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15章:对她认真了?
    《一米阳光》第015章:对她认真了?邱忆娴盯着两人拉在一起的手,“你们是……?”

    “她是——”

    “米小姐什么时候出来的啊?”

    欧阳刚想说什么,一旁沉默良久的范佳桐突然开口。

    利剑直指米娅。

    米娅本就不太好的脸色瞬时苍白如纸。

    欧阳淡淡地瞥了范佳桐一眼。

    然而此刻的范佳桐却已顾不了那么多了,噙着优雅温柔的笑,满眼讥讽地看着米娅,“改造应该很辛苦吧,米小姐看起来比两年前可憔悴了不少呢!”

    改造……

    邱忆娴的脸色变了,看着米娅的眼神透着震惊和疑惑。

    米娅低着头,一言不发。

    憔悴吗?

    每晚被折腾,连续半个月睡眠不足,不憔悴才有鬼了!

    “佳桐你也认识这位姑娘吗?”邱忆娴眼底的狐疑之色更加深重了一分,已发现端倪。

    “认识啊!怎能不认识呢!”范佳桐的唇角泛起一抹残忍的冷笑,不顾欧阳充满警告的目光,清晰而有力地说道:“两年前阿阳被陷害就是米小姐的杰作呢!”

    “什么?”邱忆娴大惊。

    惊愕地看着低头沉默的米娅,邱忆娴对其的印象顿时大打折扣……

    这世间任何一个爱子心切的母亲,都不可能会喜欢曾经伤害过自己儿子的人。

    邱忆娴觉得自己刚才一定是得了老年痴呆,竟然会觉得米娅品行好。

    范佳桐也是在z府工作,且与欧阳有工作上的往来,所以当年的事她非常清楚。

    会当着邱忆娴的面揭米娅的老底,是因为范佳桐心里的妒忌在作祟。

    嗯,妒忌!

    范佳桐的妈妈和邱忆娴是几十年的好朋友,两人三十年前就半开玩笑地约定,等彼此的孩子长大了要做儿女亲家,所以在欧荣毅和邱忆娴的眼里,范佳桐已然是半个儿媳妇了。

    而对范佳桐来说,英俊帅气又前途无量的欧阳若能成为自己的丈夫,那自然是最完美不过的事。

    毕竟在她所认识的男人之中,欧阳是最优秀的!

    当然最重要的是,她在很早很早以前就已经对他芳心暗许了。

    所以对欧阳,范佳桐势在必得!

    所有人都看好她和欧阳,可欧阳却一直没有明确表态。

    但她很有耐心,觉得反正年纪到了他总是要娶妻生子的,而自己有欧荣毅和邱忆娴这两个庞大的靠山,不愁做不了他欧阳的妻子。

    自己无非就是多等他一点时间罢了。

    没关系,所谓好饭不怕晚,只要他最终是她的,多等几年又何妨!

    早在两年前她就一直在心里这样给自己加油打气。

    一等又是两年过去了,眼看自己已过二十八,范佳桐开始有点着急了。

    但值得欣慰的是,从米娅入狱之后,欧阳的身边再也没有出现过别的女人。

    于是她喜滋滋地想,没有再出现什么拦路虎,自己的梦应该很快就会实现的!

    加上今天邱忆娴悄悄跟她说,准备在欧阳生日的那天对他们“逼婚”,这更如一颗定心丸般让她开心不已。

    嗯,再过几天就是欧阳三十四岁的生日了,抱孙心切的欧荣毅和邱忆娴将会对他施加压力让他赶紧娶妻,到时大家再极力吹捧她的好,料他欧阳也再难找出什么拒绝的借口。

    然而范佳桐万万没想到,在这节骨眼上竟又出变故……

    早在两年前她就知道米娅的存在,本以为米娅坐牢了欧阳就会是自己的囊中之物,可现在……

    米娅居然出狱了!

    出狱便也罢了,可恨的是他们居然又搅合在了一起!!

    女人天生有种第六感,非常准,尤其是在爱情方面。

    所以两年前范佳桐看到米娅的第一眼,就感觉到了她对自己有着很大很大的威胁……

    现在这个威胁卷土重来,又叫她怎能不慌?

    “你们……怎么回事啊?”

    邱忆娴在短暂的惊怔之后,不可置信地看着欧阳和米娅,勃然喝道。

    这样的场面让米娅觉得难堪,因为她有自知之明,知道他的妈妈已经厌恶她了。

    人都是有自尊心的,她也不例外,所以在邱忆娴充满愤怒的目光投射过来的那瞬,她就连忙将自己的手臂从欧阳的大手里挣脱出来。

    “对不起!”

    她低着头道了歉,便转身匆匆而去。

    “站住!”手里一空,欧阳剑眉紧拧,瞪着米娅落荒而逃的背影大喝道。

    米娅置若罔闻,甚至加快脚步朝着另一边的扶梯走去。

    “米娅你给我站住!!”欧阳大怒,抬步欲追。

    “欧阳!”邱忆娴见状,连忙一把抓住儿子,不许他追。

    欧阳脸色阴沉,扯开母亲的手,目光一直锁住正在扶梯上小跑而下的米娅,继续朝着扶梯走去。

    “欧阳你给我回来!”邱忆娴气得跺脚,连忙追上去又紧紧揪住儿子的衣摆。

    “阿阳,伯母身体不好,你可不能气她啊!”范佳桐搀扶着邱忆娴,故意提醒道。

    欧阳转眸,极冷极冷地盯着范佳桐。

    范佳桐唇角轻勾,淡淡冷笑,“你瞪我干吗呢?难道我有说一句谎话吗?”

    “我心脏难受,送我回家!”

    不给欧阳说话的机会,邱忆娴一脸痛苦地捂住胸口,口气难得强势地命令道。

    欧阳转眸看向下行的扶梯,只见扶梯上面已不见米娅的身影……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欧家。

    范佳桐扶着邱忆娴进入大厅,欧阳则拎着她们购买的东西面无表情地跟在后面。

    “怎么了?”

    欧荣毅正拿着一个小喷壶给客厅里的小盆景喷水,见到妻子需人搀扶,且脸色不太好,连忙放下手里的喷壶,一边朝妻子迎上去,一边关切地问道。

    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了,身体机能老化,就怕对方哪天出个什么岔子。

    俗话说年轻夫妻老来伴,到了他们这个年纪,这个伴儿很重要,若有一天没了伴儿,日子将会特别难过。

    就算大男子主义如欧荣毅,也深深明白这个道理。

    “心脏有点不舒服……”邱忆娴皱着眉头,有气无力地喃喃道。

    “好好的怎么会不舒服?去医院看过吗?”欧荣毅急问,眼底盛满担忧。

    邱忆娴连连摇头,“不用不用,我回屋躺会儿就好了。”

    见妻子除了脸色略白之外好像其他并无大碍,欧荣毅没再坚持,还是终究还是有些不太放心,一再确认,“你确定没事?”

    “嗯,没事儿。”邱忆娴又摇了摇头,然后看向正将手中袋子放在沙发里的儿子,态度略强硬地说道:“欧阳,扶我回房!”

    欧荣毅,“我扶你吧——”

    “不用!”邱忆娴一口拒绝,完了之后发现丈夫眼底泛起狐疑,惊觉自己太急躁了,连忙放软语气,“让儿子扶我就好了。”

    欧阳知道母亲这是有话要跟自己说,放下袋子就走到母亲身边,二话不说扶着母亲往楼上走去。

    “伯父,我陪您下棋吧!”

    在欧阳扶着邱忆娴往楼上走去的时候,范佳桐便噙着优雅得体的微笑对欧荣毅说道。

    欧荣毅收回一直锁住妻儿的目光,笑着对范佳桐点头,“好啊,佳桐来来来,咱俩好久没下棋了,今天好好杀两盘。”

    “佳桐棋艺不精,还望伯父手下留情哦……”

    “哈哈哈,你这孩子就是谦虚……”

    二楼主卧。

    “你跟那女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进入卧室之后,邱忆娴站在牀边看着正关门的儿子,冷着脸生气地质问。

    “就是您想的那么回事!”欧阳淡淡回答,没有过多解释,更没有隐瞒。

    邱忆娴闻言,不由瞠大双眼,“你、你跟她……在一起了?”

    虽然已经有了心里准备,可现下亲耳听到儿子承认,邱忆娴内心所受到的冲击力依旧不小。

    “两年前就在一起了。”欧阳倒了杯水,走到牀边递给母亲。

    “什么?!”邱忆娴震惊得声音都变了调,对儿子递到面前来的水视若无睹。

    既然儿子两年前就跟那个女孩认识,那为什么不带回家给她和老头子看看呢?如果他对那个女孩是认真的话。

    邱忆娴疑惑又心惊,“可是佳桐说两年前她陷害你——”

    “她是无辜的!要害我的不是她!”欧阳抢断,言辞笃定。

    无辜的?

    见儿子一脸认真,邱忆娴半信半疑,默了默,又问:“她坐过牢?”

    “嗯。”欧阳没有隐瞒,如实点头。

    邱忆娴皱着眉,“就是因为你被陷害那件事儿?”

    欧阳见母亲没有喝水的打算,把水杯随手搁在牀头柜上,“嗯。”

    “你不说她是无辜的吗?即是无辜的为什么要坐牢?欧阳别以为我很好骗!”邱忆娴板起脸瞪着儿子,愤愤地叫道。

    “我没骗你,只是这里面牵扯了太多的事,一时半会儿跟你也说不清,但我可以跟你保证,她真不是坏女人!!”欧阳脸色严肃,在母亲面前从未有过的认真。

    邱忆娴对自己这个儿子还是很信任的,但信任归信任,难保精明的儿子没有犯糊涂的时候啊……

    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现在的女孩可坏了,很多看起来聪明透顶的男人可都免不了被一些漂亮的女孩子骗得团团转呢。

    所以邱忆娴担心自己的宝贝儿子也会被骗,毕竟那个叫米娅的姑娘长得那么漂亮!

    “那她到底有没有害过你?”邱忆娴气呼呼地瞪着儿子,声声逼问。

    “没有!”欧阳坚定吐字,字字铿锵毫不犹豫。

    “真的没有?”邱忆娴微微皱着眉头斜睨着显然是已经有点鬼迷心窍的儿子,摆明了是不信的。

    “真的没有!”欧阳加重语气。

    见儿子一口咬定,邱忆娴没辙。

    想了想,她说:“好,就算她没害过你,但她坐过牢是事实。阿阳啊,你可不能犯糊涂,你现在是s记,跟一个有犯罪前科的女人牵扯不清对你的仕途会有影响的!”

    邱忆娴满脸的焦虑和忧愁,苦口婆心地劝着。

    “妈你不用操心,我自有分寸!”然而欧阳却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对母亲的担忧不以为然。

    知儿莫若母,邱忆娴一见儿子这副懒散的模样就知道他根本没有把自己的话听进心里去。

    重重叹息一声,邱忆娴用一种不赞同的目光看着儿子,说:“阿阳,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收收心了,我可不赞成你玩弄人家姑娘的感情!”

    欧阳闻言,啼笑皆非。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玩弄她的感情了?”他冷冷一笑,略显没好气地说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邱忆娴大惊,瞠大双眼瞪着儿子,失声叫道:“你对她认真了?

    认真……

    欧阳沉默。

    心里倒没有特别意外,打从她出狱,他就知道自己对她比以前更在乎了。

    嗯,经过两年的分离,他才发现原来自己对她的喜欢比自己以为的多得多。

    以后的事没人说得准,但就目前而言,他是认真的!

    认真到什么程度他不想去深究,反正他若不想放开她的手就没人可以分开他们。

    见欧阳默认,邱忆娴急了,“那佳桐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欧阳淡淡轻哼,一脸漠然。

    “她可等了你好些年了啊!”邱忆娴气急败坏。

    欧阳闻言,轻蔑冷嗤,“我什么时候说要她等我了?”

    “欧阳你——”邱忆娴气结,抬手就在儿子手臂上狠狠拍了一下,“臭小子你怎么可以这样?耽误人家姑娘的青春是要遭天打雷劈的我告诉你!!”

    欧阳脸色一沉,严肃吐字,“我再说一遍,我从来就没有要求过谁等我,我也不需要谁等我!”

    “呵!你现在倒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那当初我跟佳桐她妈妈打趣你俩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说你不喜欢佳桐,你为什么不澄清?”邱忆娴为难又生气,冲着儿子咬牙切齿。

    邱忆娴与范佳桐的妈妈是好朋友,如果这桩儿女亲事泡汤了,邱忆娴有种不知该如何跟好友交代的为难和惆怅。

    尤其是,只要长了眼睛的,都能看出范佳桐对欧阳情有独钟。

    因此作为“理亏”的一方,邱忆娴已经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澄清?妈你是要我当着双方长辈的面对佳桐说我没看上她?这样扫人脸面的事你确定是对的?”欧阳勾唇冷笑。

    “你……你可以私底下跟我说啊!”邱忆娴气恼地瞪儿子。

    “然后让你在往后漫长的岁月里对我洗脑?”欧阳冷笑更甚。

    “我……”邱忆娴呼吸一窒,被儿子呛得哑口无言。

    生了个如此聪明的儿子,邱忆娴是既欢喜又苦恼,孩子聪明身为父母自然骄傲,可太聪明了就会难以管教。

    所以不管什么事都有正负两面,没有绝对的好,也没有绝对的坏。

    欧阳又道,“再说了,你自己也说是‘打趣’,对于你们长辈之间的玩笑话,我吃撑了才会去认真。”

    “那那……”邱忆娴嘴角微微抽搐了两下,无法反驳。

    “这些年,你们时常试探我都保持沉默,便充分说明我是不愿意的。而你们明知道我对佳桐无意还没完没了的撮合,分明是你们不识趣,又怎能怪我?”

    “你——”

    邱忆娴被儿子一通抢白,气得吹胡子瞪眼,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欧阳双手揣带,姿态慵懒老神在在,一副心安理得的模样。

    “那你现在是什么意思?不喜欢佳桐难道你想娶那个坐过牢的女孩?”邱忆娴心慌慌的,冲口问道。

    欧阳眸光微闪,薄唇浅抿,沉默。

    邱忆娴最怕看到的就是儿子这副若有所思还不说话的样子。

    啪地一巴掌狠狠拍在儿子的手臂上,她失声叫道:“混小子!你还真想娶她啊?”

    那可不行!

    那女孩坐过牢呢!!

    欧家虽算不上大富大贵,但在c市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他一堂堂s记怎么可以娶一个坐过牢的女孩呢?

    不行不行!坚决不行!!

    虽然儿子马上三十四了,虽然她恨不得儿子明天就结婚,虽然他想抱孙子都想疯了,可这并不代表他就可以娶个有犯罪前科的女孩啊!

    其实她不是一个势力的母亲,也并不在乎未来儿媳的出身,即便只是一个非常平凡的姑娘,但只要心地善良和孝顺乖巧她就很满意了。

    她的要求低到这个程度难道还不够吗?

    为什么非要给她整个有前科的呢?

    邱忆娴气得很,一时情急忘了控制音量,叫完才发现太大声了,吓得连忙抬手捂嘴。

    生怕被楼下的丈夫听见。

    就欧荣毅那火爆脾气,如果知道儿子在跟那样的女孩子交往,必然会大发雷霆的。

    到时候他们父子闹僵事小,万一把老头子气出病可就糟糕了。

    “欧阳我告诉你,你趁早给我死了这条心!”邱忆娴咬牙怒斥,尽可能地把声音放低,“你爸爸不会同意的!!”

    欧阳还是不说话。

    现在说娶……好像还早了点。

    但不排除有这种可能!

    毕竟迄今为止,她是唯一一个让他如此在乎的人。

    “说话!哑巴了?”这种时刻,邱忆娴最怕儿子沉默,越想越恼火,伸手就在儿子手臂上狠狠拧了一把,气愤地喝道。

    “你要我说什么?”欧阳看着母亲大人,凉飕飕地吐字。

    邱忆娴心里咯噔一跳。

    “得得得!你别说!反正你别想这茬,你爸肯定不会同意你娶一个那样的女人!”见儿子的嘴动了动似是要说什么了,邱忆娴吓得连忙抬手阻止,完了还气呼呼地补上一句,“我也不会同意!”

    自己儿子是什么德性邱忆娴最清楚不过,如果把他逼急了,只会适得其反,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点到为止,只要向他表明他们作为长辈的态度就行了。

    欧阳知道父母不会接受米娅。

    以前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现在还真有点苦恼了……

    如果有一天,父母逼他和米娅分手,他该怎么办?

    如果在父母和她之间注定只能二选一,那他到底是要父母,还是要她?

    邱忆娴抓住儿子的手臂,愁眉不展地叹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