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41章:丑媳妇见公婆
    “你讨厌!说正经的呢!”她剜他一眼,嗔怒轻斥。

    他更无辜了,“我很正经啊!你不是爱我的全部吗?我还有哪里做得不好吗?你告诉我,我改!我要改到你爱上全部的我!”

    欧阳是真的怕。

    怕自己不够好,怕她爱自己太少,怕自己比不上卓行一在她心目中的位置……

    她的心本就还没有完全属于他,现在他的家人又横加阻挠,他真怕自己最终会失去她……

    他说我哪里做的不好你告诉我……

    他说我要改到你爱上全部的我……

    米娅心里五味陈杂,酸涩难当。

    “我当然是爱全部的你啊!你很棒,真的!”她努力扯出一抹笑,勾住他的脖子,嘟起嘴像是赞赏般在他唇上亲了一口。

    米娅说的是实话。

    可欧阳却觉得她是在敷衍他。

    不是不信任她,而是在这段感情里,他严重缺乏安全感……

    “但我最爱的,是你重情重义,和有一颗孝顺的心,所以我能理解你的顾虑。”米娅目光贪婪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情真意切地说道,然后垂眸掩饰着眼底的悲伤,幽幽低喃,“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其实我很羡慕你,还有机会好好孝顺自己的爸爸妈妈,不像我……”

    想起已故的父母,米娅悲从中来,苦笑着红了眼眶。

    她羡慕天底下每一个父母健在的男女,羡慕他们有一个温暖幸福的家,羡慕他们还能承欢膝下,特别特别的羡慕。

    有家多好啊!

    有人关心,有人爱护,有人嘘寒问暖……多好啊!

    孤苦伶仃的感觉,真的非常可怕。

    无意中勾起了小女人的伤心事,欧阳懊悔又心疼,忙不迭地将她抱在怀里,一边亲吻她的额头,一边轻抚她的背脊。

    无声地安慰着她。

    可,他越安慰,她越难过……

    欧阳在小女人的耳朵上轻轻一吻,低低道:“我的父母只是不了解你,等以后他们就会明白你是一个多么孝顺善良的姑娘了,到那时他们一定会非常喜欢你的!”

    他语气笃定,给她加油打气。

    事已至此,米娅还能说什么呢?

    她只能——

    “嗯,我也是这样觉得的!”她努力微笑,点头赞同。

    执起她的手,他看着套在她指上的钻戒,轻轻唤她,“小娅。”

    “嗯?”

    “戴上了我的戒指,你的心里就只能有我了,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听到了吗?”他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眼底盛满期待,霸道宣言。

    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

    米娅想笑,又有点想哭。

    生死他的人死是他的鬼吗?她也想啊,可就怕自己最终会没这个机会和福气啊!

    “我现在取下来还来得及吗?”为了掩饰心里的难过,她佯装要扒下戒指。

    “来不及了!”他连忙抓住她的手,不许她取。

    她噘嘴不依,娇嗔,“喂,欧s记你耍赖诶,没戴戒指之前你咋不这样说?”

    “米娅!”

    “嗯?”

    “我爱你!”

    如此频繁的说爱,皆是源于心底的不安……

    又是一声“我爱你”,让米娅彻底投降了。

    罢了罢了,不逗他了。

    微微一笑,她送上香、吻,“我也是!”

    对于小女人的主动,欧阳欣然受之。

    餐桌上,饭菜已凉,但深深吻在一起的两人却毫不在意,因为他们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欧阳一边吻着米娅,一边将她打横抱起,径直朝着卧室走去。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自打欧荣毅找上门后,米娅每天都过得提心吊胆的,因为她不知道老爷子何时又会对她出手。

    就这样战战兢兢地过了半个月,哪知什么都没发生,不止欧家没人来找她麻烦,甚至连欧阳也没有再被急召回家。

    日子,在风平浪静中一天天过去。

    然而就在米娅刚要放下心来的时候,却收到了欧家的邀请函……

    欧阳的妈妈过生日,将要在家里举办一个小小的生日宴。

    米娅看着手里的邀请函,感觉像是捧着一个烫手山芋,扔不是,不扔也不是。

    他的爸爸妈妈这是什么意思啊?

    想通了?愿意接受她了?

    但……这可能吗?

    可如果不是愿意接受她了的话,又为什么要给她送来这样一张邀请函呢?

    米娅呆呆地盯着邀请函看了两个小时,依旧百思不得其解。

    悦耳的铃声乍然响起,放在左手边的手机亮了。

    她有些心不在焉,随手接起电话,“喂——”

    “宝贝儿,你在哪儿?!”

    她的声音直接淹没在对方激动的大喊中。

    米娅脸颊微烫,听他喊宝贝儿有点不习惯,“……公司啊。”

    “你收拾一下,我马上过来接你!”欧阳像是中了头等大奖,兴奋得不得了。

    “啊?”她眨了眨眼,有点茫然。

    他开心得像个孩子,“今天我妈生日,他们让我带你回家!”

    米娅又愣了下,“……啊?”

    明明已经知道此事,可面对他的欢欣雀跃,她却还是有些反应不过来。

    听她语气淡然,欧阳稍微冷静了一点,问:“我妈说已经给你送邀请函了,你没收到吗?”

    米娅垂眸看着手里的邀请函,有气无力地吐出三个字,“收到了……”

    “快下来,我十分钟后就到!”听她说收到了,欧阳直接抛下一句,然后就匆匆挂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急促的嘟嘟声,脑补着他欣喜若狂的模样,米娅却满心苦涩,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她无法像他那样乐观,她害怕见他的父母,只有被心爱之人的家人嫌弃过的人才知道,那是怎样的一种心理阴影……

    米娅害怕面对,可是又不忍让欧阳失望。

    光是听他声音就知道,他是那么的开心啊!

    米娅的脑子里乱哄哄的,控制不住地胡思乱想着,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下的楼。

    当她走出公司大门的时候,欧阳的车已经停在了马路边。

    而坐在驾驶座里的男人,降下车窗,正对她笑得灿烂无比。

    她心情沉重,更觉压力山大。

    顶着他炙热的目光,她硬着头皮拉开车门,坐上车去。

    “唔……”

    刚上车就被他的手臂勾住了脖子,脑袋被拉过去,然后她还没来得及反应,红唇就被他狠狠攫住了……

    她的惊呼被他吃进嘴里,他激动得甚至磕到了她的牙齿。

    米娅啼笑皆非又心酸不已。

    他真的很开心啊,可是她该怎么告诉他,她的心里只有担心……

    连火辣的吻,都驱散不了她心里的不安。

    欧阳这会儿正激动得不行,无心恋战,在她嘴里胡搅蛮缠了一通之后就结束了吻。

    “宝贝儿我太爱你了!”

    他紧紧抱着她,将脸埋在她的颈窝里,喘着粗气对她说。

    他滚烫的呼吸在她耳畔弥漫开来,让她忍不住微微战栗。

    从未见过他这副欢喜的模样,突然发现越来平日里再是沉稳冷静的男人也会有孩子气的一面,米娅失笑地打趣道:“你可以冷静点吗?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嗑药了呢!”

    “我冷静不了!你看我心跳多快!”他拉起她的手摁在他的心脏位置,急促地说。

    咚咚咚……

    嗯,的确很快。

    感受着手心里的震动,米娅唇角隐隐泛起一抹涩笑。

    她怎么就开心不起来呢?

    见小女人没有如自己预期的那样喜笑颜开,欧阳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气氛有些不对。

    “怎么了?”他松开她,双手轻轻抓着她的肩,微微低头与她平视,疑惑地问。

    “没怎么啊。”她咧开嘴角对他笑,轻轻摇头。

    她笑得很美,却有着一抹掩饰不住的忧伤……

    “我爸妈让我带你回家诶,说明他们已经想通了,你不高兴吗?”欧阳拧眉,对小女人的反应百思不得其解。

    他这会儿整个人都是飘的,美好的心情简直无法言喻。

    一刻钟前突然接到母亲的电话,他本以为沉寂半月的父母要开始对他施加压力了,哪知母亲却说让他带心爱的女孩回家……

    母亲的语气透着无奈和妥协,对他说如果你真的那么喜欢她,那就带回家来吃个饭吧……

    与母亲结束通话之后他就立马给他的小女人打了电话,迫不及待地把这天大的好消息告诉了她。

    可她怎么……笑得这么勉强呢?

    他的父母终于让步了,她不高兴吗?

    他都快高兴疯了好吗!!

    迎着欧阳热切的目光,米娅怯怯地小声低喃,“他们……真的想通了吗?”

    “肯定啊!如果他们还是不愿意接受你的话,干吗特意打电话让我带你回家?”欧阳理所当然地说道,一脸“你是小傻瓜吗”的无奈表情。

    米娅想了想,觉得他说得好像也对哦……

    “可是……”

    可是她的心里为什么就是那么不安呢?

    “没有可是!”他阻断她,特别笃定地说:“相信我,我们很快就可以结婚了,宝贝儿,你很快就可以嫁给我了!”

    他在她额头狠狠亲了一口,然后放开她,启动车子开出去。

    被他一声声的“宝贝儿”喊着,米娅的心,是既甜蜜又惆怅。

    看着车子融入车流,快速往前行驶,米娅瞅了瞅前方的路,又瞅了瞅显然已经高兴得晕了头的男人,问:“我们现在去哪儿?”

    “回家啊!”欧阳转头看了她一眼,甚至还忙里偷闲地伸出手去在她鼻尖上亲昵地刮了一下。

    “今天是你妈妈生日诶,你让我就这样两手空空的去啊?”她给他一个白眼,一脸被他打败的无奈模样。

    欧阳一拍脑门,“啊对!!你这个丑媳妇得给未来婆婆买个生日礼物才行!”

    丑媳妇……

    “你才丑!”米娅嗔怒,啼笑皆非地狠狠剜他一眼。

    得亏他在开车,不让她得揍他一顿,居然说她丑!

    “好好好,我丑我丑!咱俩丑一块儿,行了吧未来的欧太太!”欧阳连连点头,转眸冲她眨了眨眼睛,又坏又迷人。

    未来的欧太太……

    米娅心里蓦地一酸,连忙转头看着窗外,佯装欣赏风景。

    手,悄然攥紧,不让自己红眼睛……

    她不知道今天的自己为什么会如此多愁善感,但他饱含宠溺的语气总能轻易就戳中她的泪点……

    待心里那股酸涩忍过去之后,她才又转回头来看着他,问:“你妈妈平时喜欢什么啊?”

    欧阳想了想,说:“她喜欢珍珠,咱们去给她买一条珍珠项链吧!”

    米娅点头,没有任何异议。

    然后,两人去了珠宝行。

    在经过精挑细选且反复斟酌之后,最后他们挑了一条色泽圆润又手工精细的珍珠项链。

    每一颗珍珠都一模一样,几乎看不出差异,而珍珠的大小也恰到好处,晶莹凝重,如月亮一般华丽抢眼。

    珍珠的寓意也好,象征着健康、安宁、富贵,送长辈最合适不过了。

    看着珍珠被包装得非常精美,本是忧心忡忡的米娅扯了扯嘴角。

    很满意。

    看到小女人终于展露了一丝笑容,欧阳更满意。

    半个小时后,欧阳的车停在了欧家大门外。

    看着窗外的三层小洋楼,米娅紧张得手心冒汗,很没出息地有了打退堂鼓的念头……

    “怎么了?”欧阳解开了安全带,正欲下车,却见米娅像座雕像一般一动不动,便伸手将她散落在脸颊的发丝轻轻拢向耳后,柔声问道。

    他格外温柔,带着讨好和安慰的意味。

    他知道她在犹豫,在进与退之间狠狠挣扎……

    “没什么,我只是有点……”她摇头,用力抿了抿唇,对他扯了扯嘴角,“有点紧张。”

    她笑得那么勉强,看得他心疼至极。

    欧阳心疼米娅,其实米娅也心疼欧阳。

    她听得出来他言辞间的讨好,知道他是怕她突然撂挑子逃跑……

    他今天是如此的开心,如果她退缩了,他该有多难受啊……

    “别怕,有我呢!”他的大手掌住她的脸,轻轻摩挲,深深看着她的双眼,像是保证一般对她说道。

    嗯,有他在,他不会让她受伤害的!

    他说别怕,有我呢……

    一股暖流涌上心头,她犹豫不决的心顿时就坚定了,笑着对他点头,“嗯,我有你!”

    他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她还有什么好害怕的呢?

    即便不是为自己,哪怕是为了这个处处讨好她的男人,她也该勇往直前的对不对?

    她总算是愿意相信他一回了,欧阳心中大石落了下来。

    凑上前吻了吻她的脸,然后他伸手去帮她解安全带。

    “欧阳。”

    当他帮她解开安全带的时候,她轻轻唤他。

    “嗯?”他抬眸看她。

    她默了一秒,然后咧嘴笑,“没事儿,我就想叫叫你。”

    欧阳深深看了米娅一眼,无奈地叹了口气,“原来你这么胆小。”

    “……”

    “我爸妈不吃人,你不用怕成这样。”他揉揉她的头,竭尽所能地安慰她,给她加油打气。

    米娅无言以对。

    对,她的确很害怕,甚至紧张得手脚心都在冒汗。

    她为什么会如此害怕他的家人呢?

    因为在乎他啊!

    如果她不爱他,他的家人对她而言便连个p都算不上,她又怎么会怕?

    怎么办?

    她要不要告诉他,她的心里真的很不安啊……

    可他这么激动这么开心,说了岂不是很扫他的兴么?

    好吧,可能是她多心了,也许真如他所说,他父母已经愿意接受她了也不一定的……

    嗯,米娅,凡事都应该往好处想,别总是会这样疑神疑鬼的,你累,他也累。

    “走吧!”狠狠咬了咬牙,米娅抿着唇甜甜一笑,然后带着一股豁出去了的心态,率先下了车。

    欧阳看着小女人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啼笑皆非。

    相较于她的紧张,他则轻松许多,因为他觉得母亲既然主动打电话让他带她回家,这便肯定是个好兆头。

    欧阳跟着下车,走到另一边去牵起米娅的手,然后双双朝着朝着大门走去。

    刚走进大铁门,就看到欧恬迎面而来。

    “小……小舅。”欧恬看到欧阳和米娅,像是被吓到一般顿时脚步,怯怯地瞅了瞅小舅,心虚地小声呐呐。

    欧恬偷偷瞟了眼米娅,内心特别纠结,因为她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这个大不了自己几岁的美丽女子,是叫姐姐呢还是叫阿姨啊?

    算了,还是不叫了,免得尴尬。

    反正以后也没机会再见面了……

    欧恬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缩着肩低着头,尽可能地降低存在感,试图从舅舅身边越过,继续往前走。

    “干什么去?”欧阳长臂一伸,拦住外甥女的去路,拧眉轻喝。

    见欧恬不止不向米娅问好,还一副想偷溜的模样,欧阳就气不打一处来。他的小乌龟这会儿已经非常不安了,他的家人若再对她爱答不理的话,她得多难受啊?

    欧阳瞪着欧恬,满心不悦。

    被舅舅冷厉的目光瞪得头皮发麻,欧恬莫名其妙,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答:“约了同学。”

    当着米娅的面,欧阳不好教训欧恬,偏偏欧恬又看不懂他的暗示,气得他吹胡子瞪眼,只能侧面训斥,“今天外婆生ri你不在家吃饭还约什么同学?”

    “呃……那个……”欧恬微微一怔,然后连忙低头,咬着唇角目光闪烁,一脸的心虚加慌张。

    她也不想的啊,是外婆给她五百块,让她出去找同学玩儿的啊!

    “待家里!不许出去!”欧阳沉着脸,极有威严地冷冷命令。

    欧恬觉得今天真是够了,一会儿被外婆撵走,一会儿又被舅舅强留,她这是招谁惹谁了啊?

    “可是外婆已经答应了啊,再说了,屋里那么多人……咳咳,有你们陪她过生日就好了嘛,不差我一个的啦!”欧恬冲口叫道,话到一半突觉不对,连忙改口,眼底的心虚更加深浓了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