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48章:她骗你的!
    半个小时后,欧阳的车停在了民政局的门口。

    米娅看着车窗外那庄重严肃的建筑物,心慌意乱之下,她紧蹙着眉头摁住了小腹……

    “怎么了?

    欧阳解开安全带正欲下车,却见小女人一副肚子疼的样子,问。

    他淡淡地瞥着她,一脸“我就看你要整什么幺蛾子”的表情……

    “没事儿,我想去下洗手间。”米娅咬了咬唇,垂着眼睑低低说道。

    欧阳下车,走到她那一边为她拉开车门,“进去吧,卫生间在里面。”

    米娅没辙,只能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随着他进入了民政局。

    进了大厅,他指着不远处的公共卫生间对她说:“去吧,我等你。”

    “嗯。”米娅点了点头便匆匆朝着卫生间快步而去。

    欧阳站在原地一瞬不瞬地看着小女人的背影,心里五味陈杂,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

    时间,一分一秒悄然流逝。

    欧阳站在窗边,望着外面突然变得灰蒙蒙的天……

    嗯,好像要下雨了。

    怎么会这样呢?

    明明刚才还阳光明媚的呀……

    啊,可能是老天爷在怜悯他吧。

    他怀揣着美好的憧憬和愿望,激动又欢喜地去到她的办公室,以为她会感动地接受他的求婚,可她不止没有丝毫喜悦,甚至还各种推拒……

    她不想嫁给他!

    他不傻,自然能看出她的不愿意。

    只是……为什么呢?

    之前不都好好的吗?给她戴上戒指的时候,她还感动落泪了啊!

    为什么他现在付诸行动了,她反倒退缩了呢?

    难道说,那些她所表现出来的感动,不过是在敷衍他罢了?

    天空开始飞起绵绵细雨,灰蒙蒙的一片覆盖着大地。

    好好的天突然就变了,一如他的心,不知何时已笼罩着一层阴霾……

    欧阳双手插袋,像座雕像般站在窗边,一动不动。

    米娅在卫生间里约莫呆了快二十分钟才出来。

    但她看到站在窗边那抹透着孤寂和落寞的高大身影时,心,狠狠抽搐。

    她仰头往上看,使劲儿眨眼睛,不让眼底的湿意蔓延……

    “有点闹肚子,等久了吧?”然后她走到他的身边,抱歉地对他说。

    欧阳从天空收回视线,转眸看着她,深深看着,“不久。”

    只要你来,等多久我都愿意。

    我就怕……

    就怕等到自己生命终结的时候都等不来你……

    那可怎么办啊……

    米娅觉得欧阳可能已经觉察到了什么,因为他看她的眼神,让她莫名心慌。

    欧阳说完,牵起米娅的手,径直朝着主任办公室走去。

    本想按照正常的程序走的,可他现在很着急,因为他怕夜长梦多……

    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太多了,总觉得再晚一点,今天这证儿可能就扯不成了……

    见欧阳要走特殊途径,米娅有点着急,下意识地看了看手腕上的表。

    “欧阳。”

    来到主任办公室前,当欧阳正要推门之际,米娅慌忙顿住脚步,喊他。

    “嗯?”他回头,目光犀利地看着她。

    她狠狠咽了口唾沫,眉头紧蹙,“你真的想好了吗?”

    “显然现在没想好的是你。”他侧身与她面对面,唇角隐隐勾勒着一抹冷笑。

    被他看穿了,米娅心慌意乱,用力抿了抿唇,垂着眼睑不敢与他对视,“我只是担心……”

    “你无需担心!”他抢断,脸色微沉。

    “我怕你左右为难!”她抬眸看他,一脸诚恳的模样。

    欧阳:“没什么好为难的,我知道该怎么处理。”

    “可你爸妈不同意你却瞒着他们跟我结婚,万一……”她愁眉不展,忧心忡忡地喃喃,“万一你们闹僵了,我怕你难过……”

    “能让我难过的只有你!”她话音刚落,他就淡淡接道。

    “……”米娅脸色一僵,心脏狠狠抽搐。

    他说,能让我难过的只有你……

    她愣愣地看着他,心痛如绞。

    在她失神之际,他牵着她进了办公室。

    微胖的办公室主任已静候多时,见到欧阳出现,忙不迭地上前,点头哈腰一脸谄媚。

    米娅脑子里乱哄哄的,沉浸在自己混乱的思绪里,没有心情去关注欧阳和主任之间的客套寒暄。

    很快,主任将两份表格摆在欧阳和米娅的面前。

    “请二位把申请表填一下。”

    欧阳二话不说,拿起笔就开始填写自己的资料。

    米娅却呆呆地看着结婚申请表,一动不动,像是傻了一般。

    欧阳很快把自己那份填好,然后直接又把米娅面前那张拿过去,继续填写她的资料。

    她不愿意填是吗?

    没关系!他帮她填!

    米娅看着下笔如飞的男人,看着自己的资料被他一一填写在表格上,心里溢满了悲伤……

    很快,他将她的表格也填好,放回她的面前。

    “签字!”他一边在自己那张表格的签名处写下自己的名字,一边头也不抬地说道。

    淡漠的语气,透着不容抗拒的命令。

    从进入这间办公室的那刻起,他就没再看她一眼。

    “欧阳……”米娅红了眼眶,难过至极地看着他。

    “签字!!”他倏地沉喝一声,正好写到他名字的最后一笔,手劲儿重得几乎划破了纸。

    而他握着笔的手,指关节严重泛白。

    米娅知道,他在死命忍耐。

    她喉间干涩,怔怔地看着笔,感觉眼前的笔重如千斤,自己不敢拿,也拿不起……

    突然,他抓起她的手,将笔放在她的手里,“听话,签字。”

    他终于抬头来看她,深邃的目光透着乞求,语气也变得格外的温柔,像是诱哄一般。

    他的温柔有股魔力,令她不由自主地捏紧了笔,仿若被催眠了似的,她将笔尖触上签名处……

    呯!

    然而就在她即将写下自己名字的那瞬,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狠狠推开。

    一个身影如狂风般席卷而来,不待大家看清,米娅面前的申请表格就不翼而飞了……

    欧荣毅夺过表格就刷刷两下撕了。

    欧阳率先反应过来,腾地站起,“爸——”

    啪!

    欧荣毅顺手就一耳光狠狠扇在欧阳的脸上。

    “别叫我爸,我不是你爸!你这个混账东西!!”欧荣毅脸如玄铁,目露凶光,怒吼震天。

    欧阳僵在原地,脸颊一片火烧火燎地刺痛,心,沉入谷底。

    主任见状,深知“非礼勿听”和“非礼勿视”的含义,在短暂的错愕之后忙不迭地退了下去。

    看到欧荣毅及时出现,米娅分不清自己的心里到底是轻松更多还是悲伤更多……

    欧荣毅撕完米娅那张申请表,立马又去拿欧阳那张。

    “爸!”欧阳欲阻挡。

    啪!

    欧荣毅怒极,扬手就又是一耳光。

    “你不是我儿子!我没你这样的不孝子!!”欧荣毅瞋目裂眦,吼得声嘶力竭,气得整个人都在发抖。

    欧阳的脸很快红肿了起来,但他并不觉得有多痛,因为心,比脸更痛千万倍……

    “结婚这么大的事儿你居然都不知会我们一声,你的眼里还有我跟你妈妈吗?你当我跟你妈死了吗?!”欧荣毅的脸色铁青,胸腔急促起伏,已然是怒到极致的模样。

    欧阳用舌尖顶了顶火辣辣的腮帮子,唇角泛起一抹苦笑,神色平静地看着父亲,“我若告诉你们,你们会同意吗?”

    欧荣毅啪地一掌狠狠拍在办公桌上,瞪圆了眼睛,“不同意你就先斩后奏,连招呼都不跟我们打了?”

    看着父亲布满愤怒的脸,欧阳的心,渐渐被绝望填满……

    米娅站在一旁,默不啃声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心如刀绞却不能流露出丝毫痛苦的神色……

    突然,手上一紧,一股力量将她轻轻一拽。

    她微微踉跄着被他拽到了他的身旁。

    然后——

    他牵着她的手,一同跪在了他的父亲面前。

    噗通一声,欧阳直挺挺地跪下,抬头望着老父亲,情真意切地恳求道;“爸!儿子长这么大,从来没求过您,今天儿子跪下来求您,求您成全!”

    “你——”欧荣毅狠狠倒抽口气,瞪着儿子,胸腔里一阵绞痛,气血翻涌。

    没错,儿子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开口求过他,更没有这样跪下来求过他。

    可如今为了一个女人,一个根本就配不上他的女人,变得如此卑微,怎能不叫他痛心疾首?

    他那骄傲自负的儿子啊,去哪儿了?

    现在跪在他面前苦苦哀求他的臭小子肯定不是他的儿子,他欧荣毅没有这样没出息的儿子!

    米娅默默跪在欧阳的身旁,感觉自己的喉咙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狠狠扼住,她本想说点什么,可几经努力却发现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她就像个上了刑场的罪犯,无力争辩更无力逃脱,唯有安静等待最终的审判结果……

    “小娅是我自己选择的,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事,我都绝不会后悔今天的决定!”欧阳字字铿锵地对父亲说着,同时转眸,目光坚定地看着身边的小女人。

    感觉到他投射在自己脸上那炙热得足以灼伤她心脏的目光,米娅垂着眼睑,连与他对视的勇气都没有。

    她怕!

    怕被他坚定的态度影响,怕被他深情的目光蛊惑,怕说好的要放手又临时变卦……

    “你眼瞎了吗?你就真的看不穿她是什么样的人吗?”欧荣毅恨不得敲开儿子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豆腐渣。

    她是什么样的人……

    欧阳一瞬不瞬地看着米娅,心痛如麻。

    “你以为我为什么会来这里?”欧荣毅恨铁不成钢,抬手指着始终低垂着头的模样,咬牙切齿地说:“因为是她通知我来的!!”

    是她通知我来的……

    她通知我来的……

    通知……

    脑子里像是有台复读机,不停地重复着父亲的话,欧阳依旧定定地看着米娅,没有出声质问,也没有暴跳如雷。

    他脸色平静,眼底却溢满了悲伤……

    他不惊讶,因为他早就猜到了。

    嗯,从父亲出现的那一刻,他就已经猜到其中缘由了。

    来民政局的事,只有他和她知道,不是她通风报信还能是谁?

    其实他什么都知道,只是不愿意接受……

    也接受不了。

    “她为什么通知我来?因为她不想嫁给你!她为什么不想嫁给你?因为她爱的人根本就不是你!!”欧荣毅咬牙切齿,吼得地动山摇,“你说你死乞白赖的娶个不爱你的女人来干吗?啊!干吗?!”

    父亲的话,如大刀阔斧般砍在心上,痛得欧阳脸如白纸。

    “爸,您说得不对,她不是不想嫁给我,她只是怕我为难,因为您跟妈不同意,她担心以后我夹在你们中间难做人。”欧阳抬眸,对父亲摇头,强忍着心里的慌乱和痛楚,极力争辩。

    “你脑子进水了吗?到了这个时候还帮她说好话?!我说得这么清楚你还听不懂是不是?什么怕你为难?人家才不在乎你为不为难,人家的心根本就不在你身上好不好!”欧荣毅气得心脏病都快犯了,

    欧阳不信,还是摇头,“爸,不是您说的那样,小娅是爱我的,她说过她爱我的——”

    “她骗你的!!”欧荣毅厉声抢断。

    “不!她不会骗我!”

    “你你——”欧荣毅气得说不出话来,你了半天,倏地抬手指着米娅,厉喝:“你告诉他,你是不是骗他的!”

    米娅微微一颤。

    在欧荣毅和欧阳同样极具压迫性的目光中,她缓缓抬头起来,看着脸色苍白的欧阳,“我……”

    “你别说,我知道你不会!”

    可她才刚开口,他就连忙将她阻断。

    那急切的模样,分明是怕她说出什么会让他伤心的话来……

    米娅心口开裂,虽极力隐忍,却还是红了眼眶。

    看着儿子自欺欺人的模样,欧荣毅震怒。

    “不会是不是?你觉得不会是不是?老子今天就让你死了这份心!”欧荣毅一边怒吼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一只录音笔,“你自己好好听听这是些什么玩意儿!!”

    “爸您不用放,我不想听!”

    欧荣毅刚要摁下播放键,欧阳就急忙说道。

    他不是不想听,而是怕听……

    有些事,他心里清楚,一直不敢戳穿就是怕戳穿了之后一切都回不了头了……

    欧荣毅这会儿只想撕开米娅的真面目让自己的儿子看清楚,哪里知道儿子内心的恐惧,一种他无法理解的恐惧。

    不顾儿子的阻止,欧荣毅的拇指摁向播放键。

    欧阳大惊,伸手欲抢,“爸!”

    “你敢来抢试试!!”欧荣毅立马把手移开,冲着儿子怒吼。

    同时,欧荣毅果断摁下播放键——

    “娅娅,我想你。”

    “我也想你……”

    “娅娅你爱我吗?”

    “……爱。”

    “娅娅,等我出来,我们就去旅行结婚吧……”

    “好。”

    ……

    录音分好几段,是自米娅出狱后每次和卓行一的通话录音。

    欧阳默默的听着,一个字一个字地听着。

    听着自己深深爱着的女人跟别的男人浓情蜜意互诉衷肠,再听着自己的心,一片片碎成了渣……

    “知道她为什么通知我来吗?”

    待录音放完,欧荣毅一脸厌恶地瞪着米娅,爱恨不能地对儿子恶狠狠地切齿,“人家不是怕你为难,而是跟我做了交易!”

    天底下没有哪个做父亲的愿意自己的儿子娶个品行不正还心有所属的儿媳妇!

    男人最忌讳的就是被戴绿帽子,自己从小疼到大的宝贝儿子,坚决不能被这样一个朝秦慕楚的女人给毁了!

    所以欧荣毅在得到这份录音之后,决定就算是死,也得阻止儿子跟这样的女人在一起。

    米娅从始至终都低垂着眼睑,任由欧荣毅误解。

    不任由又能怎么办呢?

    在“证据确凿”的当下,她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为自己辩解。

    跟卓行一的每一次通话都是真的,在电话里对卓行一说的每一个字也都是出自她口,她能怎么解释?

    不管她当时说那些话是出自真心还是敷衍,在欧荣毅看来,那都是她水性杨花的罪证。

    欧阳看着米娅,目不转睛地看着。

    看得喉咙发涩双眼发胀,看得心脏一阵一阵狠狠抽搐,看得心里溢满了绝望。

    这世间有些真相太残忍,他极力想要逃离,却又总是被命运抓了回来……

    “想知道是什么交易吗?”

    父亲的话以着强势的姿态灌入耳中,让他无处可逃。

    “我不想知道!”欧阳果断摇头。

    嗯,他不想知道,就当他懦弱无能好了,只要能跟她在一起,他什么都无所谓。

    “可是老子想说!!”欧荣毅怒吼,掷地有声地大声说道:“交易就是她跟你分手,而我让她喜欢的那个男人出狱!”

    米娅感觉自己的手就快要被欧阳生生捏碎了。

    从一起跪在欧荣毅面前的那刻,他就一直紧紧牵着她的手,当录音播放的时候,他的手越收越紧,她的五指被严重挤压,疼得她冷汗淋漓。

    欧阳面色如常,甚至还云淡风轻地笑了笑,“爸您不用挑拨我跟小娅的感情,小娅她爱我,她不会跟我分手的。”

    欧荣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事情都到这个份儿上了,他竟然还如此执迷不悟?

    怒到极致,欧荣毅转头指着米娅,恶狠狠地喝道:“你告诉他,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米娅缓缓抬头,红着眼看着欧阳,极尽艰涩地开口,“欧阳,对不起……”

    “傻瓜!说什么对不起,我知道你不会,你不用担心,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有我来处理,你只要乖乖站在我身边就好。”

    可不待她把话说完,他就噙着笑阻断了她,温柔的声音宠溺又深情。

    “我……”米娅颤声微哽,眼眶越发泛红,他越是这样不肯面对现实,她就越是心如刀绞。

    “不管你跟我爸说过什么,我知道那都不是你的本意,你是被逼的——”

    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