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44章:她不是那样的人!
    米娅像是突然失聪了一般,将身后的一切声音都屏蔽了,径直朝着大门外走去,头也不回。

    欧阳想跟她走,却迈不开腿。

    不管父母在这件事上有多么的过分,在母亲晕倒的当下,他都不可能置之不理。

    他僵在原地,眼睁睁看着浑身透着孤寂和悲伤的小女人走出了大门,然后消失在视线里……

    欧阳的内心被恐慌占据,就觉得,她仿佛正一步步走出自己的世界……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邱忆娴晕倒了,博嫣然在卧室里帮她检查。

    同一时刻,欧阳被老父亲叫去了书房。

    欧荣毅脸色铁青,坐在书桌后的大班椅上,狠狠瞪着儿子,气得吹胡子瞪眼。

    啪!

    气闷了半晌,见儿子都不肯主动说话且一脸死不悔改的模样,欧荣毅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倏地狠狠一掌拍在书桌上。

    拍得书桌上的茶杯啊笔筒啊什么的都跟着颤了颤。

    “你的眼睛是瞎了吗?这样的女人你到底是怎么看上眼的?啊?!”欧荣毅腾地站起来,冲着儿子大骂,吼得地动山摇。

    欧阳笔直地站在书桌前,垂着眼睑一声不吭。

    欧荣毅抬手指着隔壁,声声厉喝:“你看看!你自己看看!!她连你妈都敢动手推,这样大逆不道的女人拿来干吗?!”

    “她不是那样的人!”欧阳抬头看着父亲,神色冷静,笃定地说道。

    见他还敢出言维护,欧荣毅瞠大了双眼,更是怒不可遏,“什么不是?难道你妈和佳桐能自己往自己脸上泼水?难道你妈还能自己往地上滚?”

    欧阳沉默。

    事情的经过到底是怎样他不知道,但他死也不信米娅会用水泼母亲,她是个善良孝顺的姑娘,没人能比他更了解她的秉性。

    所以今天这事,一定有蹊跷。

    “马上跟她断了!”欧荣毅疾言厉色地命令道,霸道的态度不容抗拒。

    “我做不到!”欧阳没有一丝犹豫,干脆又果断地摇头拒绝。

    啪!

    欧荣毅又是狠狠一掌拍在桌上,“你混账!!”

    “爸,我什么都可以听你的,唯独这件事……”迎着父亲盛怒的目光,欧阳苦涩地扯了扯嘴角,“我办不到!”

    断?

    若能断,早在两年前就断了,又何须纠缠到现在?

    她就像是一枚钉子,早已嵌入他的心里,根本就拔不出来了啊……

    “你……你……”欧荣毅气得浑身发抖,指着执迷不悟的儿子恶狠狠地威胁,“你信不信我今天打死你!”

    “您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跟她分!”欧阳毫无畏惧,字字铿锵,句句坚定。

    欧荣毅气疯了。

    儿子这么大了,第一次用这种态度忤逆他,而且还是为了一个品行不端的女人。

    书架的最上面一层,摆着一个小木架,架子上放着一根棍子。

    棍子约莫一米左右,跟孩子的手腕差不多粗,是由数根小树枝合在一起捆绑而成。

    那是一种特殊的树枝,打人非常的疼,能把人抽得皮开肉绽。

    而这根棍子,是欧家的家法。

    气红了眼的欧荣毅两个大步走到书架前,伸手拿了家法就指着欧阳,“你分不分?”

    “不分!”欧阳连眼睑都没抬一下。

    啪!

    欧荣毅扬手就朝着儿子的背上狠狠抽了一下。

    时值初秋,欧阳只穿了一件衬衫,家法抽在身上的威力跟鞭子不相上下。

    他狠狠皱眉,背上被打的部位顿时如同火烧一般,疼得锥心刺骨……

    “分不分?!”欧荣毅双目圆瞪,咬牙切齿地叱问。

    “不分!”欧阳站得笔直,从齿缝里吐出两个字,痛得咬紧了牙根。

    啪、啪!

    欧荣毅挥手又是两下。

    两棍下来,欧阳高大的身躯微微晃了晃,脸色泛白,额头冒出细汗。

    “你分不分?!”

    “不分!”

    见儿子铁了心要一条道走到黑,欧荣毅气疯了,暴脾气一上来,捏紧了家法就朝着儿子的身上乱抽起来。

    且边抽边骂:“我打死你个混账东西!你翅膀硬了是不是?你了不起了是不是?你现在为了一个女人连爹娘都不要了是不是?!

    “你也不想想,我跟你妈把你养这么大我们容易吗?啊!不指望你多孝顺,但最起码你不能这样气我们啊!

    “你是鬼迷心窍了吗?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把你迷成这样?她难道比生你养你的父母还重要?”

    随着一棍一棍的落下,欧荣一声一声地叱骂,简直是痛心疾首。

    欧阳不知道自己的背上已经挨了多少棍,反正不一会儿他就觉得整个背部都开始麻木紧绷,还有一丝黏糊的感觉……

    欧荣毅年轻时也是军人,现在虽年过七旬,但手劲儿不输一般的壮年男子,在盛怒之下,抽在儿子身上的每一棍都货真价实。

    欧阳一动不动地站着,没有丝毫的反抗或闪躲,任由家法狠狠抽打在自己的背上。

    他一声不吭,却痛得暗暗咬紧了牙根……

    许是欧荣毅的吼声太过响亮,惊动了隔壁卧室。

    混乱的脚步声响起,有人匆匆而来。

    欧荣毅手起棍落,毫不心软。

    欧阳咬着牙根,脸如白纸冷汗淋漓,死也不肯屈服。

    呯!

    书房的门被狠狠推开,邱忆娴率先跑了进来。

    “住手!老头子你住手!”看到儿子被打,邱忆娴吓得大喊,连忙冲上前来阻拦。

    “走开!”欧荣毅打红了眼,怒吼。

    有个跟自己脾气一样犟的儿子,欧荣毅觉得这就跟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一样炒蛋。

    “你别打了,你会打死他的。”邱忆娴吓哭,一边大叫一边去抢丈夫手里的家法。

    欧荣毅怒不可遏,“这种不孝子,打死拉到!!”

    把妻子往边上一拨,怒极的欧荣毅一棍子敲在儿子的腿上。

    欧阳吃痛,被打得身子一歪,看起来像是要栽倒在地一般……

    但他没倒,仅仅只是晃了晃,然后又挺直腰杆站得笔直。

    只是脸色更加苍白了一分。

    “别打了别打了,你别打了……”邱忆娴急得直跺脚。

    见丈夫不住手,她索性扑上去抱着儿子。

    欧荣毅见状,举起的家法顿住半空,不敢再落下去了。

    恨铁不成钢地狠狠瞪着儿子,欧荣毅后退两步,靠在书桌上喘息不已。

    一是太生气,二是打累了。

    见丈夫终于住了手,邱忆娴连忙松开儿子,泪眼婆娑地急急劝道:“跟你爸认个错,阿阳,快跟你爸认个错,不然他会打死你的。”

    “我没错!”欧阳咬紧牙根,拒不认错。

    “你——”欧荣毅腾地又站直了身,抡起棍子就往儿子身上打。

    “不要!”邱忆娴吓得大叫,慌忙张开双臂拦在儿子面前,“不要打了!!”

    “你给我让开!”欧荣毅怒吼。

    “老头子你有话好好说啊,干吗动手呢?”邱忆娴埋怨丈夫,对被家法伺候的儿子既担忧又心疼。

    “好好说?呵!你不问问你的宝贝儿子,他听么?!”欧荣毅火冒三丈。

    “就算他不听你也不能打他啊!你看看你都把他打成啥样了!”邱忆娴哭着抱怨,然后连忙转身去查看儿子的伤,“儿子,快给妈看看——”

    “没事。”欧阳侧开身,不让母亲看到自己的背。

    他整个背部火辣辣地痛着,肯定已经皮开肉绽了。

    邱忆娴的双眼红通通,无奈又心疼地看着儿子,苦口婆心地劝,“阿阳啊,你怎么就这么不让人省心呢?天底下好女孩多的是——”

    “我只要她!”欧阳淡淡开口,字字坚定。

    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父母沟通了,好的并不代表就一定适合自己,好的也并非自己就一定喜欢。

    好的定义在哪里?

    感情这种事,不是自己喜欢最重要吗?

    只要是自己喜欢的那个人,看她哪哪儿都好,若不是自己喜欢的人,最终也只会落得个相看两相厌的结局罢了。

    这样的道理,活了一辈子的父母怎么就是想不通呢?

    欧阳的一声“我只要她”,令欧荣毅立马又瞪圆了眼睛,面罩寒霜。

    邱忆娴怕丈夫又要动手,连忙在儿子手臂上用力拍了一下,气急败坏地喊,“你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像她那样的女孩根本就配上你!!”

    欧阳薄唇抿成一条冰冷的弧线,沉默不语。

    配与不配这个问题,他已经不想再说了。

    每个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每对父母也都觉得自己的孩子是这世上最完美的人,在他们心中,不管是儿媳还是女婿,都是高攀了自己家的儿女。

    即便大姐夫严谨尧是总统,在父亲的心里也同样觉得他配不上姐姐欧晴。

    见儿子似是铁了心不回头,邱忆娴哭得更伤心了,抓着儿子的手臂泪流满面,“儿子啊,就算妈求你了还不行吗?跟她断了吧!”

    跟她断了吧……

    欧阳的心,抽搐不已,仿佛被一双无形的手狠狠撕扯,三两下就被撕得支离破碎……

    眼底泛起一抹猩红,欧阳看着伤心哭泣的母亲,苦涩地叹息道:“妈,我求你们行不行?求求你们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吧!我们没杀人也没放火,只是想在一起而已!这样也错了吗?!”

    他们之间又不是隔着什么杀父之仇那种无法化解的深仇大恨,为什么想要在一起就这么困难呢?

    听着儿子说“我求你们了行不行……”

    邱忆娴和欧荣毅心里都格外的难受。

    儿子三十多了,从来没有用这种哀求的语气跟他们说过话,可如今为了一个女人,他连骄傲都不要了……

    “你怎么就这么固执呢?她以前害过你啊!”邱忆娴大叫,急得直跺脚。

    欧阳摇头苦笑,“她没有害我,严格说来是我算计了她!”

    “你现在为了跟她在一起,是想把黑的都说成白的是不是?”欧荣毅怒喝,吼声震天。

    米娅的背景他调查得清清楚楚,两年前她诬陷儿子的事也是有真凭实据的,现在儿子却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不就是想为米娅洗白吗?

    呵!以为他会信?!

    欧荣毅愤愤地想。

    欧阳知道父亲不会信,所以也没有继续解释的打算。

    “我说你这孩子是不是缺心眼啊?天下女人死光了么你要这样非她不可!”邱忆娴气得想敲开儿子脑袋,看看他到底是哪根神经搭错了。

    “对!我非她不可!”欧阳毫不犹豫地点头。

    “你——”欧荣毅气结,攥紧了家法又要出手。

    邱忆娴连忙瞪了丈夫一眼,让他稍安勿躁。

    “阿阳啊……”

    “不管在你们眼中她有多么的不好,但在我心里,她无人可及!”

    邱忆娴刚开口,就被欧阳抢断了,他抬头看着父母,苦涩哀求,“感情这种事,如鱼饮水冷暖自知,她好不好或者适不适合都是我的事,因为要跟她过一辈子的人是我,不是你们啊!爸!妈!你们就不能尊重我吗?”

    “我们不是不尊重你,阿阳,我们是为你——”

    “这样的‘好’我不需要!”欧阳冷冷抢断。

    “你……你……”邱忆娴被儿子一句话呛得说不出话来。

    欧荣毅是脸色瞬时阴沉可怖,举起家法就又要往欧阳身上招呼。

    邱忆娴吓得两眼一翻,整个人往后倒去。

    丈夫的性子她最了解不过了,如果儿子一直这样倔强,那么今天不是儿子被活活打死,就是老头子被活活气死。

    所以不能再让他们父子这样继续僵下去了。

    “妈!”见母亲好像又要晕倒了,欧阳大惊,忙不迭地伸出手去,及时搂住了往地上倒去的母亲。

    “老太婆!”

    “伯母……”

    欧荣毅和范佳桐也大喊,双双朝着邱忆娴跑去。

    很快,邱忆娴被扶回了卧室。

    还没离开的博嫣然又给邱忆娴检查了一遍。

    欧阳站在牀边,看着奄奄一息的母亲,一直没有说话。

    邱忆娴这次没晕,但软哒哒躺在牀上的样子同样让人担心。

    十分钟后,弯着腰给邱忆娴做检查的博嫣然直起身来,公式化地对欧阳说道:“暂时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但是伯母血压升高,不能再受任何刺激了。”

    欧阳点了点头。

    博嫣然收拾好医药箱准备告辞,眸光随意转动却看到了欧阳的背上血迹斑斑……

    “欧阳,把衣服脱了,我给你上点药!”博嫣然立马又打开医药箱,同时带着一丝命令的口吻对欧阳说道。

    邱忆娴一听,蹭地坐了起来,抓住儿子的手臂将他拽到跟前来,然后歪着头往他背后看。

    “天哪你的背……”邱忆娴狠狠抽了口凉气,被儿子衬衣上的血迹吓得脸色刷地白了个透,转头就气急败坏地冲着丈夫大骂:“你个死老头!他可是你亲儿子啊,你下手居然这么狠!”

    欧荣毅刚才打的时候没管那么多,因为心里实在太生气,这会儿稍微冷静了点,看到儿子血迹斑斑的背自然也是心疼的。

    所以就算被妻子骂,他也没心情还嘴。

    “不用。”欧阳摇头,拒绝上药。

    “都伤成这样了怎么可以不处理,快把衣服脱了!”邱忆娴急得去扯儿子的衣服,眼泪又开始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中年得子,邱忆娴最宝贝的就是这个儿子,哪里见得他受如此重的伤?!

    欧阳不动,用沉默对抗。

    “你想气死我是不是?!”见欧阳不让上药,邱忆娴泪眼婆娑地看着儿子,急得更是泪如泉涌。

    范佳桐也劝,“阿阳,伯母不能着急,你就听她——”

    “请你出去!”

    可她话未说完,就被欧阳给阻断了后话。

    范佳桐尴尬。

    邱忆娴和欧荣毅这会儿全副心思都在儿子身上,自然是没空在乎范佳桐的感受的。

    范佳桐恼恨欧阳给自己难堪,但是又不敢表现出来,更不好意思继续腆着脸留下,只能转身离开。

    邱忆娴见儿子受了伤,急得不行,连忙帮儿子把衬衣脱下了,让博嫣然清洗上药。

    欧阳整个背部又红又肿,还有好多条血痕正往外冒着血珠子,染得衬衣血红一片。

    上药的过程中,欧阳疼得暗暗咬紧牙,额头冒出冷汗,但他从始至终都没吭一声。

    倒是邱忆娴不停地掉眼泪,心疼得不行,欧荣毅也脸色凝重,眼底泛着后悔。

    哎,不该下此狠手的,这可是自己的亲儿子啊,只是人在盛怒之时,又哪里想得到那么多呢?

    半个小时后,博嫣然帮欧阳把伤处理好了,叮嘱了几句之后准备告辞。

    欧阳起身要送,邱忆娴却对欧荣毅说:“老头子,你去送博小姐出去,我有话跟阿阳说。”

    欧荣毅点了点头,然后与博嫣然双双离开了卧室。

    欧阳面无表情地坐在牀边,低垂着眼睑,沉默不语。

    邱忆娴红着双眼看着宝贝儿子,想继续劝劝,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知子莫若母,邱忆娴心里非常清楚,一旦是儿子认定的事,那是谁都劝不了的。

    所以依儿子这副样子来看,那心怕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了……

    邱忆娴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内心有了一丝犹豫,就想着若实在不行,要不她就同意了吧……

    可那姑娘怎么就这么不讨喜呢?!

    这天底下没有哪一个母亲不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娶一个温柔善良又体贴贤惠的妻子,然而那姑娘明显哪方面都不合格啊!

    母子俩相对无言。

    欧阳心里苦,却又无处诉。

    沉默良久,他的唇角泛起苦笑,垂着眼睑像是自言自语般喃喃,“妈,您知道当您打电话给我,说让我带她回家的时候,我有多高兴吗?”

    在以为父母同意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真的是高兴疯了。

    可回来之后才发现,自己竟愚蠢得主动跳进了父母为他精心准备的陷阱里……

    父母对他痛心,可他又何尝不是呢?

    他的声音很轻很轻,仿佛受了什么重大的打击,透着颓然和无力……

    “我……”邱忆娴的心狠狠一抽,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