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13章:养家
    《一米阳光》第013章:养家(圣诞快乐)“说啊!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

    “到了你就知道了。”他不肯正面回答,故意卖关子。

    米娅偷偷给了他一个大白眼。

    约莫十分钟后,欧阳终于把车停下。

    而此刻米娅的眉头已经皱得快打结了。

    “你带我来这里干吗啊?”看着车窗外熟悉的建筑物,她心情复杂,不太高兴地嘟囔。

    外面是她曾经的公司——御优。

    在她入狱的时候,御优宣布破产,很快就被别人接手。

    这家公司不大,却是米娅的父亲白手起家创建起来的,于她而言意义非凡。

    只可惜如今物是人非,公司毁在自己手上,她难免触景生情。

    想起愧对已逝的父母,米娅心中伤感,忍不住微微红了眼眶。

    “下车。”欧阳突然开口。

    “啊?不要了吧……”她嘴角抽搐,苦涩讪笑。

    “下、车!!”他一字一顿,用不容抗拒的语气命令她。

    米娅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仿佛被他催眠了一般,明明害怕下车,却还是鬼使神差地打开了车门。

    下了车后,她回头看他,有些茫然,有些无措,蹙着眉踌躇不前。

    欧阳没有下车,只是用嘴努了努公司大门,示意她过去。

    她咬了咬唇,然后迟疑地朝着公司大门一步步走去。

    嘭!嘭!嘭!

    刚走到门口,挂在大门之上的几个彩色气球突然炸了……

    米娅吓了好大一条跳,以为是炸弹或者煤气罐爆炸,吓得转身就想跑。

    可还没来得及转身,她就被漫天飞舞的彩色纸屑给惊在了当场。

    “欢迎米总回来!”

    同时,大门打开,热烈的欢呼声乍然响起。

    米娅就像傻了一般僵在原地,愣愣地看着以前跟随在她身边的员工们从大厅内涌出来,将她围在中间。

    “啊?呃,我,我不是……”

    看到那么多熟面孔,米娅红了眼,但想到自己早已不是他们的米总,尴尬又难过,连忙摇头解释。

    “米娅姐!”

    她话音未落,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从人群后传来。

    大伙儿很识趣地让开一条道。

    “盈盈?你,你怎么……?”看到竟是邓盈盈,米娅惊讶得瞠大了双眼。

    “我们进去说吧。”邓盈盈笑米米地走上来,一把挽住米娅,拉着她就往公司里走去。

    米娅有点懵懵的,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进公司里的,反正当她再回过神来时,已经站在了总裁办公室里……

    她曾经的办公室。

    办公室内毫无变化,跟她在的时候一模一样。

    但除了她和邓盈盈,办公室里还多了一个人。

    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年轻女子。

    “米娅姐,这位是我们的代理总裁,你不在的时候都是她在管理我们公司!”邓盈盈对米娅介绍着年轻女子。

    女子噙着优雅得体的微笑,默默打量着米娅。

    代理总裁?

    帮谁代理?

    米娅同样也在打量美丽的女子,感觉自己的大脑已经不够用了。

    “盈盈,你可以去忙你的了。”女子对邓盈盈挥了挥手。

    “好的!”邓盈盈听话地退了出去。

    待邓盈盈离开了办公室后,女子笑米米地对米娅说:“你好!我叫云裳!”

    “呃,我叫——”

    “米娅!我知道!”

    米娅刚一开口,就被云裳抢断了。

    然后云裳从办公桌后走出来,边走边说:“听我家郁大爷提起过你几次,一直对你挺好奇的,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嗯,能让她家那矫情的小舅舅如此念念不忘的人,果然是美如天仙啊!

    太漂亮了!!

    “郁大爷……是哪位啊?”米娅蹙着眉,有些难为情地讪笑了下,求知欲旺盛却又怕打探了别人隐私,表情别提多纠结了。

    “我老公!”云裳双手揣在裤袋里,微微一笑。

    呃……

    她这回答可真是……

    米娅的表情更纠结了,“不好意思,那个……你老公是哪位?”

    “嵘岚的郁凌恒!”

    米娅闻言,霍然瞠大双眼,失声叫道:“你是郁家大少奶奶?!”

    看着米娅惊愕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一般,云裳失笑,“不像吗?还是觉得我不够格?”

    “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米娅惊觉失态,连忙摇头,“我只是太惊讶了。”

    “惊讶什么?”

    “郁家大少奶奶怎么会来管理御优这样的小公司。”米娅不可思议地摇头道。

    云裳撅了撅嘴,轻轻点头,眼底划过一抹狡黠,“说实话吧,我的确是不想来的,可是作为晚辈,长辈的命令我又岂敢违背啊!”

    长辈的命令?

    这是哪跟哪儿啊?

    “长……辈?”米娅黛眉紧蹙,表示听不懂。

    “我小舅。”云裳唇角的笑意更深。

    小舅啊?好吧,那的确是长辈。

    “哦。”米娅点头表示知道了。

    “就欧阳。”

    “哦。”米娅又下意识地点了下头,点完后发觉不对,猛地抬眸盯着云裳,“啊?啥……啥?”

    云裳微笑,优雅大方。

    米娅眨巴着双眼,回想着与云裳的对话……

    然后——

    “欧阳是你舅舅?!”她终于反应过来,失声叫道。

    “嗯哼!”云裳慵懒轻哼,笑得明媚动人。

    米娅呆呆地看着云裳,脑子里一团乱。

    啪!

    云裳拍了个手掌,一副终于解脱的模样,“你回来了就好了,这里——”她双手打开,做了个坐拥江山的手势,“完璧归赵!”

    “对,对不起啊郁太太,我……我现在有点乱,我……”米娅抬手挠额,完全搞不懂现在是什么状况了。

    “没事儿,你慢慢缓,我去泡杯咖啡。”云裳笑了,拍拍米娅的肩,然后就朝着办公室外走去。

    给她一个安静的空间让她理理思绪。

    几分钟后。

    云裳端着两杯咖啡回到总裁办公室。

    “怎么样,缓过来了吗?”云裳将其中一杯咖啡放在米娅的面前。

    米娅坐在沙发里,一瞬不瞬地盯着云裳看,“你是欧阳的外甥女?”

    “嗯呢,如假包换!”云裳点头。姿态优雅地翘着二郎腿,端着咖啡轻轻啜了一口。

    “御优是嵘岚的产业了?”

    云裳摇头,然后纤纤食指指着她,言简意赅地吐出两个字,“你的!”

    “我的?”米娅更惊了,“可是……”

    “你心里如果有什么疑惑的话就去问我小舅吧,他一定非常乐意为你解惑!”云裳笑米米地说。

    欧阳……

    他到底做了什么?

    明明已经破产易主的公司,怎么又变成她的了?

    米娅呆如木鸡。

    “来吧,咱们该开始交接工作了,得在午餐之前搞定,我家郁大爷最不喜欢等人了!”

    没有给米娅过多的时间发呆,云裳在喝了几口咖啡之后就站了起来,一边朝着办公桌走去,一边对米娅说道。

    然而震惊过度的米娅,好半晌都回不来神……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餐厅包房。

    “怎么才来?我都饿了。”

    当云裳推开包房的门,迎面就飘来郁大爷的抱怨。

    郁凌恒和欧阳坐在一起,正边聊边等她们两个女人。

    “你就知道饿!你老婆我都快累死了也没见你关心一下,郁凌恒你这是有二心了吧你!”云裳俏脸一板,走上前去就拧郁凌恒的耳朵,佯怒地喝道:“说!你是不是想我猝死好给我儿子找后妈?”

    “胡说八道!”郁凌恒连忙将郁太太的手从自己的耳朵上抓下来,裹在掌心里,然后噙着笑讨好地哄她,“好了好了,谁说我不关心你了?我刚点的菜可都是你喜欢吃的。”

    米娅像个外来入侵者,站在一旁有点举足无措。看到云裳和郁凌恒旁若无人秀恩爱的样子,不由偷偷羡慕。

    郁家大少和大少奶奶的感情真好,一眼就能看出他们深爱着彼此。

    这世间最美好的事,莫过于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杵着做什么?”

    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飘进耳朵里,将神游太虚的米娅唤回神来。

    她下意识地转眸,只见欧阳正用下巴点了点他身边的位置,示意她坐下。

    米娅呐呐点头,连忙乖乖坐在他的身边,一声不吭,尽可能地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云裳在和郁大爷打情骂俏闹够了之后,唇角勾起一抹不怀好意的笑靥,看向自家小舅,“啊对了,有个问题我想请教一下,我该怎么称呼她呢?”

    直觉告诉欧阳,他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大外甥女又要整幺蛾子了。

    不等欧阳回答,米娅就抢先说道:“呃,就叫我——”

    “叫米小姐吧,太生疏了,叫名字吧,好像又有点没大没小的,要不我直接就叫……”云裳却像是没有听到米娅说话一般,自顾自地分析着,然后在微微停顿之后,看向米娅,“小舅妈?”

    “咳咳咳……”米娅顿时就被口水呛了,掩嘴咳嗽,被云裳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三个字给整得窘迫不已。

    欧阳警告性地瞪了云裳一眼。

    云裳选择无视,看着米娅捉狭地笑道:“这么激动?”

    “就就就……就叫我米娅吧!”米娅脸如火烧,被云裳调侃得恨不能挖个地洞把自己埋了。

    “直呼其名不太好吧,我是晚辈诶,一会儿又有人说我没家教了。”云裳咧着嘴角笑得天真又无邪,目光若有似无地瞟了瞟傲娇的小舅舅。

    欧阳冷冷瞪着云裳,凉飕飕地哼道:“你连名带姓喊我的时候没见你觉得不太好!”

    完了还顺便瞪了郁凌恒一眼。

    郁凌恒一脸无辜,回了一个“你瞪我也没用啊我又管不了她”的眼神。

    云裳眼珠子一转,故作疑惑地说:“哦,小舅你的意思是你不希望我喊她小舅妈是吧?”

    不希望……

    米娅脸色微变。

    虽然知道他并不爱她,但不挑明的话她可以不用去想,可如果明确说出来了的话……心里还是会失落的啊!

    欧阳想揍人了。

    “哎呀抱歉抱歉!我误会了,我还以为小舅你喜欢米小姐呢,原来你不喜欢她啊!”接收到小舅舅充满警告的瞪视,云裳更乐了,变本加厉地挑拨离间。

    原来你不喜欢她啊……

    米娅低着头,搁在腿上的双手不自觉地绞在了一起,心里微微苦涩。

    还有难堪。

    欧阳一言不发,将米娅的小动作尽收眼底。

    “米小姐你喜欢我小舅吗?”云裳突然又看着米娅,不怀好意地问。

    突然被点名,出于礼貌米娅只能抬头与云裳对视,但她不知该如何回答云裳的问题,“啊?呃,那个……”

    “别喜欢他,我小舅这人最没趣了!”云裳撇嘴嫌弃,完后还胆大包天地当着她家小舅的面开始挖墙脚,笑米米地对米娅说:“我们家郁大爷还有两个发小没结婚,都挺不错的,长得帅又有钱,改明儿我给你介绍——”

    “啊!”郁凌恒突然惨叫一声。

    “怎么了?”云裳转头,狐疑地看着捂住肚子的郁大爷。

    “我肚子疼!”郁凌恒狠狠皱着眉头,一脸痛苦的模样。

    其实不是肚子疼,是脚疼。

    没错,被欧阳踩的。

    踩还不算啥,最狠的是他踩着他的脚还狠狠碾了两下。

    疼死了好伐!!

    “好好的为什么肚子疼?”云裳百思不得其解,皱眉担忧。

    “不知道啊。快快快,陪我去医院检查一下。”郁凌恒一边说一边拉起郁太太就要走。

    云裳充满狐疑的目光在郁大爷和自家小舅之间来回流转。

    “走之前把单买了!”欧阳头也不抬地说道。

    “啊?不是说好你请的么?”郁凌恒顿住脚步,不满地轻叫道。

    既要他帮忙演戏,又要他把捣乱的郁太太骗走,现在还要他付钱?

    天理何在!

    欧阳理直气壮地吐出两个字,“没钱!”

    “你钱呢?”郁凌恒挑眉,才不信他会穷得连一餐饭钱都付不起。

    “养家!”欧阳言简意赅,一声养家说得颇感自豪。

    米娅偷偷地瞟了眼神色自若的男人,心里有点酸,又有点甜。

    养家……

    他把他的卡给了她,竟说是养家……

    郁凌恒默默翻了个白眼,对欧阳的无耻表示深深的嫌弃。

    可嫌弃归嫌弃,他还是老老实实地拉着郁太太去了收银台,结了账才离开。

    他想,算了算了,谁叫欧阳是长辈呢,尊老爱幼人人有责嘛!

    走出餐厅,进入电梯,云裳不悦地瞪着郁大爷,“郁凌恒,你肚子疼是假的吧?”

    “没,真疼!”郁凌恒一本正经地说,完了立马把脑袋靠在郁太太的肩上,装可怜,“哎哟哟,又疼了又疼了……”

    “我不信!你肯定是在演戏?”云裳恼火,将他的脑袋用力推开,凶巴巴地喝道。

    “瞧你这话说得,我又不是演员我演什么戏啊?!”郁凌恒讪笑,一把将郁太太搂进怀里,让她的背贴着他的胸膛,耍赖皮地非要把下巴搁在她的肩上。

    “你别想骗我,你分明是在帮欧阳。”她歪着脖子回头瞪他,气呼呼地鼓着腮帮子。

    烦人!

    好不容易有个机会整整她那傲娇的小舅舅,没想到他竟敢胳膊肘往外拐,简直是反了他了!

    郁凌恒嘿嘿地笑,“真没有!我帮他干吗呀,他那么坏,总欺负我的小宝贝儿,我巴不得小宝贝儿你怼死他……唔……”

    云裳耳根发烫,转身就用手去推他的嘴,嗔怒娇喝,“郁凌恒你少跟我油嘴滑舌的!”

    “我没有油嘴滑舌,老婆你要相信我,我句句肺腑!”郁凌恒将不要脸发挥到极致,嘟起嘴就在郁太太的脸上亲了一口。

    “哼!”

    “老婆我爱你!”郁凌恒再接再厉,衔住郁太太的耳垂轻轻咬了口。

    “你滚!”云裳傲娇地啐骂道,表面虽然还是冷冰冰的,但内心却已经被嘴甜的郁大爷哄得甜滋滋的。

    “老婆我特别特别爱你!”

    “走开啦……”

    另一边的包房里——

    咔咔……

    米娅正心不在焉地低着头想事情,突然面前的碗被人用筷子敲了两下。

    她蓦地抬头,一脸茫然地看着面色不悦的男人。

    “在想什么?”欧阳拧着眉,目光锐利地斜睨着她。

    米娅立马摇头,小模样有点呆呆的。

    “那发什么愣?”他没好气地丢了个白眼给她,冷哼。

    她二话不说拿起筷子就开吃。

    可她刚钳起一块肉,就被他一筷子打掉了。

    她蹙眉抬眸,不解地看着他。

    欧阳郁闷了。

    暗暗磨了磨牙,他气也不是恨也不是地问她,“你就没什么想跟我说的?”

    米娅想了想,然后特别认真地对他说了两个字,“谢谢!”

    他等了半晌,而她居然没了后话……

    “就这样?”他尾音拔高,不可置信。

    他为她做了那么多,她一声谢谢就把他打发了?

    “不然咧?”米娅眨了眨眼,一脸无辜地反问。

    “你——”欧阳气结,想掐死她的心都有了。

    什么叫“不然咧”?

    她不是应该主动坐到他的怀里,抱住他的脖子对他献吻的吗?

    她不是应该忏悔之前对他的态度太过恶劣,且跟他保证以后都不会再对他那么凶了吗?

    她不是应该说点好听的情话,以宽慰他这两年差点为她思念成疾的心吗?

    瞧她那口气!

    仿佛他帮她拿回公司她还不屑一顾似的。

    听着就来气!

    欧阳不高兴了,冷着脸自顾自地钳菜吃。

    他本来是很有原则的一个人,可为了她,一再的破例。

    最可气的是她好像还不领情!

    欧阳这辈子都没做过这种吃力还不讨好的事,心里严重不平衡。

    他性格霸道,且讲究公平,是那种自己付出一分就要对方也必须相同回报的人,所以他觉得自己对她那么上心,她若不对他好一点的话,他会接受不了。

    气氛突然沉默下来,变得压抑而紧绷。

    突然,欧阳拿着筷子的手微微一颤。

    他转头狠狠瞪她,哪知却见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