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43章:欧家不欢迎你
    他夹在她与他的父母中间,左右为难,同样也是不好受的。

    “你出去吧,有我帮伯母就行了。”米娅看着欧阳,给了他一个“我可以搞定”的眼神。

    “小娅,我……”欧阳内心充满了愧疚,在走与留之间犹豫不决。

    “去吧!”她对他笑了笑,反而安慰起他来。

    见儿子跟米娅那副难分难舍的样子,邱忆娴真是恨铁不成钢,眼不见心不烦,转身就朝着流理台走去。

    “妈!”欧阳跟过去。

    邱忆娴站在洗菜池前,挽起袖子准备洗菜,有些没好气地瞥了儿子一眼,“干吗?”

    她就想不通了,自己的儿子如此优秀,怎么就偏偏喜欢上一个对他图谋不轨的女人呢?

    真是鬼迷心窍了么?!

    欧阳背对着米娅,眼含乞求地看着母亲,压低声音说:“妈,小娅如果有什么不懂的,您教教她,她的妈妈走得早,很多东西都没来得及教她,以后您就是她的妈妈了,她若有什么做得不对的,您告诉她,她很乖,会虚心接受的。”

    邱忆娴有些惊讶地看着儿子,内心微微动摇。

    本就不是恶毒的人,对米娅的偏见全是源于对儿子的担忧,所以在听到儿子说米娅从小就没有了妈妈时,邱忆娴就心疼了。

    没妈的孩子多可怜啊!

    是因为从小就没有妈妈的关心和教导,所以才会造成人格的缺憾,是这样吗?

    邱忆娴瞟了眼呆呆地站在门口看起来特别孤寂落寞的米娅,心情变得复杂起来。

    如果不是知道她曾害过自己的宝贝儿子,邱忆娴想自己应该会喜欢这个浑身透着一股忧伤的女孩子……

    只可惜没有如果!

    从小没有母爱的确可怜,但她不能因为怜悯米娅就同意儿子自甘堕落啊!

    人嘛,都是自私的,如果米娅不跟自己儿子在一起,她倒是可以对米娅好点,如果投缘的话甚至以后认作干女儿什么的都没问题。

    可若是让米娅做自己的儿媳妇……

    还是不行!

    她的宝贝儿子这么优秀,值得更好的选择。

    尤其米娅已经祸害过儿子一次了,不能再让她祸害儿子一辈子,坚决不行!

    “你这孩子,说这些干吗啊?去去去,出去陪你爸,别在这儿碍事儿。”邱忆娴害怕儿子继续说下去自己会心软,连忙一边轻斥,一边将儿子往外推。

    欧阳点到即止,怕说太多会适得其反,便顺着母亲的力道往外走去。

    途经米娅身边时,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无声地鼓励。

    米娅轻轻扇动了下眼睑,微不可及地点了点头,似是在回答他“放心吧没事的”……

    见她神色淡然,似是胸有成竹,欧阳只能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厨房。

    欧阳离开之后,不算很大的厨房突然就空旷了起来,显得特别的寂静。

    气氛略尴尬。

    “伯母,请问我需要做什么?”米娅在鼓足勇气之后,主动走向邱忆娴,轻声问道。

    邱忆娴正沉浸在米娅从小没有母爱的悲伤之中……

    “啊?哦……那个……”邱忆娴猛然回神,随手拎了一袋蒜给她,说:“剥蒜吧,多剥点。”

    邱忆娴的内心很纠结。

    她一面同情米娅,一面又厌恶她……

    “好。”米娅接过蒜。

    然后邱忆娴默默洗菜,米娅则默默剥蒜。

    时间,便在沉默中一分一秒地流逝。

    邱忆娴洗好青菜之后就离开了,把米娅一个人留在了厨房。

    而邱忆娴前脚一走,范佳桐后脚就来了。

    “嗨,米小姐,感觉怎么样?”

    范佳桐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一边慢悠悠地喝着,一般踱步到米娅身边,唇角勾起一抹别具深意的笑,似讥似讽地问。

    米娅置若罔闻,仿佛范佳桐不存在一般。

    被无视了,范佳桐表面虽保持着微笑,心里却已恼恨得不行。

    “今天伯母生日诶,你这样冷着脸,伯母可是会‘不高兴’的哦!”范佳桐刻意咬重“不高兴”三个字,言辞间毫不掩饰地透着幸灾乐祸,肆意挑衅。

    米娅垂着眸,眼底寒光四溢。

    欧荣毅和邱忆娴不待见她,她可以忍,一,他们是长者,二,他们是欧阳的父母。

    但范佳桐……

    算个P!!

    “范小姐知道‘小人得志’是什么样子的吗?”米娅缓缓开口,然后慢慢地抬起头来看着范佳桐,像是聊天一般悠然轻吐,“就是你此刻的样子!”

    范佳桐脸色一僵,被米娅轻轻一句话就勾起了极力压制在心底的妒恨。

    米娅转眸看了眼窗外,从她所站的位置正好可以看到还在花园里的彭永,唇角不由隐隐勾勒起一抹讥讽。

    “本以为租男友这种事只会发生在春节期间那些大龄剩女的身上,想不到这还没过年呢范小姐就已经如此着急了。”米娅冷冷笑道,转而目光犀利地看着范佳桐。

    范佳桐呼吸一窒,眸光闪烁,有种被戳穿诡计的慌张……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范佳桐狠狠咬了咬牙,强装镇定地冷冷道。

    米娅轻蔑地撇了撇嘴,“不懂没关系,你我心知肚明便成了!”

    范佳桐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露出了破绽,居然被米娅看穿了……

    她百思不得其解,自己明明演得那么逼真那么自然,米娅是怎么看出彭永是她的假男友的呢?

    其实米娅不是看出来的,而是感觉出来的。

    女人的第六感有时候真的非常神奇,尤其是在感情方面,一猜一个准!

    突然,厨房外响起了脚步声,由远至近。

    米娅和范佳桐同时听见了邱忆娴前来的脚步声,而就在这时,范佳桐突然将剩下的半杯水往自己脸上一泼……

    呯!

    然后将水杯放在米娅的右手边。

    范佳桐将时间拿捏得非常的精准,她放下杯子往后退,邱忆娴就恰好出现在了厨房门口……

    于是邱忆娴看到的便是范佳桐满头满脸的水,一身狼狈。

    而这样的画面,任谁看了第一反应也会以为这杯水是米娅泼的。

    米娅对范佳桐的敌意,从一开始就没有掩饰过,所以邱忆娴完全有理由相信米娅会做这种没有教养的事。

    而现在的范佳桐已经有了男友,邱忆娴自然不会想到范佳桐会用水泼自己以陷害米娅……

    因为没有理由啊!!

    “喂你干什么啊?”

    看到范佳桐被泼了一脸的水,邱忆娴在短暂的错愕之后,连忙冲进厨房里,瞪着米娅气愤填膺地怒声质问。

    本来之前她还挺同情她的,但现在“看到”她竟然出手“伤”人,心里那点怜悯顿时就烟消云散了。

    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邱忆娴觉得这句话用在米娅身上是最贴切不过了。

    人都是有私心的,邱忆娴也不例外。

    范佳桐是她好朋友的女儿,就等同于半个女儿一样。

    而米娅……

    只是一个曾经害过自己的宝贝儿子的女人!

    如此鲜明的对比,邱忆娴的内心自然是偏向范佳桐的。

    米娅蹙着眉头,抿唇不语,只是极冷极冷地看着范佳桐。

    她不屑解释,因为在对自己有偏见的邱忆娴面前,任何解释都只是徒劳。

    “没事伯母,我没事……”范佳桐一边手忙脚乱地抹着脸上的水渍,一边走到邱忆娴的身边,颤声微哽,楚楚可怜的模样我见犹怜。

    范佳桐越说自己没事,邱忆娴就越是心疼她。

    “你干吗用水泼佳桐?你这人怎么这么野蛮啊?”邱忆娴冲着米娅叫道,看她毫无悔意的样子就更是觉得她人品有问题。

    “伯母您别责怪米小姐,她不是故意的,是我自己不小心……”范佳桐红着眼眶,极力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

    米娅的唇角泛起冷笑。

    “说啊!你为什么要这样对佳桐?”邱忆娴非常生气,觉得米娅是自己见过最没有教养的女孩子。

    而这种品行有问题的女孩又怎么配得上她那近乎完美的儿子呢!

    自从,邱忆娴想要棒打鸳鸯的心,就更坚定了。

    儿子现在被这个狐狸精迷了心窍,根本已经没有判断力了,所以在儿子坠入深渊之前,她必须阻止儿子。

    米娅是真的不屑解释,但又不想被冤枉,更不想让范佳桐歼计得逞。

    “我没——”

    “伯母您别生气,米小姐只是对我有点误会,我没关系的……”

    然而米娅刚开口,就被范佳桐抢断了。

    范佳桐颤声微哽,泫然若滴看起来好不可怜。

    看到范佳桐这副模样,邱忆娴是既心疼又气愤,“佳桐,你别总是委屈自己,我都看见了,明明就是她用水泼的你!”

    都看见了?

    米娅冷笑。

    她很想问问老太太,您是哪只眼睛看见的?

    可话到嘴边,她又硬生生咽了回去。

    算了,没什么好问的,毕竟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不管她怎么解释,不喜欢她的人都会有千百种说辞来定她的罪。

    走吧,这里终究不是她的世界,她已经努力了,可她融入不进来。

    米娅转身,打开水头洗手。

    “米小姐,你在我的家里这样对待我的客人,是一种非常不礼貌的行为,你必须跟佳桐道歉!”邱忆娴生气地走到米娅的身边,非常严肃地斥责道。

    正低头洗手的米娅闻言,缓缓抬眸,“你受得起吗?”

    她饱含讥诮的目光直直射在范佳桐的脸上,问的自然也是范佳桐。

    范佳桐被问得脸色微微一僵。

    “算了伯母,米小姐家庭环境特殊,她从小缺失母爱,是由父亲一手带大的,男人对孩子自然会有诸多疏忽,所以她会这样不是她的错。”范佳桐对邱忆娴轻轻说道,故作大度,将委曲求全演绎得淋漓尽致。

    范佳桐的潜台词是——养不教父之过!

    嗯,范佳桐这是在影射她没家教……

    米娅忍无可忍。

    自己受点委屈没关系,但她不能让已故的父母遭到这种莫名其妙的攻击。

    每个人都有弱点,米娅的弱点除了欧阳,就是已故的父母。

    她容不得任何人说她父母的半个不字!!

    洗菜池里有个水瓢,在米娅洗手的过程中,瓢里就装满了水……

    米娅破罐子破摔地想,她没用水泼范佳桐,却被邱忆娴“看到”了是她泼的,既然如此,那她干脆就把罪名坐实吧!

    这样的念头在脑海里闪现的下一秒,米娅就拿起水瓢往范佳桐的脸上泼去。

    “啊……”

    看到米娅拿起水瓢的那瞬,范佳桐惊恐尖叫,同时整个人往邱忆娴的身后躲。

    既然范佳桐来躲,邱忆娴便下意识地往前一站,以身去挡,怒瞪米娅,“你敢——”

    话音未落,一瓢水就迎面飞来。

    邱忆娴被泼了个正着。

    秋天了,天气虽然还不算很凉,可突然被一瓢水泼在脸上,那感觉还是挺惊悚的。

    邱忆娴被激得狠狠抽了口凉气。

    “伯母!”范佳桐尖叫,叫着叫着就哭了,“天哪,伯母您没事吧?您有没有怎么样?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呜呜……”

    邱忆娴在短暂的惊愕之后,抬手指着米娅,气得浑身发抖,“你——”

    情绪太激动,她上前一步想要与其评评理,哪知一不留神又出了意外……

    “啊!”

    地面上有水,盛怒中的邱忆娴刚走一步,就脚底打滑了,随着一声惨叫,她坐在了地上。

    还好在摔倒时她撑住了冰箱,还好范佳桐站在她的身边也及时伸手扶了她一把,所以只是滑坐在了地上,并不是真的摔倒下去。

    否则像她这个年纪,这样摔倒即便不死只怕也会中风的。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米娅也有些猝不及防,她拿着水瓢僵在原地,为自己的冲动暗自懊恼。

    不该意气用事的,不该往范佳桐的陷阱里跳的,不该错伤无辜的……

    “伯母!”范佳桐叫得更大声了,忙不迭地伸手去搀扶邱忆娴。

    厨房里的喧闹终于惊动了客厅里的人,有混杂的脚步声匆匆而来。

    “怎么了?”欧阳一马当先地冲进厨房里,担忧急问。

    然后当他看到厨房里的画面时,整个人都愣住了。

    母亲和范佳桐都是满头满脸的水,而米娅一脸冷漠地站在水池边,手里拿着瓢……

    最重要的是,母亲还坐在地上,像是被谁推倒了一般……

    在短暂的惊愕之后,欧阳连忙弯腰去搀扶坐在地上的母亲。

    “怎么回事?!”

    欧荣毅紧随而至,阴沉着老脸看着眼前的一切,疾言厉色地叱问。

    没人敢回答。

    在欧阳和范佳桐的合力搀扶下,邱忆娴站了起来。

    “你走吧,欧家不欢迎你!”

    邱忆娴站起来的第一句话就是对米娅下达了逐客令,对谁都和蔼可亲的模样已不复存在,变得前所未有的冷漠。

    “妈……”欧阳惊慌,不可置信地看着母亲。

    他欢天喜地的带着他的小女人回家,现在他的小女人却要被母亲撵走了,而他却连眼前的一切是怎么发生的都不知道。

    “让她走!”邱忆娴怒喝,非常生气。

    欧阳紧皱着眉头看向米娅,疑惑又担忧。

    当欧阳的目光投射过来时,米娅把手里的瓢轻轻放入水池,然后对着邱忆娴和欧荣毅鞠了个躬。

    “抱歉,打扰了!”她表情木然,像个没有情感的机器人一般,机械地淡淡吐字。早就该走的……不!她根本就不该来!

    说完,她目不斜视地朝着厨房外走去。

    欧阳的心,乱了。

    他不知道事情怎么会演变成现在这副局面,他刚才不过是去了下卫生间,然后出来就听见了厨房里的尖叫声……

    他怀揣着美好的愿望带她回家,希望父母能接受她喜欢她,可原来他把一切都想得太过简单了。

    亦或许,是他对双亲的期望太高了。

    欧阳看着一步步朝着自己走来的米娅,后悔又心疼。

    而她却微垂着眼睑,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她那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样,让他心慌……

    这一刻,他终于深刻地意识到,带她回家是个多么错误的决定!

    当米娅经过欧阳的身边时,他伸手拉住了她。

    欧荣毅和邱忆娴的脸色微变。

    手被抓住,米娅被迫停下了脚步,她抬眸看他,惨淡一笑。

    她的笑容里有着抱歉,有着无奈,还有一股浓郁得化不开的悲伤……

    她好像在对他说,对不起,我真的尽力了……

    欧阳心如刀绞。

    恐慌在心里肆意蔓延,他有种自己终将会失去她的不祥预兆……

    他紧紧抓着她的手,很用力,挤压得她的手指有点疼。

    她再次对他抱歉地笑了笑,然后将自己的手,从他的大手里一点一点地挣脱出来。

    手里一空,他的心也跟着一空,就好像心脏被什么挖走了一般。

    米娅越过欧阳的身边,继续往前走。

    欧阳没有一丝犹豫,立马跟在她身后。

    此刻的他就像是一个无主的游魂,被她牵引着,她去哪儿,他就跟着去哪儿。

    “欧阳你站住!”欧荣毅勃然大喝。

    米娅置若罔闻,径直走出厨房。

    欧阳的脚步微微一滞,但仅仅只是顿了一秒,他立马又跟上米娅。

    “伯母,伯母?阿阳,伯母晕过去了!”

    可他的脚刚跨出厨房的门,身后就传来了范佳桐充满焦急的惊呼。

    欧阳回头,果然看见母亲已经软倒在范佳桐的怀里,两人双双滑坐在了地上。

    “老太婆!老太婆你醒醒……老太婆!”欧荣毅也在喊,眼底盛满担忧。

    “天哪伯母……伯母您别吓我,伯母……呜呜呜……阿阳,你快回来……”范佳桐更是呼天抢地地哭了起来。

    宋姗姗有些纠结地站在门口,默默看着眼前的一切,想帮忙又感觉没自己什么事儿。

    特意多看了范佳桐两眼,宋姗姗的表情有些微妙。

    看到母亲晕倒,欧阳僵在门口,动弹不得。

    米娅像是突然失聪了一般,将身后的一切声音都屏蔽了,径直朝着大门外走去,头也不回。

    欧阳想跟米娅走,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