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31章:形同陌路
    《一米阳光》第031章:形同陌路难道,他与她,真的只有分手这一种结局吗?

    人都有一种本能,那就是越在绝望之时,就越是想要生存。

    所以欧阳不想在刚刚明白爱上了她就立马又失去她,更不想自己的爱情就这样夭折……

    不到心如死灰,他都应该努力争取一下的是不是?

    踏、踏、踏……

    他进房,关门,然后一步步径直朝她走去。

    从他脚步声响起的那瞬,米娅的心就顿时提了起来,纤细修长的手指一点一点地悄然攥紧。

    即便她表面没有任何情绪,可心里还是忍不住紧张的。

    欧阳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与之越来越近的小女人,感觉就像是走了二万五千里长征般那么艰难,才总算走到她的面前。

    他像座高山一般在她面前站定,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的头顶,内心泛着深深的挫败感。

    死寂般的沉默围绕着彼此,空气中飘荡着与这盛夏极为不符的寒气,如同置身冰窖。

    米娅知道眼前的男人正死死盯着自己,可她始终低着头,不愿与他有目光接触。

    两人一坐一站,就那么沉默对抗着。

    终究还是欧阳先沉不住气的。

    两分钟后,他修长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小脸抬了起来。

    她被迫与他对视。

    四目相接,他眼底的无奈仿若在问她“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而她依旧淡漠无情。

    他厚实的大掌,轻抚她红肿的脸颊,眼底多了深深的懊悔和心疼……

    郁凌恒和严楚斐都说得很对,再生气也不能对自己的女人动手,否则就是打在她身,痛在你心……

    他现在就正在深刻体会着这种痛!

    欧阳想不明白,米娅怎么就有这种本事让他一再的失控,她怎么就可以把他变成这副暴躁易怒的模样,她把他变得距离曾经那个冷静从容的自己越来越远……

    “还疼吗?”良久之后,他妥协低头,深深看着她轻声问道。

    “不疼。”米娅连眼眼睑都没有抬一下,不咸不淡地回答,无论表情还是语气都不带丝毫的感情。

    呵呵!都打了再来问她疼不疼,这不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吗?

    米娅觉得自己这一次不亏,毕竟她用簪子戳他的那一下也不轻,所以,算是扯平了吧。

    她的冷淡让他词穷,他已经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来缓和彼此间的僵局了。

    轻抚她脸颊的手,微微一顿,他在心底默默叹了口气,欲道歉:“我……”

    “我想回c市!”她抢断,声音虽轻,但态度坚决。

    欧阳的心,狠狠一抽,有种矛盾即将升级的预感……

    “明天——”他说。

    “现在!”她再次抢断,抬头与他对视。

    他暗暗咬牙,死命隐忍,忍着不让自己的情绪被她的态度带走。

    他们之间不能再恶化下去了,否则很可能就真的回不了头了……

    “米娅,别闹行吗?”沉默半晌,欧阳无奈地看着表情冷淡的小女人,尽可能地放低姿态,说。

    “我要回家!”米娅还是那句话,态度坚决得毫无转圜的余地。

    “我说了明——”

    “我要现在!!”

    本就很不好的气氛,彻底僵到了谷底。

    欧阳心里泛起一股深深的绝望,仿若本是明亮的世界突然就布满了一层阴霾,再也看不见亮光和未来……

    欧阳从来没有想此刻这样恨自己太聪明,聪明得看穿了一切。嗯,她非要这么闹腾是什么意思呢?无非就是想把他惹毛以达到分手的目的,然后好跟她的竹马双宿双栖……

    嗯,她想离开他,迫切的想,最好离得远远的,恨不得老实不相往来,他知道!

    若她对他这么无情,那他又为何要这样一门心思的对她好呢?

    是啊!不爱他的她,心里想的只有别人,他为什么还要把她当成心肝宝贝一般来疼?

    欧阳想不通,内心充满了不甘、妒恨、愤怒,以及委屈……

    米娅说完,腾地站了起来,然后拿了自己的包就要离开。

    他大手一伸,紧紧抓住她的手臂。

    她转头看他,脸若寒冰。

    他也看着她,眼底的无奈和怨念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破罐子破摔的戾气……

    被他拉住,米娅没有愤怒尖叫,只是默不啃声地转动着手臂想要从他的大手里挣脱出来。

    可他的大手却像铁钳一般紧紧抓着她,让她根本没办法挣开他的手。

    几米之遥是大牀,他突然拽着她就往牀边走去。

    米娅的心,咯噔一跳。

    “欧阳你放手——啊……”

    她心里发悚,被他拽得脚步踉跄,一边用力挣扎一边大叫,可话音未落,就被他倏地一把狠狠推倒在牀上。

    他在把她推倒之后,从裤袋里摸出手机,然后鼓捣了几下就把手机靠在电视柜旁边的装饰小花盆上,镜头对着牀……

    她倒在牀上,只觉得天旋地转,整个人晕得不行。

    在短暂的晕眩之后,她忙不迭地想要爬起来,可刚挣扎着坐起来,就看到面罩寒霜的男人正脱下了身上的外套随手丢弃在地,一边狠狠扯掉领带,一边朝着牀边的她一步步靠近。

    米娅见状,心里顿时泛起一股浓烈的不安……

    她爬起来就往门口跑。

    欧阳抓住想要逃走的小女人就又是狠狠一甩。

    “啊!”米娅尖叫着又倒回了牀上。

    慌乱的她定睛一看,便见他已来到面前……

    欧阳一片冰寒的脸上泛着一股坚定,手上动作未停,扯了领带就开始解开衬衣的扣子,然后是腰间的皮带……

    意图已是非常明显。

    “欧阳你想干什么?!”米娅大惊,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像座大山一般将自己笼罩的男人,失声大叫。

    他一言不发,只是极冷极冷地看着她,宛若一个嗜血的猎人正盯着自己肖想已久的猎物……

    她嗅到了危险的气息,倏地又爬起来。

    可这一次她却一步都没来得及跨出去就被他覆盖下来的高大身躯给紧紧压在了牀上……

    同时,他的手开始撕扯她的衣服。

    狠狠的!

    “欧阳你混蛋!你你……你敢这样对我……我会告你……”米娅吓得花容失色,手脚并用,死命抵抗他的侵犯。

    可眼前的男人本就身强体壮,再这样耍起横来,她又怎么可能抵挡得了?

    所以不过三两下,她身上的黑色长裙就被他生生撕碎……

    “欧阳你——啊……唔……”

    她饱含愤怒的尖叫被他堵在嘴里,强势霸道得不容她抗拒。

    他将她身上的束缚尽数扯去,很快就让她如同一只剥了壳的蚕茧,毫无遮掩地呈现在他的眼前……

    黑眸一眯,他盯着惊慌失措的她看了两秒,然后毫不犹豫地扯开她的腿,气势汹汹地沉腰而下。

    “不要……你不要碰我……啊……”

    在她的惊叫声中,他怀着一股同归于尽的怒气,将她一举攻破……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米娅发现自己错了。

    以前她觉得他在牀上对她太凶狠,可经过今天这场狂暴的侵袭,她才发现之前的他简直称得上是温柔。

    两个小时,她仿若去地狱走了一遭,那种随时会死掉的感觉她找不到具体的词汇来形容。

    从来没想过,原来他真正狠起来是这个样子的……

    就仿佛不把她当人似的!!

    随意摆弄,每一下都用尽了全力狠狠折磨着她,就像是恨不得把她整个贯穿……

    至此,米娅才知道,原来他狠起来可以让她如此痛苦。

    嗯,痛,非常非常的痛!

    就连最初跟他在一起的那晚,她都没有痛成这样。

    两个小时却漫长得如同两个世纪,她在反抗无果之后,只能任由他为所欲为……

    当一切终于结束之后,米娅奄奄一息地卷缩在牀上,脸色惨白得毫无血色。

    即便已经结束,她还是很痛……

    她满头满脸的水,已经分不清到底是泪还是汗。

    当米娅还伏在牀上苟延残喘的时候,欧阳却正举止优雅地扣着衬衣,满眼轻蔑地睥睨着被折磨得狼狈不堪的她。

    她知道他正看着她,可是她太痛了,此刻别说起身,根本连动动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

    欧阳盯着米娅看了一会而儿,当衬衣扣好之后,他从外套口袋里摸出一部新手机,然后再转身朝着电视走去。

    走到电视前,他拿起自己的手机,打开视频记录,然后将新录的视频传送到新手机里。

    “这是送你的生日礼物,看看,喜欢吗?”

    不一会儿,他回到牀边,一边似讥似讽地说着,一边把视频打开,再将手机屏幕对准她的脸。

    “啊!欧阳你想干什么?”

    “欧阳你混蛋!你你……你敢这样对我……我会告你……”

    “啊……你不要碰我!啊……”

    手机里传来她两个小时前的尖叫声,手机屏幕上则是他强行欺负她的画面。

    嗯,两个小时前,他打开了手机的录像功能,将手机靠在电视旁的小花盆上,再将镜头对了准牀上……

    视频只有十分钟左右,能完整地看到他是怎么强迫她的,也能听到她不愿意的反抗声,但又不会看到她的脸。

    他的位置拿捏得非常精准,只能看到他欺负人,却没有让她露出丝毫不该露的地方。

    愣愣地看着视频,米娅有短暂的怔愣。

    他把这个录下来是什么意思?

    “要告我不是吗?喏!拿这个去告!”他又说,一副满不在乎的口吻。

    米娅从手机屏幕上缓缓移开目光,抬眸,满目愤恨地瞪着站在牀边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的男人。

    这个视频的确是一份很好的证据,即便有总统做靠山,他也休想逃脱法律的制裁……

    米娅拼着最后一丝力气,一把将手机抢了过来。

    欧阳见状,心如刀绞。

    他死死看着她,看着她把手机藏在枕头下的样子,唇角不由泛起苦笑。

    她这番举动,毫无疑问就是想用这段视频置他于死地……

    也罢!

    若他这孤注一掷也输了,那就……死就死吧!

    虽然这种破罐子破摔的行为很愚蠢,虽然用这种自取灭亡的方式来试探她很疯狂,虽然他或许会彻底毁了自己……

    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毁就毁吧!

    跟她这样无休止地吵下去他也累了,所以干脆就来一次了断吧!

    都说放不开手是因为痛得还不够狠,那何不让伤害来得更猛烈一些呢?

    只要痛得受不了了,只要彻底绝望了,便一切都可以结束了……

    嗯,现在的他,迫切地想要结束。

    要么生,要么死,摆在她面前的无非就是这两个结局,逃避终究不是最好的办法,所以还是勇敢面对吧,俗话说早死早超生,或许那样也挺好的。

    米娅把手机抢过来后就拥着被子想要坐起来,可刚一动,她立马又疼得倒回了牀上。

    她应该是受伤了,小腹坠痛得厉害。

    欧阳知道自己刚才又多用力,在毫无保留的索要下,她肯定是承受得很辛苦的。

    看她一脸痛苦,他虽然满腹怨怼,但终究是忍不住心疼……

    他拧着眉想去查看她到底怎么了,可刚弯下腰朝她凑过去……

    啪!

    她扬手就一巴掌挥在了他的脸上。

    腹痛的她力道虽然不大,但打在男人的脸上也还是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欧阳眼底的心疼敛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冰寒。

    他缓缓直起身来,居高临下地俯瞰着她,眼底戾气深重。

    “滚!”米娅拥着被子,一边挣扎着坐起,一边冲他疾言厉色地怒斥,“你滚!”

    不顾她的意愿就对她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他简直禽兽不如!

    云裳刚才对她说他爱她时,她本来还有点小心动的,可现在……

    呵呵!

    他爱她?

    不!他不爱她!一点也不!!

    如果他爱她,又怎么会舍得把她往死里弄?

    他刚才的所作所为,不是情趣,也不止是小小的惩罚,而是想要活活弄死她!

    米娅心灰意冷,甚至对眼前的男人有了深深的畏惧……

    所以当看到他脸色开始染上冰寒之时,她本能地拥着被子往后缩,试图与他拉远距离。

    而随着她往后蹭动,她刚才趴着的位置空了出来,一块血渍吸引了他的目光……

    欧阳眼皮一跳。

    血?

    怎么会有血?

    是……被他弄伤了吗?

    如此一想,他的心脏顿时狠狠收紧,皱着眉想也没想就伸手去掀她的被子。

    她像只惊弓之鸟,见他的手伸过来就更是往后缩。

    看着她畏惧自己的模样,欧阳心如刀绞又懊悔不已。

    见她频频往后缩,他单膝跪在牀边,朝她靠近,“我看看——”

    啪!

    她又是一耳光狠狠甩在他的脸上。

    “不要碰我!你滚出去!!”她冲着他吼,情绪激动近乎歇斯底里。

    一连挨了两个耳光,欧阳却一点都气不起来,因为他的注意力全在她为什么会流血的这个问题上。

    他狠狠皱着眉头,爱恨不能地瞪着犟得让人不止该如何是好的女人,愤怒又担忧。

    僵持了几秒,他还是没办法不管,再次对她伸出手去……

    “你出去!马上出去!从今天起,我再也不想看见你!你滚!马上滚!!”她却整个人缩在牀头的最边上,不让他触碰到她,哪怕只是衣角都不愿意。

    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

    你滚……

    米娅的话,如同一把把锋利无比的刀刃,一下下狠狠扎在欧阳的心上,痛得他冷汗淋漓。

    她吼完就拽着被子要下牀。

    欧阳忍无可忍。

    “你到底闹够了没有!!”他抓着她的双肩就将她狠狠摁在牀上,高大的身躯覆在她的上方,寒着脸瞪她,咬牙切齿地怒吼。

    “不要碰我!你不要碰我!你这个bt,你让我恶心!”她剧烈挣扎,脸如白纸。

    bt……

    恶心……

    欧阳感觉自己已是千疮百孔的心又被狠狠刺了两刀。

    这世间,估计没有什么比被自己心爱的女人嫌弃来得更伤心了。

    欧阳眼底泛起血丝,目露凶光地狠狠瞪着不知死活的小女人,咬紧牙根,从齿缝里迸出字来,“你再说一遍!”

    “你bt!你恶心!”她腹痛如绞,早已顾不得后果,心道骂了他又如何,大不了一死。

    他气极,黑眸危险地半眯着,唇角泛起阴测测的冷笑,“你还想再来一次是不是?”

    再来一次……

    米娅打了个冷颤。

    这样她都已经快死了,他若再来一次……

    她必死无疑了吧……

    心生怯意,但她却强装镇定,睥睨着他冷冷笑道:“无所谓!一次也好两次也罢,随你高兴!反正过了今晚……”她微微停顿,然后像是豁出去了一般,字字铿锵地说道:“你我形同陌路!”

    见她铁了心要跟他断,欧阳心里苦得像吞了一斤黄连。

    刚才那样对她,他是气急了。

    因为感觉不管自己怎么努力也留不住她了,所以他才会那样失控……

    他知道自己那么做不对,可他再好她也不稀罕,他便想,干脆自己坏到底好了。

    对视良久,他败下阵来,心,又痛又累,终于有种坚持不下去的感觉了……

    他松开她,起身,站在牀边居高临下地冷睨着她,问:“米娅,这真是你想要的吗?”

    “是!”她立马慷锵有力地吐出一个字。

    欧阳的心,狠狠抽搐,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冷酷无情的小脸,“真想分?”

    “是!”她依旧毫不犹豫。

    什么叫哀莫大于心死?

    欧阳觉得自己此刻的心情用这句话来形容就是最贴切不过的。

    他看着她,死死看着,仿佛想要看进她的心里去,又仿佛像是此生最后一次深深看她……

    可能这世间有些人注定有缘无分,他已经做到这个份上都留不住她的人,便只能说明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