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19章:吃醋了
    《一米阳光》第019章:吃醋了(加更求月票)受到惊吓的米娅心理活动极为丰富,一边胡乱猜测,一边转动眸光四下搜寻。

    可看来看去都没有看到唐静的身影。

    于是她又想,难道是他跟唐静已经开完了房,他这会儿是送唐静下楼然后一不小心遇上回来的她?

    可一个小时对他来说远远不够啊!

    就他那胃口,没三五个小时根本饱不了的好嘛!

    “问你去哪儿了?怎么现在才回来?”他都站大厅里等她一小时了。

    脑子里正在胡思乱想,突然他咄咄逼人的质问再次响在她的耳畔。

    她惊得往后又退一步,与他拉开距离,抬头就对他呛声道:“要你管!”

    刚才她好心好意关心他,让他喝了酒别开车,可他倒好,不止不领情,居然还叫她滚……

    滚就滚!

    有什么了不起!

    有本事现在也别来找她说话!哼!!

    她现在这声“要你管”是回敬他的,他都不要她管不是吗?那现在他又凭什么来管她?!

    还有,他有什么资格质问她刚去哪儿了?他有美女作伴,还管她死活作甚?

    呵呵,都好得共喝一瓶水了,咋不多温存一会儿呢?

    米娅越想越气愤。

    欧阳挑眉。

    他不傻,一眼便看出她这是还在跟他赌气呢。

    黑眸一眯,他向她靠近。

    却在这时,电梯到了。

    米娅连忙闪入电梯,葱白食指狠狠戳着关门键,想要将他关在电梯之外。

    可电梯反应再快也不可能快得过人的行动。

    欧阳双手插袋,从容不迫地进入电梯,唇角泛起一抹无声的冷笑,对她幼稚的行为嗤之以鼻。

    电梯不算小,可米娅却觉得格外拥挤,因为他的存在使得空气变得紧绷压抑,让她十分不自在。

    谁都没有说话,在沉默中,电梯到达米娅所住的楼层。

    叮……

    电梯的门缓缓打开,她立马闪了出去,仿佛身后的他是毒蛇猛兽一般。

    她一边低头在包里找房卡,一边步履匆匆地朝着房间走去。

    然而没走几步,身后就传来他熟悉的脚步声……

    “你跟着我干吗?”她猛地停步,转身极冷极冷地看着尾随在她身后的男人。

    “去哪儿了?”他不答反问。

    他依旧双手揣兜,悠然自得,慵懒闲散的模样透着一丝性感的味道。

    “你管我!”米娅恼火,一脸俏脸冷若冰霜,近乎气急败坏地对他低吼,“别跟着我!!”

    吼完她转身继续走。

    而他……继续跟。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阴魂不散般紧跟着自己,米娅狠狠磨牙。

    长廊里,她像只抓狂的小老虎,再次回头冲他吼,“叫你别跟我啊!”

    “去哪儿了?”他像是一台复读机,一直重复一句话,连语调和语速都一模一样。

    “……”米娅气得心口一窒,哑了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狠狠骂道;“神经病!”

    他不气也不恼,就勾着唇角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她。

    她被他看得头皮发麻,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他此刻笑起来的样子,像极了一只机关算尽的老狐狸,让人心里发悚。

    米娅突然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什么也不再说了,她转身就继续往前走,甚至加快脚步,一心只想快点回到房间里去。

    走到门前,她正好在包里摸到了房卡,然而她刚把房卡拿出来,手里却倏然一空……

    “喂!干什么你啊?”房卡被抢,她勃然怒喝,伸手就要去抢回来,“还我——”

    哪知他顺势抓住她的手就将她往怀里一拽,另一只手则动作迅速地将房卡伸向门把上的感应器。

    滴!

    门开了。

    下一秒,她就被他狠狠一把推进了屋。

    她被推得往前踉跄,气得转身对他破口大骂,“欧阳你个神经病——唔……”

    可话未落音,就被他捧住脸颊以吻封缄。

    他一如既往的霸道,吻上她的第一时间就撬开了她的牙齿,长驱直入……

    唇齿镶嵌,气息相融。

    感觉到他的舌在自己嘴里胡作非为,米娅不由瞠大了双眼,在黑暗中不可置信地瞪着眼前模糊的俊脸,气得都忘了要把他推开。

    好半晌后,她才回过神来。

    “你——唔……”

    她狠狠推他,可刚将他推开立马又被他拖进了怀里去。

    唇再次被他攫住,同时他的双手抓住她的臋,顺势将她往上一提……

    转瞬间,她就被他熊抱了起来。

    “唔唔……”她狠狠挣扎,气得攥紧拳头捶打他的肩,两只小脚丫也奋力乱踢。

    嘭!

    他转身就把她重重抵在门板上。

    至此,米娅完全不能动弹了。

    慌乱间,他又撬开了她的牙齿,舌再次攻城略地……

    他吻得极具侵略性,不给她丝毫闪躲和逃避的机会,霸道得不留余地。

    米娅想反抗,可反抗不了,身体又不争气,很快就败在了他高超的吻技中……

    不知不觉,她的手就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般抱住了他的脖子,腿也圈上了他的腰……

    欧阳满意。

    许久之后……

    “吃醋了?”

    待到彼此都快要无法呼吸了,他才依依不舍地结束,与她额头相抵,在她唇上轻轻呵气。

    米娅的大脑正处于迷糊之中,突然听见他问,一时半会儿有些反应不过来,“……什么?”

    “看见我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是不是吃醋了?”他衔着她的唇意犹未尽地(口允)了一口,沙哑低醇的声音听起来格外性感。

    是不是吃醋了?

    吃醋……

    “神经病!怎么可能?!”她勃然叫道,矢口否认。

    心,噗通噗通,混乱而急促。

    当消化完他的话,她连想都不敢想就急忙否认,然而语速太快反而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嫌疑。

    咔……

    房内突然灯光大亮。

    欧阳将房卡(插)入了卡槽里。

    灯关突然亮起,米娅用力闭上双眼,一是不太适应突如其来的光线,二是不敢让他看到她眼底的心虚……

    几秒之后,她缓缓睁开眼睛。

    然后便看见他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

    “你看什么啊!”她蹙眉叫道,不悦地狠狠瞪他。

    心里更虚了。

    “恼羞成怒?”欧阳挑眉,似笑非笑地睨着他。

    他的潜台词是,她被戳中心事,所以想用恼怒掩饰心虚。

    “……”米娅呼吸一窒,哑口无言。

    欧阳一瞬不瞬地盯着说不出话来的小女人,唇角的弧度不由更加深刻了一分。

    “你就是吃醋了!”他深深看着她的眼睛,笃定地说道。

    “我……”她气结,冲他横眉怒眼,抵死不认,“我才没有!”

    “有没有你心里清楚!”

    “我当然清楚,我就是没有!拜托你别自作多情了ok?”

    他云淡风轻,她气急败坏,谁处于略势一眼辨明。

    欧阳郁闷了快一星期的心情,在这一刻终于好了。

    跟她冷战的这几天,他简直度日如年,想她想得要死,却又不敢主动回家。

    他每天盼啊等啊,就希望她能打个电话给他,那样他就可以顺着台阶下。

    可她没有!

    她不止没给他打电话,甚至连短讯都没一个。

    眼看都快一星期了,她还是对他不闻不问,他急了,熬不下去了,实在没辙只能暗中策划这次的帝都之行……

    嗯,这次的相遇,是他刻意安排的。

    当然,唐静也是他故意叫来一起吃饭的。

    唐静是他在当兵时的小师妹,关系比较好,但他们之间非常纯洁。

    他心里门清儿,找人做戏定然是不能找对他有企图的那种,若找个暗恋他或明恋他的女人来,那不等于引火烧身吗?

    他还没蠢到那个地步!

    今晚这顿饭,若没有魏可那个不自量力的表哥的话,那简直堪称完美。

    嗯,魏智淳的出现让他猝不及防,也被狠狠灌了一瓶醋。

    眼睁睁看着别的男人对她献殷勤,他气得很,好几次都差点忍不住站起来拉了她就走。

    可碍于严楚斐和魏可的面子,只能咬牙隐忍。

    不过值得欣慰的是,对于唐静的出现,她也并非完全无动于衷。

    前面还好,但打从唐静把脑袋靠在他肩上的那刻起,她的表情就不太对劲儿了。

    然后就一直心不在焉,即便是面对魏智淳的示好,她也变得爱答不理。

    还有一点他很满意,就是当严楚斐说他病了,是来帝都看病的时候,她眼底的担忧和焦急,是那么的明显。

    她担心他!

    真好!

    严楚斐说得对,他的确是病了,嗯,他患了相思病!

    再不跟她打破僵局,他怕自己熬不过三十四岁的生日。

    欧阳深深看着被自己抵在门板上的小女人,看着看着就情不自禁地想要去吻她的唇……

    “别亲我!”

    然而就在彼此的唇即将触上的千钧一发间,她将脸撇开,勃然喝道。

    “为什么?”他挑眉看着一脸嫌弃的她,问。

    “我有洁癖!”米娅冷冷道,狠狠剜了他一眼。

    她没有发觉,自己的语气里有点酸溜溜的……

    “跟我亲你有什么关系?”他失笑。

    他懒散的态度惹怒了她,本是不该说的话就这样被气得冲口而出,“欧阳你恶不恶心啊?刚跟别的女人滚完就来找我?你小心得艾滋!”

    米娅想到他和唐静同喝一瓶水就火冒三丈,心里便认定了他和唐静肯定是有点什么。

    毕竟他这么帅……

    像他这种长相的男人,不管走到哪儿都会是女人趋之若鹜的对象,而他跟唐静的互动又那么亲昵……

    肯定有一腿!

    哼!臭不脸的!刚跟别的女人分开就来找她,当她是什么?垃圾回收站么?

    简直是……

    气死宝宝了!!

    米娅气鼓鼓的,越想越生气。

    跟别的女人滚完……

    听着小女人酸溜溜的语气,欧阳按耐着心里的欢喜,不紧不慢地吐出四个字,“除非你有。”

    从四年前跟她在一起之后,他就只有她一个女人,如果他真的因为姓而传染了艾滋,那她也逃不掉。

    “……什么?”她微愣,没反应过来。

    欧阳心中的阴霾一扫而空,心情好了什么都好了。

    也不管她听不听得懂,他开始做自己想做的事……

    “想不想我?”他开始吻她的脖子,手从她的衣摆溜进去。

    她连忙推拒,狠狠瞪他,“不想!”

    “是吗?”他不怒反笑,唇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

    他的手,往下……

    她穿的裙子,正好方便了他。

    而他非常直接,目标明确一击即中……

    经过刚才那个吻,她不知不觉已有了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