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39章:终身不娶
    欧荣毅,“米小姐,既然你能管理一个公司,那说明你的智商不低,一个男人对你是认真的还是逢场作戏,我想你应该是分辨得出来的。”

    米娅知道欧荣毅的意思,他的潜台词是,欧阳不过是玩儿她的……

    “他对我是认真的!”米娅抬头挺胸,努力保持镇定,不允许自己脆弱到被三言两语给打倒。

    “何以见得?”欧荣毅冷笑更甚。

    米娅再次无言以对。

    她能感觉到欧阳对她的好,但是她却找不到具体的词语来为他申辩,因为到目前为止,他除了不许她离开,并没有对她做过任何承诺……

    他没有带她回家见过他的父母,也没有明确地说过爱她,更没有对她许过未来。

    虽然她也并不想要他的承诺……

    可她不想与他不说却是两码事。

    被欧荣毅如此质疑,米娅本是坚定的心也不由动摇了起来,她想或许自己又自作多情了吧……

    是啊,他这样什么都不表示,对她又能真到哪里去呢?

    “米小姐,自信是好事,但过分自信则会混淆你的判断力,那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看出米娅的动摇,欧荣毅不紧不慢地又插上一刀。

    米娅低头沉默,攥紧的双手,指关节已微微泛白……

    “欧家虽算不上大富大贵,但世代清白,老朽不是势利之人,但也并非毫无底线!”欧荣毅又道:“我欧荣毅的儿子,可以娶个没有家世,没有背景,甚至是资质平庸的女孩,但品行不正的……”微微停顿之后,他目光冷厉地看着她,“绝对不行!”

    从看到欧荣毅出现在自己办公室的那一瞬,米娅就知道欧荣毅肯定是已经把她的所有事情都调查得一清二楚了。

    所谓的品行不正,必然是指她坐过牢的事。

    “欧老先生,我觉得您可能对我有点误解——”

    “这是假的吗?”

    米娅想解释,可话还没说完,欧荣毅就啪地一声丢了一份文件在她面前。

    正是她坐过牢的证据。

    米娅盯着文件,默了好久,才极尽艰涩地吐出两个字,“……真的。”

    “既是真的,又何来误解?”

    “我——”

    “既为人,就应该有羞耻心,摆正自己的位置才是最重要的!”欧荣毅抢断道,不给米娅“狡辩”的机会。

    米娅脸白如纸。

    眼前的老人没有谩骂,却字字如刀,每一个字都如同世间最锋利的刀刃,狠狠扎在她的心上。

    羞耻心……

    其实她有的,只是羞耻心跟欧阳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呢?

    没人知道在与欧阳和好之后她的内心有多么的矛盾,她一方面知道自己跟他不可能有结果,另一方面又奢望着能跟他天长地久……

    有时候她觉得自己最终会被这段无望的感情折磨得精神分裂,然后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当一辈子的缩头乌龟。

    咽下满嘴的苦涩,米娅抬起头来,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优雅得体,然后特别郑重地向欧荣毅低头道歉,“对不起欧老先生,我……可能要让您失望了!”

    欧荣毅想要她知难而退,她表示自己做不到。

    嗯,她不想就这样放弃。

    哪怕前路坎坷,她也想努力看看。

    可能要让你失望了……

    如此明显的拒绝,让欧荣毅的脸色瞬时冷了下来。

    沉默片刻,欧荣毅漫不经心地拍了拍膝盖上的灰尘,“你没有对不起我,你对不起的是你自己,以及你的父母!

    “每个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你的父母若在天有灵,知道你为了一份不属于自己的感情而如此低贱自己,他们该是怎样的痛心疾首?!”

    米娅的心,狠狠一抽,顿时就红了眼眶。

    是啊,自己也是父母的宝贝疙瘩,若爸爸妈妈知道她现在正被别人如此嫌弃刁难,肯定会非常心疼的吧……

    自从,米娅深刻领教了欧荣毅的厉害。

    他即便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也能狠狠刺中她的痛处,让她伪装的坚强溃不成军。

    她的弱点,在他面前根本无处遁形……

    米娅心里清楚,自己根本不是欧荣毅的对手……不!她连对手都算不上。

    她一直以为只要自己想通了就好,可原来,残酷的现实才是他们之间最大的阻碍。

    欧荣毅说得对,她配不上他的儿子,一个身上有瑕疵的女人,连痴心妄想的资格都没有……

    可是!

    要她就这样放弃她又不甘心啊!

    “欧老先生,我是真的很爱欧阳!”米娅眼含乞求地看着脸色冷然的欧荣毅,近乎低声下气地恳求道:“我们是真心相爱的,请您成全!”

    成全?

    若能成全,他今天又何须来此?

    欧荣毅冷冷一笑,“我知道我的儿子有多聪明,但再聪明的人都会有鬼迷心窍的时候。你说你们是真心相爱的对吗?那你觉得整个欧家和你,他会选择谁?”

    米娅狠狠一震,哑然。

    “先不论他对你是否真心,就算他真的很喜欢你,但你觉得他对你的感情能多过我和他妈妈对他的生育以及养育之恩?”欧荣毅缓缓起身,一边整理着衣摆,一边淡淡说道。

    米娅眼底划过一抹悲伤,心如刀绞。

    不可能的!

    她爱的那个男人,重情重义重孝,在他心里,家人比什么都重要!

    “米小姐,其实你心里很清楚,当他面临选择时,你永远都只会是被遗弃的那一方!”

    欧荣毅冷漠生疏的话,如一盆冰冷的水,向米娅当头浇下。

    永远都只会是被遗弃的那一方……

    对,欧荣毅说得没错,她的心里的确非常清楚。

    “老朽言尽于此,望米小姐好之为之!”

    欧荣毅冷冷看了眼失魂落魄的米娅,说完之后,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御优。

    办公室的门,开了又关。

    一切归于寂静,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

    只有萦绕在空气中的淡淡茶香,能证实那精明狡猾的老者真实来过……

    米娅始终低着头,一动不动地坐着,像具没有生命的雕像一般……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三个小时后。

    欧阳没有回去米娅的小公寓,而是被紧急召回了欧家。

    书房里。

    书桌上摆放着文房四宝,欧荣毅手里捏着毛笔,在练字。

    欧阳站在书桌前,看着认真练字的老父亲,默默斟酌着该不该出声打扰。

    “爸,你这么急叫我回来是有什么事吗?”

    五分钟后,欧阳忍不住了,轻声开口。

    他答应了米娅买菜回家的,再耽搁下去天都要黑了。

    “没事就不能叫你回来吗?”欧荣毅头也不抬地反问,平淡的语气听不出情绪波动。

    “……”欧阳拧眉,心里莫名泛起一丝不安,微微怔愣之后,下意识地解释,“不是,我只是以为……”

    “欧阳。”欧荣毅突然喊道。

    欧阳的心,咯噔一跳,“我在。”

    “你今年多大了?”欧荣毅将毛笔在墨汁里蘸了蘸,顺便抬头淡淡地看了儿子一眼。

    “34。”

    “还没玩够吗?”

    “……”

    欧阳抿唇不语,心知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

    欧荣毅舞动毛笔,写下最后一个字,笔锋一转,漂亮收尾。

    “我跟你妈妈已经老了,这外曾孙都有了可孙子还没影儿呢!”欧荣毅一边状似漫不经心地说着,一边放下毛笔,然后抬起头来,目光犀利地盯着他,“你怎么说?”

    被父亲极具压迫性的目光看得心里越发不安,连一向不管他交友状况的老父亲都开始对他逼婚了,欧阳深知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不能再逃避了。

    也罢!

    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早点表明态度或许对大家都好!

    如此一想,欧阳的眼底泛起一抹坚定,一脸坦荡地与老父亲对视,“爸,我——”

    “来,看看。”

    哪知他的坦白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父亲阻断了。

    欧荣毅从左手边拿起两张照片,摆在儿子的面前,在儿子微愕的目光中,指着其中一张,说:“这是你胡叔叔的侄女,今年二十八,法学硕士。”接着又指着另一张,“这是你黄叔叔的外孙女,今年才二十三,刚大学毕业,年纪呢是有点小,但相差十来岁我觉得问题不大。”

    欧阳垂眸看着照片里一强一弱两个女孩,狠狠拧眉,在短暂的错愕之后,他抬眸看着父亲,“爸,我有女朋友了。”

    两个女孩都非常优秀,各有各的好,但看在欧阳眼中,却哪哪都赶不上他心里的那个人……

    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米娅于他而言,便是这世间最好的女子。

    她或许不似别的女孩那般温柔,她或许有很多的缺点,她或许心里还藏着别的男人,但他就是爱她。

    且只爱她!

    “有了?”欧荣毅抬头,语调略高似是惊讶,但眼底却波澜不惊,没有丝毫的意外之色。

    “嗯,有了!”欧阳点头,态度坚定,已经做好了被父亲责罚的思想准备。

    欧荣毅微微挑眉,“什么时候谈的?怎么不带回家来给我和你妈妈看看?”

    其实欧阳已经猜到父亲是在明知故问,但既然父亲不挑明,那他便只能陪着父亲演下去。

    “就是前几天我背着上山的那个女孩。”带着一股豁出去的意味,欧阳如实以答。

    欧荣毅脸色微沉。

    默了默,欧荣毅嘴角泛起一抹冷笑,“可我记得人家姑娘说不认识你的。”

    “她是被吓到了。”

    “我很可怕吗?”欧荣毅冷笑更甚,然后不待儿子说话,又立马冷飕飕地补了一句,“还是她做贼心虚呢?”

    做贼心虚……

    自此,欧阳几乎敢肯定父亲已经知道一切了,包括米娅坐过牢的事。

    “她不是心虚,她只是……”他试图为心爱的小女人辩解。

    “没教养?”欧荣毅抢断,眼底寒光四溢。

    “爸!”欧阳倏然大喊。

    对父亲用如此严苛的词语来评价自己心爱的女孩表示不赞同。

    “见了长辈连招呼都不懂得打一个,不是没教养是什么?”欧荣毅冷嗤,儿子越是维护米娅,他就越是气不打一处来。

    他就想不通了,他欧荣毅的儿子眼光怎么会差到这个地步!

    世间女子千千万,他喜欢谁不好,干吗偏偏要喜欢一个人品有问题的女孩子?

    欧荣毅恨铁不成钢,气得两天没睡好觉了。

    “好了,不说她了,来,挑一个!”不给儿子申辩的机会,欧荣毅再次拿起两张照片,递到儿子面前。

    “爸!”欧阳狠狠拧眉,拒接。

    欧荣毅见状,眼底泛着寒光,脸上却露着笑,说:“你不挑那就我帮你挑,以后就别说我没有给你选择的机会!”

    欧阳在心里默默吐槽,这叫什么机会?都不是他喜欢的,他有什么好选的?!

    就好比,他只想要一个苹果,即便现在拉了一车梨给他,他也不会觉得欢喜。

    欧阳连照片都懒得看了,更妄论伸手去接,态度坚定地对父亲说:“我不挑!要挑你挑,挑了你自己过!”

    啪!

    “混账!”欧荣毅倏地将两张照片狠狠拍在书桌上,大怒。

    什么叫挑了自己过?

    这是一个儿子对父亲该说的话吗?

    为了一个品行不正的女人,他引以为傲的儿子竟然会对他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欧荣毅表示非常震惊。

    同时也更加坚定了要拆散他们的决心。

    一段好的感情,应该带领家庭和睦,而不是这样搞得一个家四分五裂。

    欧荣毅觉得自己是彻底不能接受米娅做自己的儿媳妇了。

    见父亲动了怒,欧阳沉默,没敢再刺激,但也没有妥协的意思。

    欧荣毅的拍桌让气氛变得紧绷压抑,他咬紧牙根深深吸了口气,才堪堪压住心底那股急欲爆发的怒火。

    父子俩对峙半晌,欧荣毅脸色稍缓,拿起其中一张照片,说:“我看你黄叔叔家的外孙女不错,虽然年纪小点,但聪明可爱。”边说边将照片举到儿子的面前,“就她了,怎么样?”

    欧阳眼底划过一丝不耐。

    “你不用担心辈分会乱,到时候各叫各的,咱们想个折中的办法就成了。”仿佛刚才的矛盾并不存在,欧荣毅独断独行地说着。

    “爸,结婚是一辈子的事!”欧阳忍无可忍,勃然喝道。

    “所以呢?”欧荣毅凉飕飕地看着近乎气急败坏的儿子,冷冷一笑。

    “我只会娶自己喜欢的人。”

    “可你喜欢的我跟你妈都不喜欢,咋办呢?”

    “……”欧阳默了默,然后豁出去般说道:“那我就不结婚。”

    不结婚……

    欧荣毅没有拍桌,也没有暴跳如雷,只是极冷极冷地看着儿子,“威胁我?”

    “不敢!”欧阳心里有点发悚,被父亲阴冷的目光盯着头皮发麻。

    即便他已经三十几岁了,可依旧只是父母的孩子……

    所以父亲的威严于他而言还是很有震慑力的。

    更重要的是,父亲年事已高,是受不得太大的刺激的……

    说不结婚这话,其实真不是威胁父亲,这就是他内心的想法。

    这两个月来,他一直在想该怎么让父母接受他心爱的女孩,可是他深知父母的底线,他们是不会同意的。

    父母不赞成,但他又非她不可,想来想去,就唯有不要婚姻了。

    他想,父母都已经老了,受不得刺激,那就等二老百年之后,他再把他的小女人娶进门好了。

    只是可能得让她再委屈几年了……

    但他会加倍对她好的,一定会疼她爱她,绝不辜负她的相依相伴。

    嗯,不是不娶她,只是晚一点。

    不敢?

    都说那样的话了还叫不敢?

    欧荣毅怒不可遏,“不敢就按老子说的做!”

    “爸,小娅她不是坏女孩,你这是对她有偏见,等你了解她之后你就会发现——”

    “我看全世界也就只有你一个人是这样认为的。”欧荣毅轻蔑冷讥,恨铁不成钢地抢断道。

    “她真的不是坏女孩!”欧阳心里难受,为米娅感到委屈。

    都怪他当初没想周全,才会害得她被他的家人这样嫌弃……

    见儿子一再的维护米娅,欧荣毅痛心疾首,“欧阳啊,你是不是傻?!害过你的人你还说她好?!你鬼迷心窍了是么!!”

    “爸,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欧阳极力辩驳。

    “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你不用为她狡辩。”欧荣毅怒道,极不耐烦地挥了下手。

    欧阳的心,凉了大半。

    看父亲这副样子,很显然是对米娅成见已深,他越是为米娅说好话,只怕越是会引起父亲的反感。

    可心爱的女孩被父亲如此嫌弃,又叫他怎么听得下去呢!

    所以即便是会触怒父亲,他也必须尽其所能地保护她……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欧阳默默吸了口气,然后态度坚决地对父亲说道:“除了她,我不会娶别人,如果你们不同意,那我就终身不娶。”

    终身……不娶!

    欧荣毅怒极反笑,眼底酝酿着狂风暴雨。

    “我欧荣毅就你这一个儿子,你不娶……”看着神色坚定的儿子,欧荣毅笑着点头,一下又一下,一脸“你有种”的阴冷表情。在微微停顿之后,轻飘飘地吐字,“是想让我们老欧家绝后对吧?”

    绝后……

    对老一辈来说,这两个字是一个家族的耻辱和衰败,有些老人甚至把子孙的延续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要。

    欧阳担心把父亲气出好歹,试图解释,“爸,我不是——”

    “然后把你妈妈活活气死你就开心了对吧?”欧荣毅冷笑连连,眼底是对他的失望,还有一抹不易觉察的伤心。

    “……”欧阳的心狠狠一震,无言以对。

    他宁愿父亲疾言厉色地责骂自己,也不想看到父亲这副恨其不争却又极力忍痛的模样……

    欧荣毅失望至极地看着儿子,语气沉重,“你妈四十岁才生了你这么个宝贝疙瘩,生你的时候还大出血,差点就死在手术台上,你现在就是这样回报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