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42章:“姗姗”来迟
    《一米阳光》第042章:“姗姗”来迟“可是外婆已经答应了啊,再说了,屋里那么多人……咳咳,有你们陪她过生日就好了嘛!”欧恬冲口叫道,话到一半突觉不对,连忙改口,眼底的心虚更加深浓了一分。

    米娅一直没说话,只是默默地站在欧阳的身边,默默地任由他牵着自己的手,再顺便默默地把欧恬的表情变化看在眼里。

    她以为是自己想太多,可现在看来,兴许她的第六感是对的……

    只是不来也来了,那就既来之则安之吧,毕竟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逃得了初一也逃不了十五。

    欧阳有觉察到欧恬的异样,但他以为是小姑娘自己想溜出去玩,便没有多加在意。

    “云裳回来了吗?”他一边问,一边将目光投向落地窗,想看看屋内大厅里都有什么人。

    云裳和米娅见过,如果云裳来了就好了,那样有个熟悉的人在,米娅就不会觉得不自在。

    “啊?”欧恬微微张嘴,一脸愕然,然后举起手机佯装看时间,夸张地哇哇叫道:“哎呀呀,我要迟到了,不行不行,我得走了,小舅拜拜。”

    欧恬说完就跑了,跑得比兔子还快。

    看着小外甥女落荒而逃的背影,欧阳气也不是恨也不是,咬牙切齿,“欧恬!”

    可欧恬置若罔闻,头也不回地跑出了大铁门,转眼就不见了身影。

    “一点礼貌都没有!”欧阳对着外甥女离去的方向怒斥了一声,然后回头,一脸抱歉地看着米娅,“这是我二姐的女儿,叫欧恬,小名儿叫娃娃,你别跟她一般见识,下次我让她给你端茶认错。”

    “没关系,她很可爱。”米娅扯动唇角,浅然一笑。

    “我们进去吧!”

    “嗯。”

    米娅怀着无比沉重的心情,任由欧阳牵着自己的手,朝着欧家大门一步步走去。

    穿过前庭小院,进入正门,然后他们终于站在了欧家的大厅里。

    米娅心脏紧缩着,默默打量眼前的一切,莫名有种已深陷龙潭虎穴的恐慌……

    客厅里,欧荣毅正在和范佳桐下棋。

    范佳桐的身边坐着一个眉目清秀的年轻男子,一瞬不瞬地盯着棋盘默默观战。

    看到范佳桐居然也在,欧阳微不可见地拧了拧眉,但想到她之前已经明确表示会退出,现在又带着一个男子在身边……

    欧阳没有作声。

    而米娅在看到范佳桐的那一瞬,心情更复杂了。

    即便范佳桐好似已经有了男友,可她还是无法消除对其的敌意……

    欧阳牵着米娅走向沙发,“爸,我们回来了。”

    “嗯。”欧荣毅的双眼盯着棋盘,头也不抬地淡淡回应了声。

    “叫伯父。”欧阳捏了捏米娅的手,在她耳边轻轻提醒。

    “伯父您好!”米娅二话不说,对欧荣毅低头问好。

    “随便坐。”欧荣走了一步棋,依旧头也没抬,不咸不淡的态度,透着客套和疏离。

    米娅觉得自己与这里的一切都格格不入。

    其实在来的路上她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可显然她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

    气氛略尴尬。

    “米小姐今天真漂亮!”

    在欧阳牵着米娅落座的时候,范佳桐噙着友好的微笑看向他们,毫不吝啬地赞美道。

    米娅沉默,淡淡的看着范佳桐。

    面对范佳桐,她连冠冕堂皇的虚伪话都不乐意说。

    其实她情商不低,温柔乖巧什么的她装起来也是游刃有余,只是今天……

    她不想装,也不屑装。

    毕竟在欧荣毅那双极具穿透力的目光中,装了也会被看穿,所以又何必自取其辱呢?

    热脸贴了个冷p股,范佳桐有点尴尬,连忙转移话题,抱住身边男子的手臂对欧阳和米娅笑得一脸幸福甜蜜,“跟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彭永!”

    名叫彭永的男子立马起身,向欧阳伸出手去,“欧s记你好!”

    “你好。”欧阳点了下头,伸手与彭永握了握,表情淡然。

    “在家里不用这么生分,叫他阿阳就行了。而且佳桐的妈妈跟阿阳的妈妈是好姐妹,都是一家人,别什么s记不s记的,听着别扭。”欧荣毅不紧不慢地开口说道,缓缓抬头看了欧阳和米娅一眼。

    接收到欧荣毅投射过来的目光,米娅的心莫名收紧,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欧伯伯说的是,那我就不客气了。”彭永笑道,自然得看不出丝毫的破绽。

    然而有些东西就是这样,表面越是完美,越说明有问题……

    这时,绑着围裙的邱忆娴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妈。”欧阳牵着米娅的手双双站起来。

    “回来了。”邱忆娴走上来,匆匆看了米娅一眼就连忙移开视线,转而看着自己儿子。

    那模样像是心虚一般……

    “嗯,我们回来了!”欧阳点头,刻意咬重“我们”二字,同时捏了捏米娅的手。

    接到他的暗示,米娅对邱忆娴轻轻点头,“伯母您好!”不卑不亢,礼貌谦逊。

    邱忆娴,“嗯。”

    “祝您生日快乐!”米娅双手拎着精美的小礼袋,恭敬地递到邱忆娴的面前,送上最真挚的祝福。

    邱忆娴没有立马接下,而是偷偷瞟了丈夫一眼……

    空气中飘荡着一股诡异的气氛。

    米娅双手拎着礼物伸在半空,邱忆娴一动不动……

    欧阳急了,“妈!”

    邱忆娴微微抖了一下,连忙伸手接下,“谢谢。”

    不咸不淡地说了声谢谢,然后邱忆娴就作势要把礼袋随手搁下……

    那是一种并不重视这个礼物的举动。

    “妈你不打开看看吗?”欧阳拧眉看着母亲,略急的语气隐隐透着不悦。

    他想走人了!

    他想带着他的小女人离开这个家,即便今天是母亲的生日!

    因为他已经感觉到了父母对米娅的怠慢……

    如果不是担心闹僵了会加深父母对米娅的偏见,他真的会走!

    所谓血浓于水,血缘是一种永远都割舍不掉的关系,为人子,他不可能不要父母。

    既然父母舍弃不掉,那就不能把关系闹僵,不然一旦隔阂加深,以后会出现很多家庭矛盾的。

    欧阳想得有点多,连往后的日子都想到了……

    越想越头疼,他突然意识到,今天回来是个错误的决定……

    看来,是他把一切都想得太过美好的了。

    在儿子带着压迫性的询问中,邱忆娴只能把礼物拆开。

    打开盒子,看到珍珠项链的那一刻,她双眼一亮……

    “喜欢吗?”在母亲把礼物拆开的那一刻,欧阳就迫不及待地问,极力为心爱的小女人说好话,“这是小娅挑了很久——”

    “怎么又是珍珠项链啊?我家里都好多条了。”

    哪知他话音未落,就看到母亲蹙眉撇嘴,一脸意兴阑珊的模样。

    “你最喜欢珍珠了不是吗?这条跟你以前那几条的款式完全不一样啊!”欧阳眉头都快打结了,近乎气急败坏地说。

    见儿子要发飙了,邱忆娴只得看向米娅,勉强地扯了扯嘴角,“项链很漂亮,米小姐有心了。”

    米娅很想谄媚地回一句“伯母您喜欢就好”……

    可她说不出口,因为人家明明就不喜欢啊!

    她无话可说,唯有抿唇浅笑。

    心,苦得无法言喻。

    从邱忆娴不愿意接她递过去的礼物时,她就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她不是傻子,自然看得出邱忆娴不是不喜欢这条珍珠项链,只是不喜欢这条项链是她送的……

    气氛僵凝,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紧绷的气息,一触即发。

    “哎呀!”

    正当气氛僵得不能再僵时,范佳桐突然发出一声娇滴滴的惨叫,“我又输了!”

    “没事没事,你败在欧伯伯的手下啊,不冤!”彭永笑着安慰。

    “讨厌!”范佳桐娇嗔,瞪了男友一眼,一副沉浸在爱河里的小女儿模样。

    范佳桐的突然出声等于是解了围,然而米娅的心里却一点感激都没有。

    她本不是知恩不报的人啊,可为什么对范佳桐就如此苛刻呢?

    米娅自己也想不通。

    “伯父你太厉害了,我不跟你玩了。”范佳桐噘着嘴对欧荣毅撒娇,然后向欧阳招手,“阿阳,你来陪伯父杀两盘吧!”

    欧阳还没来得及说话,却见欧荣毅抬头朝着米娅看过来,“米小姐会下棋吗?”

    突然被点名,米娅始料未及,在短暂的怔愣之后,她鬼使神差地轻声道:“……一点点。”

    “坐!”欧荣毅一边把棋子重新摆好,一边用下巴点了点对面的位置。

    范佳桐连忙往边上挪,把位置腾出来给米娅。

    然后在欧阳饱含担忧的注视中,米娅坐到了欧荣毅的对面。

    欧阳不放心,忙不迭地坐在米娅身边,想着待她陷入困境时暗中指点她一二……

    毕竟如果她才走几步就被父亲将了军的话,岂不太尴尬了么。

    哪知在十来个回合之后,欧阳发现自己多虑了。

    “还不错!”

    连欧荣毅都忍不住抬头看了米娅一眼,淡淡地吐出一句不算赞扬的赞扬。

    “我爸爸喜欢象棋。”米娅轻声道,垂眸看着棋盘,不让众人看到她眼底的悲伤。

    妈妈早逝,她与爸爸相依为命,爸爸喜欢象棋,从小就教她怎么下棋,于是长大后,每当闲来无事她就会跟爸爸下几盘,久而久之,便练就了现在的棋艺。

    欧荣毅心里泛起一丝惋惜。

    这姑娘棋下得还真是不错,怎么偏偏就人品不行呢?

    范佳桐突然拉着彭永站起来,笑米米地说:“走,我们去欧伯伯家的后花园逛逛,看看欧晴姐种的多肉植物是不是越来越萌了。”

    听着范佳桐欢快的语气,米娅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竟觉得她是在借故离开……

    范佳桐和彭永去了后花园不到一分钟,邱忆娴从厨房里探出头来,“阿阳,进来帮我拿一下东西,柜子太高了。”

    母亲年纪大了,柜子太高爬上爬下很危险,欧阳找不到理由拒绝。

    “我很快回来。”他轻轻拍了拍米娅的腿,说。

    “嗯。”她对他浅浅一笑,点头。

    然而欧阳进了厨房,却被母亲缠着做这做那……

    一盘结束,欧荣毅险胜。

    第二盘开始没一会儿,欧家又来了客人。

    是一个身材高挑气质不凡的短发美女。

    “不好意思啊欧伯伯,路上塞车,所以我……”美女上来就向欧荣毅道歉。

    “没事没事,现在的交通是这样的。来来来,姗姗,坐,坐下说!”欧荣毅一改之前的冷漠,热络地招呼着名叫姗姗的女子。

    “谢谢欧伯伯。”宋姗姗微笑点头,然后在欧荣毅的身边坐下。

    坐下之后,宋姗姗看向对面的米娅,“这位是……?”

    欧荣毅本是热情的语气立马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淡淡地说:“她是阿阳的朋友,叫米……你叫什么米什么来着?”

    “米娅。”米娅答,唇角泛着一抹虚无缥缈的涩笑。

    如此明显的差别待遇,傻子都知道这是为什么!

    她的第六感,果然是正确的。

    他的爸爸妈妈让她来,不是因为接受了她,而是要让她知难而退……

    “啊对,米娅!”欧荣毅恍然大悟般点了头,然后对米娅淡淡地扯了扯嘴角,说:“人老了,记性不好了,米小姐别见怪才好。”

    面对欧荣毅虚伪的歉意,米娅回以客套的微笑,“伯父严重了。”

    见怪?

    呵,有什么好见怪的啊!

    再说了,她见怪又有什么用呢?!

    是她非要腆着脸来自取其辱,又能怪得了谁?

    “你好,我叫宋姗姗。”宋姗姗噙着笑对米娅打了个招呼。

    “你好。”米娅表情木然,点头回礼。

    “姗姗是名幼师,温柔娴淑心地善良,最重要的是身家清白,谁能娶到她啊那可真是三生有幸了!”欧荣毅把車前进了一步,然后抬头,噙着慈爱的微笑用赞扬的目光看着宋姗姗,状似漫不经心地说道。

    身家清白……

    米娅默不啃声,自然是听出了欧荣毅的弦外之音。

    “欧伯伯,您夸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我没那么好。”宋姗姗腼腆地小声娇嗲,羞涩地红了脸。

    欧荣毅,“姗姗,别妄自菲薄,你的好不是一般人可以比得上的!”

    米娅拿着棋子的手,微微一僵。

    “呀,姗姗来啦!”

    一声欢呼乍然响起,是从厨房出来的邱忆娴。

    身后跟着欧阳。

    “伯母!”宋姗姗立马站起来,同时将准备好的礼物递给邱忆娴,“祝您生日快乐!”

    “谢谢谢谢!”邱忆娴连忙欢喜地接下礼物。

    欧阳脸色微变。

    米娅像是突然失聪了一般,只管盯着面前的棋盘,无喜无怒,平静淡然。

    邱忆娴喜滋滋地拆开礼物。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故意开的玩笑,宋姗姗送的竟是一条珍珠手链……

    “哎呀,这手链真漂亮!”邱忆娴大赞,立马就把手链套在了手腕上,一副开心不已的模样。

    “伯母喜欢就好。”宋姗姗笑得温柔又端庄。

    “喜欢喜欢,太喜欢了!”邱忆娴连连点头,赞不绝口,爱不释手地轻抚手着链。

    欧阳冷冷看着母亲,眼底风云四起。

    感觉到儿子阴冷的目光正投射在自己身上,邱忆娴仿佛这才意识到自己前后态度的差距一般,扯了扯嘴角,讪笑着小声道:“我项链太多了,手链稀缺……”

    欧阳这会儿真是又气又恨又伤心。

    得!今天这饭,他们是吃不下去了!

    眸色一冷,欧阳决定带米娅离开。

    有道是知子莫若母,邱忆娴一见儿子这副脸色阴沉的模样就知道儿子想走了……

    “米小姐,我一个人有点忙不过来,你能来厨房帮帮我吗?”于是她连忙看向米娅,说。

    米娅抬眸,看向邱忆娴。

    同时,她的眼角余光看到欧阳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眉头紧紧拧着,眼底盛满担忧和心疼……

    “好的。”米娅没有异议,点头起身。

    她想,反正来都来了,索性就看看他的爸爸妈妈到底有多不喜欢她吧……

    等看清了,她或许就可以死心了。

    米娅心情平静地跟在邱忆娴的身后,朝着厨房走去。

    被如此不公平地对待,她没有生气……确切地说,是她已无力生气。

    有的,只是满腔的难过和失望……

    这应该就叫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吧!

    在来之前,她虽然心里不安,但还是忍不住偷偷奢望着他的爸爸妈妈能同意他们在一起,现在希望破灭,又怎么可能不觉得难过呢?

    反正都是痛,那少一点或是多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呢?

    所以看看吧,看看自己在他的世界里,到底有多么不合适……

    见米娅逆来顺受地跟在母亲身后,欧阳不放心,要跟着去。

    可在厨房门口被母亲拉下来,“你一个大男人来厨房干吗?去去去,跟你爸爸下棋去!”

    欧阳不听母亲的,直直看着受了委屈的小女人。

    只要她向他露出一个求救的眼神,他立马带她走!

    欧阳知道不管他的小女人向不向他求救他都应该立即带她走的,可是他的内心却又自私地渴望着能用她一时的委屈来换取父母的成全……

    因为他想,这或许是父母在考验他们的感情,以及考验她的品行。

    娶媳等于娶贤,到了父母这个年纪,他们自然是希望未来儿媳贤惠孝顺,能让他们安享晚年。

    为人子,他不能苛责父母的这种想法,毕竟他们有他们的立场。

    只怪他两年前亲手把污点嵌在了她的身上,才让父母对她有了偏见……

    所以导致今天这副局面的,不是米娅的错,也不是父母的错,而是他的错,全是他的错!

    欧阳杵在厨房门口纹丝不动,满腹纠结地看着米娅。

    米娅知道他在想什么。

    都说有情人心有灵犀一点通,就算他的心思她猜不全,但至少也能猜个七八分。

    她知道他心疼她,其实,她又何尝不心疼他呢……

    他夹在她与他的父母之间,左右为难,同样也是不好受的。

    “你出去吧,有我帮伯母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