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24章:是谁?
    听他像是话里有话,米娅心里咯噔一跳。但她无视心底的不安,格外笃定地说道:“我认识他二十几年了,我当然了解!!”

    米娅和卓行一相差不过两岁,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所以在米娅的印象中,卓行一聪明上进,待人温和体贴,完全就是邻家大哥哥的正面形象。

    听着她口口声声维护别的男人,欧阳暗暗磨牙,气得很。

    她总嫌他脾气不好,可她怎么就不反省一下自己总是说些不该说的话来气他呢?

    “所以在你心里,他是这个世上最好的男人,对吗?”他面无表情,凉飕飕地看着她。

    “……”米娅抿唇不语,垂着眸,目光闪烁。

    “你可以如实回答,我不会生气。”他又气又恨,却又不敢发作,尽可能地让自己心平气和。

    “真的?”她微微挑眉,一脸不信地瞅着他。

    “嗯!”他点头,认真的模样像是保证一般。

    米娅咬着唇角想了想,说:“我倒也不是觉得他就是这世上最好的男人,我只是觉得他绝不会是你以为的那种坏人!”

    欧阳都已经做好了被暴击的准备,却听她说她并没有觉得卓行一是最好的,心里稍微舒服了一丢丢。

    “米娅,你当初为什么接近我?”默了默,欧阳旧事重提。

    微微一怔,米娅眸光黯淡下来,“为了给我爸报仇!”

    米娅的母亲早逝,她由父亲独立抚养长大,在没有母亲的岁月里父女俩相依为命,感情深厚。

    然而在米娅大学毕业那年,父亲却跳河自杀了。

    然后伤心欲绝的她在整理父亲的遗物时,发现父亲的死很可能与c市某位官员有关……

    她想给父亲报仇,可她一个刚出校园的大学生,什么本事都没有,只怕连仇人都接近不了,报仇又谈何容易?

    俗话说胳膊拧不过大腿,即便明知是谁逼死了自己的爸爸,米娅也没有丝毫办法。

    直到后来,她遇上了欧阳。

    她成了欧阳的女人,而欧阳也如她所愿,帮她报了仇。

    嗯,那名逼死她爸爸的官员,在不久的后来被检察机关带走,最后畏罪自杀了。

    “谁给你出的主意?”欧阳问,目光犀利地盯着她。

    米娅想了想,摇头,“没人给我出主意。”

    “那你为什么偏偏找上我?”

    “因为你官够大,因为你还是单身。”

    当时的她报仇心切,为了给父亲讨回公道愿意付出一切,所以她早就做好了奉献自己的心理准备。

    但在寻找目标的时候,她还是留了底线的。

    她坚决不做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所以她要找靠山也必须是单身。

    选来选去,也就只有欧阳合适。

    当然,她选中了欧阳还不算,得欧阳也看得上她才行……

    可最初欧阳是看不上她的!

    他年轻有为,又英俊帅气,以他的身份和地位,最不缺的就是女人。

    因此为了爬上他的牀,她可没少下工夫。

    所以他们的开始,并不美好,说白了不过就是一场交易,各取所需罢了。

    发展到今天这个局面,是她做梦都没有想到的。

    官大……

    单身……

    欧阳看着米娅,心里颇不是滋味。

    一半庆幸,一半恼怒。

    如果当初她没有遇上他,而是遇上一个离异或者丧偶的中年男人,她是不是也会为达目的而对其投怀送抱?

    还好,还好她遇上的是他……

    嗯,还好!

    “米娅,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你中了别人的圈套。”欧阳默默叹了口气,目光犀利地盯着近在咫尺的小女人,有些恨铁不成钢。

    她人是挺聪明的,可有时候一根筋儿,还特别护短,是那种只要认定了的人或事,就会不管不顾闷着头一条道走到黑的倔性子。

    她爱卓行一,所以觉得卓行一哪哪儿都好,不管现在摆在她面前的事实有多明显,她也不肯相信。

    她信卓行一,不信他!

    他知道。

    圈套?

    “什么圈套?”米娅蹙眉,狐疑地看着脸色严肃的男人。

    欧阳,“你是别人手里的一颗棋子,想要置我于死地!”

    “我没有想要置你于死地!”她愤愤叫道,最讨厌他动不动就给她安插一些莫须有的罪名。

    “总有人‘想’!”他咬重字音,意味深长。

    总有人……

    “你是说行一?”米娅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些,续而狠狠摇头,“不可能啊!你跟他无冤无仇的——”

    “以前或许没有冤仇,但后来……”欧阳冷冷一笑。

    早在事发之前,欧阳就见过卓行一,而打从第一次见到卓行一,他就看出了卓行一对米娅的情意……

    常言道,情敌见面分外眼红,所以他和卓行一表面相安无事,实则是相看两相厌。

    “后来怎么了?”米娅追问。

    “他对你心怀不轨!”欧阳冷嗤,眼底盛满妒忌。

    “……”米娅无语。

    什么叫心怀不轨啊?

    卓行一只是很单纯的喜欢她,又不是犯了什么滔天大罪,他用得着这样气愤填膺的谴责么?

    见她一脸不悦,明显又是在袒护卓行一,欧阳更是妒恨交加。

    暗暗磨了磨牙,他怒极反笑,只是那阴测测的笑却丝毫未能传达到眼底,“米娅,你以为只有我算计你吗?我告诉你,你最赖以信任的青梅竹马同样利用了你!”

    同样利用了你……

    利用?

    “你在说什么啊?”米娅嫌弃地瞥了男人一眼,表示听不懂。

    “你是成年人了,应该明白处在我这个位置,明里暗里都会有不少敌人。”

    “所以呢?”

    “所以你跟卓行一都是别人的棋子!”他说,言辞笃定。

    米娅默了。

    半晌后,她问:“你说的别人是谁?”

    欧阳从茶几下拿出一张报纸,修长的食指点了点报纸上的某个人。

    米娅垂眸一看,“他不是已经倒台了么?”

    “两年前可没有!”欧阳说。

    米娅想了想,哦,好像是的。

    但紧接着她又一脸莫名地叫道:“可是我不认识他啊!”

    “你不认识不代表卓行一不认识!”欧阳冷冷一笑,眼底寒光四溢。

    米娅闻言,心里咯噔一跳,“你什么意思?”

    “卓行一一没背景二没资历,才工作一年不到就升为副组长,你觉得他凭什么?”他冷笑更甚。

    她心惊胆颤,下意识地为卓行一辩驳,“他很努力也很聪明——”

    “米娅,能不自欺欺人吗?”他阻断她,气愤填膺地喝道:“你明知道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上升到这样的职位光靠努力和聪明是不够的!”

    她哑口无言。

    米娅默不啃声,垂着眼睑盯着自己的手,两年前的一幕幕如同放电影般在脑海里一一回放……

    “你的意思是……”良久之后,她缓缓抬眸,“他为了升官发财所以利用我?”

    欧阳没说话,但笃定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米娅不信!

    她不信那个跟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阳光男孩会是那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证据呢?”她向他伸手。

    “如果我有证据,两年前被抓的就不止是你和卓行一两个人!”欧阳说。

    本是想把卓行一背后的人一起揪出来的,怎奈对方太狡猾,他没能如愿。

    米娅笑了,冷嗤,“既然没有真凭实据,空口白牙叫我如何信你?”

    “我已经说得这么清楚——”

    “可你所谓的‘清楚’全都是你的片面之词!”

    本就不太好的气氛,顿时冷了下来。

    冷冷对视,相对无言。

    欧阳心里泛起苦涩,一瞬不瞬地看着冷若冰霜的小女人,幽幽道:“在你心里,我跟卓行一之间你始终还是偏向他的,对吗?”

    他的目光太过幽怨,且饱含着一抹浓郁得化不开的悲伤,看得她的心微微一抽。

    “他跟我是从小一起长大——”

    “你特么还跟我睡过呢!!”他勃然大吼,怒目圆瞪。

    而且不止是“睡过”,现在还在睡好吗!!

    她被他突如其来的大嗓门吓得一颤,缩了缩肩,戒备地瞅着他,默默做好跟他对抗的准备。

    “对你来说,我跟你的关系还不及你跟他来得亲密是不是?”欧阳气得吹胡子瞪眼,一张俊脸青白交加,牙齿咬得咕咕作响,恨不得咬碎一般。

    真的是他脾气暴躁而不是她欠收拾吗?

    瞧瞧她此刻的表现,处处袒护卓行一不说,还把卓行一摆在第一位,他能不生气吗?

    身为她的第一个男人也是目前为止唯一的男人,明明他跟她之间才应该是最亲密的不是吗?可她却把别人的男人装在心里!

    欧阳越想越生气。

    气得心绞痛,却又不敢对她吼,就怕会把她越吼越远……

    爱恨不能地瞪了她一眼,他转过身去,双手捂脸狠狠搓了一把,努力平息心里的怒火。

    两人都不再说话,气氛彻底僵了。

    米娅轻咬着嘴角瞅着男人冷峻却依旧迷人的侧脸,犹豫了几秒,然后小脚丫悄悄伸过去,在他的腰侧挠了挠。

    他却毫无反应,弯着腰,双手手肘搁在腿上,一脸生人勿进的模样。

    “又生气了?”她的脚继续轻轻地挠,带着一丝讨好的意味,小声问道。

    “没有。”欧阳低着头,闷闷地吐出两个字。

    听着他言不由衷的话,米娅的心微微一抽,莫名有些酸涩。

    她并不迟钝,能感觉到他这声“没有”饱含着多少的无奈和妥协……

    欧阳活了三十四年,可谓是一帆顺风意气风发,可到了今天,骄傲自负的他竟第一次觉得自己可怜……

    没错,就是可怜!

    为了这个叫米娅的女人,他变得连生气都不敢表现出来,可不就是可怜么。

    欧阳用力抿了抿唇,认命地默默叹了口气,然后侧回身去与她面对面,“米娅!”

    他一瞬不瞬地看着她,表情是从未有过的严肃。

    “嗯?”她有点怂,莫名有点心慌。

    他深吁口气,牵起她的左手,若有似无地轻轻揉捏她的无名指,同时深深看着她的眼睛,“以前的事我们一笔勾销,从这一刻开始,我们好好过,成不成?”

    他目光深邃,璀璨如浩瀚夜空,仿佛一个巨大的漩涡,只需看一眼,灵魂便会被吸走一般……

    “……啊?”米娅微微一怔,有点茫然,又有点无措。

    好好过……是什么意思啊?

    他今天很反常,总说些让她听不懂的话,所以他到底是想要向她表达什么呢?

    米娅轻蹙黛眉,百思不得其解。

    “肉麻的话我就不说了,话说到这个份儿上,我相信你也已经明白我的意思了。”欧阳一边说着,一边将另一只手不着痕迹地伸入裤袋里,握住一个方形的小黑子。

    “我……”

    米娅正要说什么,突然一阵悦耳的铃声从茶几上传来。

    是她的手机响了。

    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一串陌生的号码,她伸手去拿手机。

    可手到半空却被欧阳捉住,他语气略急,“听我说完!”

    他不知道这通电话是谁打给她的,但直觉告诉他不能接,至少在他想说的话还没说出来之前,不能让她接。

    他有种很强烈的预感,她若接了这个电话,他们之间只怕又会生出什么变故来……

    米娅这会儿心里其实也很矛盾,因为她能感觉到他好像是有什么话要对她说,但他要说的话很有可能会让她陷入两难的境地……

    她怂了,本能地想要逃避。

    所以这通电话于她而言来得正是时候。

    这只手被捉住,她另一只手立马伸向手机,“一会儿一会儿,我先接个电话……”

    说话间,她已拿起手机,拇指一划,便成功接通了。

    “喂,哪位?”她将手机摁在耳朵上,一边对脸色阴沉的欧阳讨好讪笑,一边对电话彼端的人礼貌询问。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几秒之后,米娅神色大变。

    “你说什么?!”她猛地站起来,失声叫道。

    欧阳不明所以,拧着眉看着脸白如纸的小女人,心里莫名泛起一股不安……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欧阳会不安是对的。

    因为——

    卓行一出事了!

    米娅接到的电话是狱警打来的,说卓行一两个小时前失足从二楼天台坠下,正在医院抢救。

    半个小时后,米娅匆匆赶到监狱医院。

    狱警刚给米娅打完电话,卓行一的手术就做完了,所以当她赶到医院时,卓行一已经转入病房。

    轻轻推开病房的门,米娅看到脸色惨白奄奄一息躺在病牀上的卓行一时,眼泪刷地滚落眼眶。

    一名狱警跟在米娅身后,进房之后在门边停步。

    “行一。”米娅踉跄着扑向病牀,一开口才发现自己自己的声音已是颤抖得不行。

    本是闭着眼的卓行一听到米娅的声音,缓缓睁开双眼。

    当看到米娅泪眼婆娑的模样,卓行一也忍不住红了眼眶。

    “娅娅……”他艰难地举起手,嗓子像是灌满了砂砾,每吐出一个字都显得格外的艰难,“娅娅你……你来了。”

    “嗯嗯,我来了。”米娅使劲儿点头,弯着腰看着卓行一,流着泪狠狠哽咽。

    在米娅的印象中,卓行一高大帅气阳光开朗,可此刻的他却消瘦颓靡狼狈至极,与以前相比仿若变了一个人似的。

    卓行一想坐起来一点,想好好看看自己心心念念爱着的姑娘。

    “嗤……”

    可刚一动,他就痛得狠狠抽了口冷气。

    “别动!”米娅见状,忙不迭地轻轻摁住他的肩,不让他坐起来,“你刚做完手术,现在还不能动。”

    他顺势紧紧抓住她的手,红着眼深深看着她,气若游丝地喃喃,“我还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别胡说!”她勃然喝道,佯怒地狠狠瞪他一眼,续而语气一转,柔声安慰,“医生说你没事,只是小腿骨折,休养一段时间就会好起来的。”

    卓行一很幸运,从二楼天台摔下来时正好掉在一棵高大的盆景树上,因为盆景树的缓冲,所以只是右小腿骨折,其他并无大碍。

    “可是我怎么觉得……”卓行一笑得苦涩,微微停顿了下,意有所指地低低道:“我活不长了呢。”

    活不长……

    米娅大怒,“卓行一!不许胡言乱语!!”

    “真的,娅娅,我……”卓行一意志消沉,早已不是米娅印象中的那种朝气蓬勃的模样。

    米娅连连摇头,偷偷揩掉脸颊上的泪水,极力安慰,“不会的,你只是骨折,很快就会好起来的,难道你还不相信我说的话吗?”

    卓行一用力皱着眉头,说话都显得很费劲儿,“我相信,我当然相信,只是……”

    “只是什么?”她追问。

    他却不答,只是一瞬不瞬地看着她。

    半晌后,他说:“娅娅,在掉下楼的那一瞬,你知道我的脑子里在想什么吗?”不等她回答,他紧接着就坚定地吐出一个字,“你!”

    米娅心脏微微一抽,又酸又疼。

    “我好怕自己会摔死,好怕再也见不到你,好怕我们就这样阴阳相隔了……”卓行一艰涩地说着,眼底流露出一个浓浓的悲伤。

    “你今天怎么了?再说这样的丧气话我可生气了!!”米娅听得心惊胆颤,眼泪又忍不住落了下来,气急败坏地怒斥道。

    “这不是丧气话,是有感而发。”卓行一苦涩一笑。

    米娅心思敏锐,听卓行一句句话里有话,加上自己心里也有疑惑,便问:“你去天台干什么?又怎么会摔下来的?”

    卓行一的眼角余光瞟了眼守在门边的狱警,艰难地拉起米娅的手,放在自己的脸颊上轻轻摩挲,“娅娅,你现在已经自由了,有些事不该问的,就别问了,好吗?”

    米娅闻言,心脏狠狠一抽,已然猜到了七八分。

    “所以这并非意外对吗?”她压低声音问道,眼底寒气四溢,开始酝酿着风暴。

    “娅娅……”

    “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