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17章:哪种朋友?
    “你自找的!!”他的胸腔急促地起伏着,恶狠狠地咆哮。

    眼前的女人,就是个十足的白眼狼,对她百般千般的好她记不住,打了她一巴掌她却会记恨一辈子。

    她根本不懂,他就算在盛怒之下打了她,那也是有控制力道的,他要是舍得对她动真格的,就她这副小身板一拳都受不住好吗!

    “对,我自找的,所以你想打就打吧,行一的命在你手里捏着,你就算打死我我也只能认了。”米娅云淡风轻地笑道,一副已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模样,尤为可恨。

    欧阳气得头疼,感觉整个脑袋都要炸了一般。

    “米娅!你就这么想死吗?!”他用双手揪住她的衣襟,将她整个从沙发里提了起来,恨得几乎要咬碎一口牙齿。

    她被他拎得双脚几乎离地,如同一条粘板上的鱼,毫无反抗之力。

    “我当然不想死啊,但既然欧s记你不想给我活路,那我活着也是痛苦,还不如死了的好!”即便难受得要死,她依旧保持着甜美的笑靥,嘶哑着声音艰涩地说道。

    “我不给你活路?”他怒极反笑,危险地半眯着双眼凑近她的唇边,在她唇瓣上阴森森地吐字,“米娅,到底是我不给你活路还是你不给我活路?!啊!”

    明明都是她在逼他,一直是她在逼他好吗!

    他也想对她好的,可她动不动就拿他跟别的男人比较,还总是让他输,总是把他贬得一文不值,他能不生气吗?

    两年前他的确是算计了她,但他那样做是有自己的理由的,而且他早就有所准备,若她当时乖乖配合的话,根本就不用在牢里待两年之久。

    明明是她自己犟,不肯接受保外就医也不肯见他,所以才会在牢里吃那么多苦,怪他咯?

    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她满意,对她好她不稀罕,对她不好她又嫌弃,就非得动不动挑战他的底线然后两人爆发争吵才甘心吗?

    欧阳又恨又气,真是想掐死她的心都有了。

    他阴冷的气息尽数喷薄在她的脸上,她满眼讥诮地看着他,“欧阳,既然我们相看两相厌,你何不大发慈悲放过我呢?好歹我曾经也跟了你——”

    “你做梦!!”他勃然大吼。

    话音落下,他的吻也狠狠落下……

    放过她?

    他若放她跟别的男人双宿双栖了,那他呢?

    每日活在妒恨中的他,又该求谁来放过呢?

    他才没有伟大到让别人的快乐建筑在自己的痛苦之上呢!

    在感情世界里,他很小气,也很自私,宁愿捆绑在一起两人痛苦,也绝不可能放她去别的男人怀里幸福!

    要死就死一起好了!!

    近乎粗、暴的吻,毫无怜香惜玉可言,他像是惩罚一般狠狠碾压着她的唇瓣,带着一股恨不得把她拆骨入腹的狠劲儿。

    米娅疼得眉头紧蹙,想要闪躲,想要挣扎,可她那点力气又怎么可能撼动得了他。

    他扣着她,蛮横又霸道地撬开她的牙齿,吻得深入咽喉……

    很快,彼此的嘴里就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也不知是谁的唇破了。

    米娅在挣扎无果之后索性停下一切反抗,就冷冷地看着她,随他怎么折腾。

    他将她摁在沙发里吻了一会儿,终于感觉到了她的安静,失控的情绪也慢慢平复了下来。

    他结束并不愉快的亲吻,垂眸看她。

    只见她闭着眼,长翘的睫毛在微微颤动,美丽的小脸冷若冰霜。

    很显然,她这是要对他以冷治暴。

    看着给他甩冷脸的小女人,欧阳恨得咬牙切齿,偏又无计可施。

    对他冷暴力是吗?

    呵!他才不怕,他有的是办法让她在最短的时间内热起来……

    每当欧阳怒到极致的时候就想狠狠收拾米娅,以惩罚她的不听话。

    然而正当欧阳想要伸手撕开米娅身上的衣服时,他的手机却在这时响了起来。

    悦耳的铃声飘荡在空气中,不依不饶,唱个没完。

    很想置之不理,可他又担心继续下去自己会在盛怒中犯在下什么不可饶恕的错……

    他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生气的她,竟让天不怕地不怕的他心生畏怯……

    “喂!!”

    最终,欧阳放开了米娅,从兜里摸出了响个不停的手机。

    “小小……小舅……”

    电话接通,彼端传来一道饱含怯懦的声音,是欧恬。

    欧恬被小舅凶巴巴的一声“喂”给吓得差点把手机扔了。

    “说!!”

    “小舅啊,你快回家吧,外婆晕倒了……”

    啪嚓!

    欧阳扬手就把手机砸了。

    他觉得憋屈,觉得愤怒,觉得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他最在乎的人都在逼他。

    她是如此!

    母亲亦是如此!

    若父亲知道了,只怕更是得勒令他与她断绝关系。

    父母年事已高,她的心又不在他的身上……

    所以现在的他,到底该如何做才能将她永远拴在身旁?

    怎么办?

    内战还没正式开始,他就已经有了心力交瘁的感觉……

    若她能与他齐心,无论何事都能与他共同进退,那么就算前方的路布满荆棘,他也无所畏惧。

    可偏偏,她不会愿意与他统一战线。

    他可以肯定,当他的父母反对他们在一起时,她会是第一个举手赞同的。

    欧阳很后悔。

    后悔两年前算计她时自己没有及时发现她对自己的重要性!

    倘若当时他知道自己是如此在乎她,定然不会送她入狱。

    如果她没有坐牢,没有犯罪前科,那么他的父母亲应该是不会排斥她的。

    毕竟他的父母并不要求子女的配偶有多好的身家背景,要求的只是品行。

    他愚蠢得搬了一块大石,狠狠砸了自己的脚。

    所以她坐过牢这块污点,将会成为他们在一起的最大阻碍……当然,这仅限于父母那一方面。

    而她与他之间最大的阻碍,是她的竹马——卓行一!

    米娅闭着眼,默默等着发疯的男人惩罚自己,然而在听到他接了电话且摔了手机之后,她又听到他饱含愤怒的脚步声朝着门口大步而去。

    紧接着她听见他打开了门,然后呯地一声又狠狠关上了门。

    屋内归于平静。

    他走了。

    米娅缓缓睁开双眼,再慢慢坐起身来,看了看地板上被摔得四分五裂的手机,又抬眸看向已然紧闭的防盗门。

    半晌后,她往后一倒,重新躺回沙发上,盯着天花板怔怔出神。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五天后。

    帝都。

    XX酒店斜对面的咖啡屋里,米娅和邓盈盈各自叫了一杯咖啡,临窗而坐。

    米娅歪着头面向窗外,心不在焉地看着车水马龙的街道,长时间没有说话。

    几天前跟欧阳大吵之后彼此就一直没有见面,今天是第六天了。

    嗯,他们有六天没见面了。

    而且连电话都没通一个!

    她怒急之下让他滚,说再也不想看到他了……

    所以他是真的滚了吗?

    毕竟他是那么骄傲自负的一个人,应该是受不了这种窝囊气的吧?

    可他的衣服还在她家啊,为什么不拿走?是不想要了吗?

    那她要不要把属于他的东西全都收起来,打包寄给他啊?

    米娅满心惆怅,已被这些问题困扰好几天了。

    没有他的日子,她的世界突然就安静了下来,她不用提心吊胆如履薄冰,也不用被他没完没了的压榨。明明应该很开心的,可她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米娅姐……米娅姐?”

    对面突然飘来邓盈盈的声音。

    “嗯?”米娅转眸,目光茫然地看着邓盈盈。

    “你想什么啊想这么出神,我都喊你好几声了。”邓盈盈轻声抱怨,狐疑又不解地瞅着她。

    想什么……

    “没什么。”米娅摇头,同时端起咖啡轻啜了口,问:“怎么了?”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过去了。”邓盈盈小声提醒道。

    “走吧!”米娅二话不说就拿包起身,率先朝着街对面的酒楼走去。

    十分钟后,米娅和邓盈盈出现在约定好的包房里。

    包房里坐着一个年约三十左右的年轻男子,本是一脸的不耐烦,但在看到米娅之后,双眼顿时一亮,不耐之色瞬间消失。

    那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产生了兴趣的最直接反应,米娅太清楚不过。

    魏智淳看呆了。

    “魏总你好,我是御优的米娅!”米娅走上前,对魏智淳伸出手去。

    “啊,米小姐,你好你好!”魏智淳连忙回过神来,蹭地站起来与米娅握手。

    握着米娅柔若无骨的小手,魏智淳都不想松手了。

    啊啊啊……

    这个女人好漂亮啊!

    米娅嘴角微抽,尴尬地讪笑了下,然后用力抽回自己的手。

    手里一空,魏智淳也觉察到自己失态了。

    连忙也收回自己的手,在裤腿上抹了抹以掩饰尴尬,然后噙着笑特别热情地招呼道:“来来来,米小姐快请坐!”

    魏智淳觉得自己对米娅一见钟情了。

    “谢谢!”米娅礼貌道谢,然后与邓盈盈一同坐下。

    坐下之后米娅就对邓盈盈伸手,邓盈盈立马把准备好的计划书放在她手里。

    “魏总,这是我们的合作计划书,请你过目!”米娅将计划书递给魏智淳,开门见山地说道。

    魏智淳接过计划书随便翻了翻,然后就合起来放一边了,“米小姐,是这样的,我们魏氏跟你们御优的合作案呢是我表妹负责的,我表妹这会儿有点事走不开,她让我尽地主之谊先陪陪米小姐,她一会儿就来。所以合作的事咱不急,等我表妹来了再谈,你看成吗?”

    本来今天跟米娅见面的是魏可,但魏可临时有事就让表哥魏智淳先来,同时也是想让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魏智淳多学学怎么做生意。

    “行啊!”米娅微笑点头。

    魏智淳情不自禁地盯着米娅看,越看越喜欢。

    顶着魏智淳火辣辣的目光,米娅头皮发麻,开始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了。

    邓盈盈圆溜溜的眼珠子转啊转,看到魏智淳被米娅姐迷得晕头转向的样子就想笑,但出于礼貌又不敢笑,忍得非常辛苦。

    “那个,请容我冒昧的问一句,米小姐今年芳龄几许了呢?”

    在短暂的沉默之后,魏智淳经过反复的斟酌,终于鼓起勇气轻声问道。

    米娅汗哒哒。

    “二十八。”面对魏智淳热切的目光,她只能如实相告。

    “我三十!”魏智淳立马接道,双眼放光,一脸满意的模样。

    相差两岁,不大不小,正好。

    魏智淳开心极了,一瞬不瞬地看着米娅,试探着继续问道:“那你……结婚了吗?”

    看着魏智淳那一脸紧张的模样,米娅哭笑不得。

    “还没。”她摇头。

    闻言,魏智淳满心欢喜,大大地松了口气,一步步又接着问:“那有男朋友了吗?”

    “魏总,这个……”米娅受不了了。

    哪有人第一次见面就问人如此*的问题啊?到底懂不懂礼貌啊?!

    米娅默默吐槽。

    见她不肯正面回答,魏智淳的双眼顿时一黯,如丧妣考一脸失望,“有了?”

    男朋友……

    米娅的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一张熟悉的俊颜……

    不不不!

    米娅,你想太多了,你跟他什么都不是,他是那么的高高在上,才不可能是你的男友呢!

    醒醒,别做梦了!

    米娅想,如果她点头承认的话,魏智淳会不会拒绝与御优合作啊?

    “没有。”她轻轻摇头。

    魏智淳闻言,顿时喜上眉梢,立马由死气沉沉变成精神抖擞,特别大声地说:“我也没有!”

    当魏智淳问米娅有没有男朋友的时候,包房的门由外推开了。

    一个美丽又干练的女子走了进来。

    “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魏智淳看见来人,不满地失声叫道。

    魏可对表哥冷笑,“不是你死命催我来的么?你说你搞不定!现在居然嫌我来太快了,呵!你可真是反复无常啊你!”

    “谁……谁说我搞不定了?!”被表妹揭短,魏智淳一脸尴尬,恼火地瞪了表妹一眼。

    真是的!

    有美女在场呢,就不能给他留点面子么?

    “你要我把你刚才发给我的信息公诸于世吗?”魏可一边走进餐桌,一边睥睨着死鸭子嘴硬的表哥。

    “魏可你——”魏智淳气结,想发火却又碍于米娅在场,毕竟在心仪的姑娘面前保持形象很重要。

    “你好,我是魏可!”魏可走进餐桌,对站起来的米娅伸手。

    “魏总你好,我是御优的米娅!”米娅微笑点头,伸手与之相握。

    “幸会!”

    “幸会!”

    然后两人双双入座,米娅将刚才魏智淳搁一旁的计划书拿过来,递给魏可,“魏总,这是我们的计划书,您过目!”

    魏可把计划书接过来,低头翻看。

    看了一会儿……

    叩叩叩。

    突然包房的门被敲响。

    大伙儿转头,不约而同地朝着门口看去。

    一个帅气俊朗的男子半侧着身站在门口,对魏可说道:“没包房了,严太太,咱们可以拼个桌吗?”

    魏可转头看着米娅,说:“这是我先生,米小姐你介意吗?”

    “当然不!”米娅优雅微笑。

    “你们进来吧!”征得了米娅的同意,魏可这才转回头去对丈夫招了下手。

    你们……

    意思是并非严先生一个人?

    米娅心里正疑惑,紧接着就看到跟在严楚斐身后的居然还有一男一女……

    而当她看到最后面那抹熟悉到骨子里的高大身影时,整个人呆若木鸡。

    居居居……居然是……

    欧阳!!

    哦买噶的!

    没有一点点防备,他们就这样见面了!

    而且还是在帝都!

    米娅像傻了一般呆呆地看着那个跟自己冷战了快一星期的男人,看着他一步步走进包房里来。

    他面无表情,淡淡扫了她一眼……

    那淡漠的眼神仿佛她只是一个陌生人一般。

    呃……

    米娅噗通噗通狂跳的心,瞬时如同被泼了一盆冷水,透心凉。

    “来,米小姐,我为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先生严楚斐!”魏可起身,为米娅介绍。

    米娅连忙回过神来,对严楚斐伸手点头,“严先生你好!”

    “米小姐好!”严楚斐微笑回礼,笑得高深莫测。

    严楚斐发现了新大陆。

    他本以为自己是最矫情的,可原来欧阳比他还矫情。

    明明心里就是想着来这个包房见自己的女人,偏偏端着高姿态故作冷漠,然后又各种挑剔别的包房,最后逼得他主动提议来跟严太太拼桌。

    “这位我想米小姐你应该是认识的吧,他是你们c市的欧s记欧阳!”魏可的手比向欧阳,继续为米娅介绍道。

    米娅硬着头皮把手伸到他面前,低垂着眼睑,不敢与他对视,“欧s记你好!”

    “没米小姐好!”欧阳凉飕飕地吐出一句。

    他不止对她冷嘲热讽,还对她伸到面前的小手视若无睹。

    手僵在半空,米娅暗暗磨牙。

    敢怒不敢言,她只能尴尬地把自己的手收回去。

    真没风度!!

    呵!他以为这样给她难堪他就赢了吗?

    拜托!给她难堪的同时他也失了风度好伐!

    猪!

    米娅在心里恨恨地骂。

    对于欧阳的失礼,现场的气氛变得有一丢丢紧绷。

    为化解尴尬,魏可连忙又将手比向站在欧阳身边的年轻女子,“这位是我们欧s记的朋友,唐静小姐。”

    朋……友?

    什么朋友?哪种朋友?

    是……女朋友吗?

    米娅盯着唐静看,心脏莫名其妙地狠狠抽了一下。

    唐静身材高挑,长得清丽脱俗,站在欧阳身边格外的般配。

    嗯,比范佳桐更配!

    “你好。”

    米娅有了心理阴影,不敢伸手了,只对唐静微笑点头。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自己的微笑看起来有多勉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