入怀……

    米娅看着几步之遥的年轻男子,脸色平静,并无太多惊讶。

    仿佛她早就知道他该出现了一般……

    见他对自己张开双臂,她没有犹豫,走上前去与他拥抱。

    当她投入怀中,他双臂一收,紧紧抱住了她。

    “娅娅!我想死你了!”

    卓行一咬着牙根,在米娅的耳畔近乎恶狠狠地说道。

    米娅没有挣扎,任由卓行一紧紧抱着自己,与他的激动截然相反,她的眼底毫无波澜。

    他出狱她是高兴的,可是她做不到像他这般欢天喜地。

    “娅娅,你想我吗?”

    卓行一的呼吸略急,胸腔微微起伏,将米娅松开少许,深情款款地凝睇着她。

    “别在门口说话,咱先进屋吧。”米娅却拍拍他的手臂,从他怀里退出来,一边从包里拿出钥匙开门,一边避开话题。

    卓行一眸光一黯。

    “好!”但他立马就恢复如常,笑着点头,同时伸手将她拎在手里的袋子接过来。

    进屋之后,米娅走向厨房,卓行一拎着两袋东西跟在她的身后。

    待把食材一一放入冰箱之后,米娅走向客房,拿了一套崭新的男式居家服出来,递给卓行一,“你先洗澡,我去做饭。”

    “我想吃红烧肉。”卓行一毫不客气,笑米米地要求道。

    “好。”米娅点头。

    “还有玉米炖排骨。”

    “好。”

    “还有芙蓉蒸蛋和糖醋里脊。”

    “好。”

    “乖!”在她话音落下的那瞬,他低头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然后喜滋滋地拿着居家服朝着卫生间走去。

    米娅站在原地,极力隐忍,直到卓行一进入了卫生间里,她才抬手擦了下刚才被他亲的位置……

    似是想擦掉他的痕迹。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病了,不知是从何时开始,除了欧阳,她竟排斥别的男人对她过分亲密……

    如同此刻,卓行一只是亲了下她的脸颊,她就有种想要拿刷子把自己的脸狠狠刷一遍的冲动。

    虽然跟欧阳已经分手,但她还是觉得接受了卓行一的吻就是背叛了欧阳……

    二十分钟后。

    米娅站在灶台前,查看锅里的蒸蛋。

    突然一双手臂环住她的腰,下一秒,她的背就贴上一副温暖的怀抱。

    “娅娅……”

    卓行一低头,把脸埋在她颈后的发丝里,贪婪地呼吸着她的气息。

    米娅狠狠蹙眉,心里泛起一丝不舒服。

    她一定是魔怔了,每当卓行一靠近她的时候,她就会想起欧阳……

    想起他曾在这个屋子里对她所做过的一切!

    他也会在她做饭的时候从身后抱住她,也会把脸埋在她的发丝中,也会在她耳畔深情地呢喃着想她爱她……

    即便他只是出差几天,回来之后也会像是分开了几年一般缠着她使劲儿腻歪。

    这个屋子里,处处都有他的影子。

    哪怕她已经把他的东西全都寄回给他了,可就算属于他的东西都不在了,属于他的记忆却早已深深刻在了她的脑海里……

    “娅娅……”

    卓行一一声接着一声的呢喃将心不在焉的米娅唤回神来。

    被他这样搂着,她浑身像是有针在扎一般,各种难受。

    于是她转身将他轻轻推开,用嘴努了努外面客厅,说:“你先去看电视吧,汤还得再炖一会儿。”

    “我不看电视,我就在这儿陪你。”卓行一噙着温煦如风的微笑,看着她轻轻摇头,温柔地说道。

    他看着她的眼神专注而深情,像是怎么也看不够一般。

    米娅垂眸避开,“我不用你陪——”

    “可是我想陪你!”他抢断,态度略强硬。

    米娅无言。

    卓行一有点慌了。

    对视两秒,米娅妥协地点了点头,然后走向一旁假装忙碌。

    卓行一努力隐忍,心里的不安却在疯狂扩散……

    “娅娅,我们这么久没见了,你不想我吗?”他走到她的身后,微微侧着身,拧眉看着她太过淡漠的小脸。

    “当然想啊。”米娅低着头,随口应道。

    听她说想,他立马又开心了起来,“怎么想的?”

    米娅对卓行一的这类问题开始觉得有些反感了……

    “出狱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她转移话题。

    “因为想给你一个surprise!”卓行一咧嘴一笑,抓住她的手,深深看着她不厌其烦地问:“娅娅,我出来了,你开心吗?”

    “这还用问吗?当然开心啊!”米娅毫不犹豫地答道,但太过冷静的表情看不出欢喜。

    “真的吗?”

    “嗯。”

    这样的对话,太容易冷场,卓行一很明显地感觉到自己是剃头担子一头热。

    他们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他们的感情曾好得无话不谈,可现在……

    卓行一满心失落,委屈地看着米娅。

    他在监牢对她日思夜想,现在他们终于团聚了,为什么她看起来好像并没有多开心的样子呢……

    “不出去就择菜吧。”米娅突然将一把青菜递到卓行一的面前,打破逐渐变得尴尬的气氛。

    感情真的会因为时间而变得生疏吗?

    米娅不知道。

    她只知道,对卓行一的亲昵和依赖,再也回不到从前。

    曾经他们无话不谈,可现在他们竟相对无言。

    是谁变了?

    或许大家都变了吧……

    一个小时后,三菜一汤总算上了桌。

    米娅动作娴熟地摆碗筷。

    “娅娅,庆祝我出狱,咱们喝两杯吧!”卓行一从酒柜里拿出一瓶红酒对米娅晃了晃,语调欢快地建议道。

    “最近胃不好,医生让我滴酒别沾。”米娅摇头,婉言拒绝了,“你喝吧。”

    “怎么了?”听她胃不好,卓行一立马皱了眉,满眼担忧。

    “没什么,只是需要调理调理。”她淡淡一笑,随口敷衍。

    “难怪你这么瘦!”卓行一上下打量着消瘦的米娅,无奈又心疼地嗔怪,“没我在你身边,你都不懂得好好照顾自己的吗?”

    “我很好。”米娅一边盛饭,一边淡淡应答。

    然而卓行一却像是没听到她的回答一般,接着又释然一笑,一边坐下,一边自顾自地说道:“不过没关系,以后我都不会再离开你了,有我在,你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说完,他目光灼灼地看着她,一脸憧憬加期待。

    米娅知道他在期待什么,可她却没有丝毫回应,而是将盛好的饭递给他,“吃饭吧,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他一直在进攻,她却一直在逃避……

    卓行一眼底划过一抹失望,将红酒放回酒柜里,然后接过饭碗,拿起筷子默默吃饭。

    几分钟后。

    “娅娅,你想好了吗?”卓行一定定地看着垂着眼睑专心吃饭的米娅,忍无可忍地开口问道。

    他本不想表现得如此着急,可她太过淡漠的样子让他心慌,总觉得若再不主动一点的话,自己的愿望就很可能会落空……

    “什么?”米娅抬了抬眼睑,看向卓行一。

    “我们旅行结婚的地方啊,你想好了吗?”卓行一笑米米地说,满心满眼的期待和欢喜。

    旅行结婚……

    米娅的心,狠狠一抽。

    她想起三天前,欧阳也这样问过她,问她有没有特别喜欢的地方,说要带她去旅行结婚……

    用力抿了抿唇,米娅放下筷子,她想有些事不能拖,还是趁早说清楚比较好。

    “行一,我有件事想跟你说。”她说,脸色平静而坚定。

    卓行一心里咯噔一跳。

    一股不祥的预感在心里流窜,他强忍心慌,保持微笑,“什么事?你说!”

    “行一,对不起,我想了很久,我觉得我们——”

    “嗤……”卓行一突然捂住肚子,龇牙裂齿地抽气,然后不等米娅把话说完,就腾地站起,“哎呦呦我肚子怎么有点疼,等等啊,我先去下卫生间。”

    米娅淡淡嗯了一声,继续吃饭。

    卓行一站在卫生间里的洗漱台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心里充满了愤怒和不甘。

    他已经意识到米娅想说的是什么了。

    她想反悔!

    嗯,她不想嫁给他了。

    其实早在之前通电话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她有悔婚的念头……

    怎么办?

    现在他该怎么办?

    为她坐了三年牢,他失去了一切,难道还是得不到她?

    不行,他得好好想想对策……

    卓行一在卫生间呆了十几分钟才出来,出来之后就掩嘴打哈欠,一脸困倦地对米娅说:“娅娅,我突然觉得好困,想睡了,有事儿咱明天再说,好吗?”

    米娅抬眸看着卓行一,微不可见地蹙了下眉。

    他在逃避,她又岂会看不出?

    不过算了,明天说就明天说吧,反正也不差这几个小时。

    他才刚刚出狱,就让他先睡个好觉,明天再说。

    “嗯。”米娅点头。

    然后她垂着眸机械性地继续扒饭,食不知味地嚼着咽着。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米娅失眠了一整晚。

    在万物寂静的深夜里,思念和愧疚都被无限放大,扰得她不能安睡。

    她一会儿猜想着欧阳这几天过得如何,一会儿又纠结明早该怎么跟卓行一说,胡思乱想了一大堆,窗外的天色,不知不觉就亮了。

    反正也是睡不着,她索性起牀,准备洗漱一下出去做早饭。

    然而当她换好衣服从卧室里出来,却发现卓行一正在厨房里忙活。

    “醒了。”她走过去,卓行一看到了她,对她咧嘴一笑。

    “这么早?”米娅微微蹙眉。

    卓行一说:“习惯了。”

    米娅顿悟。

    在牢里,每天必须早起,几年下来的确会养成一种习惯。

    而卓行一这简单的三个字,又勾起了米娅内心的愧疚……

    嗯,他的三年牢狱之灾,全是拜她所赐!

    正想得出神,突见卓行一在对她招手,“来来来,我熬了小米粥,可以吃了。”

    卓行一语调欢快,笑得一脸满足加喜悦,仿佛给她做饭是他的无上光荣一般。

    米娅走向餐桌,坐下来,默默看着卓行一忙前忙后。

    很快,他将盛好的粥放在她的面前,“来,尝尝。”

    米娅吃了两口。

    “好吃吗?”卓行一双眼亮晶晶地看着她,像个期待得到表扬的孩子一般。

    “嗯。”米娅轻轻点头,然后继续默默喝粥。

    没有得到期望中的夸奖,卓行一眼底划过一抹失望……

    但他很快就恢复如常,夹了个金灿灿的炸春卷放在她面前的小盘子里,漫不经心地问:“对了娅娅,你昨晚说有事跟我说对吧?”

    米娅微微一怔。

    本来她还在纠结该如何开口,没料到他竟会主动提起。

    “嗯。”米娅放下筷子,抽了两张纸巾擦了擦嘴。

    “什么事儿啊?说吧!”卓行一的心情看起来非常的好,喜笑颜开的模样很有感染力。

    米娅突然有些不忍。

    她甚至犹豫,要不过两天再说?

    可是!

    这种事不能拖啊,越拖只会越糟……

    而且伤害就是伤害,不管早说还是晚说,都改变不了残忍的本质。

    “行一……”米娅用力抿了抿唇,愧疚地看着卓行一,鼓足勇气轻轻开口。

    “我在听。”卓行一咬了口汤包,口齿不清地点头应道。

    米娅悄然攥紧双手,默默地给自己加油打气。

    伤害一个对自己用情至深的人,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气……

    犹豫片刻,她目光定定地看着他,特别诚恳地吐出三个字,“对不起!”

    卓行一一怔。

    他立马放下筷子和没吃完的汤包,困惑又忐忑地瞅着一本正经的她,“为什么突然说对不起?你对不起我什么了?”

    “我……”米娅转眸看了眼窗外,还是觉得有点说不出口,但她立马想到分手那天在医院里欧阳那副充满痛苦和不舍的模样,心脏狠狠一抽,冲口而出,“我不能跟你结婚了!”

    如果她跟卓行一结了婚,欧阳肯定会恨她一辈子的。

    而她,承受不了他的恨意。

    “什么?”卓行一像是没听懂一般,愣愣地看着米娅。

    有些话,没说出口之前各种艰难,可一旦说出口之后就变得简单多了。

    “我不能跟你结婚了!”所以此刻再重复一遍比刚才轻松许多。

    卓行一这下像是听明白了,腾地站了起来,不可置信地看着神色平静的米娅,失声叫道:“为什么?!”

    “我——”

    “娅娅你答应过我的!你说过等我出狱就嫁给我的!”

    她刚吐出一个字,就被他急切地抢断了。

    卓行一一脸愤慨,呼吸变得急促,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

    米娅双眼微红,用力咬了咬唇,特别愧疚地点头,“对,我是答应过你,可是——”

    “你知道我这三年在牢里过的是什么日子吗?”卓行一情绪激动起来,怨愤又委屈地怒吼,也红了眼。

    “我知道!”米娅点头,唇角泛起一抹苦笑。

    她也在牢里呆了两年,深刻了解那种没有自由的痛苦。

    “我能坚持到今天出来,就是因为你答应过会跟我结婚的!”卓行一死死看着米娅,字里行间隐隐透着一股指责的意味。

    米娅低着头,艰涩地咽了口唾沫,“对不起,行一。”

    “我要的不是你的对不起!”卓行一狠狠挥了下手,近乎气急败坏地大吼。

    她抬眸看他,笑得悲凉苦涩,“可我只能给你‘对不起’!”

    他想要的爱她给不了,而她也不愿带着对欧阳的爱嫁给他,因为那不止是对他的不公平,更是对她自己的不负责任。

    卓行一脸色泛白,早已不见刚才的欢喜,他喘息着,仿佛整个世界都崩塌了一般失魂落魄。

    米娅不忍,但她很坚定,因为她知道自己必须这么做。

    卓行一哑了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双眼通红,“为什么?”

    “……”米娅无言。

    卓行一痛苦的样子让她心里也不好过。

    她在犹豫,犹豫着要不要实话实说……

    她一直在试着把对他的伤害降低到最小,可效果并不显著。

    其实她心里清楚,只要她悔婚,对他而言就是莫大的伤害……

    可就算把话说得再怎么委婉好听,也依然会狠狠伤他的心啊……

    “你突然反悔,总有一个理由吧!”卓行一死死盯着沉默的米娅,眼底布满痛楚。

    面对他的咄咄逼问,米娅觉得自己没有退路了。

    “我不爱你。”她只能如实说道。

    卓行一如遭雷劈。

    他如同被定住了一般,僵在原地怔怔地看着她,惨白着脸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米娅也默不啃声,等他慢慢消化。

    半晌后。

    “你不爱我?”他像是听见了天方夜谭,不可置信地胡乱摇头,表示不能接受,“呵!你……你不爱我?!”

    “嗯!”米娅点头,态度坚定。

    卓行一的双眼更红了一分,“可你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