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45章:谁的电话?
    他的声音很轻,仿佛受了什么重大的打击,透着颓然和无力……

    “我……”邱忆娴的心狠狠一抽,无言以对。

    儿子字里行间没有一句是有责怪她的意思,可她心里却分外的难受。

    她可以想象儿子当时的喜悦和激动,以及现在的失望和伤心……

    儿子信任她,她却打电话把他骗回家,他欢天喜地的把喜欢的女孩带回来,希望能得到他们的认同,可他们却从一开始就没安好心……

    在这件事上,邱忆娴突然就无话可说了。

    “我没事了,你走吧。”邱忆娴觉得愧对儿子,红着眼对儿子摆了摆手,让他走。

    算了算了,她不想管了,再管下去只怕儿子会离他们越来越远……

    欧阳仿佛就在等母亲这句话一般,二话不说就站起身来,朝着门口走去。

    “阿阳!”

    出门之际,身后又传来母亲的呼唤。

    欧阳顿住脚步,但没有回头。

    “我跟你爸都是为你好!”邱忆娴重重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哽咽。

    “可是妈……”欧阳垂眸苦笑,高大的身躯弥漫着一股悲伤,“什么叫‘好’呢?”

    邱忆娴哑然。

    是啊,到底什么叫“好”呢?

    是儿子真心快乐好呢?

    还是遂了他们二老的愿娶个贤惠的儿媳但儿子不快乐好呢?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米娅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小区的,反正当她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站在了小区花园里。

    抬头往上看,望到了自家的窗户,然而她却没有回家的*。

    不想回家,家里有他的气息……

    她现在不想去想他,因为想到他就会想到刚才的一切……

    其实早就猜到去他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可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去了,一是不想就这样放弃,二是看他那么高兴不忍拒绝。

    所以想想,被嫌弃得彻底也是她咎由自取。

    不过这样也好,虽然是自取其辱了,但至少可以让自己清醒一点,至少可以让自己不用再心存幻想。

    他的父母不会接受她,而他也永远都不可能为了她而抛弃双亲,所以他们之间注定不会有结果的。

    认清了这个事实,去或留,她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所以,这样挺好的。

    漆黑的夜,米娅像缕无主的孤魂,在小区花园里漫无目的地游荡着。

    走累了,她便坐在花藤下,胡思乱想……

    不知道坐了多久,包里突然传来震动,同时悦耳的声音响了起来。

    有人给她打电话了。

    她不敢看,觉得可能是欧阳。

    手机响了很久,她都忍着不接,直到铃声停止。

    然而她还来不及松口气或者感到失落,铃声又再度响了起来。

    很显然是给她打电话的那个人,有着不屈不饶的精神,非要让她接电话不可……

    直到手机响了第三遍,她才终于忍不住从包里拿出了电话。

    当看到屏幕上的号码并非来自欧阳时,米娅说不清自己的心里到底是轻松还是沉重……

    “喂……”

    “娅娅。”

    熟悉的声音,透着浓浓的思恋,在她开口的下一秒便从电话彼端传了过来。

    是卓行一。

    卓行一的声音柔得滴水,有着毫不掩饰的欢喜和爱意。

    米娅的双眼倏然就酸涩不已,眼泪控制不住地滚滚而落……

    人在脆弱的时候,特别经受不住这样的温柔和关切,越是有人心疼自己,就越是觉得委屈难过……

    她不知道是不是每一个女人都曾遇到过像她此刻这样的纠结,自己在乎的人把你当草,你不在乎的人却把你当宝,然后自己的内心就迷惘得找不到方向了。

    欧阳说爱她,最近对她也好得不像话,可是他的爸爸妈妈对她的排斥和嫌弃,让她毫无信心跟他走下去。

    而卓行一……

    他是那么那么的爱她,只要她愿意将就,平平淡淡过一辈子应该不成问题。

    其实生活,平凡而简单才是最好的。

    这世间,每一个女人都应该是公主,都应该被人捧在手心里疼着爱着,都应该欢欢喜喜无忧无虑地走完一生。

    而不是为爱卑微、为爱委屈、为爱失去自我!

    “行一……”听到卓行一的声音,想到他为自己所付出的一切,米娅压抑不住内心的愧疚和悲伤,虽极力隐忍却终究还是忍不住颤声微哽。

    “你好久没给我打电话了。”卓行一饱含喜悦的语气染上一抹哀愁,像是埋怨又像是委屈地轻声说。

    米娅心里的愧疚顿时就溢满了整个胸腔,眼泪更是无声而汹涌地滚落,“对不起,我最近比较忙……”

    “傻丫头,没什么好对不起的,我知道你忙。”卓行一立马欢快地说,安慰她不用自责,完了还不忘关心叮嘱,“不过忙归忙,要注意身体,别累着了。”

    米娅紧紧捂住自己的嘴,怕自己哭出声来。

    一连做了三个深呼吸,她才堪堪忍住急欲崩溃的哭意,“我知道……”

    “你……最近好吗?”卓行一默了两秒,然后小心翼翼地问,似是害怕戳破什么。

    “我挺好的,你不用担心我。”米娅抹掉脸颊上的泪水,轻轻道。

    卓行一忧伤感慨,“在里面快三年了,外面都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子了,娅娅啊,等我出来你要陪我到处走走哦,我还记得你以前说过,你喜欢沙漠,想去敦煌看看却一直没时间,还有西臧和新疆,等我出来咱们把你喜欢的旅游景点都走一遍……啊!要不这样!我们去旅行结婚好不好?!”

    说到旅行结婚,卓行一的音量拔高,显得激动又兴奋。

    可米娅却只觉得难过……

    入狱的时候答应卓行一等彼此恢复自由就嫁给他,当时她是病急乱投医,恨欧阳无情,一心想要忘记他,所以没有经过深思熟虑就答应了卓行一的求婚。

    现在想想,终究是她太自私了。

    她对卓行一的感情,可以说是友情,也可以说是亲情,但唯独不是爱情,所以不该就那样贸然接受他的心意,虽然她从未想过要把他当做备胎,但“不爱”却是对他最大的伤害。

    他那么爱她,她却只会伤他……

    米娅的沉默让卓行一内心充满了恐慌。

    “好不好啊?娅娅!”他屏住呼吸,在电话彼端轻声催促。

    “……好。”米娅违心答应,嗓子里像是灌满了砂砾,只是吐出一个字,喉咙内壁就已经被刮得剧痛无比。

    “那咱们就这样说定了哦!”卓行一闻言,欣喜若狂。

    听到卓行一那么开心,米娅又纠结了。

    她想,自己不能再骗下去了,她爱的人明明是欧阳,却又不停地给卓行一希望,这种脚踏两条船的行为是不道德的!

    虽然她一点也没有脚踏两船的这种想法!!

    天知道她有多么想要一段单纯的感情,没有辜负,没有伤害,没有愧疚……

    如果她能狠心一点,早就跟卓行一说清楚了,就算明知跟欧阳没有好结果,她也绝不会把卓行一当备胎。

    她怕欠债,尤其是感情的债,因为这种债还不起!

    对卓行一的亏欠日积月累,像块大石一般压在她心上,让她每每想到他就觉得难受煎熬,她越来越承受不住这种良心的谴责了。

    她想逃!

    逃离这一切!!

    不止是欧阳,还是卓行一,她都想离他们远远的了。

    她现在就想抛下一切的一切,去个无人认识自己的地方,抛下前尘往事重新开始。

    “行一……”犹豫许久,米娅轻声开口。

    “嗯?”卓行一心里咯噔一跳,有了不祥的预感。

    “我……”她欲言又止,语气充满了愧疚和悲伤。

    她想说我配不上你,因为我不爱你!

    可话到嘴边,米娅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卓行一一心盼着出狱之后跟她结婚,每次通电话都会有意无意地提醒,提醒她别忘记当初对他的承诺……

    若现在她说自己根本不爱他,岂不是太过忘恩负义了么?

    他对她那么那么的好,她又怎么可以辜负他的一片痴心呢?

    毕竟是青梅竹马,彼此的性格相对来说都是比较了解的,所以她知道,从她出狱之后卓行一就一直在担心……

    担心她会和欧阳纠缠不清!

    更甚至,卓行一已经猜到她又和欧阳在一起了。

    所以他很不安,每次打电话都会说到结婚的事,无疑就是在向她逼婚。

    说她为爱卑微,其实她卑微不过卓行一。

    她都不知道自己到底何德何能可以让卓行一这样爱她,明知她跟过别的男人,在答应他的求婚之后还和别的男人纠缠不清,他却还是一心一意的想要娶她!

    卓行一为了爱她,真真是卑微如尘埃啊!

    每次他问她爱不爱他,她回答爱的时候,他都欢喜得像个收到礼物的孩子,那么开心,那么满足。

    一如此刻!

    答应他旅行结婚,她不过是随口敷衍,可他却当了真。

    感觉到他的欣喜,像“我不爱你”这种残忍的话,又叫她怎么说得出口?

    可说不口又能怎么办呢?

    总不能叫她敷衍一辈子吧!

    那样即是对自己的残忍,更是耽误了他的一生啊!

    米娅犹豫再三,觉得还是趁早说清楚比较好。

    “怎么了?”卓行一透着讨好的声音从彼端轻轻传来,拉回她神游的思绪。

    “行一,我有件事想跟你说!”她深吸口气,下定了决心。

    卓行一一听,心里的不安更是疯狂扩散。

    “好事还是坏事?”他问。

    “……”米娅哑然。

    瞧!卓行一非常聪明,他肯定已经预感到了什么……

    他什么都清楚,但就是不敢挑明,因为怕挑明之后就会彻底失去她,所以他一直在有意无意地给她施加心理压力。

    狠狠咬了咬唇,米娅鼓足勇气,说:“我——”

    “先别说!”卓行一倏地喊道。

    气氛略僵。

    默了两秒,卓行一紧绷的声音柔和下来,近乎哀求地对米娅说:“娅娅,不管是好是还是坏事,都等我出来再说好不好?不然我在里面会不得安宁的。”

    “行一……”

    “如果是好事,我会日夜期盼,到时候都没心情好好改造了,如果是坏事……这辈子我就不想出来了!”卓行一的语气沉重而哀伤。

    米娅大惊。

    “别胡思乱想!”她大喊,立马妥协,“听你的,等你出来再说!”

    她最怕的就是这样的结果。

    严格说来卓行一是为她入狱,如果她拒绝跟他结婚而导致他的一生就这样毁灭,她的良心一辈子都不会得到安宁的。

    “乖。”卓行一满意,喜滋滋地夸了她一声,然后连忙转移话题,“对了,你现在在哪儿呢?跟我说说你今天都做了些什么?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儿吗?”

    今天做了什么……

    有趣的事儿……

    经过卓行一的提醒,米娅立马又想起自己在欧家所遭受到的难堪和羞辱……

    心如刀绞。

    哑了半晌,她才极尽艰难地吐出两个字,“……在家。”

    心里太过委屈和难过,即便极力隐忍,却还是控制不住地颤声微哽。

    “你怎么了?”卓行一似是听出了什么。

    米娅吸了吸鼻子,连忙稳住自己的情绪,“没事……”

    “你哭了?”卓行一的语气立马凝重起来,饱含着担忧和心疼。

    “没有——”

    “你有!”

    米娅矢口否认,可话音未落就被卓行一特别笃定地抢断了。

    她如鲠在喉,无言以对。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卓行一问,那急切的语气像是恨不得从电话里跳出来一般。

    “我没事,你别担心。”她默默吸了口气,尽可能地让自己恢复平静。

    “那好好的怎么哭了?”卓行一质疑,续而像是想到了什么,他顿了顿,然后满怀期待地问:“想我了?”

    “……嗯。”他都这样说了,米娅唯有顺着台阶下。

    “乖,我也想你!”卓行一闻言,喜不自禁。

    他满心欢喜,她却苦涩蔓延……

    卓行一说,“娅娅,你再忍一忍,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很快就能团聚了!”

    嗯,他的刑期快满了,马上就要熬出头了。

    听到他充满激动的声音,她却感觉不到丝毫的开心,强颜欢笑地扯了扯嘴角,“嗯。”

    突然,米娅背脊一凉,莫名打了个寒颤。

    有人在看她!

    像是有心灵感应一般,她蓦地转头看向右边。

    在昏暗不明的路灯下,她果然看到一抹熟悉的高大背影正伫立在十米左右的地方……

    是欧阳!

    他双手插袋,默默地站在那儿,不知道已经看了她多久了。

    天太黑,灯太暗,她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只能隐隐感觉到他从骨子里渗透出来的淡淡悲伤和不安……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对接。

    只可惜光线太暗,都看不到对方眼底的情绪。

    当她终于发现他的那瞬,他朝她缓缓走去。

    米娅心虚。

    虽然她什么都没做,可她现在不想跟他吵架,一点都不想。

    “我有点不太舒服,想睡了。”在看到欧阳一步步朝自己走来的当下,米娅连忙收拾起自己的情绪,对卓行一说。

    卓行一一惊,忙问:“不舒服?哪里不舒服?是生病了吗?有没有去看医生——”

    她阻断他如连环炮珠一般的问题,“没事,就是有点累,睡会儿就好了。”

    “哦,那……”卓行一知道她这是要挂电话了,依依不舍。

    “我改天再给你打电话。”

    卓行一蔫蔫地叹了口气,“那好吧。”

    “拜拜!”

    “拜……”

    不等卓行一的话音落下,米娅就匆匆挂了电话。

    而同时,欧阳正好走到她的面前。

    他背光而站,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平静的目光讳莫如深。

    “谁的电话?”他问,喑哑的声音出乎她意料的平静。

    “……”她犹豫着要不要实话实说,默默衡量实话实说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嗯?”他柔声催促,看不出有丝毫动怒的迹象。

    “盈盈。”被他温柔地注视着,她鬼使神差地撒了谎。

    欧阳揣在裤袋里的手,骤然攥紧。

    他看着她,一瞬不瞬地看着,看得她都快要忍不住坦白之时,他向她伸出了手,“可以回家了吗?”

    他知道她在撒谎,也很清楚刚才与她通电话的是谁,但他选择装聋作哑,因为他不敢追究……

    她在他的家里受了委屈,所以她在向卓行一寻求安慰……

    她现在一定更加觉得卓行一比他好了,对吗?

    欧阳,你没资格嫉妒,她向别的男人寻求安慰并没有错,因为是你害得她如此难过……

    对!都是你的错,是你没有尽到保护她的责任,是你给了她向别的男人倾述伤心的机会,是你太无能了!

    从欧家出来,他就匆匆往家里赶,回到家却发现家里空空荡荡根本不见她的踪影。

    他急得又连忙下楼,就在六神无主想要找人求助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坐在花藤下打电话的她。

    从她的神情就能看出与她通电话的人是她牵挂在心的竹马。

    她在哭。

    她低低地说着什么,不停地揩眼泪,浑身上下弥漫着一股浓郁得化不开的悲伤。

    看得他心如刀割。

    他站得远远的,不敢靠太近,就怕自己会听见什么不该听见的话……

    她在伤心难过的时候选择找卓行一而不找他,他不止生气,还觉得伤心。

    可他却连一声责备的话都不敢对她说!

    因为他怕,怕会把她越推越远……

    不想失去,便只能一味地讨好……

    米娅看着伸到面前来的大手,心,狠狠一抽,眼眶又开始发热。

    “……嗯。”她将手放进他的手里,缓缓起身。

    欧阳立马合拢五指,将她的手紧紧攥在手里。

    她还肯把手给他,让他恐慌不安的心,稍有慰藉。

    像是生怕她会突然反悔把手收回一般,他抓得非常的紧,把她的手指都挤压得生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