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26章:我爱的人不是你
    《一米阳光》第026章:我爱的人不是你欧阳又气又伤,简直想跟她同归于尽的心都有了。

    “不是我不是我!你到底要怎样才肯相信我说的话?”他抓着她的双肩狠狠地摇她,恨不得敲开她的脑袋看看里面都装了些啥,为什么就是不信他,“你自己也听到了,我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是怎么发生的!”

    她看到狱警跟他在楼梯间里说话,便认定了是他指使狱警推卓行一下楼,难道他跟狱警的对话她一句都没听到吗?

    “是怎么发生的已经不重要了,欧阳,算我求你行吗?求你大发慈悲,放我们一马,好吗?”

    米娅觉得很累,不想与他再这样无休无止的纠缠下去。

    她说,算我求你……

    她还说,你大发慈悲放我们一马……

    她为了别的男人求他?

    还想要他放过他们?

    呵呵呵!

    欧阳觉得自己的肺都快炸了。

    “我若不呢?”他怒极反笑,冷睨着她,眼底戾气深重。

    米娅沉默不语。

    “嗯?如果我不放手,你要怎么对付我?”他捏住她的下巴,薄唇与她的唇相隔不到一公分,阴冷的气息尽数喷薄在她的唇边。

    “欧阳,相识一场,我不想跟你反目成仇。”她轻轻道。

    “反目成仇?怎么?你想找点什么出来真的去举报我?”他冷笑更甚。

    她再次沉默,淡淡看着他怒气腾腾的俊脸。

    “可是米娅,你真的觉得你举报得了我吗?”他轻蔑地睥睨着她,紧紧捏着她的下颚,嚣张又狂妄地冷嗤道:“我好像还没跟你说过吧,我姐夫是当今总统!”

    当今总统?

    这个他还真没说过!!

    难怪他敢叫人把卓行一推下楼,原来他有个那么大的靠山啊!

    短暂的惊讶过后,米娅忍着下颚的疼痛,冷冷说道:“就算你是皇亲国戚,也不能视人命为草芥吧!”

    “米娅,你想分手呢是没门的,只要我还有一口气,你就休想跟卓行一在一起!!”欧阳微眯着双眼,饱含愤恨的目光极冷极冷地盯着她的眼,恶狠狠地切齿道。

    嗯,他不会放手,也放不开手!

    就算她爱的是别人,就算她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爱他,但他还是做不到成全她和别的男人。

    可能真的只有等他哪天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才能真正放下吧……

    其实他知道有些执念要不得,可是怎么办呢?他控制不了自己的心。

    爱是什么?

    爱是飞蛾扑火!

    爱是心不由己!

    爱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欧阳觉得,爱情就是个炒蛋的玩意儿!

    若早知有今天,四年前他绝不让自己对她将计就计……

    好一个将计就计啊,他算计了她,却陪上了自己……

    气怒中他手劲儿很大,捏得她的下颚像是快要断裂了一般。

    米娅疼得脸色苍白,却努力隐忍,就是不肯表现出痛苦的表情。

    她的倔强让他爱恨不能,迎着她冰冷的目光,他倏然笑了。

    “恨我是不是?巴不得我死是不是?米娅,告诉你一个快捷的办法,无需费劲儿去找我的什么罪证,你只要去跟那些想我死的人说,我的外甥女云裳是当今总统的亲生女儿就行了!”他在她唇瓣上阴冷地呵气,带着一股破釜沉舟的狠劲儿,把最不能说的秘密告诉了她。

    米娅一怔。

    云裳是当今总统严谨尧的亲生女儿?

    那么……也就是说他的大姐婚内出轨总统大人?

    这个算是丑闻了吧……

    即便当年的严谨尧还不是总统,可一个有身份有地位的男人跟一个有夫之妇牵扯不清……

    这种作风问题可大可小,若被有心之人拿来借题发挥,就算威胁不到总统的地位,但对总统也必然会有一定程度的不良影响。

    米娅正震惊得回不来神,身上却突然一轻。

    欧阳起身,一边扯了扯自己的衣摆,一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依旧仰躺在沙发里的她,说:“去吧,去昭告全世界,只要当今总统倒了台,你要我死无葬身之地又有何难?”

    他冷笑着,努力掩饰心里的悲哀和苦涩。

    米娅也缓缓坐起身来,垂着眼睑沉默了几秒,然后抬眸看他,“我什么都没听到,我也没恶毒到要你死无葬身之地,欧阳,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好聚好散不行吗?”

    “好聚好散?呵!当然不行!谁叫你当初要来招惹我呢?米娅,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以为你是谁?你又当我欧阳是什么人?”他的大手穿入她的后脑,五指绞住她的发丝将她的脑袋往后拽,致使她的小脸仰到极致。

    头皮被他拽得很疼,但她依旧平静淡然,冷静得可怕。

    她就那样仰着脸看着他,极尽冷漠地缓缓说道:“欧阳,以你现在的地位,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你又何必非要缠着我呢?我爱的人不是你,你这样不依不饶有什么意思呢?”

    我爱的人不是你……

    欧阳觉得这是他此生听过最残忍的一句话。

    是啊!

    他这样到底有什么意思啊?

    对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死缠烂打,到底有什么意思呢?!

    就算留住了她的人,可将一个没有心的躯壳强拴在身边又有何用?

    诚如她所说,他并不缺女人!

    只要他愿意,不说整个c市,至少有半个c市的女人对他趋之若鹜吧!

    是啊,只要他愿意……

    可是他不愿意啊!!

    他谁都不想要,只想要她!

    在她坐牢的那两年,他也试过转移目标,可是不行,他转移不了。

    他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眼里就只容得下她了,更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心里除了她就再也装不下别的女人。

    比她漂亮的大有人在,比她温柔的也多如牛毛,所以他到底是中了什么邪?为什么就非她不可了呢?!

    看着她熟悉的容颜,以及她冷漠的双眼,欧阳心如刀绞。

    你为什么非要缠着我,我爱的人又不是你……

    脑海里像是有台复读机,不停地重复着她杀人不见血的狠心话。

    他唇角轻扯,突然笑了,狠狠嘲笑自己。

    欧阳,她不爱你啊!

    你听不懂吗?她说她——不、爱、你!!

    欧阳啊,你爱上了一个不爱你的女人,你真可怜!

    嗯,真可怜……

    力气像是突然被抽离,他绞住她发丝的大手不由自主地松开了五指。

    松开后,他往后退,一步、一步、又一步……

    将彼此的距离拉开至两米,他站定,就那样默默地看着冷漠无情的她。

    然后他想,要不……

    就算了吧?

    不爱他的她,何必强求呢?

    嗯,算了吧!

    欧阳转身,大步流星地朝着门口走去。

    充满颓然的背影,弥漫着落寞和孤寂,匆匆而去的脚步有着落荒而逃的嫌疑……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半月,眨眼即过。

    当然,这也因人而异。

    有人觉得时光飞逝,也有人觉得度日如年。

    米娅不知道自己是属于哪一种。

    因为她的内心充满了矛盾,一会儿觉得时间过得好快,快得她手上的工作还没做完又天黑了,一会儿又觉得时间过得好慢,慢得一分一秒都变得那么清晰而煎熬……

    半月前她跟欧阳说分手,然后他就从她的世界里消失了。

    整整十五天,音讯全无。

    没有电话没有短信,更是不见踪影。

    她该高兴的,他终于如她所愿地不再纠缠她了。

    嗯,她很高兴……

    可她的心,为什么没着没落的呢?

    像是被悬在了半空,上不得也下不来,一直就这么要死不活地吊着。

    没有他的半个月里,她都做了什么呢?

    每天三点一线,家、公司、医院。

    卓行一已于两天前出院了,虽然还不能自由行走,但已无大碍,被押回到了监狱里。

    然后她便由三点一线变成了两点一线,不用再去医院之后,家和公司就成了她的主要栖息所。

    嗯,有时候她害怕家里那种死寂般的宁静,索性就通宵加班,饿了就泡方便面,累了就在办公室里的沙发上小憩一会儿。

    反正这半个月她的作息挺混乱的,乱得脸上都开始爆痘了。

    她也无所谓,所谓女为悦己者容,已于他分手的她,无需再精心打扮自己而讨好他,是美是丑又有什么关系呢?

    《分手快乐》单曲循环已经五天,她耳朵都快听起茧子了,却依旧没有感觉到丝毫的快乐。

    叩叩叩……

    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敲响,紧接着门被轻轻推开。

    “米娅姐,你还不下班吗?”邓盈盈探头进来,看向坐在办公桌后发呆的米娅。

    米娅从胡思乱想中回过神来,忙不迭地打起精神,连连点头,“哦,下班下班,马上下班。”

    “一起吗?”邓盈盈问。

    “不用不用。”米娅对其挥手,示意她先走。

    邓盈盈的男朋友很爱她,每天接送她上下班,风雨无阻。

    所以她才不要跟邓盈盈一起走呢,因为她不想做电灯泡,刚分手的人,还是不要去吃狗粮了吧。

    “好,米娅姐拜拜。”

    “拜拜。”

    邓盈盈欢欢喜喜地离开了,米娅也慢悠悠地收拾着自己的东西,准备下班。

    从公司出来,她去了趟超市,随便买了点食材,然后回家。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米娅发现自己越来越容易走神,总是魂不守舍。

    乘个电梯都忘了摁楼层,直接跟着别人上了顶楼,要下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乘过了头,在别人诧异的目光中,她一脸大写的尴尬。

    忙不迭地又退回电梯里,摁了自己家的楼层。

    电梯缓缓下降,她一个人站在电梯里,目光呆滞地看着电梯门上反射的自己,一时间竟觉得特别的茫然。

    米娅,你怎么了?

    这不就是你要的结果么?

    你在难过什么呢?

    难过……

    她在难过?

    啊对,她的确在难过……

    叮的一声轻响,电梯到了。

    米娅猛然回过神来,看见电梯的门在缓缓打开。

    她狠狠抿了抿唇,深深吸气。

    够了米娅!你的意识能别这么散涣么?你敢不敢集中精神别再胡思乱想了?

    嗯嗯,别胡思乱想了,好好过你的日子,没什么是过不去的!

    对,会过去的,一切的一切都会过去的!

    米娅一边在心里默默鼓励自己,一边拎着从超市买来的东西走出电梯。

    然而走过转角,在能看到家门的位置,她蓦地僵在当场。

    门边的墙上,靠着一个高大熟悉的身影……

    欧阳!

    目光在触及他的那瞬,她的心狠狠一抽,疼得让她想忽视都忽视不了。

    欧阳在打电话,指间夹着烟,脚边一地的烟头。

    他低垂着头,一直盯着自己的脚尖,像是没有发现她回来了一般……

    但米娅敢肯定,他已经发现了她的存在。

    但他却不肯抬头看她一眼……

    嗯,他依旧低着头,狠狠地抽烟,言简意赅地跟电话彼端的人低声交谈。

    米娅不知道的是,不是欧阳不肯抬头看她,而是不敢看她……

    他害怕看到她冷漠或是充满厌恶的眼神,更害怕彼此眼神对视她就会叫他滚……

    半个月前他对自己说算了吧,心里也有个声音答应得好好的,嗯,算了吧!不就是一个女人嘛,没什么大不了的!

    于是他转身就走,从她的家里大步离开。

    他是真的打定主意要以此走出她的世界的,也是下定决心再也不要这个心里只有别人的坏女人了,可是……

    可是怎么就那么难呢?!!

    是啊,怎么就那么难?想要不爱她那么难,想要忘了她那么难,甚至想要少爱她一点都那么那么的难!

    这半个月来,是他迄今为止过得最煎熬以及最痛苦的,思念就像是温水煮青蛙,前两天因为余怒未消尚能忍,可越到后面,就越是坐立难安。

    满脑子都是她!!

    就算是在参加很重要的会议,他都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失态到在文件上写下她的名字……

    欧阳觉得自己已经魔怔了。

    算了吗?不!他算不了!!

    越是得不到,他就越是放不下。

    有人收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

    呵……

    说这种话的人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爱上一个人,又岂是说不爱就能不爱的?

    爱若能收放自如,这世间就不会有那么多痴男怨女了。

    明知继续爱下去只有痛苦,可他的心却不受控制,不停沉沦……

    爱情就是这么无奈,这么悲哀,这么炒蛋!

    爱会让人癫狂,嗯,他觉得自己离那一步已经不远了。

    很累。

    从未有过的疲惫。

    才半月而已,他就已被思念折磨得心力交瘁了,他不敢想,若有朝一日真的再也见不到她了……

    自己会变成怎样?

    “嗯……行……嗯……嗯……好……”

    他每隔一会儿就发出一个简单的音节,似是在仔细倾听对方的话。

    香烟由半截烧到尾端,他用拇指和食指捏着烟蒂,低着头最后狠狠吸了一口,然后一边缓缓吐出白雾,一边将烟头丢在脚边,用脚尖用力一碾。

    今天的他不似以前那般衣冠楚楚风度翩翩,变得不修边幅,衣服有些皱,头发有点乱,好像胡子也没刮……

    背靠着墙的男人,从骨子里透出一股浓郁得化不开的忧伤,浑身萦绕着沧桑和颓废的气息……

    然而这样的他,竟该死的性感迷人!

    看着一贯强势的男人像个被撵出家门的孩子般守在门口,卑微的模样格外惹人心疼。

    米娅僵在走廊的转角,怔怔地看着消失半月又突然出现的男人,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

    隔着几米的距离,她看着他,他低着头,都没有向对方说话。

    仿佛有堵无形的墙阻挡在他们中间,将他们隔成了两个世界,谁也无法靠近谁。

    几分钟后,两人还是没有开口的打算。

    仿佛谁先说话,谁就输了一般,所以彼此都较着劲儿。

    他的电话还在打,才刚丢了烟头没一会儿,又从裤袋里掏出烟来,用嘴从烟盒里叼出一根,点燃,狠狠抽了一口。

    她的沉默让他紧张,唯有死命抽烟以掩饰自己内心的恐慌。

    楼道里烟雾弥漫,米娅微微蹙眉。

    他是不是想死得紧了?不知道吸烟有害健康吗?还这样一根接一根拼命的抽?!

    好!就算他想死,那能别来她面前死吗?还有,能不拉着她陪葬吗?不知道吸二手烟更危险吗?

    米娅气得很。

    她觉得自己此刻陷入了两难的境地,走不是,留也不是。

    说走吧,可这是她的家,她不回家能走去哪里?

    说留吧,但他这样守在门口,又叫她怎么开门进屋?

    不过,他不是有家里的钥匙吗?如果想进屋为什么不自己开门进却却要这样守在门外?

    说到这个……

    其实她想过要换锁的,觉得既然都分手了,让他留着自己家里的钥匙终归是不太好,可她犹豫了好多天却始终下不了决心,想来想去,最后还是没换。

    十分钟后。

    “嗯……嗯……明早八点……嗯……”又一根烟抽到了尽头,他的脚尖踩着烟头,狠狠碾了碾。

    米娅默默叹了口气。

    从包里摸出钥匙,她面无表情地朝着家门走去。

    逃避永远都不是最好的办法,不管他想做什么,她都只能面对。

    她在心里对自己说,米娅,你别想多了,或许他只是来拿他的东西罢了……

    嗯,他的东西还在家里没有收走。

    随着彼此的距离越来越近,她心如打鼓,脸上却努力保持着平静。

    仿佛走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她终于走到门前……

    也就是他的身边。

    她强装镇定,垂着眼睑不去看他,然而拿着钥匙的手却紧张得微微颤抖。

    好在他还在打电话,并没有注意到她……

    将钥匙插、入锁孔,扭转。

    门开了,她进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