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38章:恋人
    邱忆娴愁眉不展,已经可以预见当丈夫知道米娅的全部底细后会如何暴跳如雷了……

    “怎么了?”欧荣毅目光锐利地看着心不在焉的妻子,佯装随意地问道。

    邱忆娴摇头表示没事,然后用下巴点了点茶几上的照片,“这些照片……你哪来儿的啊?”

    “昨天跟老黄和老胡去爬山,在山顶上看到你儿子背着这姑娘,我就让小江去偷偷地拍了几张他俩的照片。”欧荣毅说。

    照片上的画面,是儿子和那姑娘在寺庙里的互动。

    小姑娘看起来挺俏皮的,抱着儿子的手臂微微噘着嘴望着儿子,像是在撒娇。

    儿子看着小姑娘的眼神则充满了爱意和宠溺,眉宇间还透着一丝无奈,似是拿小姑娘莫可奈何。

    都是过来人,欧荣毅自然看得出来自己儿子对这段感情的认真程度有几分。

    背着?

    这死小子是疯了么?

    三十好几的人了,还是个堂堂s记,大白天的背着一个姑娘……成何体统!!

    听了丈夫的话,邱忆娴简直不敢相信,儿子的沉稳内敛去哪儿了?被狗吃了吗?

    臭小子这会儿若是在她面前,她能打死他!

    真是气死人了!!

    当然,现在不是骂儿子的时候,而是该想办法稳住脾气暴躁的丈夫。

    “只是拍了照片?”邱忆娴眼底划过一抹希冀,小心翼翼地问。

    如果只是几张照片的话,那她就随便瞎掰几句,把老头子忽悠过去,然后再去找儿子,让他跟那姑娘断。

    毕竟当妈的都比较心软,也更心疼孩子,所以就算她气急了,也只会是骂骂,可不像老头子,惹急了那是会揍人的啊!

    嗯,邱忆娴担心自己的宝贝儿子会挨揍。

    欧荣毅瞟了妻子一眼,说:“当然不止!我让小江去查查这姑娘的底细,小江还没给我回话,不过应该也快了。”

    完了……

    听到丈夫说要查米娅的底线,邱忆娴的心顿时沉入谷底,希望破灭。

    得!看来儿子这一劫是注定逃不过了。

    这事儿她知道倒没什么,可一旦丈夫知道了,儿子就得吃不了兜着走了……

    天下姑娘那么多,儿子却偏偏跟一个品行不好的姑娘在一起,这犟老头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不得气疯了才怪呢!

    将妻子满脸愁苦的模样尽收眼底,欧荣毅微微挑眉,说:“不过看样子你好像知道得也不少,要不你先跟我说说?”

    “我我、我不知道……不知道……你、你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邱忆娴吓得连忙摇头摆手,矢口否认。

    然而她如此激动的反应,无疑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欧荣毅什么也没说,拿起小茶壶往茶杯里倒茶,然后端起茶惬意地浅抿了一口。

    “再过一会儿小江应该就会把这姑娘的身家背景都传真给我了。”

    半晌后,欧荣毅不紧不慢地吐出一句,语调听似云淡风轻,实则压迫性十足。

    邱忆娴狠狠一震,脸色微变。

    糟了糟了,欧家要翻天了……

    “哎哟!我看你真是闲得慌,阿阳对这姑娘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你这么认真干吗啊?”邱忆娴强装镇定地啐道,心里急得不行却不敢表现出来,甚至不敢与丈夫对视。

    “一个有身份有地位的男人,光天化日之下背着一个女孩子上山……”欧荣毅看着妻子冷笑,“你真觉得他只是逢场作戏?”

    邱忆娴不自然地扯了扯嘴角,“这也没什么不可能啊,年轻人嘛……”

    “你儿子是什么性格你还不了解?!”欧荣毅抢断妻子,冷笑更甚。

    妻子越是这样极力想要把儿子跟这姑娘的关系撇清,便越说明这姑娘有问题。

    “……”邱忆娴被丈夫一句话呛得哑口无言。

    是啊,知子莫若母,她怎么可能不了解自己的儿子呢!

    正是因为了解,此刻才会这样慌张啊!

    像儿子那样成熟内敛的男人,不避嫌地背着一个女孩上山,便足以说明他对这段感情有多么的认真。

    “说吧,这姑娘是谁?”

    邱忆娴正魂不守舍,突然一张照片啪地一声不轻不重地甩在自己面前,同时伴随着丈夫不怒自威的询问。

    “我……我真的……”邱忆娴头皮发麻地盯着照片里儿子看着米娅那副宠溺又透着无奈的模样,恨铁不成钢又担忧着急。

    “你觉得你能帮他瞒一辈子?”欧荣毅凉飕飕地看着妻子,转眸看了眼墙上的壁钟,冷冷一笑,“只可惜你最多也就只能再帮他瞒两个小时!”

    邱忆娴知道丈夫没有骗自己。

    反正丈夫早晚都会知道,那她还是先给丈夫打个预防针吧。

    一是让丈夫有个心理准备,免得乍然得知一切冲击力太大,把他气出个好歹就糟糕了。

    二是她先告诉丈夫还可以试着给儿子求求情啥的……

    犹豫半晌,邱忆娴咬了咬牙,然后硬着头皮看着面无表情的丈夫,小声呐呐,“我、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但是你先答应我,不许生气!”

    “说!”欧荣毅沉喝一声。

    邱忆娴吓得一颤,不敢再讨价还价,忙不迭地说道:“其实这女孩子我也只见过一次,那还是几个月前的事儿了,当时我跟佳桐在逛商场,结果我跟这个女孩子同时看中了一条领带,因为阿阳生日快到了嘛,我就想给他买个礼物——”

    “说重点!”欧荣毅满脸不耐,阻断妻子的喋喋不休。

    “佳桐说这女孩坐过牢。”邱忆娴低着头,不敢看丈夫的脸,在丈夫话音落下的那瞬就快速吐出一句。

    “什么?”欧荣毅狠狠拧眉,愣了两秒才完全反应过来,腾地站起,大惊,“坐过牢?”

    震惊之下的欧荣毅嗓门很大,那气势感觉屋顶都快要被掀走一般。

    “……嗯。”邱忆娴吓得缩脖子,几不可闻地发出一声鼻音。

    欧荣毅垂眸看着茶几上的照片,前一刻觉得米娅不错的念头顿时烟消云散。

    不行!

    他的儿子坚决不能娶一个坐过牢的女人!

    “犯了什么事?”欧荣毅问。

    邱忆娴,“诬陷罪。”

    诬陷?

    欧荣毅的眉头皱得更紧了,隐隐猜到了什么……

    “她诬陷了谁?”欧荣毅追问,脸色已经完全阴沉了下来。

    “……”邱忆娴屏住呼吸,一个字都不敢说。

    “说啊!她诬陷了谁?”欧荣毅倏然厉喝,威严十足。

    “你儿子。”邱忆娴吓得脱口而出。

    “什么!!”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御优。

    开了整整一下午的会,开得米娅头晕脑胀加腰酸背痛,别提多难受了。

    结束会议,从会议室里出来,她一边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一边打开手机。

    刚开机,就有电话进来了。

    看了眼屏幕上显示的名字,她顺手接起,“喂……”

    “干吗关机?”

    她才刚吐出一个字,男人很不高兴的声音就从电话彼端传了过来。

    “开会啊!”米娅理所当然地轻叫。

    “你的手机关了四个小时!!”欧阳的语气充满焦虑和不悦。

    此刻的米娅距离自己的办公室只有几步之遥,秘书看到她,连忙起身朝她迎上来。

    “米总,有位——”

    不待秘书把话说完,米娅就抬手阻断秘书,示意有事儿等她电话打完再说。

    “因为开了四个小时的会嘛!”同时她哭笑不得地对着电话说道。

    欧阳突然不说话了,电话里变得静谧无声。

    “怎么了?”米娅微微蹙眉,疑惑不解地轻声问道。

    她一边问,一边径直朝着办公室走去。

    秘书皱着眉头站在原地,有话想说却没机会说出口,感觉特别的纠结。

    “以后不许关机!”欧阳的声音再次响起,透着一丝恼怒和担忧。

    米娅闻言,一脸莫名,“为什么啊?”

    “我说不许关就不许关!”他霸道至极,极具威慑性地冷冷喝道。

    她是笨蛋吗?

    居然还问为什么!

    她关了机他就找不到她啊,找不到她就听不到她的声音啊,听不到她的声音他就会胡思乱想啊……

    开个会居然开了四个小时,差点没急死他好么!

    听着他略显孩子气的命令,米娅有些好笑,一边推开办公室的门,一边随口答应着:“好好好,不关不关——”

    然而话音未落,她却戛然而止。

    因为她看见自己的办公室里,竟坐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

    米娅像是突然被人施了魔咒,僵在门口一动也不敢动了,错愕地看着沙发里那不怒自威的老者,所有的好心情在顷刻间荡然无存。

    这位不速之客不是别人,正是欧阳的爸爸——

    欧荣毅!

    “喂……米娅,小娅?喂——”

    欧阳充满狐疑和担忧的声音灌进米娅的耳朵里,将她从震惊中唤回神来。

    “我在。”她连忙应答,暗暗咬了咬牙,稳住自己混乱不堪的心绪。

    “干吗呢?我都叫你好几声了!”欧阳对她的心不在焉表示不满。

    米娅进退不得。

    欧荣毅像是什么也听不见一般,低着头只顾自地泡着茶,甚至连看都没有看米娅一眼。

    “信号不太好……”米娅小声呐呐,被欧荣毅强大的气场吓得手心冒汗。

    “我可能还有三个小时才能到家,你想吃什么?一会儿我顺便买回来。”彼端的欧阳自然是不知道米娅此刻正面对着什么,语调轻松地问道。

    “随便,我都可以。”米娅尽可能地把音量放低,也尽可能地不让欧阳起疑。

    “没有随便!”

    “那就你看着办呀,我吃什么都可以的。”

    当着欧荣毅的面跟欧阳通电话,米娅觉得压力山大,她想尽快结束通话,怎奈不知内情的欧阳却舍不得挂电话。

    “行,那我回家就把自己洗干净。”她话音刚落,他就别具深意地说。

    “……”米娅秒懂。

    她忍不住红了脸颊,一半是羞的,另一半是急的。

    虽然坐在沙发里的欧荣毅听不到欧阳的声音,但可以看到她的反应。早就听闻欧老爷子狡猾精明,怕是轻易就能看穿一切……

    她抿着红唇,不敢说话。

    偏偏电话彼端的男人不依不饶,“你说吃什么都可以的,那今晚你就吃我吧!”

    “……”米娅要疯了。

    “对了,你喜欢什么味儿的?清爽还是麻辣?”

    “那个,我要工作了……”

    听他越说越过分,她连忙转移话题,否则继续下去她真是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

    “亲我一下!”欧阳要求,霸道的语气不容抗拒。

    “我现在有客户……”米娅低着头,用眼角余光瞟了眼正慢条斯理泡着茶的欧荣毅。

    欧阳失望,但没强求,又问:“爱不爱我?”

    他像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每次通电话都会问她爱不爱他……

    若是平时,米娅是很愿意用甜言蜜语哄哄他的,可现在……

    她愠怒,“我有客——”

    他像是知道她不便回答,立马又换了一个说法,“是,或者不是。”

    “是!”米娅不敢有丝毫的犹豫,立马如他所愿地说出他想要的答案。

    “乖!”欧阳满意了,这才依依不舍地挂了电话。

    通话终于结束,米娅暗暗松了口气。

    可紧接着她又看到沙发里坐着的不速之客,刚放下的心立马又悬了起来。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明明欧荣毅还看都没看自己一眼,米娅已经心虚得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了。

    “坐!”

    正当她慌张得不知该如何是好时,一个不咸不淡却极具威严的字眼以着强势的姿态灌入她的耳中。

    米娅暗暗咬了咬牙,举步维艰地朝着沙发走去,然后在欧荣毅的对面坐下。

    她很紧张,仿若如临大敌。

    反之,欧荣毅却悠闲得像是在自己家。

    “我是欧阳的父亲,前几天我们见过面的,还记得吗?”

    欧荣毅终于抬起头来看了米娅一眼,目光犀利似剑。

    在这样一双极具穿透力的目光下,米娅更是有种无处遁形的恐慌……

    她狠狠咽了口唾沫,轻轻点头,“……记得。”

    当时她都差点被吓死了,怎么可能忘得了。

    欧荣毅一边继续泡茶,一边不动声色地打量着米娅。

    “欧老先生您好!”米娅强忍心慌,正襟危坐,对欧荣毅微微低头,礼貌谦卑地问好。

    “上好的龙井,来,尝尝。”

    欧荣毅将泡好的茶倒入小小的茶杯里,再将其中一杯推到米娅的面前。

    米娅忐忑,不敢有违,听话地端起茶杯轻轻啜了一口。

    “感觉怎么样?”欧荣毅眉目柔和地看着米娅,问。

    米娅心中不安。

    眼前的老人越是这样淡定,她越是觉得他会对自己放大招……

    “抱歉!欧老先生,我不懂茶……”米娅轻轻放下茶杯,低眉顺眼地说道。

    “不用觉得抱歉,应该说是我强人所难了。”欧荣毅微微一笑。

    明明欧荣毅笑得一脸慈祥,米娅却打心底冒出了寒气。

    一直以为自己见过最狡猾的人是欧阳,现在才发现原来自己错了……

    “茶是个好东西,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懂得欣赏它,你们年轻人喜欢的是那什么……咖啡,对吧?那玩意儿苦不拉几的,我就欣赏不来,所以每个年龄段或者每个阶层所追求的东西都不尽相同。”欧荣毅端起茶杯啜了一口,像是聊天一般娓娓道来。

    米娅不敢接话,直觉告诉她,欧荣毅接下来就要进入正题了。

    果然——

    “说到追求,当然也要量力而为,年轻人有目标是好事,但盲目奢求却是对自己人生的不负责任!米小姐觉得老朽说得对吗?”欧荣毅目光犀利地盯着米娅,噙着淡淡的笑,缓缓说道。

    量力而为……

    盲目奢求……

    米娅的脸色微微泛白,被这八个字打击得无地自容。

    垂眸苦笑,她点头认同,“对!欧老先生说得极是!”

    好吧,这老爷子拐了一个大弯,无非就是在告诉她,她配不上他那身份尊贵的儿子。

    “有些东西,你看着觉得好,可他也许并不适合你,所以做人最重要的就是认清自己!米小姐懂老朽的意思吗?”欧荣毅不紧不慢地说着,字里行间别具深意。

    米娅攥紧双手,指甲深陷掌心……

    以疼止慌。

    用力抿了抿唇,她勇敢地抬起头来,无畏无惧地与欧荣毅对视,说:“恕晚辈愚昧,请欧老先生明示!”

    米娅很怕,但她不想做一辈子缩头乌龟。

    有些人或事,终归是要努力争取一下的,不管成功与否,至少不能留下遗憾不是么?

    之前是没想通,所以总想从他的身边逃离,可在经历过那次洪灾之后,她才明白他对自己依旧重要得胜过一切。

    为他也好,为自己也罢,今天她决不能不战而败,决不能临阵退缩!

    欧荣毅何其精明,自然是看出了米娅的坚定,本是温和的目光渐渐染上了寒意……

    “既然米小姐听不懂老朽的话,那老朽就开门见山了。”欧荣毅悠然轻吐,放下茶杯,然后抬起头来看着米娅,声音骤冷,“你跟我儿子是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

    米娅悄悄咽了口唾沫。

    微微斟酌了下,她挺直腰杆,理直气壮地吐出两个字,“恋人!”

    米娅以为自己这两个字一定会引得欧荣毅震怒,甚至已经默默做好了被咆哮的心理准备。

    然而欧荣毅却没有丝毫的怒气,不咸不淡地又问:“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快五年了。”

    “你们交往了五年他都没有带你回过欧家,你确定你们是恋人?”欧荣毅冷笑。

    “……”米娅哑口无言。

    欧荣毅,“米小姐,既然你能管理一个公司,那说明你的智商不低,一个男人对你是认真的还是逢场作戏,我想你应该是分辨得出来的。”

    米娅知道欧荣毅的意思,他的潜台词是,欧阳不过是玩儿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