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25章:分手吧!
    《一米阳光》第025章:分手吧!“所以这并非意外对吗?”她问,眼底开始酝酿着风暴。

    “娅娅……”

    “是谁?”

    卓行一不答,努力扯出一抹笑,顾左右而言他,“我没事,真的。像你说的,只是骨折而已,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娅娅你别担心,我以后会小心一点,为了你,我一定会坚持到出狱的,我还要娶你呢!”

    他说,我还要娶你呢……

    米娅鼻尖一酸,心里难过极了。

    “娅娅你知道吗?你是我的一切,是我的精神支柱,每当我熬不下去的时候我就会想……”卓行一自顾自地说着,嘴角泛起一抹虚无缥缈的笑,仿佛看见了美好的未来,本是黯淡的目光骤然晶亮,“你在外面等我,等我出去娶你,然后我们结婚生子,幸福快乐地过一辈子。”

    米娅红着眼,嗓子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般,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娅娅,我说得对吗?”卓行一将她的手放在微凉的唇边,一下一下地轻吻,虔诚得仿若她是稀世珍宝。

    “……对。”米娅几经艰难地吐出一个字。

    卓行一笑了,笑得特别满足和开心。

    “娅娅,娅娅……”他将她的手紧紧贴在脸颊上,闭着眼一声一声地轻轻唤她。

    米娅越发的心酸不已。

    “娅娅,你爱我吗?”

    过了一会儿,他又睁开眼来,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紧张又期待地问。

    米娅默了默,才轻轻点头,“……爱。”

    应该是爱的吧,虽然并非他想要的那种爱。

    卓行一,“每次我都问你这样的问题,你会不会嫌我烦啊?”

    “当然不会!”她扯了扯嘴角,努力对他溢出一抹微笑。

    卓行一笑得更开心了。

    米娅垂眸,用力抿了抿唇,然后缓缓抬眸看着消瘦憔悴的卓行一,说:“行一,你对我的好,我都牢牢记在心里,你放心,我会信守承诺的,所以你好好养伤,争取早点出来,知道吗?”

    她最擅长的,就是洞悉人心。

    欧阳每次生气的时候想要她做什么她都知道,所以她就专挑他爱听的话说,专挑他喜欢的事做。

    而此刻,她也知道卓行一心里在想什么。

    卓行一是怕她毁约,怕她不等他了……

    嗯,她会信守承诺!

    当初在法庭上,卓行一拼命把罪名往自己身上揽的模样她到现在都记忆犹新。

    那一刻她就想,一个女人一辈子能有个如此爱你的男人,该知足了!

    鱼和熊掌焉能兼得?

    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人,终究只能选其一罢了。

    所以卓行一对她的好,她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

    毕竟,她和欧阳是两个世界的人,永远都不可能在一起的。

    他是那么的高高在上,而她不过是大千世界里的一粒尘土,怎敢高攀?

    听了米娅的保证,卓行一放心了。

    “嗯嗯,我知道,我一定早点出来。”他用力点头,开心得像个得到礼物的孩子。

    看着卓行一明明很痛却努力微笑的样子,米娅心如刀绞。

    她起身欲走,卓行一连忙抓住她,“你要走了吗?”眼底尽是不舍和失望。

    “不是。我去给你倒杯水。”米娅拍拍他的手背,柔声说道。

    卓行一这才松开她的手。

    米娅走向饮水机,在拿杯子接水的时候,眼角余光透过门上的小玻璃,看到了站在门外那抹已经伫立许久的高大身影……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从米娅进入病房去见卓行一的那一刻,欧阳就站在了病房外。

    所以他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小妖精为别的男人落泪,再眼睁睁看着她和别的男人互诉衷肠……

    他恨得咬牙切齿,却又无能为力。

    他揣在裤袋里的手,死死捏着口袋里的戒指盒,几乎快要把盒子捏烂了。

    云裳说先下手为强……

    所以他从欧家出来之后就立马去买了戒指。

    嗯,一个小时前,他准备跟她求婚的。

    呵呵……

    可他还没来得及把戒指拿出来,她的手机就响了,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亲耳听着她对卓行一说“我会信守承诺”时,他忍不住恶毒地想,卓行一怎么就没摔死呢?

    摔死了多好啊!

    摔死了就没人阻挡在他们中间了,摔死了就没人跟他抢她,摔死了她就不会老想着嫁给别人了!

    欧阳一动不动,像座雕塑一般僵立在门外,面无表情地看着病房里的一切。

    “欧s记……”

    突然,一道怯懦的声音在他身边轻轻响起。

    欧阳转身就朝着不远处的楼梯间走去。

    身穿警服的年轻男子战战兢兢地紧随其后。

    光线阴暗的楼梯间里,欧阳从口袋里摸出香烟,低着头点燃,狠狠吸了一口。

    淡淡白烟缓缓溢出,苦涩的尼古丁在嘴里肆意蔓延,他问:“怎么搞的?!”

    低沉冷厉的声音透着一股阴森的气息,即便时至炎夏,依旧让人不寒而栗。

    “不是我,是他自己跳的……”年轻的狱警一脸苦逼,手足无措地解释。

    “谁允许你带他上楼的?”欧阳抬眸冷冷盯着狱警,目光狠厉似箭。

    “是他说有很重要的事想要招供,还说要亲自给您打电话,谁知道我刚把他带到天台他就冲到边上往下跳……”

    吱呀……

    年轻的狱警话音未落,楼梯间的门突然被人轻轻推开了一条缝。

    欧阳转头,迎上一双平静无波的眸……

    米娅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不言不语,只是极尽淡漠地看着欧阳和狱警。

    欧阳看了狱警一眼,狱警明白,点了点头就忙不迭地退下了。

    待狱警离开,两人默默对视,气氛是前所未有的诡异。

    半晌后,欧阳先沉不住气了。

    “我——”他向她走近一步。

    “回家再说吧!”可他刚一开口,她就淡淡抛下一句,转身朝着电梯而去。

    欧阳狠狠拧眉,看着她走得头也不回的背影,心里的不安,疯狂扩散……

    回家的路上,彼此都没有说话,俱都面无表情,各怀心绪。

    很快,两人回到了家。

    米娅像个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般朝着沙发走去,将包随手丢弃在沙发的转角里,接着她坐在沙发上,垂着眼睑一言不发。

    她像是在思考什么,又像是在犹豫什么。

    欧阳默默跟在她的身后,然后站在她的面前,等她开口……

    或者说是在等她爆发。

    她此刻的冷漠,充分显示了她内心的愤怒,她越是这样淡定,便越说明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他知道,她又误会他了,她一定以为是他对卓行一下的毒手。

    他倍觉冤枉,却又不知道该如何为自己辩驳。

    她偏心卓行一,卓行一说什么她都信,而对他就完全相反了。

    嗯,他说什么她都不会信!!

    所以他的解释很可能会被她误解成欲盖弥彰,与其说多错多,还不如不说。

    时间在死寂般的沉默中一分一秒地流逝,明明彼此距离不过一米,两人心中却同时有种咫尺天涯的悲凉和忧伤……

    “欧阳……”

    良久之后,米娅低着头,像是自言自语般念叨着他的名字。

    欧阳的心脏狠狠一抽,死死看着浑身透着寒气的小女人,不安越发浓烈。

    果然——

    “我们分手吧!”

    她低低道,如同一个没有七情六欲的木偶,美丽而冰冷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

    分手吧……

    欧阳揣在兜里的手,骤然收紧,她轻飘飘的几个字,却宛若大刀阔斧般砍在他的心上。

    心,很疼!

    他抿唇不语,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狂风暴雨渐渐浮现在眼底。

    米娅缓缓抬眸,清浅的笑容透着苦涩和悲伤,自嘲道:“虽然我们并不是在交往,‘分手’这两个字用在我们身上好像也不太合适,可我实在找不到——”

    “我不同意!”

    不等她把话说完,他就冷冷抢断了她。

    她黛眉轻蹙,“欧阳……”

    “我、不、同、意!!”他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眼底的寒光像一把把锋利的小刀狠狠射在她的脸上。

    两人对视,目光均寒彻入骨。

    僵持半晌,米娅轻轻道:“可我并不是在征求你的同意。”

    欧阳颊边肌肉突突跳动,那是牙根咬得太紧而致。

    她说她并不是在征求他的同意,也就是说她已经单方面做了决定……

    嗯,她已经打定主意要跟他分了!

    可是谁给她的权利做这样的决定?!

    她凭什么在他的世界里这样恣意妄为?她凭什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她这是恃宠而骄吗?知道他爱上她了所以胆大妄为地一再挑战他的底线吗?她真的以为他收拾不了她拿她没辙吗?

    呵……

    对!她赢了!

    现在的他的确是拿她没辙了。

    打不是骂不是,甚至还得小心翼翼的看她的脸色行事,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变得这样窝囊的!

    有人说爱得多的那个人注定卑微,这一点他从郁凌恒、严楚斐以及霍冬的身上已亲眼所见。

    郁凌恒那样骄傲自负,严楚斐那样狂狂傲不羁,霍冬那样冷峻寡淡,可他们在自己深爱的女人面前,却都温顺如绵羊。

    以前他不以为然,对他们那副妻奴的模样嗤之以鼻,可现在……

    好像轮到他了。

    他甚至想,只要她能乖乖的待在他的身边,只要她不再喜欢别的男人,只要她把他放进心里,他也可以像郁凌恒他们那样,对自己的女人俯首称臣。

    欧阳发现,当明白了对她的感情之后,自己好像就陷入了一个绝境,逃不掉,也离不了。

    “理由!”看着她冷漠无情的小脸,他在狠狠咬牙之后,说。

    米娅抿唇不语。

    他冷笑连连,“你想甩我总得有个理由吧!”

    “因为你言而无信。”她淡淡开口。

    “我怎么言而无信了?”他怒极反笑,高大的身躯弥漫着一股骇人的戾气,像座大山一般伫立在她面前,眼底寒光四溢。

    “你答应过我不再为难他的!”米娅仰起脸与眼前的男人对视,难忍心中愤慨,气愤填膺地喝道。

    “我没答应!”他厉声反驳。

    “……”她哑口无言。

    仔细一想,他的确没有明确答应过……

    那晚为了挽留他,她使出了浑身解数,成功将他留下。

    她以为他留下来了就等于是答应了放过卓行一,可他现在竟然说他没答应……

    他这样耍赖,可真是有够无耻的!

    欧阳:“还有,这次不是我!”

    他本不屑解释,可他更不愿意被她一而再再而三的误解。

    “你觉得我会信吗?”米娅冷笑,满眼轻蔑。

    他当她是三岁孩子吗?他以为她还会相信他吗?为了逼她妥协,他先是打伤了行一再给他加刑,让她不得不对他投怀送抱。

    而在他生日那晚,他亲口对她说过“你最好把心收一收别装些不该装的人否则会有人为此付出代价”……

    他说了这样的话之后卓行一就出事了,不是他所为还能是谁?

    “你爱信不信!!”欧阳大怒。

    他是真想跟她好好解释的,可是怎么办呢?从她嘴里吐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像是导火线般将他压制在心底的炸弹点燃。

    “我、不、信!”她一字一顿,无畏无惧地与他互瞪。

    欧阳彻底炸了。

    “对!是我!就是我叫人把他推下去!我就要让他死!!”盛怒之下,他想也没想就负气地冲她吼道。

    啪!

    他话音刚落,就见她腾地起身,扬手就朝他脸上甩去。

    清脆的巴掌声响在空气中,同时还伴随着她的怒吼,“欧阳你卑鄙!”

    整个世界仿佛都在这一刻静止不动了。

    米娅气得浑身发抖,美丽的小脸冷得没有丝毫温度,因为用力过猛,她的手心被震得又痛又麻。

    气急之下她使了全力,她的手心都这么疼,可想而知他的脸……

    欧阳觉得脸不疼,疼的是心。

    嗯,他的心很疼,像是正被一双无形的手狠狠撕扯,撕得鲜血淋漓,撕得支离破碎……

    他用舌尖顶了顶一片刺痛的腮帮子,极冷极冷地看着她。

    他想笑,笑自己可悲,笑自己窝囊,笑自己也有今天……

    可他笑不出来。

    心痛到了极致,他倏然一把揪住她的衣襟,将她猛地拽到自己面前来。

    然后他狠狠举起手——

    她仰起脸,闭上眼。

    静静地等着他的巴掌落下来。

    她心如打鼓,长翘的睫毛不停颤动,表面冷漠平静,可心里还是忍不住紧张害怕。

    她想,骄傲如他,只怕这是第一次被女人打吧,所以他肯定气炸了,气急之下一巴掌打下来,应该会要她半条命吧……

    可预期的巴掌并没有落下来,四周一片寂静,除了彼此的呼吸声,再也听不见任何声响。

    等了半晌,米娅睁开双眼,迎上男人阴狠的目光……

    他的手依旧高高举着,若仔细看,会发现他的手掌在微微颤抖。

    欧阳发现自己打不下去。

    明明那么生气,明明恨不得掐死她,可是……

    舍不得!

    这么漂亮的一张小脸,他舍不得下手。

    越是发现自己爱上了她,就越是舍不得让她受一点点伤……

    欧阳气急攻心,双手狠狠揪住米娅的衣襟,低头凑近她冷若冰霜的小脸,阴冷的气息尽数喷薄在她的面上,“怎么?还不满意吗?你不就是认定了是我做的你不就是想要我承认吗?!对!我承认了!是我做的!我如你所愿,你现在满意了吗?啊?!满意了吗?!”

    他狠狠咬着牙根,从齿缝中迸出字来。

    “欧s记,欺负弱者算什么本事?你这样做只会让人更加看不起你罢了!”米娅冷笑连连,被他拎得双脚几乎离地,脖子被勒住,致使她呼吸不畅,难受至极。

    欺负弱者……

    更加看不起你……

    她字字如刀,且渗着剧毒,见血封喉。

    他心如刀割,怒不可遏。

    “你就那么心疼他是不是?你就那么心疼是不是?!!”他情绪失控地冲她咆哮,吼得地动山摇。

    “是!!”她毫不犹豫地吐出一个字。

    哐!

    欧阳狠狠一脚踹在茶几上。

    踹得茶几直接撞向沙发,而茶几上的东西被震得纷纷滚落在地。

    他将她一甩,她便倒在了沙发上。

    他咬着牙根喘着粗气,恶狠狠地瞪着被自己甩得趴伏在沙发里的小女人,头痛欲裂。

    米娅微蹙黛眉,慢慢从沙发里坐起来,什么都没说,垂着眼睑有条不紊地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她平静淡漠,与他的愤怒大相径庭。

    欧阳觉得自己像个疯子。

    嗯,他疯在了与她的这段感情里……

    “米娅!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他站在她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瞪着她,恶狠狠地切齿。

    “真巧,我也是。”她仰起小脸与他对视,浅笑嫣然。

    她越是这样云淡风轻,便越是狠狠刺伤了他的心……

    他倏地又将刚坐起来的她狠狠推到在沙发上,不等她反应,他高大的身躯就覆压了下去。

    “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嗯?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他将她死死压在身下,咬着牙根凑近她冷漠的脸,气急败坏地在她唇边嘶吼。

    她没有挣扎也没有哭骂,就那样淡淡地看着他,“分手!”

    “你做梦!!”他怒吼,凶狠的目光像是恨不得撕了她。

    他很重,压得她快要喘不过气,微微蹙眉,冷淡的语调染上一层寒意,“欧阳,我没跟你开玩笑。”

    “谁他妈有心情跟你开玩笑!”他吼得地动山摇。

    他知道她不是开玩笑,正因为知道她是认真的,所以他才会如此愤怒和恐慌……

    她看着他,像在看一个神经病。

    欧阳又气又伤,简直想跟她同归于尽的心都有了。

    “不是我不是我!你到底要怎样才肯相信我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