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22章:祝福你们
    《一米阳光》第022章:祝福你们“老欧。”邱忆娴突然转头看向丈夫。

    “嗯?”欧荣毅正低头喝汤,没有抬头。

    “儿子今天三十四了,你就没话跟他说吗?”邱忆娴暗示丈夫,还在桌子下偷偷扯了扯丈夫的衣摆。

    欧荣毅瞥了妻子一眼,不悦地喝道:“你想说什么就说,扯我干什么?”

    干吗总让他扮黑脸?虽然对于儿子的终身大事他也着急,但常言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儿子的性格他了解,越是逼迫只怕会越是适得其反。

    “你——”被丈夫一通责备,邱忆娴气结,有些恼火地瞪了眼闷头吃饭的儿子,愤愤道:“我说了他又不听,他就听你的!”

    家里的孩子们,对威严十足的他比较畏惧,而她走的是慈母路线,孩子们根本就不怕她。

    欧荣毅端起碗两大口把汤喝掉,然后一边放下汤碗,一边看着左下方的儿子,“欧阳。”

    “爸。”欧阳抬头看向父亲。

    “你也老大不小了,差不多也该成家了,我像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你大姐都——”

    “二老希望我成家吗?”欧阳不紧不慢地阻断父亲的话,问。

    邱忆娴蹙眉轻斥,“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哪个做父母的会不希望自己的孩子结婚生子啊?”

    何止是希望,他们老两口简直是日盼夜盼都快盼成心病了好吧!

    大外孙女云裳都生了孩子了,他们的儿子却还没结婚,大胖孙子左等右等都没个着落,这做爷爷奶奶的愿望他们老两口要何时才能实现?

    邱忆娴目前最大的忧愁就是儿子的终身大事,愁得都快茶饭不思了。

    “那是不是只要是我喜欢的,爸妈你们就会接受呢?”

    欧阳转眸看着母亲,别具深意地说道。

    邱忆娴表情蓦地一僵。

    范佳桐的脸色也变了。

    因为早已知道米娅的存在,所以邱忆娴很清楚儿子问这话的意义何在。

    “你有对象了?”欧荣毅闻言,有些惊奇地看着神色淡然的儿子。

    到了他们这个年纪,说不想抱孙子那都是骗人的,他欧荣毅就这么一个儿子,当然希望能早点抱上大胖孙子。

    欧荣毅半喜半忧。

    喜的是如果儿子有对象了,那么他离抱孙子就不远了,忧的是如果儿子喜欢了别人,那这个等了儿子好些年的范家丫头可咋办呢?

    欧阳在经过郁凌恒的醐醍灌顶后,心意已定。这会儿见父亲既然问起,他想索性就坦白了吧。

    反正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早晚都是要面对的。

    “我喜——”

    “那当然不行啊!咱们欧家的儿媳妇必须得乖巧懂事身家清白,可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就能——”

    然而他刚一开口,就被母亲咋咋乎乎地抢断。

    阿猫阿狗……

    “妈!”欧阳勃然冷喝。

    邱忆娴被儿子突如其来的大嗓门给吓得一怔。

    儿子是自己生的,她太了解他的脾性,所以一看他那副样子她就知道他这是要豁出去了……

    欧阳狠狠皱着眉头,用一种不赞同的目光看着母亲,“您以前说话可不是这样的。”

    “我……我说话怎么了?”邱忆娴一脸莫名。

    “尖酸刻薄。”

    “你——”邱忆娴呼吸一窒,瞬间红了眼眶。

    “欧阳!!”欧荣毅啪地一声把筷子拍在餐桌上,拧眉怒喝,“怎么跟你妈妈说话的?!”

    气氛瞬间僵到谷底。

    众人面面相觑。

    “哎呀呀呀,汤冷了汤冷了,大家快喝汤,这冬瓜排骨汤清热降火的,可好喝了。”

    僵持了几秒,云裳见势不对,忙不迭地拿起外婆面前的碗,笑米米地说:“外婆,我给您盛汤。”

    邱忆娴低着头,眼眶越来越红。

    家里的孩子平日里都尊老爱幼,儿子更是从未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过什么重话,可如今为了一个坐过牢的女孩就这样指责她,叫她心里怎么好过得了?

    面对老父亲的斥责,欧阳的反应是放下筷子,淡淡吐字,“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就起身离开。

    “阿阳!”邱忆娴抬头看着径直朝着大厅走去的儿子,急喊。

    欧阳置若罔闻,走得头也不回。

    范佳桐见状,连忙伸手拍了拍邱忆娴的手背,示意她别着急,然后忙不迭地站起来朝着欧阳追去。

    “阿阳!阿阳!”

    在快出欧家大门之际,范佳桐终于追上了欧阳。

    欧阳正拿着车钥匙对着自己的车准备开锁上车,却见范佳桐突然挡在了面前。

    他拧眉,停步,不咸不淡地看着她。

    “阿阳,你想过吗?你刚才那句话让伯母多伤心啊!”范佳桐蹙着眉,一开口便是为邱忆娴打抱不平。

    欧阳的唇角若有似无地扯了扯,溢出一抹无声的冷笑,“如果你不在她耳边煽风点火,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局面!”

    煽风点火……

    范佳桐脸色一僵,眼底快速地划过一抹心虚。

    但她立马就恢复如常了,矢口否认,“我没有——”

    “有没有你心知肚明!”欧阳冷冷吐字。

    范佳桐一脸无辜,“阿阳你误会我了,我真的没有跟伯母说过任何关于你我之间的事。”

    “你跟我毫无关系!所以我希望从今往后不会再从你嘴里听到‘关于你我之间’这种话了!”欧阳唇角的冷笑更甚,毫不留情地轻蔑冷嗤。

    范佳桐尴尬得无地自容,一张美丽的脸庞顿时如同一个染料盘,五颜六色不停变换。

    欧阳说完,径直从范佳桐的身边越过,朝着自己的车子走去。

    “欧阳!”

    范佳桐狠狠咬了咬牙,猛地转身冲着欧阳的背影喊道。

    已拉开车门的欧阳转眸,不耐地看着范佳桐。

    范佳桐快步上前,深深看着脸色不悦的欧阳,苦口婆心地劝道:“伯父伯母不会同意你跟一个坐过牢的女人在一起的!”

    “这是我的事,无需你操心!”欧阳的声音不由更冷了一分。

    见他如此冥顽不灵,范佳桐急了。

    这半个月里,她心急如焚却一直命令自己要沉住气,要静观其变,万万不能冲动。

    她在寻找一个合适的机会,毕竟米娅各方面的条件都不如她,只要她耐心一点就一定可以笑到最后……她是这样想的。

    然而她没想到的是,欧阳对米娅竟已用情至深。

    希望破灭,饶是她再怎么心机深沉,这会儿也不由得心慌意乱了。

    一直以为眼前的男人是自己的囊中物,可这突然生了变故,又叫她如何甘心?

    “她到底哪点好?你到底喜欢她什么啊?她当初要害你你都忘了吗?你醒醒吧,她爱的是别的男人,她根本就不爱你!”范佳桐急了,大脑一热就失口喊道。

    她爱的是别的男人……

    她根本就不爱你……

    范佳桐的话如同一根根利刺,狠狠扎在欧阳的心上,鲜血淋漓。

    这个残忍的事实他一直知道,可这会儿从范佳桐的嘴里说出来,竟是那么的让人难以忍受。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的小妖精爱着别的男人,可他还偏偏一头扎了进去……

    “佳桐,看在你妈妈跟我妈妈是多年姐妹的份上,我不想给你难堪,所以你也别自讨没趣了,好吗?”欧阳面罩寒霜,字字如刀。

    说完之后,他准备上车。

    “阿阳,她不适合你,你们不会有好结果的!”范佳桐气急败坏地叫着,见他要走便下意识地紧紧抓住他的手臂。

    他没有甩开她,而是回头极冷极冷地盯着她的手,“我最后说一次,这是我的事,与你无关!”

    被他阴冷的目光射在手背上,范佳桐像是烫到了一般连忙松开他的手臂。

    慌到极致,她慢慢冷静下来,一瞬不瞬地看着他,“所以你这是非她不可了对吗?”

    “对!”他毫不犹豫。

    “不后悔?”

    “绝不!”

    欧阳字字铿锵,语气坚定得像起誓。

    范佳桐心痛如绞。

    她看着他,死死看着,心里充满了不甘和妒恨。

    半晌后,范佳桐的唇角扯了扯,溢出一抹苦笑,垂着眸幽幽道:“如果你真的非她不可,那我……”微微停顿了下,她眼眶微红,抬眸看他,“就不等你了。”

    “我从来就没有要求过谁等我!”他说,一字一句无情至极。

    “嗯,是我自作多情……”范佳桐低下头,掩饰着眼底的愤恨,楚楚可怜地颤声哽咽。

    欧阳面无表情,无动于衷。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也只能——”

    范佳桐一下一下地轻轻点头,然后深深吸了口气,像是释怀一般说道:“祝福你们!”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华灯初上,夜幕降临,经过一场雷雨的洗礼,整个城市清凉了许多。

    知道欧阳今晚要回欧家吃饭,米娅不想一个人在家,索性和邓盈盈随便叫了个外卖,准备把一个计划案赶出来。

    于是不知不觉,就加到了九点。

    “米娅姐……”

    突然,身边响起邓盈盈的声音,欲言又止。

    “嗯?”米娅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葱白手指在键盘上不停打字,头也不抬地随口应了声。

    邓盈盈脸颊微红,用力抿了抿唇,“那个,我男朋友……”

    “去吧!”

    不等邓盈盈说完,米娅就特别豪爽地点头应允。

    有男朋友就是好,不止嘘寒问暖,还是专属司机,无论是上班下班还是加班,都有人接送。

    “你一个人ok吗?”邓盈盈拿起自己的包站起来,问。

    “没问题!”

    “那米娅姐拜拜,明天见!”

    “明天见!”米娅依旧头也不抬。

    邓盈盈走后,米娅继续手上未完的工作。

    九点半左右,计划书终于做完,米娅仰起头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脖子,顺便瞟了眼办公桌上的手机。

    依旧平静得像是关机了一般。

    风雨无阻接送女朋友上下班的男人终究是别人家的男朋友,而天天压榨自己的那个男人,别说接送,连通电话都没有……

    米娅盯着手机发呆,不由暗忖自己跟那个男人到底算是怎么回事儿……

    而想来想去,她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形容词来解释他们之间的关系。

    突然觉得特别迷惘,不知道自己还要这样不明不白的跟他纠缠多久,更不知道这种没有未来的日子何时才是个头……

    米娅心里很清楚,他们现在正陷入一个无法解开的僵局里,他没有给过她任何承诺,而她也不敢跟他索要什么。

    她一直牢牢记得自己答应过卓行一的那些事,比如结婚,比如远走高飞……

    卓行一为她付出了太多,她觉得自己没有理由辜负他的一片深情。

    虽然再次跟欧阳在一起是迫不得已,可每当她沉浸在他的身下,完事之后都感觉特别的自责和羞愧……

    发了会儿呆,米娅用力摇了摇头,把脑子里那些烦心的事统统甩开。

    将做好的计划书保存,然后她关掉电脑,起身准备下班回家。

    她拿起包刚站起来,突然眼前一黑,停电了。

    看着陷入黑暗中的办公室,米娅心里咯噔一跳。女人都比较胆小怕黑,她也不例外。

    连忙伸手去摸办公桌上的手机,然后她打开手机里的手电筒,一秒都不敢再逗留,拿了包就朝外走去。

    晚上九点半,整栋写字楼都静悄悄的,看着黑漆漆的四周,米娅背脊发凉心里发悚,感觉到处都是阴森森的。

    心,瞬间绷紧,她捏着手机照着前路,故意把脚步声加大,给自己壮胆。

    走到电梯跟前,悲催地发现电梯也因为停电而停止了运行。

    狠狠皱着眉头盯着停运的电梯犹豫了几秒,然后她果断朝着楼梯口走去。

    好在公司楼层不高,十六楼走下去也要不了多久,当然,如果楼道里不是黑漆漆的话就更好了……

    进入楼梯间,米娅很紧张,脑子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曾经看过的那些恐怖片……

    越想越害怕,她不敢停顿,踩着高跟鞋加快脚步往楼下走。

    突然——

    嗒嗒嗒……

    没下几层,她隐隐听到了不属于自己的脚步声。

    从楼上传来的。

    “谁?”

    她蓦地停下来,转回头去勃然大喝,吓得背脊冒出一层冷汗。

    手机的亮度有限,且照不了太远,她朝着身后的楼梯照去却又什么都没有发现。

    而且当她停下时,脚步声也消失了。

    米娅全身汗毛倒竖,被吓得不轻。

    “是谁?!”她气势汹汹地又喊了一声,装腔作势以给自己壮胆。

    嗒……

    她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回头就蹭蹭蹭往楼下跑。

    她听到了,有人下楼……

    也或许不是人……

    但反正不管是不是人,都给了她一种危险的讯息。

    而当她往楼下跑的时候,身后的脚步声也在加快……

    踏踏踏,踏踏踏……

    那恐怖的脚步声每一下都像是踩在她的心上,吓得她魂不附体。

    慌乱中,她摔了跤,崴了脚,高跟鞋跑得只剩下一只……

    她索性把另一只也脱掉,紧紧攥在手里做武器。

    赤着脚一路往下跑,十几层楼她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跑下来,狼狈至极。

    终于跑到了地下车库,她朝楼梯间冲出去。

    突然黑暗中伸来一只手,紧紧抓住了她的手臂……

    “啊!”她吓得放声尖叫。

    “米——嗯……”

    抓住她的人刚一开口,就被她一鞋跟狠狠敲在了头上,疼得忍不住哼了一声。

    欧阳想骂娘。

    他痛得眼冒金星,感觉自己很有可能被残暴的小妖精敲出脑震荡了。

    突然被人拉住,米娅吓死了,于是本能地挥舞着唯一的武器——高跟鞋。

    然后她感觉到自己击中了目标,正想狠狠甩开臂上的手,却听到了熟悉的闷哼声。

    她僵住,手机立马一举,将手电筒照在来人的脸上……

    看到男人那张帅得人神共愤的脸,米娅悬在嗓子眼的心顿时咚地一声落回了原处。

    唉呀妈呀!

    是他是他!

    他来了!!

    在她最恐惧最需要他的时候,他终于来了!

    米娅激动得热泪盈眶,倏地狠狠扑进男人的怀里。

    她浑身发抖,死死抱住他,仿佛抱着最后的救命稻草,怎么也不肯松手。

    黑暗中,欧阳拧眉,本来脑袋上被她莫名其妙敲了一个包正恼火不已,可感觉到她在颤抖后,心里那点气恼瞬时消散无踪,不由疑惑又心疼。

    “怎么了?”他问,连忙张开双臂拥着她,轻轻拍着她的头。

    男人结实的怀抱给了她足够的安全感,她终于不再害怕。嗯,他很厉害的,有他在,她就可以什么都不怕了。

    “停、停……停电了!”她死死抱着他的腰,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磕磕巴巴地说。

    “怕黑?”欧阳一下一下地轻抚她脑后的发丝,语气略显无奈地问。

    她在他怀里胡乱摇头,狠狠咽了口唾沫,喘息着说:“我走楼梯下来的,后面好像……好像……”

    她想到刚才身后那恐怖的脚步声就狠狠颤抖了下。

    “好像什么?”他松开她少许,垂眸看她。

    然而他刚松开一点她又立马紧紧抱住他,楚楚可怜地颤声微哽,“有人追我……”

    “有人追你?”欧阳狠狠皱眉,转头看向黑漆漆的楼梯间。

    米娅,“我听到有脚步声……”

    “去看看。”他放开她,牵着她的手就要往楼梯间走去。

    “不不!我不去!!”米娅吓得哇哇大叫,拽住他的臂膀死命往外后拖,不让他向楼梯间靠近。

    “有我在你怕什么?”欧阳心疼又无奈,垂眸看着她的头顶,失笑道。

    “唔……”她使劲儿摇头,一脸恐惧。

    “那你在这儿等我。”他松开她的手欲一个人去。

    她又是一声大叫,“不要!你也不许去!”

    再度扑进他的怀里,死死抱着他,不让他去。

    不管刚才跟着她的是人还是鬼,在这黑灯瞎火的时候都非常危险,虽然他身手很好,可有道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不怕一万就怕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