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27章:藕断丝连
    将钥匙插、入锁孔,扭转。

    门开了,她进屋。

    “嗯……好……那就这样……嗯……”

    他跟着进屋,同时结束了长达快二十分钟的通话。

    感觉到他在自己身后,她的背不由自主地变得有些僵硬。

    总觉着此刻自己应该说点什么,比如转身质问他为什么要跟着进来,或者对他怒吼他们已经分手,再或者直接将拎在手里的袋子往他身上砸,把他撵出去……

    嗯,是该说点什么的。

    米娅僵在门口,转眸看向身后的男人,然而她的唇瓣刚刚一动,就见他面无表情地从她身边越过,一边把手机揣兜里,一边径直朝着卧室走去。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看她一眼。

    她微张着嘴,杵在原地,愣愣地看着他高大挺拔且走得头也不回的背影。

    已到嘴边的话,只得生生咽了回肚子里去。

    呯!

    一声大响,吓得她狠狠一颤。

    他进入卧室之后就甩上了门,声音不算很大,却如同一记重锤般砸在她的心上,令她心乱如麻。

    米娅黛眉紧蹙,感觉特别沮丧。

    现在是什么情况?

    他们已经分手了不是吗?他还这样大刺刺的进入她的卧室是想怎样?

    还有,她现在到底又是怎么回事?看到他进入自己的卧室她不是应该冲上去阻止的吗?为什么她只是傻傻的看着却什么都不做?

    嗯,他们已经分手,他不能再这样出现在她的家里,她得把他撵出去,得让他把属于他的东西全拿走,以及让他交出钥匙……

    米娅一边在心里这样愤愤想着,一边朝着卧室走去。

    走到门口,她正欲推门,却听见里面隐约传来哗哗水声……

    他……在洗澡?

    刚握住门把的手,倏然就没了推开的力气。

    如果他在洗澡的话她这么贸贸然的闯进去好像不太好诶……

    以前无所谓,可现在他们已经分手了不是么……

    米娅松开手,像个蔫了气的皮球,转身朝着厨房走去。

    该做饭吃了,她好饿。

    站在厨房里,她又有了新的犹豫,今晚的饭,是做一个人的呢还是两个人的?

    光给自己做的话,显得有些不近人情,可若做两人份的话,他会不会以为她说分手是开玩笑的又顺杆爬啊?

    米娅好纠结。

    在短暂的犹豫之后,她决定做两人份的。

    她想,毕竟相识一场,最后的分手饭还是可以吃一个的。

    一个小时后,米娅做好了三菜一汤。

    看了看客厅,空无一人。

    他是还在卧室里吗?

    还是在她做饭的时候已经走了?

    想了想,她朝着卧室走去。

    走到门口,她站定,竖起耳朵仔细听了听,水声已经停止,房内安静得没有丝毫声音。

    叩叩叩。

    她轻轻敲门。

    还是没有任何响动。

    米娅的心,蓦地一沉,泛起一股失落。

    他应该是走了。

    他可能是来拿他的东西吧,拿了自然是要走的……

    心里苦涩地想着,她将门把往下压,轻轻推开门,想看看他是否把所有属于他的东西都收走了。

    哪知门一推开,她看到的却是正趴在牀上呼呼大睡的他……

    而且他全身上下只穿着一条内、裤……

    他趴着睡的,整个背部的肌肉线条漂亮分明,上宽下窄,呈现出v形字母的形状,霸气又性感。

    他没走!

    他居然没走……

    本是无精打采的米娅,顿时有种满血复活的感觉。

    然而唇角的笑还没来得及浮现,她就心里一惊,猛地打了个寒颤。

    等等!

    米娅,你在欢喜什么?他没走你的正确反应是生气而不是开心好吗!

    记住!你们分手了!已经分手了!!

    你醒醒好吗!!

    米娅狠狠唾骂自己没出息,趁着心里的那股气,她冷着脸就朝着牀边走去。

    她要去把他拽起来,她要狠下心来把他撵出去!

    可当她气势汹汹地走到牀边,看到他的睡颜的那瞬,心却狠狠一抽……

    疼!

    心疼……

    她一瞬不瞬地看着他,如鲠在喉,眼眶微微泛红。

    她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他此刻的模样,反正给她的第一感觉就是他很累很累……

    仿佛这半个月他都没有好好睡过一觉似的,脸上尽是疲惫之色。

    他像是有很多忧愁,即便睡着了也微微拧着眉头,而他拧眉的样子,透着淡淡的悲伤和委屈……

    米娅前一刻还非常坚定地表示要把他赶走,可这会儿看到他睡得那么香那么沉,便怎么也张不开嘴更动不了手了。

    算了算了,就让他睡吧,他看起来真的好累的样子,实在是让她于心不忍,撵他走什么的,等他睡醒了再说也不迟。

    她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转身往外走,连多看他一眼都不敢。

    因为她怕,怕自己再多看一眼就会忍不住伸手去抚平他皱着的眉头,怕自己看着看着就心软……

    匆匆走出卧室,再轻轻掩上房门。

    米娅站在门口发呆半晌,然后她心情沮丧地走向餐厅,一个人食不知味地吃着晚餐。

    明明早已饥肠辘辘,可吃在嘴里的饭菜,却又如同嚼蜡般难以下咽。

    吃完了饭,她坐在客厅里,一边胡思乱想,一边耐心等待。

    她想等他醒来,醒来之后让他离开……

    可等到午夜十二点,卧室里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她几度走到卧室门边,将门推开一条缝往里瞅,看到的都是他一动不动跟睡死了一般的模样……

    她忍不住想,他是有多累啊?竟睡得如此的沉……

    一直等一直等,眼看时针马上就要到达十二点了,米娅等得眼皮打架,等得实在熬不住了,便只得起身朝着客卧走去。

    她一边掩嘴打哈欠,一边默默地想,算了算了,明早他总会醒的,有什么事等明早再说吧……

    嗯,明早再说吧。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次日。

    米娅明明记得自己昨晚是睡的客卧,可她为什么会在主卧的牀上醒来呢?

    昨晚她失眠,在客卧的牀上辗转反侧,直到快天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地睡着。

    睡着睡着她就觉得有点冷,于是本能地往温暖的地方靠近,然后在无意识中,整个人就窝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里……

    感觉到是自己想要的那个怀抱,她本是连睡着都浮躁不安的心,莫名就安稳了下来。

    欧阳垂眸看着像猫咪一般在自己胸膛上轻轻蹭的小女人,重重叹了口气。

    他该怎么办?他到底该拿她怎么办?

    他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老天爷才会在这辈子给他派来这样一个克星?

    好累,真的好累,这种折磨人的日子何时才能结束?

    拿得起放不下不是他的做派,可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莫名其妙地栽在了她的手里,败得一塌涂地竟毫无还手之力。

    明明说好了要“算了吧”的,可没两天他就后悔了……

    嗯,后悔了!

    这些天他一直在想,自己真的完蛋了,除非死,否则这辈子只怕是放不开她了……

    看着近在咫尺的美丽容颜,他深深看着,看得舍不得眨眼,仿佛少看一眼都是莫大的损失。

    他不知道自己还能这样看她多久,他只知道,这样的机会可能已经不多了……

    多想她每晚都能睡在自己的身旁,多想每天清晨醒来的第一眼就能看到她,多想在她心里的那个人,是他啊!

    可能是他的目光太过悲伤,让睡着的她都清晰地感觉到了他的绝望……

    睡梦中,米娅觉得有人在盯着自己,那专注的目光,炙热得像是要把她的灵魂都吸走一般……

    心里一惊,她猛地睁开了眼。

    一睁开眼就撞进一双充满幽怨的目光里……

    米娅微张着嘴,愣愣地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一脸大写加粗的懵逼。

    他他他……

    他不是在卧室吗?怎么……

    怎么到她牀上来了啊?

    她一边震惊地想着,一边眼珠子转了转,然后错愕地发现这里居然是卧室……

    那么新问题又来了,她是怎么爬到卧室的牀上来的?

    难道是她梦游?

    不能吧……

    可如果不是梦游,她又怎么会出现在卧室的牀上呢?毕竟客卧的门她反锁了呀,没有钥匙他是进不来的。

    难道他找到钥匙了?

    好吧,就算是他找到钥匙开了门,但为什么他把她从客卧抱到主卧她竟一点感觉都没有?她是猪吗?这是睡得有多死啊?!

    米娅觉得自己要疯了。

    然而这还不算,最让她抓狂的是——

    此刻的她,竟像只八爪章鱼般缠在他的身上。

    她的脑袋亲昵地靠在他的肩上,手搭在他的胸膛,腿搁在他的腰上……

    嗯,她几乎是半个身子都趴在了他的怀里。

    她把他当成被子一般夹着。

    就这样一副画面,任谁看了都是她在投怀送抱……

    欧阳默默看着从醒来表情就千变万化的小女人,一瞬不瞬地看着她的眼睛,观察着她的反应。

    他就想看看,她到底是不是真如她嘴里说的那样,对他毫无感觉也毫无留恋。

    震惊过后,米娅抬眸。

    四目相接,他淡然,她惊悚。

    默默对视了几秒,她回过神来,像身上装了弹簧一般猛地从他怀里弹出去。

    用力太猛,她一下子就退到了牀边,差点摔倒在地。

    她的身子摇晃了两下才堪堪稳住,惊慌的模样看起来狼狈又滑稽。

    可欧阳笑不出来。

    看到她对自己避如蛇蝎,他眸光一黯,心脏一阵绞痛,整个心房溢满了苦涩。

    他缓缓坐起,不咸不淡地看着她。

    事发突然,米娅不知该如何应对,一时间慌得有些手足无措。

    她低着头眸光闪烁,明明理亏的是他,她反倒像做了贼一般心虚不已。

    米娅,你在慌什么?是他赖着不走,还霸占了你的牀,甚至本该在客卧的你现在躺到了主卧的牀上也是他的杰作,所以该心虚的是他不是你好吗!你给我抬头挺胸,不许怂!

    在心里狠狠唾弃了自己一番,她用力抿了抿唇,鼓起勇气抬眸看他,“你……”

    她甫一开口,他却掀被下牀。

    不给她说话的机会,他径直朝着卫生间走去。

    米娅张着嘴,愣愣地看着他进入卫生间的背影,想说的话硬生生地卡在喉咙里,上下不得。

    她像个木偶似的坐在牀上,听着从卫生间里传来的哗哗水声,脑子里乱得什么都想不了。

    哎……

    双肩颓然一垮,她耷拉着脑袋默默叹了口气。

    痛恨自己的没用,痛恨自己在他面前拿不出该有的气势,更痛恨自己说得出狠话却狠不下心……

    她就想不明白了,跟他分个手怎么就这么难呢?

    啊啊啊啊阿……

    双手插进发丝里狠狠揪了几把,她在心里抓狂地咆哮。

    米娅,干脆点干脆点!不要再藕断丝连了好不好!!

    你不能再这样拖下去了,越往下拖你的心就越难从这无望的爱里挣脱出来……

    你跟他不合适!不合适!!

    你对卓行一有承诺的,你不能言而无信!

    所以你终究是要嫁给别人的,你跟他这样纠缠下去有什么意思呢?

    还有啊,先不论他是否有一点点喜欢你,就他家人那一关你也是过不去的!

    你的身上有污点,他的家人是不会接受你的!

    难道你非要等到他的家人找上门来羞辱你你才死心吗?

    米娅,醒醒吧,他太好了,你配不上的……

    突然,一套衣服从天而降,丢在了她的头上。

    “换衣服!”

    同时伴随着他淡漠平静却不容抗拒的声音。

    米娅下意识地捧住衣服,抬眸,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在她神游太虚的时候,他已穿戴整齐,此刻正一边扣着袖子,一边对她发出命令。

    欧阳说完,依旧不给小女人说话的机会,转身就朝着卧室外走去,淡淡丢下一句,“十分钟!”

    看着他走出门去的背影,再看看捧在手里的裙子,米娅疑惑又不解。

    他这是几个意思啊?叫她换衣服干什么呢?

    理智告诉她不要换,别理他,凭什么他让她做什么她就得做什么?

    都说分手了还这样赖在她的家里不走,不走便也罢了,现在居然还命令她做这做那?

    过分!

    真以为她老虎不发威就把她当病猫了么?

    换什么换!哼!她才不换呢!!

    米娅在心里这样愤愤地想着,不停告诫自己别心软,然而她的手和脚,却根本不听大脑使唤……

    十分钟后,米娅换好了裙子,从卧室里出来。

    欧阳正站在客厅里打电话,见到她,一边继续跟电话彼端的人交谈,一边走向她,然后不由分说牵起她的手就往门口走而去。

    她微微蹙眉,动了动小手,试图从他的大手里抽出来。

    他这是要做什么啊?他想拉她去哪儿?

    可她的手刚一动,他就反射性地收紧五指将她抓得更紧,让她挣脱不开。

    米娅想问清楚,可他一直在打电话,她根本就没有机会开口。

    然后下楼,再然后他们走出小区大门,最后上了一辆黑色商务车。

    而在这个过程中,欧阳一直在打电话,听起来像是在交代工作上的事。

    米娅觉得打断别人讲电话是件很没礼貌的事,尤其是人家在谈正事的时候。

    于是她忍。

    她想他的电话总会打完的,等他结束通话之后她再跟他好好谈谈。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们应该干干脆脆,而不是这样拖泥带水……

    可是忍啊忍,忍了半小时之久,他的电话还是打个没完没了。

    还有,他一边打电话一边时不时地捏她的手……

    嗯,从他在家里牵住她手的那刻起,就一直没有松开过。

    被他那样捏着,她的手渐渐开始发烫,心也噗通噗通越跳越快……

    米娅觉得自己没出息到了极点,明明已经打定主意不再被他迷惑,可他偶尔的一些小动作,却又总是能轻易就牵动她的心……

    她微微蹙眉,抬眸看他,冷着小脸佯装不悦。

    接收到她投射过来的目光,他却只是淡淡瞥了她一眼,然后继续讲电话。

    眼看车子驶离市区,似是朝着机场的方向而去,米娅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一分。

    又是十分钟过去之后,她终于忍无可忍了。

    扯了扯自己的手,在他又朝着自己看过来的那瞬,她用口型问他“去哪儿啊”……

    他没回答,却将五指一张,与她十指紧扣,不许她把手收回。

    米娅暗暗磨牙。

    他一天到晚哪来这么多电话啊?

    昨天晚上在家门口的时候是这样,今天又是这样,他到底还让不让她说话了?

    她不好意思打断他他还来劲儿了是吧?

    米娅恼火,俏脸一冷就要发飙。

    她哪里知道,其实这是男人自卑的表现……

    嗯,欧阳是故意没完没了地打电话,因为如果不这样的话,她肯定会跟他说一些他不爱听的话……

    还有就是,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也不知道该怎么打破他们之间的僵局,所以只能用这样的方法暂时逃避。

    正当米娅要爆发的时候,却见欧阳先一步对着电话彼端的人说道:“好,就这样,我有另外的电话进来了。”

    说完他结束了前一个通话,接通另一个来电,“喂!”

    电话彼端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只听他说:“嗯,我们五分钟后到!”

    然后他终于挂了电话。

    五分钟后到?

    米娅转眸看向窗外,凭借窗外的风景默默推算他们的目的地……

    机场!

    嗯,五分钟后即将到达的,正是机场!

    他们现在去机场做什么?他要带她去哪里?

    米娅狠狠蹙眉,转眸一脸震惊地看着身边老神在在的男人,百思不得其解。

    “你要带我去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