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32章:他出事了
    可能这世间有些人注定是有缘无分吧,他已经做到这个份上都留不住她的人,便只能说明他们会走到今天这副局面,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

    迎着她仇视的目光,他笑了。

    “……好!”喉咙像是灌满了砂砾,他极尽艰难地吐出一个好字。

    他说好……

    米娅摁在小腹上的手,悄然攥紧,明明已经得偿所愿,可她的心里却五味陈杂,说不清到底是个什么滋味。

    欧阳说完,双手揣进裤袋里,转身就走。

    算了算了,欧阳,地球没了谁都照样会转,你又何苦为了一个女人把自己逼到如此狼狈的境地?

    记着!她不爱你!!

    为了一个不爱你的女人,你丢弃骄傲和自尊,真的值得吗?

    不!不值得的!!

    在一段感情里,你对她视若珍宝,她却对你弃如敝履,这样的路,如何走得下去?

    嗯,他走不下去了。

    也许分手没什么不好,从今往后不用再为她焦虑忧愁,不用再对她卑微讨好,不用再被她厌恶唾弃……也没什么不好!

    没有她的日子,或许他会活得更加多姿多彩也不一定的!

    欧阳,你是个男人,要拿得起放得下,这世上女人千千万,又不是只有她米娅一个,你何苦这样死心眼?

    欧阳,振作起来,别这么没骨气,既然她不爱你,那你也不要再爱她了,去找个值得你爱的女人,结婚生子白首偕老,同样会很幸福美满的。

    欧阳,醒醒吧,对自己好一点,真的,别再这样折磨自己了。

    嗯,醒醒吧……

    呯!

    一声大响,门被关上。

    偌大的豪华套房,在门关上的那瞬,归于寂静。

    米娅像座雕像般一动不动地坐在牀上,看着紧闭的房门,眼底渐渐蓄气水雾,视线慢慢变得模糊……

    泪,如断线的珍珠,毫无预警地滚落眼眶。

    一颗接着一颗,疯狂涌出。

    当眼泪砸落在手背上,她才像是被烫到一般猛然回过神来。

    连忙抬手揩泪,她狠狠咬着唇,极力隐忍着心里的悲伤……

    虽然这正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可即便得偿所愿她还是觉得难过……

    嗯,很难过!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一个月后。

    一对恋人分手后,需要多久才能缓过来?

    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了米娅整整一个月。

    那晚他对她最后说了一个“好”后,摔门而去,没多久就来了一个女医生,给她检查了一下伤处,再给她开了一些药,然后就走了。

    随后没一会,他留下的新手机就收到了一条航班信息,有人给她订好了次日上午回c市的机票。

    她回到c市的当天下午,欧阳的秘书罗嘉玮就来她的家里,把属于他的所有东西都拿走了。

    一样不剩!

    自此,他就从她的世界里彻底消失了。

    他的东西其实并不多,以前在的时候根本感觉不到存在,可这突然拿走了,她竟觉得家里空荡得可怕……

    嗯,习惯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

    不知何时习惯了他在她的家里横行霸道,而现在他终于滚走了,她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开心快乐……

    时值周末,本该在牀上睡懒觉的,可是天刚蒙蒙亮她就醒了,然后翻来覆去再难入睡。

    不知道为什么,从昨天下午开始,她的眼皮就一直跳啊跳,跳得她的心情异常烦躁。

    一股不安,在心里肆意蔓延……

    反正也睡不着了,她索性起牀,趿上拖鞋去了厨房。

    其实没什么食欲,可昨晚都没吃,早上再不吃的话怕是身体会受不了的。

    以前天天想着减肥,可这一个月她想都没想减肥这回事儿,偏偏莫名其妙就掉了好几斤。

    打开冰箱看了看,米娅拿出剩饭和鸡蛋,准备做蛋炒饭。

    然后她就发现,倒霉的一天开始了。

    先是切火腿切伤了手指,随后是滚烫的油溅上了手背,再然后是蛋炒饭被自己给生生炒糊了……

    这还不算,等她捧着一股焦味儿的蛋炒饭来到客厅,蹲在茶几和沙发的空隙间舀了一勺炒饭喂嘴里时,她才发现炒饭竟咸得难以入口……

    很显然是她放了两次盐。

    哎……

    在心里重重叹了口气,她沮丧地耷拉着脑袋看着面前的炒饭,看着看着就红了眼眶。

    突然就觉得委屈得不行,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觉得委屈。

    电视里放着早间新闻,新闻里正在报道c市洪灾的最新进展。

    这几天c市都在下暴雨,暴雨造成洪灾,部分乡镇受灾严重,z府正在没日没夜的极力抢救灾民。

    电视画面切换到受灾最严重的一个乡镇,官兵们在暴雨和泥泞中扛着沙包堵洪水,以及某些领导竟然卷起袖子亲自上阵……

    米娅腾地站起来,拿起手机给邓盈盈打电话,将睡梦中的邓盈盈从牀上挖了起来。

    几个小时后。

    米娅和邓盈盈带着几车物资出现在重灾区。

    “米小姐,我代表全镇人民谢谢你的雪中送炭,感谢感谢!”镇长紧紧握着米娅的手,感激涕零地道谢。

    米娅轻轻摇头,“镇长你太客气了,这是我们御优应该做的,不算啥。”

    “米小姐真是人美心善,你一定会好人有好报的!”五十来岁的镇长感动得不行。

    米娅被镇长夸得有点汗颜。

    这时,邓盈盈凑了过来,张口就问:“王镇长,听说欧s记在你们镇上救灾抢险是吧?”

    “邓盈盈!”米娅沉喝,眼底划过一丝心虚。

    邓盈盈冲着米娅咧嘴一笑,“哎哟,我就随便问问。”

    “是的!欧s记昨天就来我们镇上了,这会儿正在现场指挥抢险呢。”王镇长点头,然后眼带狐疑地看着米娅和邓盈盈,迟疑地问:“二位跟欧s记……?”

    “毫无关系!”

    不待邓盈盈开口,米娅就抢先说道。

    然而她这副矢口否认的样子,却透着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嫌疑。

    王镇长看了看突然变得冷若冰霜的米娅,又看了看正抿唇偷笑的邓盈盈,一时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哦。”但他什么也没问,只是点了点头。

    “镇长,我们想去看看抢险现场,你能带我们去吗?”邓盈盈又问。

    “盈盈!”米娅狠狠拧眉,又是一声沉喝。

    “哎哟,去看看嘛,看看我们的人民官兵在面对困难和危险时有多么的英勇神武!”邓盈盈笑嘻嘻地对米娅挤眉弄眼,眼底泛着狡黠的光芒。

    “可以啊,我现在正要过去,你们也想去的话就跟我一起走吧,不过我要提醒你们,这一路上全是稀泥,很不好走的哦。”王镇长说。

    “没事儿没事儿,我们可以的。”邓盈盈摇头摆手表示这点小困难不足为题。

    王镇长点头,“那走吧。”

    说着就率先朝前走去。

    邓盈盈立马跟上。

    可走了两步发现身后的米娅没有动,邓盈盈连忙又跑回去抱住米娅的手臂就往前拖,“走啊你!”

    米娅半推半就,佯装不愿地任由邓盈盈拖着她走。

    其实这会儿她的心里特别的矛盾,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去……

    不去吧,她的心里始终不安,可去吧,她又该用什么表情面对他呢?

    在王镇长的带领下,她们很快就到了洪水暴涨的河堤边。

    米娅正在心里纠结自己该怎么跟欧阳面对,然而到了之后她才发现自己想多了……

    她没能跟欧阳打到照面。

    当她们来到河边时,欧阳正坐在一条救生船上,船已在河中间……

    “他干吗去?!”

    米娅见状,立马就急了,冲到河边随手抓住一个官兵就指着船上的欧阳急问道。

    她急得完全忘了之前的纠结,更忘了自己已经跟他分手,早已没有资格为他担心……

    百年难遇的洪灾,淹没了村庄和土地,一条大河如汪洋大海般看不到边际,河水浑浊湍急,有着可以吞噬一切的可怕力量。

    救生船离岸边已经很远,船上的人变得很小,可米娅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个熟悉到骨子里的男人……

    “谁啊?”小官兵斜了米娅一眼,对她质问的态度略不满。

    “你们欧s记!”米娅的心狠狠揪在一起,好不容易消停一会儿的眼皮又开始跳了起来。

    而且跳得比之前更快更急更明显了。

    心里的不安,也如同这泛滥的洪水,在心里疯狂流窜……

    她死死盯着距离岸边越来越远的救生船,看到小小的救生船如同在大海里颠簸一般就害怕得连眼都不敢眨,就怕一眨眼船就翻了……

    呸呸呸!

    米娅你在瞎想什么呢!!

    你就不能盼着他点好吗?!

    见米娅是跟着镇长来的,还问的是欧s记,小官兵摸不透米娅是何方神圣,自然不敢冒然得罪,说:“那前面的小村庄里还有两个人被困,欧s记他们当然是去救人的啊!”

    “为什么要他去?”米娅气急败坏地叫道。

    “他自己要去的好么。”小官兵被米娅吼得莫名其妙,也没好气地咕哝道。

    米娅心急如焚,一颗心悬到了嗓子眼。

    她气得是欧阳,气他这么危险的事为何非要要亲力亲为!

    有这么多官兵在,何须他去逞能?万一出个什么差池可咋办?!

    米娅站在岸边,双眼目不转睛地盯着河里的救生船,又急又怕,双手死死绞在一起,站立难安。

    远处,有淹得只剩下屋顶的民房,以及几颗就快要被洪水冲倒的大树。

    天空布满阴霾,且下起了蒙蒙细雨,能见度大大降低。

    救生船越来越远,然后在树木的遮挡下,从米娅的视线中消失。

    米娅恨不得肩上能生出一双翅膀,那样她就可以飞到他的身旁……

    在看不见船的每分每秒里,她感觉自己就像是在油锅里煎炸一般痛苦难熬,害怕得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

    她像块望夫石,一动不动地僵立在岸边,一眨不眨地望着远处那模糊的屋顶。

    直到——

    半个小时后。

    救援的船终于重返大家的视线里,慢慢回到了岸边。

    然而,船上却不见欧阳的身影。

    “欧阳呢?”

    船还没靠岸,米娅就冲着船上的官兵大声叱问,声音急切而颤抖。

    在能看清人的时候米娅就发现船上没有欧阳,急得直往河里挤,若不是小官兵拦着她,她只怕都跳进河里去了。

    “你谁啊?”领头的官兵心情也不太好,听米娅口气不佳,自然也没有好脸色。

    “我……”

    “欧s记呢?”

    米娅还没来得及回答,一个领导模样的中年男子快步走了过来,冲着船上的两个官兵大声问道。

    另一个官兵立马行了个军礼,“报告!受困群众不止两名,而是五人,所以我们的船没办法把所有人都带回来,现在欧s记和一个女孩还留在屋顶上。”

    船小,人多,为了安全起见,只能先把灾民送回岸边,然后再去接欧s记。

    这是欧s记的命令,他们不敢有违。

    他还在屋顶上……

    米娅闻言,眼皮狠狠跳了两下。

    这时,在湍急的洪水中,远处的屋顶好像在轻轻摇晃……

    “糟了!房子要塌了!!”

    突然有人在大叫。

    所有人的心都在瞬间收紧,不约而同地朝着远处那唯一的一处民房看去。

    正好看到屋顶一点一点地倾斜,然后倒入洪水之中……

    “啊,天哪天哪……”

    “快!上船!!”

    岸上乱了。

    米娅红了眼,二话不说往准备出发去救援的救生船上爬。

    “你干吗?”要赶去救援的官兵拦住米娅,厉声大吼。

    这是哪儿冒出来的女人?没见欧s记有危险么竟然还来添乱!

    “我我我……我要去!”米娅不止声音在抖,整个人都在控制不住地瑟瑟发抖。

    “谁啊你?!让开!”官兵当然是不肯让她去的,将本快爬上船的她强行拽下来。

    “我是你们欧s记的女朋友,让我去!求你们了,让我去!!”米娅死死扒着船沿,声声急喊,声音已带哭意。

    “米娅姐,你别去,很危险的……”邓盈盈也吓得红了双眼。

    “来人!把她拉开!”

    “让我去,我真的是欧阳的女朋友,让我去……”米娅的心,恐慌到极点,眼泪终究是忍不住扑簌簌地落下来。

    “让她去吧!”

    正僵持不下,突然一道男声横空而来。

    是欧阳的秘书罗嘉玮。

    官兵皱眉,为难,“罗秘书,这……”

    “有问题我负责!”罗嘉玮说。

    官兵无话可说了。

    米娅感激地看了罗嘉玮一眼,然后手脚并用地快速爬上船,心急如焚地大喊,“快快快!快开船啊!!”

    三艘救生船,以最快的速度朝着事发地点靠近。

    米娅的神经绷成了一根弦,紧得一拨就断……

    都说眼皮跳没好事,所以她一整天心里都很不安,可要出事就出在她身上好了啊,为什么是他呢?

    她知道他当过兵,也知道他身手好,可是在这一望无际的洪水里,他的好身手又有什么用呢?

    救生船距离房屋被冲毁的地点越来越近,然后有微弱的呼救声传入众人的耳中。

    “救命啊……救命……呜呜呜……救命啊……”

    是个女孩的声音,恐慌到极致。

    大家连忙循声而去。

    很快,大家就看到一个女孩正紧紧抱着一颗大树,而女孩之所以没有被洪水冲走是因为有人用一件男性衬衣将女孩牢牢绑在了树上。

    米娅一看就认出,将女孩绑在树上的那件衬衣是欧阳的!

    “跟你在一起的那个男的呢?”

    当官兵把船靠近女孩,对女孩施救时,米娅对着女孩大吼。

    洪流噪音太大,沟通必须靠吼。

    二十出头的女孩吓得魂不附体,泪流满面语不成声,“他……他……呜呜呜……”

    “说啊!他人呢?!”米娅急得想跳进河里游到女孩身边去狠狠摇她。

    女孩很快被救上了船,瘪着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他把我捆在书上之后就……就……”

    “就怎么了?!”米娅整个人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着,心里的不敢疯狂扩散。

    “就被洪水冲走了……哇呜呜……”女孩崩溃大哭。

    被洪水冲走了……

    洪水冲走了……

    冲走了……

    米娅脸如白纸,看着哭得涕泪纵横的女孩,觉得自己肯定是听错了。

    嗯,她一定是听错了!

    他那么厉害,不可能会被洪水冲走的,不可能!!

    心,从隐隐的钝痛演变成剧痛只用了几秒的时间,仿佛被什么狠狠劈开,痛得她冷汗淋漓。

    眼泪开始争先恐后地溢出眼眶,疯狂坠落。

    不不不!她不信!

    她不信他会出事,不信……

    可是她刚才亲眼看到他在船上的啊,船回去了,他却没回去啊……

    米娅,会不会是你看错了啊?也许刚才那个人并不是他,他是堂堂s记,不可能会亲自来救人的,嗯,不可能的!

    可是她跟了他四年多,爱过他也恨过他,她认错任何人也不可能会认错他的啊!

    而且此刻的情形,容不得她自欺欺人!

    欧阳出事了!

    他真的出事了!

    三艘救生船,一艘送女孩回岸上,另外两艘开始搜寻欧阳的踪迹。

    官兵队长本欲把米娅也送回岸上,可她流着泪狠狠摇头,一副找不到欧阳死也不回去的模样,让人不忍把她送回去。

    米娅像傻了一般坐在船里,望着一望无际的洪水,心如刀绞。

    十分钟过去……

    没有收获。

    三十分钟过去了……

    毫无进展。

    一小时过去了……

    依旧没有找到欧阳。

    米娅不知道这一个小时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她只知道自己的心已经被绝望和恐慌占据……

    天色渐暗,难见度降低,搜救工作变得越发困难。

    “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