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23章:还怨我吗?
    不管刚才跟着她的是人还是鬼,在这黑灯瞎火的时候都非常危险,虽然他身手很好,可有道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让他去!

    欧阳啼笑皆非地看着小妖精像只粘人的小宠物般赖在自己怀里不肯撒手,薄唇在她额头上吻了吻,柔声轻哄,“我去看看——”

    “不要!”米娅反应很激烈,大叫。怕自己把担心他表现得太过明显,连忙又呐呐着补了一句,“你别丢下我,我、我一个人害、害怕……”

    这一路跌跌撞撞的跑下来,她是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危险,不管刚才那脚步声到底是人为还是灵异,她的直觉告诉她那都不简单……

    所以不能让他去,不能把他置身危险之中……

    虽然他很可恨,但她见不得他有事。

    腰被小女人紧紧抱着,他无法行走,加上她说一个人害怕……

    欧阳想了想,只能作罢。

    “胆小鬼!”修长的食指在她脑门上轻轻戳了一下,他无奈又宠溺地轻啐了声。

    米娅没作声,只是整个人缩在他安全又温暖的怀抱里,瑟瑟发抖。

    看她被吓成这样,欧阳心疼得不行,在她背上拍了拍,然后牵着她的手往停车的方向走去。

    “嗤……”米娅微微踉跄了下,突然狠狠抽了口凉气。

    “怎么了?”他停下来问她。

    “脚崴了……”她瘪着嘴,可怜巴巴地小声呐呐。

    刚才被吓得魂不附体的时候都没觉得有啥,可这会儿被他温柔以待,她莫名就委屈得不行。

    可能每个女人都有矫情的一面吧,没人疼没人依靠的时候,勇敢强悍得可以顶起半边天,可一旦有人宠,就变得跟个废物似的只知道哭泣和撒娇……

    嗯,他最近很宠她。

    从帝都回来之后,十几天里他一次脾气都没对她发过,每天按时上下班,应酬能推就推,不能推也会很早回来。

    应酬难免喝酒,但他喝得很少,绝不会让自己醉。

    回来的时候还会给她带好吃的,他总是嫌她太瘦,一直想要把她养胖点,说胖乎乎的才有手感……

    在这将近半个月的时间里,他们相处融洽,像对感情浓厚的老夫老妻。

    说实话,面对他的温柔,她还真是有些受宠若惊。

    可能是人心不足吧,他越对她好,她就越是想要更多……

    所以今天他回家过生日,一天没给她打过电话,她心里就不舒服了。

    要知道,从帝都回来之后他每天都要给她打好多个电话的好伐!

    习惯了每天接他电话,这突然没有了,她竟觉得有些失落……

    她知道这样的习惯很不好,可是怎么办呢?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嗯,就像两年前她爱上他时那样,又开始控制不住了……

    见她受了伤,欧阳又气又心疼。

    狠狠瞪了她一眼,本想骂她一声活该,谁让她害怕了都不晓得给他打电话的,但话到嘴边,他突然想起云裳对他说的那番话……

    不能骂她,要对她好!

    对!不能骂,越骂越得不到她的心……

    “上来!”

    欧阳二话不说就往她面前一蹲,霸道又不失温柔地命令道,要背她。

    米娅鼻头一酸,想哭了。

    受惊过度,他又对她这么这么的好,她发现自己越发抗拒不了他了……

    几乎没有犹豫,她就乖乖往他背上趴去。

    他背起她,往上颠了颠,然后一边往前走,一边不悦地轻斥道:“既然怕黑干吗不给我打电话?”

    她傻不傻?停电了就乖乖待在办公室里,给他打电话让他去办公室接她不就好了么?

    米娅闻言,嘟嘴咕哝,“你不也没给我打么……”

    她将小脸埋在他的颈窝,撒娇地蹭了蹭,几不可闻的声音充满着委屈和幽怨。

    欧阳气结,啪地一声在她p股上用力拍了一下,“就非得每次都是我给你打?你就不能主动给我打个电话?”

    她被打得轻轻一颤,趴在他的背上不再吭声。

    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个什么心态,不想被他的温柔迷惑,却又总是不由自主地沉沦……

    怕重蹈覆辙,所以她每天都要提醒自己,要牢牢守住自己的心。

    给他打电话虽然只是一个很小的事情,可对她来说,却如同在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自己先竖了白旗……

    其实刚才停电的那一瞬,她第一时间是想要给他打电话的,但最后她还是忍住了。

    心里的话自然是不能告诉他的,面对他饱含怒意的质问,她唯有沉默。

    来到他的车前,他将她放在车头,然后转身置于她的双褪之间,曲起食指在她鼻梁上用力刮了一下,佯怒轻喝,“说话!”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方便接电话,万一扰了你的好事岂不罪孽深重……”米娅撇开小脸,阴阳怪气地哼哼。

    今天是他的农历生日,她的妈妈那么喜欢范佳桐,肯定会邀请范佳桐去为他庆生的……

    必然是因为有美女相伴,他才会乐不思蜀,所以一整晚都忘了给她打电话……

    嗯,肯定是这样的!

    “我能有什么好事?”欧阳失笑,将她熊抱起来,朝着副驾驶走去。

    “我咋知道,问你自己呗!”被他塞进副驾驶里,她气鼓鼓地冷嗤。

    将小妖精放进车内之后,欧阳绕过车头,坐进驾驶座里。

    “你是指范佳桐?”他打开灯,眉梢带笑,目光灼灼地看着她冷冰冰的小脸,满心欢喜。

    他喜欢她吃醋的样子,特别特别喜欢。

    米娅沉默。

    “嗯,她今天的确在欧家,还给我买了生日礼物——”

    她突然伸手去开车门。

    可他像是猜到她会有此一举似的,竟先一步把车门锁了。

    “开门!”她勃然喝道,冷着小脸狠狠瞪他。

    米娅知道自己没资格生气,可是她控制不知自己那颗酸涩愤怒的心……

    瞧!果然被她猜中了吧!

    “开门干吗?”他好整以暇地看着她,那似笑非笑的模样特别欠揍。

    米娅觉得自己的心思已经被他看穿了,不由恼羞成怒,“我要下车!”

    “下车做什么?”

    “我自己可以回去!”她转头冲他赌气地喊道。

    “脚不疼了?”他瞟了眼她受伤的脚踝,眼底的笑意更深了一分。

    “不用你管!”她给了他一个大白眼。

    “我没收。”他轻轻道。

    没收……

    米娅顿时噤声,闭着嘴一个字都不说了。

    连忙转头看向黑漆漆的车窗外,用力抿着唇,死命忍着不让自己的嘴角往上扬。

    搁在膝上的手突然被他抓住,她微微一颤,下意识地转头看他。

    “生日礼物我只喜欢你给的,别人的我不稀罕。”他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看,不紧不慢地语气却格外认真。

    生日礼物……

    米娅想起在帝都的酒店里,他向自己索要生日礼物时所做的那些事……

    她脸红如血,羞恼地狠狠瞪他一眼。

    米娅觉得自己真是中邪了,他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明明那么恶劣,她却一点都不讨厌……

    正满心羞涩,突然他用力捏了捏她的手,严肃地对她说——

    “米娅,回家之后我们谈谈!”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他说,我们谈谈……

    客厅里,米娅坐在沙发上,脚搁在男人的腿上。

    “啊啊……疼疼……你轻点啊!”

    欧阳正用药酒给她揉脚,疼得她哀哀叫唤。

    他毫不心软,继续大力地搓着她红肿的脚踝,“不用力怎么能活血化瘀?忍着!”

    “疼疼……啊……不要了不要了,我不要了……啊……”她双手抓着他的肩,哇哇大叫,分不清到底是哭还是笑。

    我不要了……

    欧阳哭笑不得,抬眸看她,目光炙热似火,“你非要这样叫吗?”

    每当他爱她而她承受不住的时候,就是这样求他的。

    呃……

    米娅戛然而止。

    她红着脸瞪他,攥起拳头就在他肩上狠狠锤了一下。

    他溢出两声低沉的轻笑,继续揉,嘴里说着要用力,但下手却轻了许多。

    可还是疼的。

    米娅疼得龇牙裂齿,频频抽气,紧紧抱住他的手臂,实在受不了了就报复性地咬他的肩头……

    他转眸看她,火辣辣的眼神看起来危险至极,吓得她立马又松了口。

    “那个……你想跟我谈什么啊?”怕他被自己咬出了火,吓得她连忙转移话题。

    欧阳没回答,而是盯着她散发着浓浓跌打酒味道的脚踝,柔声问她,“感觉好点了吗?”

    “嗯嗯嗯,好多了!”她点头如捣蒜,同时立马把自己的脚缩回来,不让他揉了。

    真疼。

    欧阳见揉得差不多了,也就由着她把小脚丫缩了回去。

    他将跌打酒放回医药箱里,再将医药箱放回原来的位置,然后去卫生间洗了个手。

    最后他回到客厅,在她身边坐下,脸色严肃地看着她,“米娅。”

    “嗯?”看着他一一本正经的模样,她的心脏微微收紧,莫名有点紧张起来。

    直觉告诉她,他接下来要说的事儿肯定不简单……

    果然——

    “两年前的事,你还怨我吗?”

    他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眼睛,犀利的目光极具穿透力,像是想要借着她的眼睛看进她的心里去。

    两年前的事……

    米娅咬唇,默了默,以一种充满戒备的目光将他上下扫了一眼,“我可以说实话吗?”

    “当然!”他点头,一副“你放心说”的表情。

    “不怨。”她淡淡吐字。

    “是恨!”她话音刚落,他就接口道,唇角隐隐泛起一抹苦笑,“对吗?”

    她抿唇不语。

    欧阳默默叹了口气,眼底泛起一抹幽怨,深深看着她,“你恨我什么呢?恨我算计了你吗?”

    “你明明知道我不会害你!”米娅勃然喝道,说起这事儿就来气。

    两年前,有人匿名举报欧阳以权谋私收受贿赂等多项罪名,致使他被关押,接受调查。

    而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欧阳被举报的前一晚,卓行一打电话给米娅要求见面。

    米娅赴约了。

    滨江公园,卓行一的车上,见面之后卓行一就直接给了米娅一个文件袋,袋子里装着欧阳犯罪的“证据”……

    卓行一的意思是让米娅赶紧离开欧阳,以免惹祸上身。

    当意识到欧阳可能会出事的那一瞬,米娅懵圈了,第一反应就是想着要怎么帮助欧阳渡过难关,毕竟那时候的她已经深深的爱上了他。

    她问卓行一这些证据他是从哪儿得来的,卓行一说是有人匿名寄给他的顶头上司,被他无意间发现的。

    两年前的卓行一在检察院工作,还是某部门的一个副组长。

    青梅竹马的交情,加上卓行一解释得合情合理,米娅不疑有他。

    米娅到现在都还记得自己当时跟卓行一的对话——

    “娅娅,我已经给你订好了机票,你先去国外避避风头,千万别跟他联系知道吗?”

    “不!我不走!我不信他是那样的人!”

    “证据确凿!由不得你不信!”

    “这是假的!肯定是假的!”

    “娅娅,你何必自欺欺人呢?像他那种在官、场混的人,是不可能完全清白的。听话,你先离开c市,我把手上的事情处理一下就离职去找你。”

    也是在那一天,卓行一向她表白了。

    卓行一拉着她的手,深情款款地对她说:“娅娅,其实我很早很早以前就喜欢你了,所以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出事,我不能让你被欧阳牵连,按照我说的做好吗?你先离开,我随后就来,然后我们就定居在国外,以后都不回来了,好不好?”

    面对卓行一的表白,她愣了半晌,然后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

    她很明确地告诉卓行一,自己已经爱上了欧阳。

    米娅还记得当时卓行一的表情和反应,他像傻了一般愣愣地看着她,脸色苍白又透着悲伤……

    她不止拒绝了卓行一的情意,还拒绝了他的提议。

    她很坚定地说她不走,她要跟自己深爱的男人共同进退……

    嗯,不管是他是否有罪,她都要跟他在一起,不离不弃!

    然而一分钟后发生的事,却让米娅始料未及……

    突然车外出现了十几名身穿警服的男子,将卓行一的车团团围住……

    随后她和卓行一就坐上了警车,被请去了警察局。

    就那样,欧阳的“罪证”曝光了。

    而这还不算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

    她成了举报人!

    没错,她就那么莫名其妙地变成了举报欧阳的人!

    紧接着,她还没从错愕中回过神来,两天之后峰回路转,欧阳化险为夷,没事了。

    然而她和卓行一却被指控诬陷高、官,以及一些莫须有的罪名强加于身,导致最后入狱。

    获刑的那天,她和自己深爱的男人对簿公堂,亲眼看到他冷酷无情地指着她对法官说,是她为了某种目的试图接近他,失败之后便起歹毒之心,伪造罪证陷害他……

    嗯,那些所谓的罪证的确是假的。

    当时的她,就像傻了一般,呆呆地看着他巧舌如簧地向法官阐述她的种种“罪行”……

    刚开始她以为是他误会了她,毕竟那些“证据”的确是从她手里泄露出去的,她以为他是听信了是她举报他的那些传言,所以对她失望了才会这样反咬她……

    可后来她才明白,他根本不是误会了她,而是这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

    在她和卓行一被请进警察局后,警方又在卓行一的车上找到一个u盘,里面详细记录着御优偷税漏税以及卓行一贿赂上司以谋官职的种种罪行……

    当欧阳将u盘上交给法官的时候,她深刻体会了什么叫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没错,她和卓行一都被他算计了!

    整个事件很混乱,直到两年后的今天,很多地方米娅都还是想不通。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那样对她,但他亲手送她入狱已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而相较于欧阳的无情,卓行一却给了她一种患难见真情的感动。

    在欧阳拿出证据指控她的时候,同在法庭上与她一同受审的卓行一却歇斯底里地大吼着把所有罪名往他的身上揽……

    他嘶吼着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一个人做的,说她是无辜的,说她什么都不知道,甚至还说是他利用了她的善良……

    傻子都看得出来,卓行一无所不用其极的想要让她平安无事。

    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看看卓行一像疯了一般想要帮她洗脱“罪名”,再看看欧阳一脸冷酷地想要送她入狱……

    米娅觉得愧对卓行一。

    卓行一担心她,所以中了欧阳的计,三年冤狱,他何其无辜!

    获刑之后,米娅拒见欧阳。

    她无法原谅他的不信任,更无法原谅他的翻脸无情!

    回想起当初法庭上的一幕幕,米娅就觉得心灰意冷。

    本不想再说以前的事,可他一再提起,简直让她没办法再继续淡定下去。

    “可有人想害我!”

    欧阳说,脸色变得冷峻,眼底杀气四溢。

    她说她不会害他……

    他信得过她,但信不过别的人!

    比如卓行一!

    再比如卓行一背后的人。

    “行一不是那样的人!他跟你无冤无仇害你干吗?明明是你自己有被害妄想症!!”知道他嘴里的“有人”是指卓行一,米娅下意识地为其辩解,没好气地叫道。

    “你凭什么如此肯定?”见她袒护卓行一,欧阳心里咕噜咕噜冒着酸气,脸色不由更加阴郁了一分。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我了解他!”米娅蹭地坐直身,略显激动地叫道。

    欧阳冷笑,眼带鄙夷地睨着她,“米娅,你真的觉得你了解他吗?”

    听他像是话里有话,米娅心里咯噔一跳。但她无视心底的不安,格外笃定地说道:“我认识他二十几年了,我当然了解!!”

    “所以在你心里,他是这个世上最好的男人,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