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18章:你管我!
    《一米阳光》第018章:你管我!(求月票)然而她不知道的是,自己的微笑看起来有多勉强……

    “你好!”齐耳短发的唐静回以微笑,声音轻快爽朗亲和力十足。

    米娅很苦恼。

    她不懂自己是怎么了,竟会对每一个可能与欧阳扯上关系的女人心存敌意……

    范佳桐是如此!

    眼前这个名叫唐静的女孩亦是如此!

    尤其明明唐静浑身都散发着一股友好的气息,可她还是无法真心喜欢。

    介绍完毕,魏可招呼着大家入座,“来来来,大家坐吧!”然后转头看向侯在一旁的服务生,“可以上菜了!”

    “好的!”

    在上菜的过程中,魏可对米娅说:“米小姐,这样吧,今晚呢我们夫妻二人为你们远从c市而来的客人接风,合约的事我们明天约在公司里谈,你看如何?”

    米娅客套地微微一笑,“那怎么好意思呢?”

    “没事没事,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啊,等哪天我们去c市,米小姐你再请我们吃火锅就行了呗!”

    魏可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魏智淳抢了先。

    “没问题!”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米娅只能点头说好。

    早在严楚斐三人进入包房的那刻,魏智淳便机不可失地挪了位,坐到了米娅的身边。

    “那个,我叫你米娅可以吗?”魏智淳目光灼灼地盯着米娅,毫不掩饰自己对她的倾慕之情,旁若无人地跟她套近乎。

    欧阳冷飕飕地瞥了米娅一眼。

    米娅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哦,可以。”她悄悄咽了口唾沫,对魏智淳哂笑点头。

    她感觉自己被逼进了死胡同里,进退不得。

    “米娅!”魏智淳欣喜若狂,特别开心地喊了她一声,然后又立马补道:“你叫我智淳吧!”

    对于魏智淳的得寸进尺,米娅表示非常为难,“呃,我……”

    “娅娅你平时有什么爱好啊?我喜欢看书和游泳,你呢?你喜欢什么?”然而兴奋过头的魏智淳根本就没空去注意米娅的纠结,犹自沉浸在自己喜悦中。

    娅娅……

    欧阳的脸色更冷了一分。

    米娅想挖个洞把自己活埋了。

    因为她一受不了魏智淳的自来熟,二受不了欧阳那杀人于无形的阴冷目光。

    “那个……”

    “你会游泳吗?”

    米娅想转移话题,可魏智淳却一再占领说话权。

    “不会。”米娅呐呐,垂头丧气。

    不用看也知道,所有人的目光都正投射在她和魏智淳的身上。

    “我会诶!我教你啊!”魏智淳激动得不行,双眼发亮,喜不自禁,“明天下午怎么样?我们公司隔壁街就有个游泳馆,签完合约我们就去好不好?”

    米娅不敢说话,因为她清晰地感觉到欧阳冷冷射在自己脸上的目光充满了危险……

    “哥。”魏可忍无可忍,咬牙出声。

    魏智淳微微一怔,“可儿你叫我啊?”

    他这个表妹可凶可凶了,从小到大叫他哥哥的时候屈指可数,所以这乍然听到,他都不敢相信。

    “你能闭嘴吗?”魏可没好气地剜了魏智淳一眼。

    他说个没完,旁若无人地追求女孩子,还让不让他们吃饭了?

    尤其人家女孩子根本就对他无意!

    所以魏可觉得满丢脸的。

    “当然不能!”魏智淳一口拒绝,抬头挺胸答得理直气壮。

    在心仪的女孩面前怎能闭嘴呢?闭了嘴那还怎么发展得下去啊?

    米娅埋头吃菜,一心只想快点吃完快点结束,她真的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喂,阳哥哥,你今晚很沉默哦!有心事啊?”唐静突然开口,半是好奇半是戏谑地看着面罩寒霜的欧阳。

    “嗯,你阳哥哥病了,特意来帝都看‘病’的。”

    在欧阳开口之前,严楚斐抢先说道,刻意咬重字音,慵懒的语调别具深意,透着浓浓的调侃意味。

    病……

    米娅蓦地抬头看向欧阳,眼底不自觉地盛满担忧。

    他怎么了?

    为什么会生病?什么病?严重吗?会不会有事啊?

    心里满满都是问号,可她却一个都不敢问出口。

    因为没资格!

    欧阳默不啃声,面无表情地盯着米娅,一瞬不瞬。

    看到她眼底有着明显的关心,他郁闷了好多天的心情,终于有了雨过天晴的迹象。

    看来她也并非如他以为的那般狼心狗肺,听说他病了也会流露出担忧的神情……

    嗯,还不错!

    “病了?什么病啊?”唐静挑眉,上下打量着欧阳,不信。

    严楚斐对着唐静笑了笑,“小唐,探人隐私这个习惯可不好。”

    “六阿哥你会不会说话啊?我这明明叫关心好伐,怎么说是探人隐私呢!再说了,以我跟阳哥哥的关系,隐私二字在我们之间根本就不存在啊!”唐静一边说,一边将脑袋往欧阳的肩上靠,向大家证明她和欧阳是真的关系斐然。

    亲昵的举止已然超出普通朋友的界限,而欧阳并没拒绝唐静的靠近。

    米娅捏着筷子的手,微微一僵。

    她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突然变得闷闷的。

    当唐静将头靠在欧阳肩上的那瞬,她下意识地看了过去……

    即便只是匆匆一瞥,却足以刺痛她的眼。

    他们那么般配,她应该祝福的不是么,可为什么她竟会觉得……

    如此气愤和……难过呢?

    看似和谐的饭局,实则暗潮涌动。

    “来来来,相逢就是朋友,咱们干一杯!”严楚斐率先举杯,勾着唇角笑得不怀好意。

    然后一杯一杯又一杯。

    席间,魏智淳不停地对米娅献殷勤,而欧阳和唐静的互动也格外惹人注意。

    严楚斐了然于心,唯恐天下不乱地使劲儿煽风点火。

    于是一顿饭吃完,欧阳和米娅在严楚斐时不时的挑拨下,对对方的积怨更深了。

    欧阳喝了不少。

    结束的时候,他已微醺。

    酒楼门口。

    “娅娅,我住哪个酒店?我送你回去吧!”魏智淳也喝了酒,请了代驾,强烈要求送米娅回酒店。

    “不用不用,魏总,我们就住附近,我跟小邓散步回去就行了。”米娅摇头摆手,连连拒绝。

    魏智淳摇头,努力为自己争取机会,义正辞严地说:“不行,还是我送你吧,你们两个女孩子晚上步行不安全的!”

    “真的不用,刚吃完饭,我们想散散步消化消化!”米娅快哭了,悄悄在邓盈盈的腰上揪了一把。

    “啊!”邓盈盈痛得惨叫一声,立马反应过来,忙不迭地点头附和,“对对对,我们想散散步。”

    见米娅坚持,魏智淳一脸失望,“真不用我送啊?”

    “真不用!!”米娅字字铿锵。

    “那……”

    “魏先生再见!”米娅不给他在往下说的机会,立马说道,且对他使劲儿挥手。

    魏智淳没辙,只能坐上自己的车。

    “明天下午我教你游泳,说定了哦!”开车之前,魏智淳从车内探出头来,对米娅喊道。

    米娅不置可否,只是对他摆了摆手,努力保持着微笑目送他离开。

    另一边,魏家来了车,把严楚斐和魏可接走了。

    魏家的车一走,米娅就看到欧阳上了一辆黑色越野。

    而且他是坐进了驾驶座。

    他要开车?

    米娅一惊,全然忘了彼此还在冷战中,忙不迭地朝他小跑过去。

    在欧阳启动车子之前,她双手趴在车窗上,生气地瞪着他被酒精熏红的俊脸,压低声音提醒他,“你喝了酒的。”

    “那又怎样?”他转眸,不咸不淡地瞥她一眼。

    “叫代驾吧。”

    看他这副矫情的样子就知道他还在生气,她也懒得跟他说太多,良心建议道。

    “关你什么事?!”他冷哼,看着她的眼神充满了不屑和讥诮。

    呃……

    “……”米娅被呛得哑口无言。

    互瞪了几秒,他转回头去,准备启动车子离开。

    米娅见状,急了,连忙去扯他的手,不让他启动,“你喝了那么多,不能开车!”

    “滚开!”他勃然大喝,狠狠甩开她的手。

    “欧阳——”

    “离我远点!!”

    他吼她,怒不可遏。

    欧阳怨气深重,内心矛盾得想原地爆炸。

    她不理他的时候他难受,她现在主动来跟他说话了,他又不想那么快原谅她,渴望着她能多哄哄他……

    她根本不知道这几天他过得有多煎熬,无数次的想要去找她,可每当他走到她家楼下,脑海里就会浮现出她喊他滚出去的模样……

    她让他滚,还说以后都不想再看到他了。

    他很生气,非常非常生气!

    因为生气,即便想她想得都快要茶饭不思了,他还是咬紧牙关忍着没有回去。

    其实他也怕,怕回去打开门一看,自己的衣服都被她给扔了……

    米娅狠狠蹙眉,用一种谴责的目光瞪着他,“酒驾可是违法的,你这是要知法犯法么?”

    “你管我!”他狠狠剜她一眼,负气地冲她喊道。

    米娅彻底无语。

    他吼完就升起车窗,然后在她充满担忧和气恼的目光中,启动车子油门一踩,扬长而去。

    米娅站在路边,看着越野消失的方向,愁得眉头都快打结了。

    “米娅姐你不用太担心,欧s记他有分寸的。”邓盈盈走过来,在米娅的身边轻声说道。

    “谁说我担心了!”米娅张口就冲邓盈盈喝道。

    她语气太急,反倒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嫌疑。

    其实她知道他有分寸,也知道他既然敢开就有百分百的把握,但俗话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不是么?

    “米娅姐,你跟欧s记这是吵架了吗?”邓盈盈不止不惧,还伸手挽住米娅的臂弯,笑米米地问道。

    “谁有时间跟那个神经病吵架!”米娅没好气地冷嗤一声,那气呼呼的模样分明是在说反话。

    邓盈盈抿嘴偷笑。

    “笑什么笑?再笑把你卖掉信不信?!”米娅被邓盈盈笑得脸颊泛红,顿时恼羞成怒。

    “好好好,不笑不笑,走走走,我们回酒店。”邓盈盈连忙举手做投降状,然后挽住米娅的臂弯往酒店方向走。

    没走一会儿——

    “米娅姐,你还爱欧s记吗?”

    在昏黄的路灯下,邓盈盈一眨不眨地盯着米娅的脸,问。

    还爱……他吗?

    米娅脸色微变。

    抬手就在邓盈盈的脑门上狠狠戳了一下,她佯怒轻斥,“你今晚果然是吃撑了么?”

    邓盈盈嗷了一声,捂住脑门目光幽怨地看着米娅,“我只是有点好奇嘛。”

    “好奇什么?”她冷冷瞥她一眼。

    “欧s记对你那么好,你怎么还舍得跟他闹别扭呢?”邓盈盈问,一脸百思不得其解的模样。

    米娅闻言,哭笑不得,“他对我好?邓盈盈你该去看眼科了!”

    他哪里对她好了?

    对她非打即骂也叫好?

    见米娅一脸嫌弃,邓盈盈忍不住为欧阳抱不平,愤愤道:“米娅姐,你真的就一点都感觉不到欧s记对你的心意吗?”

    心意……

    他对她哪有什么心意?不过是还没把她玩腻罢了。

    米娅心中冷嗤,对邓盈盈的话不以为然。

    突然,她停住了脚步。

    几米开外的马路边,停着一辆黑色越野,定睛一看,正是欧阳刚刚开走的那辆。

    驾驶座的车窗开着,男人熟悉的脸庞在路灯下显得有些朦胧,他的手肘搭在车窗上,指间夹着一根正在燃烧的香烟……

    当她停下脚步朝他看去的那瞬,他也正好转眸朝她冷冷睇过来。

    四目相接,彼此眼底都有着一丝倔强,他依旧面无表情,她也依旧冷脸以对。

    米娅僵在原地,进退不得,因为他不咸不淡地一直盯着她,俨然一副等她主动上前的模样……

    “米娅姐,我先回去了哦!”

    看着二人“眉来眼去”半天没没动静,邓盈盈很识趣地压低声音对米娅说道,挤眉弄眼笑得坏坏的。

    米娅没有理会邓盈盈的调侃,犹自盯着几米开外的男人。

    邓盈盈离开之后,米娅在微微斟酌了下,妥协地朝着欧阳走去。

    她是担心他喝了酒开车不安全,所以决定暂时把私人恩怨抛一边,哄他请代驾把车开走,冷战什么的以后再说。

    看到她径直上前,欧阳的唇角若有似无地扯了扯,眼底泛起一抹嘲弄和得意。

    光线太暗,米娅没看清他眼底的色彩。

    然而就在她距离他的车子只有几步之遥的时候,突然一个俏丽的身影从街边的小超市里快步走了出来。

    米娅蓦地僵住脚步。

    她愣愣地看着唐静拿着一瓶矿泉水,拧开瓶盖边喝边朝着欧阳走去。

    然后她看到唐静走到欧阳的车门边,将喝过的矿泉水递给他……

    再然后她看到——

    他竟二话不说就接过去喝了。

    喝了……喝了……喝了……

    他喝了!!

    他居然喝别的女人喝过的水!

    这不等于是间接接吻么?!

    米娅炸了。

    转身就想走,却晚了一秒,唐静看到她了。

    “嗨,米小姐!哇,咱们还真有缘啊,竟然又见面了!”唐静噙着友好的微笑,落落大方地向她打招呼。

    有缘?

    呵呵!的确有缘……孽缘!

    “是啊,真有缘!”米娅回以微笑,目不斜视地看着唐静,客套而生疏地挥手告别,“我回酒店,不打扰二位了,再见!”

    这个鬼地方,她一秒钟都不想多呆了!

    从看到他和别的女人同喝一瓶水之后,她的眼里就没有他了。

    嗯,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米娅说完就朝着另一条街道走去。

    宁愿多绕路,也不想从他身边经过。

    此刻的欧阳在米娅的心中就是一个——

    大践人!!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陌生的城市,陌生的街,周围的一切都透着陌生的气息。

    米娅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喝醉了,一个人走了好几条街都还是无法将心浮气躁的情绪调整过来。

    醉了吗?

    不该啊!

    她酒量不错的,今晚又没喝多少,怎么可能就醉了呢?

    可如果不是醉了的话,她为什么会觉得大脑晕乎乎又乱糟糟的呢?

    而且乱糟糟就算了,最要命的是还控制不住地胡思乱想……

    他跟那个叫唐静的姑娘到底是什么关系?

    前任?现任?还是未来的发展对象?

    他们的互动处处透着亲昵,而且好到同喝一瓶水,难道……

    睡过?

    呵!睡过就睡过呗,米娅你有啥好惊讶的?!

    醒醒吧,别再对他心存幻想了。男人都是花心大萝卜,他也不例外!

    而且他的需求量那么大,怎么可能只有你一个女人?

    你在牢里的两年,只怕他睡过的女人没有一打也有五双!

    米娅觉得自己病了。

    她得了一种想到他跟别的女人睡过就犯恶心的病!

    嗯,她想到他对她做过的那些事也对别的女人做过她就觉得他脏得该去以死谢罪!

    烦!

    莫名其妙就觉得烦,而且是烦到爆的那种烦。

    米娅穿着十二厘米的高跟鞋,一个人压马路差不过压了快一个小时,直到脚走痛了,她才无精打采地回到酒店。

    面无表情地走向电梯,按了上行键,然后在等待电梯的过程中,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来到了她的身边……

    “去哪儿了?”

    熟悉的声音,饱含着质问不悦地在她身边响起。

    “喝!”心不在焉的米娅被狠狠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捂住胸口,歪着身子往边上退开两步。

    然后她抬眸看他,一脸错愕。

    他他他……

    怎么是他?

    他不是跟唐静在一起吗?怎么会在这儿?难道……

    他跟唐静来这里开、房?

    卧槽!要不要这么巧啊?

    受到惊吓的米娅心理活动极为丰富,一边胡乱猜测,一边转动眸光四下搜寻。

    可看来看去都没有看到唐静的身影。

    “问你去哪儿了?怎么现在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