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34章:滚就滚
    《一米阳光》第034章:滚就滚欧阳目光幽怨地看着睡得香甜的小女人,唇角泛起苦涩,满心凄凉。

    他轻轻抽手,想要与她的手分开,因为这样的身体接触会令他的心死灰复燃……

    嗯,这样牵着她的手,他怕自己接下去就会忍不住拥她入怀。

    好不容易熬了一个月,他不想仅仅只是因为她出现了,他又立马忘了之前被她嫌弃时自己在心里信誓旦旦对自己做过的那些保证。

    说过再也不要被她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

    说过再也不要作践自己的!

    说过再也不要跟她见面的!!

    欧阳,你跟自己保证过的,你都忘了吗?

    眼前的女人有毒,你再执迷不悟的话早晚毒死你!

    所以醒醒吧,别再被她迷惑了,拜托你,离她远点好不好?

    从最初她接近你的时候就是意有所图,她永远都不可能会真心对你,打一巴掌给个甜枣的把戏,你到底要经历多少次才能看清?

    欧阳,算了吧。

    嗯,别再爱她了,对自己好点。

    欧阳在心里默默劝着自己,同时准备把自己的手抽出来。

    然而他刚一动,她就醒了。

    “嗯……”

    可能是趴着睡的关系,米娅觉得脖子僵痛,一边皱眉轻咛,一边手捂着脖子缓缓抬起头来。

    两天没合眼,这才小憩一会儿自然是不够的,所以她依旧睡意甚浓,肯醒来不过是因为心里记挂着牀上的男人。

    她睡眼惺忪,一边小心翼翼地转动着脖子缓解僵痛感,一边慢慢睁开双眼。

    欧阳赶在她朝自己看过来之前慌忙闭上了眼。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怂成这样,但他就是害怕面对她……

    嗯,害怕,特别特别害怕!

    因为不知道她会拿什么面孔对他,但他猜想不是冷漠疏离就是嗤之以鼻,反正不会是他所期望的那一种。

    所以他不想面对她。

    米娅睡得腰酸背痛,举起双手伸了个懒腰,舒缓有些僵硬的身躯,同时朝着牀上的男人看了一眼。

    他依旧睡得香甜,没有苏醒的迹象。

    她掩嘴打了个哈欠,再起身帮沉睡中的男人掖好被角,虽然明明还是夏天,她却像是怕他会冷到一般。

    天色已暗,米娅开了灯,然后倒了一杯水,一边喝一边回到病牀边。

    喝剩下的半杯水,她把药棉放入杯中沁湿,帮他润唇。

    他昏睡了两天,滴水未进,唇已经干裂起皮。

    棉签在他唇上轻轻扫动,米娅不知是心不在焉还是太过专注,所以她没有发现男人的睫毛在不停颤动……

    欧阳觉得自己就快要装不下去了。

    棉签扫在唇上那痒酥酥的感觉他尚能忍,而让他不能忍的是她这番举动……

    守在他的牀边、帮他掖被角、以及帮他润唇……这些事怎么也不该是她这个前女友来做不是吗?

    虽然他们从来没有没有正式交往过!

    但她既然都那么正经八百的跟他分手了,那他称呼她一声前女友也没什么不合适的。

    可不可以称呼她为前女友其实并不是重点,重点是都已经分手了她为什么还要来撩他?

    好吧,虽然她是很正经的在帮他润唇,可于他而言,就算她什么都不做,只要出现在他面前就等于是在撩他好吗!

    对她,他毫无抵抗力。

    哎……

    米娅看着男人唇上的死皮,微微皱眉。

    她觉得他现在一定很渴,光用棉签润唇肯定是不够的……

    心里这样想着,她将棉签往垃圾桶里一丢,然后水杯举到自己唇边,含了一口水在嘴里。

    接着她毫不犹豫地低下头去,吻上他的唇……

    欧阳心都快跳出来了。

    她在干什么?

    她疯了吗?一个月前死活要跟他分手,现在又趁他“昏迷”偷吻他?

    她是不是想死?!

    当感觉到她的唇贴上来的那一瞬,欧阳的心狠狠一颤,噗通噗通立马就飙到了顶点。

    他极力隐忍,不让自己睁开眼,就怕被她发现自己在装睡。

    可是怎么办?他的心跳得那么快,万一被她听见了……

    欧阳担心又惆怅,正不知该如何是好,突然就感觉到有温热的水从她的嘴里慢慢渡进了自己嘴里……

    她在喂他喝水,用嘴。

    他轻轻吞咽……

    他知道自己不该再堕落于她温柔的假象里,可是他抗拒不了,完全无法拒绝她这样的讨好……

    嗯,她像是在讨好他一般,喂完了水就开始像小狗一般舔舐着他的唇……

    这还不算,最让他受不了的是,她在几个兜转之后,甚至轻轻撬开他的牙齿,舌,溜了进去……

    她在吻他!!

    欧阳要疯了。

    米娅平时没这么大胆的,这会儿是觉得他睡得那么沉,加上彼此分开了一个月,便无所顾忌了。

    嗯,她承认,喂他喝水只是幌子,真正的原因是她想吻他了……

    是的,想吻他!

    两天前的那场洪水,把她吓破胆了。

    在以为他葬身河底的那瞬,她才发现原来他在自己心里依旧是那么那么的重要。

    她可以不跟他在一起,但他不能死!

    毕竟死了……就再也看不到了!

    她不敢想若在往后的日子里再也见不到他,自己会活得怎样的锥心刺骨……

    吻,久久不息……

    欧阳又恨又气。

    气自己,恨她。

    她有完没完?还来劲儿了是么?真以为他“睡着了”就可以对他为所欲为是不是?

    最主要的是,她这是几个意思?

    “你滚!滚出去!从今往后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

    一个月前她狠绝无情的话犹在耳边,当时她充满厌恶的表情也历历在目,那么现在她又是在干什么呢?

    不是说不想再看到他了吗?

    不想看到他还主动吻他?还是在趁他睡着的时候偷吻他?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欧阳觉得米娅简直堪称个中翘楚!

    她绝对是这世上最让人猜不透的女人!

    她的舌,在他嘴里肆意作乱……

    他忍了又忍,终究是忍无可忍。

    当她的舌从他的舌尖一扫而过的那瞬,他忍不住微微一动。

    舌尖相触,米娅蓦地抬头。

    “欧阳?”她蹙眉轻唤,紧张又欣喜地盯着他。

    欧阳闭着眼,一动不动,藏在被子里的手悄然攥紧。

    刚才他不敢睁开眼,此刻就更不敢了。

    毕竟他错过了醒来的最佳时机,这会儿她一喊他就睁开眼的话,她还指不定得怎么想他呢!

    依她那阴晴不定的性子,说不定会指责他故意骗吻。

    “欧阳你醒了吗?”米娅一瞬不瞬地盯着欧阳,微微低头凑近他的脸,狐疑地小声问。

    是她的错觉吗?

    她刚才怎么好像感觉他在回应她呢?

    欧阳像是死了一般,不敢有丝毫反应。

    然而他不停颤动的睫毛,却泄露了天机……

    米娅默了默,然后笑了。

    她再度低下头去,红唇贴着他的薄唇,轻轻摩挲。

    惹得装睡的他心痒难耐。

    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欧阳恨死了!

    恨自己没出息,被她伤了一次又一次居然还是这样好了伤疤忘了疼。

    更恨她,恨她一面说着不要他,一面又不放过他……

    在他唇上摩挲了几下,米娅像是发现了什么,唇角的笑意不由加深了一分。

    眼底划过一丝狡黠,她突然衔住他的下唇轻轻一咬……

    唇上一疼,欧阳蓦地睁开双眼。

    毫无意外的,他饱含愤怒的目光撞进她含笑的眸子里。

    她还敢笑?

    欧阳好气啊!

    “你醒啦!”

    见他果然醒了,米娅的双眼顿时亮晶晶的,声音激动高亢,一脸欣喜交加的模样。

    欧阳面罩寒霜,冷冷看着眼前的小女人,不言不语。

    其实他不是不想说话,而是不敢说话,以及不知道该说什么。

    跟她吵架都吵怕了。

    不知从何时开始,在她面前,他变得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就怕一言不合又跟她产生矛盾。

    欧阳啊欧阳,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啊?你怎么就变得这么怂了呢?

    嗯,他怂,特别怂!

    对视几秒,他还是没有开口说话的打算,只是不咸不淡地看着她,仿佛彼此不过是陌生人一般。

    米娅微微蹙眉,近乎讨好地柔声问他,“怎么不说话?要再喝点水吗?”

    他还是没有丝毫的反应,甚至连眼珠子都没有转动一下。

    她有点担心了,“欧阳——”

    “滚出去!”他终于开口,声音格外粗噶艰涩,像是喉咙里灌满了砂砾。

    “……?”米娅唇角一抽。

    他脑子进水了?

    一个月没见了,他第一句就是叫她滚?

    米娅微微嘟嘴,有点生气,有点委屈。

    她都担心死他了,不眠不休地守了他两天,得不到他一声好就算了,居然还叫她滚?

    真小气,睚眦必报像个女人似的,哼!

    她皱眉,不太开心地与他对视。

    欧阳烦躁死了。

    他真的已经被她的反复无常给折磨够了,如果她不是回心转意,那他宁愿不要她这虚假的温柔。

    嗯,不要!

    “滚!”他又冲她吼了一嗓子。

    虽然嘶哑无力的声音听起来毫无威慑性。

    米娅腾地站起来,冷着脸瞪他,“你再说一次!”

    欧阳的心脏狠狠一缩。

    他骗不了自己,其实还是舍不得的……

    可是——

    “……滚!”在极短暂的犹豫之后,他狠着心,几乎是逼着自己从齿缝里吐出字来。

    反正都已经生不如死的熬了一个月了,他想再多熬几个月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滚就滚!”她像是也恼了,愤愤地喝道。

    欧阳把脸撇向一边,木然地看着窗外,双手紧握成拳。

    别留她,让她走!让她走!!

    心里不停地喊着别留她,告诫自己别再被她迷惑……

    “你是不是要我滚?”她站在病牀边,皱眉看着一脸冷漠的他,气呼呼地娇喝道:“我真滚了哦!”

    欧阳倏地掀开被子,起身下牀。

    然后在她微微诧异的目光中,径直朝着卫生间走去。

    欧阳你真是怂到家了!!

    他一边朝着卫生间走去,一边在心里狠狠唾骂自己。

    他不想她滚,可是又不敢挽留……

    唯有逃避。

    米娅错愕地看着快速进入卫生间的男人。

    他跑什么啊?真想让她滚啊?

    得!看来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或许分开的这一个月难受的只是她自己,没有她的日子他也许过得非常的好,更甚至他已经找到了新的感情也说不定……

    新的感情?

    米娅心里酸酸的,不开心。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一个月前她喊他滚,现在轮到他吼她了。

    算了,滚就滚吧,反正他没事她就放心了。

    满心失落,她幽幽叹了口气,然后拿了包准备离开。

    哐……

    可没走两步,突然卫生间里传来一声闷响。

    米娅第一反应就是以为欧阳摔倒了,毕竟他昏睡了两天,手脚无力什么的很正常。

    如此一想,她吓得连忙朝着卫生间跑去。

    “喂你没事吧?”她猛地推开门,冲他急喊。

    欧阳没摔倒,他背对着门,一手撑在洗手台上,一手摁着额头,看起来像是有些不舒服。

    “怎么了?是撞哪儿了吗?”她忙不迭地跑到他身边,眼底的担忧煞是迷人。

    他没说话,紧紧皱着眉头的样子让她更着急了。

    米娅急得口吃,转身就要走,“你你……你等会儿,我去叫医——”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完全转过身去,手臂就倏地一紧,接着整个人就被一股猛力拽得扑进了他的怀里。

    “啊——欧阳……唔……”

    以吻封缄,她的惊叫被他生生堵在了嘴里。

    唇齿镶嵌,气息相融。

    他的吻,可不似她刚才偷吻他时那般温柔,他激狂得像是恨不得就这样把她整个活吞了一般。

    他一手箍住她的腰肢,一手扣住她的后脑,第一时间就撬开她的牙齿,霸道至极地强势入侵……

    吻得深入咽喉。

    米娅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他凶狠得连呼吸都要跟她抢,揪住她的舌,拖进他的嘴里狠狠地砸(口允)……

    这男人真是有够表里不一的!

    刚才还冷冰冰的叫她滚,现在居然又扣着她往死里吻……

    所以他到底是几个意思呢?

    是报复她呢?还是想复合呢?

    很快,米娅就被霸道的男人吻得大脑迷糊了。

    浑身虚软,避免自己滑落在地,她本能地抬手抱住他的脖子,踮起脚尖靠在他胸前,乖巧又听话地与他互动……

    欧阳感觉天上掉下来了一个大馅饼,狠狠砸在了他的脑袋上,砸得他有点晕头转向的了。

    他们分手了不是吗?

    那么现在他吻她为什么她不拒绝反而还迎合他呢?

    欧阳想不通,但又不敢问。

    他宁愿这样稀里糊涂地继续跟她纠缠不休,也不想把话挑开了再受一次伤害。

    所以管他呢!

    既然她敢来撩,他还怕吃不成?!

    想她啊,想死她了!

    欧阳倏地把被吻得浑身无力的小女人打横抱起,大步走出卫生间,径直朝着病牀走去。

    当背脊贴上牀面,米娅才猛然回过神来。看到他近在咫尺的俊脸,还有他眼底正熊熊燃烧的(谷欠)火,以及他覆压下来的唇……

    “喂,等等……唔……”

    她偏头躲,可他的大掌抢先一步掌住她的脸,不给她躲避的机会,于是她刚开口,就被他吻了个正着。

    他的舌,长驱直入。

    同时,他开始扯她的裤子。

    嗯,他急躁得直接略过前奏,打算直奔主题。

    “等会儿欧阳……啊……”她惊喘吁吁,又慌又羞。

    他等不了。

    他恨不得立马得到她!

    不止是身体的需求,更多的是心灵的慰藉。

    被她伤了一次又一次,他得不到她的心,就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证明自己。

    证明自己对她还是有用处的,至少在牀上,他可以让她很快乐很快乐……

    裤子被他三两下就扯掉了,凉飕飕的感觉让米娅既期待又害怕。

    一个月前他强迫她的那一场,感觉非常非常的不美好,很痛,她现在想起来都还怕得不行。

    疼痛给她造成了一定的心理阴影,所以她这会儿很怕。

    那晚她之所以会小腹坠痛,一是他太用力了,二是她生理期来了。

    好在后来医生拿了些药,她吃了之后就没什么大碍了。

    但当时那种要命的感觉,她这辈子都不想经历第二次了,他那种毫不克制的爆发力,太恐怖了!

    “别……这是病房……嗯……会有人来……唔……”米娅语不成声,被他霸道的吻扰得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了。

    欧阳不敢说话,一心只想先把小妖精拿下。

    他这会儿很激动,因为她没有义正辞严地拒绝,更没有激烈地反抗,半推半就的模样简直让他欣喜若狂。

    当然,他开心的并不单单只是能跟她做,更多的是她的态度。

    她好像不厌恶他了,甚至默许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一切……

    他扯开她的腿……

    米娅一颤,害怕,慌忙紧紧抓住他的手腕,不让他继续。

    此刻的气氛还算不错,欧阳不敢蛮干,只能暂停。

    他面无表情,淡淡地睥睨着她,一脸“你干不干?不干就滚”的拽模样……

    她也看着他,眨了眨无辜的大眼睛,楚楚可怜的样子像只受了伤的麋鹿。

    欧阳心软了。

    如果她不是来伤他的,他现在不要也可以。

    其实他每次疯狂的要她,都是源自内心的恐慌和不安……

    嗯,他只是想用这样的方式宣告她是属于他的!

    被他阴冷的目光一瞪,她心脏一紧,不由自主地松开了他的手。

    她瘪了瘪嘴,可怜巴巴地瞅着他,小声央求,“疼,你轻、点……”

    她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