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46章:可你只有我
    她还肯把手给他,让他恐慌不安的心,稍有慰藉。

    像是生怕她会突然反悔把手收回一般,他抓得非常的紧,把她的手指都挤压得生疼。

    米娅微不可及地蹙了蹙眉,却没有任何的抱怨或者不悦。

    不知道还能与他这样牵手几次,所以就算疼,她也愿意。

    欧阳深深看了看双眼泛红的小女人,然后紧紧牵着她的手,朝着他们所住的那栋楼走去。

    两人都很有默契地没有说话,一路无言地回到了公寓里。

    米娅低着头默默地跟着男人的步伐走,内心忐忑不安,觉得接下来他们可能又会爆发争吵……

    毕竟他那么聪明,她刚才的谎言定然是骗不了他的。

    而他在感情方面向来小气,知道和她通电话的是卓行一肯定会生气,在楼下不发作或许只是怕引人注意而已。

    米娅胡思乱想着。

    然而一进屋,在门关上的下一秒,他却倏然双臂一展便将她整个人纳入怀中。

    他熟悉的气息在鼻端萦绕,让她的心狠狠一颤,酸涩难当。

    欧阳紧紧抱着怀里安静得让他不安的小女人,即便这样用力的拥抱会扯到他背部的伤,他也舍不得松开一点点。

    他像是恨不得把她揉进他的身体里,从此与他合二为一,只有他们紧紧相连,他才不用害怕被她抛弃……

    他不知道自己爱她已经有多深,反正每每想到今后的路或许不会再有她陪伴时,他就心痛如绞。

    “对不起小娅,对不起……”

    欧阳艰涩开口,冰凉的唇瓣轻轻贴在小女人的耳朵上,难受低喃。

    米娅的眼泪哗地滚落下来。

    他说对不起……

    她以为他会发脾气,没想到他却说对不起……

    心里的委屈瞬时被放大了无数倍,她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难过,泪如泉涌。

    她狠狠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声,将脸埋在他的怀里无声而疯狂地掉着眼泪,整个人不可抑止地微微颤抖着。

    他没有责骂她跟卓行一通电话,也没有质问她为什么要泼她妈妈一身的水,开口的第一句竟是“对不起”……

    “我发誓,以后不会再强迫你去我家了,再也不会了!”欧阳心里亦是难受得要命,声声自责,“对不起!这件事是我没考虑周祥,是我想得太简单了,都是我的错,你别怪我好不好?”

    今天在厨房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已不想问,反正他无条件相信她,亦相信自己!

    他爱上的小女人,绝不可能会是坏女人,他坚信自己的眼光不会错。

    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但他现在不能问,问了会让小女人觉得他是不信任她。

    她现在已经如此难过,他又怎能往她伤口上撒盐呢?

    天知道,看见她难过落泪,他比挨了家法还更疼……

    心疼!

    他说你别怪我好不好……

    那近乎乞求的语气,简直卑微到尘埃里。

    米娅双肩颤动,心痛难当。

    她的眼泪很快就将他的胸前润湿一大片,如泛滥的洪水,怎么也止不住。

    她的沉默让他恐慌,他将她的脸从怀里捞出来,一瞬不瞬看着她哭得梨花带雨的小脸,“小娅?”

    “我没怪你……”她慌忙双手抹泪,然后对他强颜欢笑,然而一开口,嘶哑的声音却难掩哽咽。

    “真的没有吗?”他深深看着她红得如同小兔子一般的双眸,恨自己不会读心术,就想着若能知道她内心的真实想法就好了。

    米娅狠狠吸了口气,强忍着心里的悲伤,然后很认真地摇头,“没有。”

    嗯,没有!

    她不怪他,只怪老天爷太爱捉弄人,以及自己爱上了不该爱的人……

    “那你还爱我吗?”他捧着她的脸,急急地问,眼底盛满了期待和慌张。

    她微张着嘴,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见她不说话,欧阳心里泛起恐慌,脑子里顿时浮现出刚才她在楼下和卓行一打电话时的模样……

    “不爱了?”他死死盯着她。

    她咽了口唾沫,艰涩开口,“我……”

    他突然变得胆小如鼠,她刚吐出一个字他就不敢再听下去了,倏地又将她紧紧抱在怀里,脸深深埋入她的颈窝,高大的身躯也控制不住地在微微颤抖着。

    他抱得很紧,紧得快要让她无法呼吸。

    感觉到他的恐慌和绝望,米娅心疼得不行,双手往他身后移动,回抱他。

    可是当她的手当贴上他的背,他倏地一僵,高大的身躯狠狠颤抖了一下。

    而且他的呼吸变得粗重,似是在极力隐忍着痛楚……

    米娅觉得不对劲儿。

    不止是他突然变得紧绷的身躯,还有她手上的感觉也不对。

    以前她的手触上他的背能清晰地感觉到他肌肉的硬度,可今天……有点软绵绵的。

    她将他推开少许,蹙眉看他莫名变得惨白的俊脸,“怎么了?”

    他没说话,只是眉头皱得死紧。

    她将他往后转,然后撩起他的衬衣……

    “你的背怎么……?”

    当看到他背上那整片的红肿,以及数条血痕,米娅惊得狠狠抽了口冷气,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

    她愣愣地看着他伤痕累累的背部,看着看着,双眼就被眼泪模糊得什么都看不见了。

    不用问也能猜到在她离开欧家之后他经历了什么。

    “我爸逼我跟你分手。”欧阳缓缓转身,没有隐瞒,如实答道。

    “……”米娅喉咙发涩,想说点什么,可努力了半天也说不出一个字。

    “我跟他说,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跟你分手的!”他字字铿锵,态度坚定得像是在发誓。

    就算是死也不会跟你分手……

    米娅好不容易止住的泪,再次涌出眼眶。

    面对他这样的誓言,说不感动那是骗人的。

    “米娅,你听好,不管以后会发生什么事,也不管还会有谁跳出来阻挠,我都不会跟你分手!而如果是你自己想离开我,那你就杀了我,或者让我永远忘记你!”他低头与她额头相抵,与她眼对眼鼻对鼻,每一个字都透着豁出去般的决心。

    杀了我……

    或者让我永远忘记你……

    “欧阳……”米娅泪流满面,狠狠哽咽。

    他将她戴着戒指的手举起来,急切的语气透着恐慌,“你已经接受了我的戒指,你就是我欧阳的妻子,所以你不能不要我!米娅,你不能不要我!!”

    不能不要他吗?

    可是怎么办呢?

    她要不起啊!

    “我……”

    “我爱你米娅!”

    他甚至不给她说话机会,每在她开口的时候就阻断她,生怕她会说出什么拒绝他的话来。

    米娅知道他内心的不安,知道他是害怕与她分开,而越是知道,她就越是难过……

    他们从一开始就是错,纠纠缠缠这么多年,早就该结束的。

    一段注定没有结局的感情,又何必如此执迷不悟呢?

    她能理解他的为难,可他永远都不会明白当她被他父母嫌弃时,内心那种无助和难堪……

    “可是你不能娶我……”她看着他,极尽艰难地扯了扯嘴角,笑容悲伤而凄凉。

    “我能!”欧阳大喊,已敏锐地感觉到了她想要退缩的念头。

    “但需要我等等对吗?”她笑得更加苦涩了一分。

    欧阳呼吸一窒,沉默。

    “那你准备让我等多久呢?”她笑着问他,从他怀里一点一点地后退,“你说等到你的爸爸妈妈百年之后,可是你又怎么忍心这样耗费我的青春呢?而且,这样的等待,你不觉得是在变相的诅咒你的父母吗?”

    他的脸色微微泛白。

    她说得很对,让他无力反驳。

    女人的青春是那么的短暂,怎么可以浪费在等待上面呢?

    在她最美好的年纪,需要的是一个美满幸福的家,而他却给不了……暂时给不了!!

    诅咒你的父母……

    虽然他并没有这种想法,可感觉上却真有点不吉利。

    如果他们想要结婚生子,岂不就是在希望父母早去……

    看着言辞犀利的小女人,欧阳无言以对。

    “欧阳,我不想这样委屈我自己,我的要求不高,只是想要一个家……”米娅深深吸了口气,强忍心痛,笑得凄苦悲伤,“一个家而已。”

    “我知道我知道!”他连连点头,向她伸出双臂,想要将她重新拥入怀里。

    她的妈妈早逝,她从小就缺少家庭的温暖,所以他非常明白一个温暖健全的家对她来说有着怎样的意义。

    他也想给她一个家,也一定会给她一个幸福美满的家!

    只是时间的早晚而已……

    看着他伸来的手,她却连连后退,用力摇头,“不!你不知道!”

    “小娅……”

    她与他保持着一米的距离,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欧阳,你不觉得你太自私了吗?你既想拴着我,又想做孝子,那我呢?我就这么见不得光吗?我就只配一辈子跟你偷偷摸摸的吗?”

    既想拴着我,又想做孝子……

    她的话锐利似剑,狠狠砍在他的心上,痛得他快要无法呼吸。

    欧阳看着眼前一脸哀伤的小女人,看得心如刀割。

    “那你希望我怎么做?跟他们断绝关系吗?”他也笑得苦涩,眼底泛起血丝。

    “……”她哑然。

    这当然不是她希望的!

    连父母都不要的男人她看不起!

    她的父母已经不在了,所以她特别珍惜亲情,即便他的父母不待见她,她也没有恶毒到让他们到了这个年纪还失去心爱的儿子。

    “嗯?这是你希望的吗?”他朝她靠近,咄咄逼问。

    他步步紧逼,她节节后退。

    “如果我说希望,你就会跟他们断吗?”当米娅被逼到无路可退时,她咬了咬牙,冷冷地笑。

    因为心知他不是那么无情的人,所以她才敢这样逼他……

    欧阳顿住脚步,死死看着几步之遥的小女人,内心充满了绝望。

    他感觉自己已经被逼上了绝境,前是万丈悬崖,后有毒蛇猛兽,他进是粉身碎骨,退是尸骨无存……

    都是死!

    米娅本就不是真的要他和父母断绝关系,又怎么受得住他那犀利的目光,所以很快就败下阵来。

    她怕自己会因为心疼他而妥协,连忙转身欲走。

    “好!”

    可就在她转过身去的那一瞬,他倏然开口。

    米娅狠狠一震,不由自主地僵住了脚步。

    踏、踏、踏……

    他一步步朝她走近,然后在她的身后站定,“我断!”

    他说,我断……

    米娅的心,痛得不能自己。

    他怎么会……

    怎么可能啊?他怎么可能说出这种话来啊?!

    她僵在原地无法动弹,他则轻轻抓着她的双肩将她转过身来。

    两人对视,俱都红着眼眶。

    “反正他们就算没有我,也还有大姐和二姐,他们不会没人照顾。”像是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一般,他惨淡一笑,然后低头,吻轻轻落在她的眼上,颤声低喃,“可你只有我。”

    可你只有我……

    米娅的眼泪顿时又忍不住了,哗哗地跌落眼眶。

    眼前的男人,真是她的克星,他总能轻易戳中她的泪点,让她心里的脆弱和悲伤无处遁形……

    她泪眼婆娑地看着他,对他有多爱,心就有多痛。

    “小娅,你只有我,对不对?”他的双手轻轻捧住她的脸,颤抖的唇吻上她同样颤抖的唇,呢喃着问。

    米娅明明是想逼眼前的男人放手,可到头来却又是自己被他感动得不行,已到嘴边的那些残忍的狠话,只能默默地咽回肚子里。

    她点头,泣不成声。

    是啊,她只有他。

    失去他,她就真的是一无所有了。

    在她点头的那瞬,他收紧双臂将她紧紧拥在怀里,撬开她的牙齿,加深这个充满着悲伤的吻……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一周后,欧荣毅再次找上米娅。

    这次不是在御优,而是在一个咖啡屋里见面。

    阳光明媚的午后,咖啡屋里不止飘荡着浓郁的咖啡香气,还有悠扬悦耳的琴声。

    隐蔽的角落里,米娅面无表情,正襟危坐。

    欧荣毅坐在米娅的对面,姿态悠闲地喝着白开水。

    时间在沉默中一分一秒地流逝,一老一少相对而坐,谁也没有先开口的打算,有种就看谁犟得过谁的架势。

    十分钟后,在一杯白开水都快喝完的时候,欧荣毅终于先沉不住气了。

    “米小姐准备就这样跟老朽坐到这间咖啡屋打烊吗?”放下水杯,欧荣毅噙着冷笑看着面无表情的米娅,冷冷说道。

    “欧老先生若有指教,请明示!”米娅抬眸看向欧荣毅,不咸不淡地吐字。

    她知道面前的老人不喜欢自己,但还是保持着该有的教养和礼貌,因为她不能给黄泉之下的父母蒙羞。

    “还需指教?老朽的意思还不够明白吗?”欧荣毅冷笑更甚。

    米娅无畏无惧地直视着欧荣毅,不卑不亢地说:“欧老先生,我知道您们不喜欢我,可您为难我真的没用。”

    她真是想不通,问题的关键不是在欧阳身上吗?为什么他们却总喜欢来为难她呢?

    因为她好欺负吗?

    欧荣毅又何尝不想从自己儿子身上下手,可儿子那副认准了一件事就一条道走到黑的倔脾气,不是劝不动吗!

    但凡有一点别的办法,他都不想来跟一个小姑娘谈判。

    这种以大欺小的感觉,其实他非常不喜欢。

    但事关儿子的终身幸福,就算会背上恃强凌弱的恶名,他也在所不惜。

    “因为你们的事,阿阳的妈妈如今已经病倒了,如果他妈妈有什么好歹你的良心能安呢?”欧荣毅目光凌厉地盯着米娅,冷冷道,言辞间透着显而易见的指责。

    老太太病倒了吗?

    米娅想起今早天没亮欧阳的手机就响了,然后他去了阳台接电话,回来之后随便洗漱了下就急匆匆地走了。

    所以他是回去看他妈妈了对吗?

    脑海里响起一周前他对她说“好!我断!”……

    米娅垂眸,唇角隐隐泛起一抹苦笑。

    她不是生气,只是觉得无力。

    她早就知道,在这件事上他永远都不可能说到做到!

    这世间最难割舍的就是血缘,他嘴上说断,可一听到妈妈病了,便立马就把跟她说过的话跑到九霄云外去了。

    当然,这样的他,才是那个让她爱慕的他!

    如果他真能对父母都铁石心肠,那就不是她爱的那个男人了!试想一下,一个男人若能连生养自己的父母都那般无情,又怎么可能会永远爱你?在她认为,血缘才是最牢不可破的关系,一旦血缘他都不在乎了,那般无情无义的男人又怎么值得她深爱?

    面对欧荣毅的斥责,米娅不怒反笑,眼底眉梢尽显讥诮,“那么请问欧老先生,棒打鸳鸯就那么有成就感吗?”

    见米娅一改之前的怯懦,欧荣毅微微惊讶,但惊讶过后便是恼怒,“你品行不正,不配——”

    “欧老先生,如果你没瞎,就不要通过别人的嘴巴认识我!”米娅抢断。

    欧荣毅呼吸一窒,被米娅的牙尖嘴利气得有点上火了。

    米娅淡淡一笑,端起咖啡轻轻啜了一口,然后看着脸色不佳的欧荣毅,“您真的了解我吗?其实不然吧!您只是通过一些表面的调查就认定了我是怎样的人。而您明明知道,有些事即便是亲眼所见也未必就是真相。

    “欧老先生,虽然我没资格,可我还是想奉劝您一句,做人还是别太自以为是比较好!

    “说实话,我真的挺想不通的,为什么您宁愿相信一些所谓的证据,也不愿相信自己儿子的眼光呢?当然,我并不是在为自己开脱,但我做任何事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我问心无愧!”

    米娅说了那么多,欧荣毅却没有打断她,一直到等她说完,他才噙着阴测测的冷笑,缓缓从兜里摸出一个东西……

    “你说得对,有些事就算亲眼所见也未必是真,所以我这里有点东西想请米小姐确认一下。”

    米娅的表情先是充满了疑惑,而当欧荣毅打开录音之后,她的脸色就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