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47章:想跟你去旅行
    《一米阳光》第047章:想跟你去旅行(求月票)“你说得对,有些事就算亲眼所见也未必是真,所以我这里有点东西想请米小姐确认一下。”

    米娅的表情先是充满了疑惑,而当欧荣毅打开录音之后,她的脸色就变了……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邱忆娴的确病了。

    但人到了这个岁数,总会有点小毛病,这痛那痛是免不了的,问题不大。

    欧阳早上接到电话就匆匆赶到了医院,忙了一上午,直到博嫣然说母亲并无大碍之后,才总算松了口气。

    虽然没什么事儿,但博嫣然说最好还是住院观察几天,欧阳便跑上跑下为母亲办理住院手续。

    忙完之后回到病房,欧阳倒了杯水,然后拿药走向病牀,将水和药递给正半靠在牀头小憩的母亲。

    邱忆娴在听到儿子的脚步声时就轻轻睁开了眼,忧心忡忡地看着儿子没什么表情的脸。

    看来儿子这次是认真了,为了那个女孩宁愿挨家法也不肯妥协,还一连几天都不回家,若不是她借着生病的理由给他打电话,就他那倔脾气怕是到过年都不会回家一趟的。

    都说有其父必有其子,这话还真是不假,俩父子都同样的倔,真愁人。

    邱忆娴吃完药,把水杯递给儿子,同时用嘴努了努他的后背,问:“伤好点没有?”

    “好了。”欧阳随手将杯子搁在牀头柜上,不咸不淡地吐出两个字。

    “给我看看。”邱忆娴手撑着牀沿,坐起身来。

    “真的好了。”欧阳微不可及地拧了下眉。

    “给我看看!”邱忆娴脸色一沉,加重语气轻喝道,极其难得对儿子表现出如此威严的表情。

    欧阳想起刚才博嫣然叮嘱他的那些话……

    博嫣然说:“伯母的检查报告看起来虽然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可上了年纪的老人身体机能是每况愈下,还是要多加注意才行。还有,伯母血压偏高,情绪波动不宜太大,尽量别让她受什么刺激。”

    欧阳默默叹了口气,转过身背对着母亲。

    邱忆娴将儿子后面的衣摆往上撩,只见儿子的背即便过去一星期了还是有一点点红肿,伤口倒是结痂了,可一条条的疤痕如同虫子般爬在他的背上,看起来依旧触目惊心。

    看着看着,邱忆娴就红了眼眶。

    俗话说打在儿身痛在娘心,看到儿子挨了家法,邱忆娴真比自己挨了打还难过。

    将儿子的衣摆重重放下,邱忆娴恨铁不成钢地一巴掌拍在儿子的手臂上,忿忿轻喝,“你个没出息的!天下女孩那么多,你就非得喜欢她啊?!”

    “那您当年为什么就一眼看中了我爸呢?”欧阳淡淡反问,与母亲气急败坏的样子大相径庭。

    当年欧荣毅是二婚,还有个女儿,本来邱忆娴的父母也是不太愿意的,但邱忆娴对欧荣毅情有独钟,对父母说非君不嫁,最后父母没辙,只能点头同意。

    “我……”被儿子抢白,邱忆娴语塞,默了默,说,“因为你爸值得!”

    “那您怎么就知道小娅她不值得我爱呢?”欧阳整理好衣摆,似讥似讽地看着母亲。

    “她害过你——”

    “您到底要我说几遍啊?不是她害我,而是我算计了她!”

    见母亲揪住这件事不放,欧阳极其不耐地阻断母亲,脸色微沉。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帮她说好话。”邱忆娴哼道,最见不得儿子这副动不动就维护米娅的模样。

    “妈!就算您们不相信她,也总该相信我吧!”欧阳狠狠皱着眉头,气恼地喝道。

    “万一你是被她迷住了呢?”邱忆娴还是担心,就怕儿子是英雄难过美人关。

    欧阳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哭笑不得地冷嗤,“如果我活了三十几年连好人坏人都分不清,那被骗也是活该!”

    “常言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儿子,我跟你爸是担心你啊!”邱忆娴愁眉不展,字里行间也透着委屈,苦口婆心地劝道。

    欧阳沉默。

    半晌后,欧阳在牀边坐下,脸色严肃地看着母亲,说:“我知道你们的好意,但是妈,你们能担心我一辈子吗?”

    邱忆娴哑然。

    担心儿子一辈子?

    那肯定不可能啊,他们都这把年纪了,必然是会先走一步的。

    “妈!我已经长大了!这是我自己的生活,是我自己的人生,不管未来的路是苦是甜都得我自己一步步往前走,你们可以给我建议,但你们不该干预!”见母亲有所动摇的样子,欧阳趁机劝道:“你们用亲情绑架我,打着为我好的旗帜逼我做不愿意做的事,你们想过我的感受吗?”

    邱忆娴被儿子一番话给呛得无言以对。

    往后一倒,重重靠在牀头,邱忆娴虎着脸问:“你就非要娶她啊?”

    “嗯!”欧阳发出一声鼻音,毫不犹豫。

    见儿子还是一脸坚定的模样,邱忆娴气也不是恨也不是,“可是你爸不会同意的!”

    其实邱忆娴这会儿已经差不多妥协了,但她担心的是丈夫欧荣毅没有丝毫动摇的意思……

    欧阳皱着眉若有所思地想了会儿,然后看向母亲,说:“我搬出去!”

    嗯,他已经想好了,若父母真的不愿接受米娅,那他就从欧家搬出来,跟米娅在外面生活,组成一个温馨的小家。

    邱忆娴闻言,脸色大变。

    老太太立马就炸了,“混小子!你这是不想要我跟你爸了是不是?我们老了,是累赘了,所以你现在就嫌弃我们了是不是?”

    “妈!你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说不要你们了?我只是说我搬出去住!”欧阳狠狠皱眉,无语地叫道,被母亲骂得哭笑不得。

    “你搬出去就等于是不要我们了!”

    “那你们不喜欢她我能怎么办?!”

    在母亲话音落下的那瞬,欧阳就没好气地失声反驳。

    邱忆娴伤心了,顿时就红了双眼。“我跟你爸养你这么大,就抵不上一个——”

    “妈!这是两码事好不好?!”欧阳倏地大喝一声,腾地站起,脸上泛起不耐之色。

    “我觉得就是一码事儿……”邱忆娴瘪着嘴低着头,难过啜泣。

    欧阳烦躁,一个头两个大。

    “我们就你这一个儿子,就盼着你能给我们养老送终,现在你居然说要搬出去……”邱忆娴哽咽着碎碎念,念着念着就蓦地抬头气呼呼地冲着儿子喊,“欧阳,不赡养我跟爸你是要遭天打雷劈的我告诉你!”

    欧阳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谁说我不赡养你们了?都说我只是搬出去住而已,反正我现在也不常在家——”

    “那不一样!”邱忆娴气愤填膺地大声阻断儿子。

    在邱忆娴看来,儿子出差经常不回家跟搬出去住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她可以接受儿子因为工作十天半月不回家,但绝不接受往后儿子只有每逢佳节才能回来看望他们二老……

    她是一个比较传统的女人,她希望儿孙满堂,更希望一家人能够热热闹闹的住在一起。

    “这不行,那也不行,妈你到底要我怎样呢?你们非要把我逼死了才甘心吗?”欧阳火了,沉着脸对母亲忿忿叫道。

    死……

    邱忆娴最听不得的就是这个字。

    “臭小子你胡说什么!”老太太腾地坐直身来,顺手就在儿子的手臂上狠狠拍了一下,疾言厉色地大骂。

    见母亲脸都吓白了,欧阳惊觉自己语气太重,不由心下懊恼。

    见一向沉稳冷静的儿子居然都以死要挟了,邱忆娴怕了,挥着手嚷着叫着,“我不管了我不管了,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反正你现在翅膀硬了,也不会在乎我跟你爸的死活了。”

    “真不管了?”欧阳顿时来了精神,暗暗欣喜。

    邱忆娴看到儿子眼底那情不自禁流露出来的喜悦,气也不是恨也不是,“哼!”

    正在这时,病房的门被人由外推开。

    欧荣毅拎着汤走了进来。

    “爸。”欧阳立马敛去脸上的笑意,看向脸色冷然的父亲。

    欧阳心里清楚,革命尚未成功,自己仍需努力!

    光是母亲有所动摇是远远不够的,其实最关键的还是父亲这一关。

    欧荣毅一言不发,不咸不淡地瞥了儿子一眼,目光讳莫如深。

    迎上父亲淡漠的目光,欧阳深知让父亲妥协这事儿是急不来的,得回去从长计议才行……

    “妈你好好休息,我还有事得先走了。”

    不想跟父亲再起什么冲突,欧阳转头对母亲说道。

    邱忆娴张了张嘴,想留,可见丈夫脸色不佳,也担心父子俩一会儿一言不合又吵起来,只能点头。

    “你干吗给儿子脸色看?”

    欧阳刚离开病房,邱忆娴就蹙着眉头一脸不满地看着丈夫。

    欧荣毅瞪了妻子一眼,皮笑肉不笑地冷哼道:“难道我还要对他笑脸相迎?他是老子还是我是老子?!”

    “你不想笑可以不笑,但你也别这样板着脸啊,把他吓走了你就满意了是不是?”邱忆娴愤愤叫道。

    “老子干吗不能板着脸?老子不高兴!”欧荣毅怒喝,本就心情不好,再被妻子这样责备,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嗯,儿子走了,你现在高兴了?!”邱忆娴斜睨着丈夫,冷冷嘲讽,前所未有的大胆。

    欧荣毅横眉怒眼,想对妻子发脾气,可又忌惮妻子身体不好。

    “哼!”最终他只能愤愤地哼了一声。

    都说少来夫妻老来伴,相依相伴了几十年,妻子病了欧荣毅心里还是担忧着急的。

    所以就算心情不好,也不敢像往常那样对妻子大小声。

    欧荣毅把汤倒出来,然后递给妻子,让她趁热喝。

    邱忆娴拿着汤匙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鸡汤,心中烦忧,就算二女儿炖的鸡汤香浓可口,她依旧没什么食欲。

    “老头子。”

    沉默半晌,邱忆娴突然重重叹了口气,抬头看着坐着牀边的丈夫。

    “嗯?”欧荣毅正低头翻报,漫不经心地应了声。

    “要不……”邱忆娴蹙着眉头,欲言又止。

    听见妻子吞吞吐吐,欧荣毅抬头,“什么?”

    邱忆娴暗暗咬了咬,小心翼翼地瞅着丈夫,硬着头皮小声说道:“要不就随他们吧。”

    随他们吧……

    “胡扯!!”欧荣毅勃然大怒。

    邱忆娴吓得一颤,怯懦地缩了缩肩。

    “那种不知廉耻的女人休想进我欧家的大门!”欧荣毅吼得地动山摇,脸如玄铁。

    见丈夫还是如此反对,邱忆娴惆怅不已,“可你儿子喜欢她啊!”

    “他只是一时迷惑,等过段时间就好了!”欧荣毅笃定地说道,坚定的态度没有丝毫转圜的余地。

    一时迷惑?

    邱忆娴想起儿子刚才说“你们是想逼死我才甘心吗”时的悲愤表情……

    内心莫名就惶惶不安起来。

    邱忆娴愁眉不展,“可我觉得他不是闹着玩儿的。”

    “不是闹着玩儿的更不行!”欧荣毅怒道,“你想想,若真娶了那样的儿媳妇,以后被人指指点点在背后议论,你受得了?”

    邱忆娴默了。

    她脑补了一下一群三姑六婆躲在自己身后嘀嘀咕咕的画面……

    若真有那一天,会气愤会难受是肯定的,但……

    “只要儿子开心……”半晌后,邱忆娴幽幽开口,在微微停顿之后,像是豁出去般抬头挺胸,说:“我受得了!”

    嗯,为了儿子,她可以忍!

    “你——!”欧荣毅闻言,狠狠瞪着妻子,怒斥,“慈母多败儿!!”

    邱忆娴想通之后,反过来劝丈夫,“老头子啊,要不就算了吧,儿孙自有儿孙福——”

    “你闭嘴!”欧荣毅大喝,厉声阻断妻子,“妇人之仁!我告诉你,你现在心软,将来就后患无穷!”

    邱忆娴双肩一垮,垂头丧气地坐在牀上。

    其实丈夫说的道理她都懂,可她就是见不得宝贝儿子难过。

    她向来没有主心骨,即便不喜欢米娅,可只要儿子求她两句,她就会心软。

    可丈夫却跟她完全相反。

    一边是丈夫,一边是儿子,邱忆娴夹在生命里最重要的两个男人中间,左右为难。

    “老太婆!我警告你,现在是关键时刻,你可别给我掉链子!”欧荣毅瞪着竟然为儿子求起情来的妻子,恶狠狠地喝道。

    邱忆娴被丈夫咄咄逼人的口气吓得心脏微微一颤。

    被逼急了,邱忆娴撒泼,冲着丈夫愤愤道:“我不管,反正你如果把我儿子逼出个什么好歹,你就自己一个人过!”

    “你——”看着突然转bt度的妻子,欧荣毅气结。

    看来,他得加快动作了……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从医院出来之后,欧阳做了一个决定。

    他想有些事应该趁热打铁,否则晚了可能就会产生许多自己无法估算的变数……

    第二天,他出现在米娅的办公室里。

    当他轻轻推开门时,米娅正背对着门站在落地窗前,望着窗外的城市发呆。

    欧阳玩儿心顿起,放轻脚步走到小女人的身后,然后展开双臂蓦地拥她入怀……

    “啊!”

    突然被人抱住,米娅吓得尖叫,反射性地挣脱他的怀抱往后退,慌乱中差点踩上他的脚背。

    她挣脱出去就猛地转头,然后迎上他饱含戏谑的目光。

    “你干吗啊!吓死我了!!”米娅被吓着了,见到是他才放下心里,可惊魂未卜,胸腔微微起伏,蹙紧眉头气急败坏地对他怒斥。

    “在想什么?想这么出神!”他却眉梢带笑,再次向她伸出双臂,将她搂进怀里。

    受了惊吓,便更能感觉到他怀里的安全和温暖,突然就觉得很无力,她乖乖窝在他的怀里,避重就轻地摇头道:“没什么,公司的事儿。”

    “什么事?”他问。

    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她轻笑打趣,“一点小问题,用不着你这把牛刀!”

    被小女人调侃了,他低头,作势要咬她的唇。

    她连忙偏头躲开,双手撑着他的下巴不让他吻,急急转移话题,“对了,你怎么突然过来了?”

    “不想看到我?”他挑眉,故意逗她。

    “哪敢啊!”她失笑一声,从他怀里退出去,走向办公桌。

    “敢?”他一把抓住她的手,黑眸半眯起来。

    感觉到危险的气息喷薄在脸上,米娅顿时反应过来,连忙在自己嘴上轻轻拍了两下,嘿嘿讪笑,“用词不当用词不当,不是哪敢,是哪能!哪能啊——”

    最后一句拉长尾音,她一边媚眼如丝地看着他,一边媚声娇嗲。

    欧阳被她看得心痒难耐,再度低下头去,还是想吻她。

    昨晚回家,她已经先行睡了,他洗漱完了之后在她身边躺下,挨着她柔软的身躯蹭了许久,她都不为所动,还像是梦呓一般咕哝着自己很累,让他别吵她,

    他只能作罢。

    昨晚没能得逞,这会儿软玉温香在怀,他就忍不住想要向她讨点利息……

    眼看男人性感岑薄的唇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米娅微不可见地蹙了蹙眉,在他的唇落下来的千钧一发间,再次躲开。

    “说正经的,你怎么这个点儿过来了?”她将脑袋微微往后仰,狐疑地看着他,一脸严肃地问。

    今天不是周末,也不是什么节假日,他不用上班的吗?

    眼前的男人向来霸道,她越是躲,他就越是非要把她吻到不可。

    他一手搂紧她的腰肢,一手扣住她的后脑,把她的脑袋固定住之后,对着她的唇就狠狠亲下去……

    唔……

    她的惊呼被他吃进嘴里,在彼此的舌尖上辗转……

    他的吻,虽不激狂,但稍显急切。

    米娅想推开他的,可是她的双手却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般,竟主动抱住了他的脖子……

    她微微踮起脚尖,乖巧地与他互动……

    吻着吻着,她的心里泛起一股凄凉,悲从中来。

    能与他这样拥吻的时刻不多了,她要珍惜现在与他在一起的每一刻,以便日后分离能多些美好的回忆……

    “我请了几天假。”

    迷迷糊糊中,她听到他在自己的唇上轻声呢喃。

    闻言,她蓦地睁开眼,媚眼迷蒙地看着他,微微沙哑的声音透着疑惑,“请假?为什么?”

    “我想跟你去旅行。”他在她的唇上轻啄,一下又一下,极尽怜惜和眷恋。

    旅行?

    好好的干吗去旅行?

    “啊?”她一脸迷茫,更不解了。

    他噙着笑,深情款款地凝睇着她因为刚才的吻而染上红晕的脸颊,柔声问道:“你有特别喜欢的地方吗?国内国外都成。”

    他一脸认真,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米娅的心里莫名泛起一丝不安,蹙起眉头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你怎么了?”

    “什么?”他修长的手指轻轻绕着她的发丝,被她问糊涂了。

    “为什么突然想去旅行?”

    “不是突然。”他轻轻摇头。

    “嗯?”她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一分。

    欧阳表情严肃,说:“我已经想了好多天了。”

    “……?”她一脸问号地看着他。

    他却没有回答她的疑惑,而是直接牵起她的手就走,“走吧!”

    “去哪儿?”她惊呼,看着反常的男人,心里更是忐忑不已。

    “民政局!”他没有卖关子,如实答道。

    “……!”米娅心里咯噔一跳,慌得用力把自己的手从他的大手里挣脱出来。

    她像是吓着了一般,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往后退了两步。

    手里一空,欧阳的心也跟着一空,不安在心里肆意蔓延……

    他回头,一瞬不瞬地盯着她,一边朝她靠近,一边字字铿锵地说道:“米娅,我要娶你!”

    “你……”她节节后退,蹙眉心慌。

    “而且就是今天!”

    就是今天……

    今天……今天……今天……

    米娅仿若置身山谷,耳边不停地回荡着他最后两个字,心,酸涩难当。

    “欧阳你别开玩笑行么?”她极尽艰难地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僵笑,想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轻松一点,可说出来的话却都带着颤音。

    她被吓着了。

    当然,更多的是难过……

    “你觉得我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吗?”欧阳深深看着与自己保持着距离的小女人,心,一点一点地往下沉。

    她后退的样子,充分说明了她的不愿意。

    “可是……”米娅紧张得攥紧了自己的衣摆,困惑地看着他,“为什么啊?”

    “你说为什么?!”他若有似无地扯了扯嘴角,隐隐溢出一抹冷笑。

    见他好像生气了,她连忙摇头想要解释,“不是……”

    虽然她并不知道自己想要解释什么。

    “米娅,我爱你!我要娶你!”

    他出其不意地向她伸出手去,将她拽到面前来,看着她的眼睛格外认真地说道。

    “……”她猝不及防,差点撞进他的怀里,微仰着小脸愣愣地看着他。

    米娅的心,很痛。

    因为他的求婚,来得太晚了……

    若是早两天,她或许会答应,可现在……

    她不敢答应,也没资格答应了。

    不待她回神,他拉着她就走。

    “等等!”她倏地大喝,顿住脚步不肯走。

    他只能跟着停下,回头看她。

    米娅狠狠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瞅着他,“你、你爸妈……同意了?”

    “结婚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欧阳淡淡吐字。

    “可他们是你最亲的人!”

    “你不想嫁给我了吗?”他突然目光犀利地盯着她,凉飕飕地冒出一句。

    她的推三阻四其实已经说明了一切,可他不死心,还非要明知故问。

    米娅低着头,掩饰着眼底的心虚,闪烁其词,“那个……我……”

    他堪比手模一般漂亮的手指突然用力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抬起来,让她无处可躲。

    “米娅,你答应了我的求婚,也接受了我的戒指,现在是想反悔了吗?”他看着她的眼,希冀着能以此看进她的心。

    “不是……”她为难,心痛得红了眼。

    老天知道她有多想嫁给他,多想跟他生个小宝宝,多想和他有个温暖的小家,多想与他长相厮守携手一生。

    可不被家人祝福的婚姻,是不可能长久的啊!

    “不是就跟我走!”他霸道地冷喝一声,松开她的下巴,转而紧紧抓着她的手腕,拉着她继续往外走。

    他脸色阴沉,风雨欲来。

    她不敢再多言,只能任由他拉着自己往办公室外走。

    每走一步,她的心就更痛一分……

    本想趁着最后几天跟他好好过的,可老天却残忍得连最后一点幸福时光都不肯给她……

    进入电梯,下楼,再到上车,两人都没有任何交流,哪怕是一个眼神对视都不曾有。

    上了车,米娅发现车后座放着一大束的红玫瑰……

    她怔怔地看着玫瑰,被那火红的颜色刺痛了眼,刺伤了心……

    “喜欢吗?”他则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的反应,问。

    米娅双眼发胀,喉咙干涩,心如刀绞……

    她红着眼眶胡乱点头,一下又一下。

    鲜花、钻戒、求婚……他都给她了。

    虽然过程不够浪漫梦幻,但该走的程序一样都没有少给她。

    这叫她如何拒绝?!

    半个小时后,欧阳的车停在了民政局的门口。

    米娅看着车窗外那庄重严肃的建筑物,心慌意乱之下,她紧蹙着眉头摁住了小腹……

    “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