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29章:喜欢什么样的婚礼
    “等参加完这场婚礼,你……”她抬眸与他对视,在微微停顿之后,在他逐渐冷厉的目光中,硬着头皮接着说:“就不要再来找我了!”

    你就不要再来找我了……

    轻柔缓慢的一句话,如大刀阔斧般砍在男人的心上,疼得他冷汗淋漓。

    她可真是够心狠的,就见不得他有一刻痛快是不是?

    他这是不是就所谓的乐极生悲呢?

    欧阳温和的俊脸慢慢染上冰寒之气,他冷冷看着她,薄唇抿成一条阴冷的弧线。

    他不敢说话,怕一说话他们之间就会崩到彻底无法挽回……

    那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所以,不能崩!

    叩叩叩……

    两人正僵持不下,突然门上响起三声有节奏的轻叩。

    接着就见云裳探了个脑袋进来,“好了没?婚礼要开始了哟!”

    米娅立马低下头,不让云裳发现他们之间的问题。

    “嗯!”欧阳收起眼底的戾气,转头对云裳点了下头。

    云裳笑了笑,然后牵着儿子的小手,先行朝着外面布置得唯美梦幻的草坪走去。

    欧阳回头,伸手去牵米娅的手。

    “欧阳……”米娅蹙眉看他,将手藏在身后。

    她觉得他们应该先讲清楚,不能再这样稀里糊涂地继续下去。

    “别惹我!”

    然而她刚一开口,就被他沉声阻断。

    他脸如玄铁,目光凌厉,每一个字都像是在冰窖里封存过一般,冷得让人毛骨悚然。

    “我……”米娅心里发悚,但她觉得逃避不是办法,也不能一直这样被他威迫。

    “不要再惹我了!真的!!”欧阳加重语气,眼底戾气重现。

    米娅嗅到了危险,彻底不敢再开口了。

    婚礼现场。

    因为严楚斐的身份比较特殊,婚礼不宜高调,所以来参加婚礼的人并不多。

    魏可身穿着梦幻飘逸的白色婚纱,手挽着继父的臂弯,一步步朝着站在牧师面前的严楚斐走去。

    严楚斐西装革履风度翩翩,俊美如神祗,一眨不眨地看着美憾凡尘的魏可,眼底溢满了宠溺和深情。

    然后,他们手牵着手,在所有亲友的见证下宣誓。

    “我愿意她(他)成为我的妻子(丈夫),从今天开始相互拥有、相互扶持,无论是好是坏、富贵或贫穷……”

    台下,米娅坐在欧阳的身边,看着台上的严楚斐和魏可深情凝望的模样,心里一片酸涩。

    好幸福啊!

    他身边的朋友,一个个都那么幸福,简直是羡煞旁人。

    郁凌恒和云裳是如此,现在台上正在交换戒指的严楚斐和魏可也是如此。

    有朝一日,他也会牵着心爱的女人进入婚姻的殿堂,在亲朋好友的见证下,开始新的幸福乐章……

    而那一切,将与她无关。

    米娅眸光黯然,唇角泛起一抹苦笑,想想都觉得悲伤……

    “喜欢这样的布置吗?”

    突然,耳边响起他低醇磁性的声音。

    她微微一惊,担心被他看出自己的难过,用力抿了抿收拾好情绪,才抬头看他,“……什么?”

    他一直看着台上,听到她搭话才缓缓转眸,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的眼睛,“婚礼。喜欢中式还是西式?”

    “……”她哑然,心跳瞬时快了一拍。

    他问这个……做什么?

    她怔怔地看着他,不知该如何作答。

    这时,台上的严楚斐和魏可已经交换了戒指,礼成,亲吻……

    当一对新人亲吻彼此的那一刻,台下众人纷纷鼓掌,为他们送上最真挚的祝福。

    就在掌声如雷之时,米娅感觉到自己的腿上有轻微的震动……

    震动是从她的手包里发出来的,而她的手包里只有手机。

    有人给她打电话。

    这一刻,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台上,包括欧阳。

    米娅轻轻打开手包,拿出手机瞟了一眼……

    然后她悄然离席。

    欧阳目不斜视地看着台上甜到齁的严先生与严太太,对身边空出来的位置仿若未见,只是英俊的脸庞在米娅悄然起身的那刻变得脸若寒冰。

    他机械性地拍着手,高大的身躯弥漫着一股阴冷的戾气……

    心,仿若被一把钝刀在狠狠切割,剧痛无比,却又不能一刀毙命,疼得剧烈而缓慢……

    欧阳眸光黯然,满心苦涩,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她安安分分地待在自己身边。

    他对她还不够好吗?他的姿态放得还不够低吗?在她面前他还不够卑微吗?

    他都变得不像自己了好吗!

    她怎么就这么不识好歹呢?非得逼他用强硬的手段对她吗?

    欧阳一下一下地拍着手,黑眸微眯,寒光四溢……

    米娅一手拿着震动不停的手机,一手拎着裙摆朝着酒店内快步走去。

    这会儿所有人都在酒店外的露天草坪观礼,酒店里反倒成了最安静的了。

    在她前往酒店内的途中,手机震动暂停了一会儿,但打电话的人不依不饶,立马又拨打了第二遍。

    当手机屏幕再次亮起时,米娅已进入了酒店大厅,然后她一边朝着无人的角落走去,一边接起电话。

    “喂……”

    “娅娅。”

    电话彼端传来一道男声,沙哑粗噶,像是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是卓行一。

    从小一起长大,米娅太了解这样的声音是卓行一难过的表现。

    知晓卓行一似是情绪低落,米娅心里也格外难受,因为愧疚……

    她觉得自己的意志太不坚定了,明明给了卓行一承诺,却又跟欧阳藕断丝连……

    太不应该了!

    她不是个好女人,不止配不上欧阳,甚至连卓行一也配不上……

    “嗯。”沉默片刻,她轻轻嗯了一声。

    “今天是你阳历生日。”卓行一说,在微微停顿之后,送上祝福,“生日快乐!”

    米娅一怔。

    生日……

    对啊,今天是她的阳历生日……

    她都忘了!

    而她自己都忘了的生日,卓行一居然记得。

    虽然生日年年都过,并没什么好稀奇的,可卓行一这份心意,让她不得不感动。

    就觉得他对她的好,已多到她无以为报的地步了。

    “……谢谢。”她极力隐忍,可感动加愧疚,终究还是让她红了眼眶。

    “这几天你过得好吗?”卓行一轻轻地问,饱含着淡淡忧伤的语调有着明显的思恋。

    人都是有贪念的,之前两年没见面,不知不觉也熬过来了,这次受伤住院的十来天里,几乎天天都能看到她,令他特别特别的开心。

    然而出院之后又不能与她见面了,这一下子让卓行一格外的不适应。

    有时候就是这样,得到又失去比一直没得到还更加让人难以承受。

    卓行一这段时间过得很焦虑,害怕自己前功尽弃,害怕她被抢走,害怕她重新爱上欧阳,怕得寝食难安……

    “还行。”米娅用力抿了抿唇,淡淡答道,尽可能地不让自己流露出太多情绪。

    卓行一在电话彼端温柔地轻声叮嘱,“今天你生日,记得要吃蛋糕,还要吃长寿面,再加两个荷包蛋,知道吗?”

    “嗯。”她点头,声音闷闷的,透着一股淡淡的悲伤。

    她恨天意弄人,恨老天爷为什么要让她陷入这种两难的境地,为什么对她好的,却不是她最爱的那个人……

    “娅娅,等我出来,以后你每年生日的时候我都亲自做蛋糕给你吃好不好?还有长寿面!”卓行一语调轻快,饱含着期待从彼端传来。

    “好。”米娅的眼底泛起水雾,虽极力隐忍,可声音还是忍不住轻颤。

    “娅娅……”卓行一的声音突然低了下来,透着一抹浓郁得化不开的忧伤。

    “嗯。”

    “我想你了。”

    米娅的泪,瞬间决堤。

    卓行一对她如此深情,她真怕自己还不起……

    “我……也想你。”她抬手揩泪,慌忙转移话题,“你的伤好了吗?”

    “勉强可以走路了。”所谓伤筋动骨一百天,想要那么快好起来是不可能的。

    米娅突然觉得词穷,因为卓行一的好让她越来越有压力……

    “那你……好好休息。”沉默半晌,除了这样叮嘱之外她实在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了。

    卓行一,“嗯,我知道。”

    然后又是沉默。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米娅觉得自己和卓行一说着说着就会冷场。

    她再也做不到像年少时期那样跟他无话不谈了……

    可能是因为心虚吧,也可能是因为愧疚吧,毕竟每次她对他说“我爱你”的时候,她都是那么的言不由衷……

    “娅娅……娅娅?”

    “嗯?”

    她又走神了,以至于卓行一在电话彼端喊了她好多声才将她唤回神来。

    不止是女人有第六感,男人也有。

    卓行一这会儿就明显感觉到了米娅的不对劲。

    “娅娅,我爱你!”每当卓行一内心不安的时候,就会对米娅说这句话。

    表白的同时,也是在给她无形的压力……

    嗯,每当他对她说“我爱你”的时候,其实就是在提醒她,别忘了曾对他做出的承诺……

    面对卓行一的深情,米娅别无选择,“我也爱——”

    啪!

    她刚要回应卓行一,可突然一股猛力袭来,本是抓得好好的手机便从手里飞了出去,狠狠砸落在地。

    应声而裂!

    米娅的心,瞬间狠狠揪紧。

    她缓缓回头,毫无意外地迎上一双风云密布的黑眸……

    冷冷对视。

    她什么也没说,没有尖叫着质问他为什么要摔她的手机,也没有歇斯底里地咒骂他蛮横无理,她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朝着几步开外已被摔坏的手机走去。

    欧阳最恨米娅什么呢?

    最恨她即便一个字都不说,也有足够将他逼疯的本事!

    米娅走到手机旁,弯腰,伸手去捡。

    手机坏了无所谓,她要捡回电话卡,卡里有些电话号码她没有备份,不能丢。

    哐……

    啪嚓!

    然而就在她的手即将触上手机的那瞬,一只埕亮的皮鞋却抢先一步将手机踢飞。

    随着两声大响,她的手机二度受创,屏幕直接裂成了网状。

    在他充满愤怒的目光中,她还是面无表情,也依旧沉默不语,直起身,朝着已被踢得更远的手机走去。

    这一次,她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欧阳怒不可遏。

    他脸如玄铁,大手一伸,抓住她的手臂不许她去捡。

    米娅心里那根紧绷着的弦,啪地一声,断了……

    为了搭配长裙,她今天的长发盘成了一个发髻,发髻上插着一根簪子。当他的手抓住她手臂的那一瞬,她拔下簪子就往他身上插去……

    盛怒中,她下手极狠,银质发簪在他左边锁骨下方的位置没入两寸……

    欧阳垂眸看了眼插在自己身上的银簪,大脑一热,扬手就朝着小女人毫无悔意的脸上甩去——

    啪!

    咚……

    米娅被欧阳一个耳光打得不可抑止地往后退,最终致使额头撞在墙上。

    额头被磕破。

    脸颊一片火辣,额头钻心般刺痛,她整个大脑都在嗡嗡作响,但她却依旧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嗯,无所谓了……

    打吧打吧,随便打吧,反正今天过后,他们回归陌路,以后谁也不认识谁!

    其实这样也好,他对她越坏,她走起来才能越干脆……

    所以她一点都不伤心,反倒希望他能多打她两巴掌才好,那样的话,她就可以头也不回地走出他的世界了。

    他能把她的犹豫不决打掉,挺好的。

    欧阳死死攥紧打了她的那只手,手心又痛又麻。

    然而更痛的,是心……

    看着她冷若冰霜的小脸,他的心里泛起深深的挫败,不知道与她怎么就会走到今天这副局面。

    这算不算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之前的僵局还没打开呢,现在又搞成这样……

    他明明是要讨好她的,明明是想挽回她的,可怎么转眼又对她动上手了呢?

    欧阳你到底是怎么了?!你是中邪了吗?明知道这样做只会把她推得更远,你为什么还要做这种蠢事?

    是啊,他是那么聪明的一个人,为什么会做这种蠢事呢?

    呵!为什么吗?

    因为他极力想要向她靠近,可是她却拼了命的想要从他身边远离……

    看到她铁了心的想要离开自己,又叫他怎能不急、不慌、不害怕呢?

    心里泛起深深的绝望,他有种他们再也好不了的不祥预兆……

    瞧瞧他们现在糟糕到何种地步,甚至没有任何语言的交流,直接就演变成了这副模样……

    “欧阳!”

    一声大喝乍然响起,同时一道纤瘦的身影朝着他们飞奔而来。

    想去厕所途经此处的严甯无意间将刚才的一幕尽收眼底,看到欧阳对米娅动了手,吓得连忙跑上前来阻止。

    扯了发簪,长发披肩,米娅低着头,将微卷的长发拢到前面,尽可能地遮住自己红肿的脸颊及受伤的额头。

    “欧阳你在干吗啊?”严甯一脸震惊地看着欧阳,不可置信地大叫道。

    欧阳无话可说,只是狠狠盯着从始至终都面无表情看不到任何情绪波动的米娅。

    “米娅你怎么样?没事吧?”严甯冲着欧阳叫完之后又忙不迭地跑向米娅,紧蹙着眉头担忧地急问。

    “谢谢,我没事。”米娅淡淡吐字,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仿佛此刻受伤的并不是自己。

    严甯的声音颇大,引来了云裳和郁凌恒。

    听到严甯明显激动的声音,爱妻如命的霍冬更是一马当先就冲了进来,在见到霍太太完好无损之后,眼底的杀气才消散下去。

    “怎么了?”云裳快步上前,疑惑不解地看着眼前剑拔弩张的局面。

    严甯狠狠剜了欧阳一眼。

    云裳蹙眉,看了看自家小舅,又看了看垂着眸长发遮脸的米娅……

    明白了!

    “你干什么了?”云裳瞪着欧阳,压低声音切齿质问。

    欧阳置若罔闻,无视所有人,不言不语就盯着米娅,冷厉的目光恨不得看进她的心里去。

    想看看她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是石头还是冰块?

    仰或,她根本就已经没有心了?

    “欧阳你动手了?”云裳眼见,瞄到了米娅额头上的伤,顿时气得一巴掌狠狠拍在小舅的手臂上,恨铁不成钢地狠狠唾弃道:“你可真能耐啊!居然对自己的女人动手,丢不丢人啊你?!”

    欧阳懒得辩解说是她先用簪子插我,反正事已至此,他说什么都是错。

    嗯,不管是什么原因,一个男人只要对女人动了手,就是错!

    怪只怪自己的情绪越来越容易失控,也恨她气死人不偿命的本是更上了一层楼。

    欧阳突然一言不发地朝着米娅走去。

    他伸手去拉她。

    她后退。

    严甯和云裳见状,不约而同地冲上前去挡在欧阳的面前,将米娅护在身后。

    欧阳本就很不好看的脸,瞬时变得阴沉可怖。

    见势不对,郁凌恒连忙上前一把勾住欧阳的肩,嬉皮笑脸地说:“诶诶诶!别这样啊,这大好的日子,咱可不能给楚斐添乱。走走走,咱们男人喝酒去,让她们女人去聊天,各玩各的,都别闹了!”

    欧阳一瞬不瞬地盯着米娅,不动。

    “走啊!”郁凌恒用力拽了他一把,带着点暗示的意味。

    闹得这么僵,都已经动上手了,还不各自冷静一下是不想过了么?

    “今晚我跟米娅睡,你自己看着办!”

    云裳瞪着自家小舅,冷冷说道。

    欧阳还没来得及说话,郁凌恒就先惨叫了起来,“啊?那我——”

    云裳极有威严地瞪了郁大爷一眼。

    郁大爷一脸哀怨,立马噤声,然后没好气地剜了欧阳一眼。

    都怪他!

    闹什么闹?都一把年纪了有什么可闹的?现在害得他和郁太太的美好夜晚就这样泡汤了!

    烦人不烦人啊!!

    云裳拉着米娅就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