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16章:跑什么?
    如果在父母和她之间注定只能二选一,那他到底是要父母,还是要她?

    “阿阳,我对你要求不高,你若实在不喜欢佳桐我也不逼你,但你最起码得娶一个正常点的女人吧,你说你一个堂堂s记怎么可以跟那样的女人在一起呢?你就不怕别人对我们欧家说三道四,不怕别人戳你的脊梁骨啊?”邱忆娴抓住儿子的手臂,愁眉不展地叹气道。

    那样的女人……

    欧阳的脸色一沉再沉。

    终究是忍无可忍,他面色严肃地对母亲说:“妈,在你不了解一个人之前,能不能不要用‘那样的女人’去称呼一个女孩子?”

    这种饱含贬义的称呼,听起来实在刺耳。

    邱忆娴微微一僵,被儿子说得有点尴尬了。

    “你这半个月是不是跟她在一起?”默了默,邱忆娴又问。

    “嗯。”欧阳不屑说谎,如实答道。

    “你……你跟她住一起了?”邱忆娴又是一脸震惊。

    “嗯。”

    邱忆娴气得狠狠捶了儿子两拳,“哎哟喂你这个混小子!你这是跟她同、居了?你就不怕她以后缠着你吗?”

    缠着他吗?

    欧阳冷笑一声,“妈你想太多了,她才不会缠我。”

    若不是他用卓行一威胁她,她都巴不得跟他老死不相往来,怎么可能会缠他?

    他倒是巴不得她来缠,就怕她不止不缠,还会恨不得离他远远的……

    那日她去探监,跟卓行一说的话还犹在耳边,可谓是句句诛心。

    她说等卓行一出来她就会跟卓行一去领证结婚……

    她还说要跟卓行一离开c市,去一个没人认识他们的地方……

    一句话概括就是她要嫁给别的男人然后还躲他远远的!

    而且很可能是让他永远都找不到的那种!!

    欧阳的心,狠狠一抽。

    疼……

    想到以后或许有一天她突然就不见了,且任他掘地三尺都再也找不到她,他的心就疼得不行。

    他该怎么告诉母亲,不是她缠他,而是他在缠她啊……

    “你给我马上搬回来,不许跟她住一起!”邱忆娴才不信儿子的话呢,就觉得儿子现在已经被那个叫米娅的姑娘迷住了,必须制止他继续沉沦,必须让他悬崖勒马。

    欧阳皱眉,“妈,能不把我当成三岁孩子吗?”

    “少跟我说废话,我叫你搬回来你就给我搬回来!”邱忆娴怒喝,难得对儿子如此严厉。

    “恕难从命!”欧阳摇头,态度平静而坚定。

    “你——”邱忆娴气得心绞痛,捂住心口一P股坐在牀沿,痛心疾首地骂道:“你想气死我是不是?”

    “妈你从小就教过我,看人不止要用眼,更要用‘心’!”欧阳端起搁在牀头柜上的水,递给母亲,淡定从容的样子与母亲的气急败坏大相径庭。

    邱忆娴愤愤地瞪着儿子,不接。

    欧阳只得又把水杯搁回牀头柜,说:“我还有事,先走了。”

    “你站住,不许走!”邱忆娴腾地站起来,大喝。

    欧阳回头,“我要上班!”

    邱忆娴哑口无言了。

    总不能为了阻止儿子跟那个女孩子就让他连班都不要上了啊,若真是那样的话必然会引起老头子的怀疑,到时被老头子知道了就更糟糕了。

    邱忆娴想了想,退步道:“那你晚上必须回来!”

    “晚上有应酬——”

    “少找借口!你敢不回来我就把今天的事儿跟你爸说!”邱忆娴怒斥,狠狠威胁。

    “好啊,我正愁不知道该怎么跟他坦白,妈你肯帮忙的话那真是太好了!”欧阳扯动唇角,皮笑肉不笑地点头赞同。

    “你——”邱忆娴呼吸一窒,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

    欧阳说完,转身就朝着卧室外走去。

    “欧阳你这个混小子,你真想把我气死是不是?”邱忆娴恨得跺脚,咬牙切齿气急败坏。

    欧阳置若罔闻,走得头也不回。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米娅煮了一碗面,蹲在茶几和沙发的空隙间,边看电视边吃。

    咔擦……

    突然听见门锁转动的声音,她的心蓦地一紧。

    他回来了。

    脑海里浮现出几个小时前在商场里他喊她站住时的模样……

    那么凶,那么严厉,现在想起来她都还有点怕怕的。

    她知道,自己没有听他的话,肯定又惹怒他了。

    但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她又怎敢听他的话?

    站住?

    站住干吗呢?

    让他的妈妈和范佳桐继续羞辱她吗?

    她才没那么傻呢好吧!

    在门被推开的那瞬,米娅下意识地捏紧手里的筷子,默默地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欧阳推门而进,一眼就看到了正蹲在茶几边吃面条的小女人。

    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他回家挨训,她倒好,惹了祸就躲在家,煮面条都只有她自己的份儿。

    “你回来啦?”米娅看到男人脸色不佳,连忙站起来,咬着筷子头咧开嘴角冲着他笑,一脸讨好的模样。

    欧阳面罩寒霜,极冷极冷地盯着她,眼底酝酿着狂风暴雨。

    米娅噙着笑欲往厨房去,同时忙不迭地说:“饿了吗?我去给你煮——”

    “你跑什么?!”

    他倏然出声,冷冷阻断她。

    她顿住脚步,转眸看他,“……啊?”一脸茫然加无辜。

    “我问你跑什么!”他的声音更冷了一分,目光冷厉似箭。

    米娅悄悄咽了口唾沫,心里有点虚。

    用力抿了抿唇,她装傻哂笑,“我没跑啊,我是去给你下面条……”

    “在商场!!”他一声沉喝。

    感觉房子都被他的声音震得抖了三抖,她吓得微微一颤,缩了缩肩。

    面对他咄咄逼人的瞪视,她硬着头皮保持着比哭还难看的微笑,“我……我那不是怕你为难么……”

    “怕我为难?”欧阳的唇角泛起一抹阴冷的弧度,一步步朝着心虚不已的小女人逼近。

    “嗯呢嗯呢!”米娅点头如捣蒜,生怕他不信自己。

    欧阳挑眉嗤笑,“你觉得我有什么好为难的?”

    “你妈妈和你未来的太太看到你跟我在一起肯定会责怪你的……”她冲口而出。

    “你说谁是我未来的太太?”欧阳黑眸一眯,危险四溢,高大的身躯弥漫出一个骇人的戾气。

    “范小姐啊!”米娅踩了地雷还犹不自知,微仰着小脸看着他,理所当然地说道。

    欧阳想掐死眼前这个自以为是的小王八蛋!

    “呵!看不出来你还有预知能力,我这个当事人都不知道的事你居然就知道了!”他怒极反笑,倏地一把捉住她的手臂,狠狠咬着牙根轻蔑讥讽。

    他手劲儿大,疼得她蹙眉抽气,“嗤……”

    她想收回自己的手,可她越动,他就抓得越紧。

    “所以,我该感谢你的体贴咯?”他唇角含笑,然而笑意却丝毫没有传达到眼底。

    她强忍心慌,娇嗲媚笑,“哎哟,不用这么客气……啊……”

    他蓦地将她狠狠一扯。

    她猝不及防,整个人直直撞在他的胸膛上。

    她被撞得头晕目眩,鼻梁差点塌了。

    疼得眼含泪花,她不解又怨愤地抬眸瞪他。

    “米娅!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一抬头,他阴测测的声音便扑面而来。

    米娅心里微微发悚,默不啃声。

    “想跟我撇清关系是不是?”欧阳冷笑连连,从齿缝里迸出字来,“我偏不让你如愿!”

    今天在商场的地下停车场,车还没停稳她就跳下车了,非要先行上楼,无非就是怕被人发现他们的关系。

    在见到他母亲时候,她更是逃得比兔子还快,这便足以说明她根本就不想跟他站在一起!

    欧阳想到她怕他们的关系曝光以及她对卓行一说过的那些话……

    心里就恨到了极致!

    妒忌!

    疯狂的妒忌!

    他想把她拴在身边一辈子,可她却天天想跟别的男人双宿双栖……

    欧阳突然觉得很害怕,心里泛起一股从未有过的恐慌。

    他怕自己有一天不知不觉就已用情至深,而她却还是心心念念的想着别人……

    到那时,他该怎么办?

    他本是非常有自制力的一个人,可在与她之间,他发现越来越控制不了自己的心。

    他想悬崖勒马,甚至想到此为止,然而,那终究也只是“想想”而已!

    欧阳死死看着眼前娇媚的容颜,看得心脏抽搐,看得头痛欲裂。

    他放不开!

    他不敢想如果有天再也见不到她了,自己的世界将有多么的阴冷黑暗。

    因为她是他的小太阳,是他整个世界的光亮所在。

    糟,被他发现了!

    他说得对,她的确不想被任何人知道他们这种见不得光的关系,毕竟她要脸。

    跟他再次搅合在一起,是迫于无奈,失了身或是赔了心她都可以忍,这种苦楚只要自己知道就好,可一个女人的名节和自尊,她得尽量保全。

    给他做情、妇又是什么光彩的事,当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虽然他说的都对,但米娅不敢承认。

    “我不是……”她强装镇定,讪笑着心虚呐呐。

    “呵!不是?欧阳冷笑,英俊的脸庞冷如三九寒冰。

    米娅局促地舔了舔唇,硬着头皮将谎话进行到底,“你想太多了,我真的是为你着想——”

    “那你发个誓!”他阻断她的话,眼底戾气深重。

    米娅,“……”

    “你若说谎,卓行一不得好死!!”欧阳冷厉的目光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的眼睛,不给她闪躲的机会,冷冷切齿字字铿锵。

    米娅顿时就炸了。

    一反之前的怯懦,她俏脸一沉,没好气地喝道:“关他什么事……啊……”

    话音未落,就被他狠狠抓住了手腕。腕骨顿时剧痛难当,她不由失声惨叫。

    “不敢?”欧阳努力压制在心里的怒火也在瞬间被点燃,心脏在狠狠抽搐。

    她的态度说明了一切!

    一,她不敢拿卓行一发誓,证明她在说谎。

    二,她舍不得让卓行一担一点点的风险,可见卓行一在她心里是有多么的重要。

    嗯,她很爱卓行一!

    他敢肯定!!

    面对男人近乎凶狠的瞪视,生气的米娅无畏无惧地与他据理力争,“这不是敢不敢的问题好吗,这根本就不关他的事,你干吗非要把他扯进来呢?”

    他使劲儿一拽,将她再度狠狠扯进怀里,唇角泛起冷笑,俯首凑近她的脸,阴冷的气息尽数喷薄在她的唇上,“怎么?怕他死?”

    “……”她心里咯噔一跳,不敢说话,很清楚他这是在威胁她。

    然而她的沉默更是让他怒不可遏。

    “说话!!”他勃然大喝,凶神恶煞。

    米娅从来就不是软柿子,就算装孙子也只能是暂时的,是绝对做不到一直被欺压的。

    所以眼看欧阳得寸进尺不依不饶,她也忍不住爆发了。

    “欧阳你够了!”她狠狠甩开他的手,尖锐地大吼。

    “不够!!”他回吼,声音比她更大。

    她气得转身要走。

    “啊……”

    可下一秒,她就被他一把抓住,且狠狠推倒在沙发里。

    他动作粗鲁,毫不怜香惜玉,推得她整个人面朝下栽倒在沙发上。

    然后她还没来得及缓口气,衣领就被他一把揪住,她又如同一只小鸡般被他攥在手里狠狠提了起来。

    她难受得白了脸,必须踮起脚尖,才不至于窒息。

    “说!为什么不敢拿他发誓?”欧阳情绪失控,目光凶狠切齿厉喝,甚至明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可他就是管不住自己的行为。

    “你不高兴就单纯的冲我来,别扯上无辜的人,行吗?”因为呼吸不畅,米娅的脸色由白变红,声音也变得尖细,愤怒尖叫。

    “无辜?你觉得他无辜?”他松开她的衣襟,一边往后退,一边连连冷笑。

    透着阴森的笑,让人毛骨悚然。

    他突然松手,米娅不由自主地跌坐在沙发里,捂住脖子低着头急促地喘息。

    “欧阳我不想再跟你讨论这个问题——”待缓过了那口气,米娅抬头,话未说完就看到他拉开了电视柜最下面的一个抽屉,将她藏在最里面的一个水晶制品拿了出来,吓得大叫,“你给我放下!!”

    啪嚓!

    他将水晶制品狠狠掷在地上,水晶应声而碎。

    是个水晶苹果,苹果里是她和卓行一的合影……

    那张合影是卓行一大学毕业时照的,他特意将照片拿去做了一个这样的水晶苹果,就是想永恒保存……

    米娅被激怒了。

    “你简直不可理喻!”她蹭地跳起来,指着门口近乎歇斯底里地冲他怒吼,“你滚!我从此以后都不想再看到你!”

    滚……

    她叫他滚……

    “你再说一次!”他微眯着双眼,牙齿咬得咕咕作响。

    米娅豁出去了,气到极致早已忘了畏惧,吼得地动山摇,“你滚!这是我家,你给我滚出去!我不想再看到你!!”

    欧阳想杀人。

    他怒极反笑,眼底杀气四溢,“这可是你说的,你别后悔!!”

    说完他就朝着门口走去。

    “我不后悔!”米娅对着他的背影大喊,像是知道他要去做什么一般,“你大可马上整死行一,反正他死了我就给他陪葬!”

    他死了我就给他陪葬……

    我给他陪葬……

    陪葬……

    欧阳回身就朝着米娅大步而来。

    他面如玄铁,气势汹汹,那浑身笼罩着戾气的模样极其骇人,如从地狱而来的夺命罗刹。

    米娅怂了。

    她吓得往后退,眼底泛起怯意,“你、你想干什么……啊……唔……”

    哪知身后是沙发,她一退就腿弯抵住了沙发,一个稳不住便一P股跌坐在了下去。

    紧接着他高大的身躯就如同一座大山般将她整个笼罩,他的大手抓住了她的衣襟,将她狠狠抵在沙发里,让她无处可逃也动弹不得。

    “你就那么想给他陪葬是不是?我告诉你米娅,没我的允许,你连死都没资格!”他咬牙切齿,怒火翻腾,吼得震耳欲聋。

    米娅怂起来可以一点骨气都不要,可一旦犟起来那也是九头牛都拉不回的。

    一般情况下她都非常珍爱生命,但若被逼急了……

    她也是那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主儿!

    而她现在就已经是被逼急了的状态。

    她抬眸看他,深深地看着,满不在乎地冷笑道:“欧阳,你能威胁我的也就只有他了,我知道你了不起,弄死他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轻松,但反正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如果连他也不在了的话,那我跟他一起去死也没什么不好……嗯……”

    他的大手往上一推,直接扼住了她的脖子。

    呼吸受阻,她顿时难受得狠狠皱眉,脸如白纸。

    “呵!你这是用死来威胁我?你以为我在乎?!”欧阳切齿冷笑,气得高大的身躯都微微颤抖。

    “我知道你不在乎,你若有一丝一毫的在乎又怎会这样对我呢?”她艰涩开口,将被他抓得已现淤青的手臂举给他看,苦涩一笑,“行一就从来舍不得这样——”

    “你别逼我打你!!”欧阳暴怒,狠狠举起手。

    她又拿卓行一跟他做比较是不是?

    明知他现在正在起头上,她还敢说这样的话来刺激他是不是?

    她非要逼他对她动手是不是?

    她就这么想挨揍吗?!啊!!

    看着他高高扬起的手,她笑了,不止不怕,甚至还仰起脸送到他面前,笑靥如花地对他说:“无所谓,打吧,反正你又不是没打过!来来来,冲这儿打!”

    反正你又不是没打过……

    欧阳的心,狠狠抽搐。

    嗯,他打过,而且不止一次了……

    可是那真的就全怪他吗?她就没有一点点的责任吗?

    她以为他愿意打她吗?在她之前,他从来没有对女人动过手。当然,也没人能把他气得失去理智。

    “你自找的!!”他的胸腔急促地起伏着,冲她恶狠狠地咆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