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12章:不许乱花
    常言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他用卓行一威胁她,她没办法不妥协。

    于是她破罐子破摔地想,反正她早就是他的人了,两年都睡过了,再多睡几次又能有多大区别?

    没区别好伐!

    一次是睡,一百次也是睡,一千次一万次还是睡。

    既然他现在不依不饶,那她就干脆让他睡个够好了,等他腻了烦了,自然就会放过她和卓行一了。

    嗯,等他腻了就解脱了。

    吻着吻着,她的小手突然调皮地在他那处抚了一把……

    “想死?”欧阳眸色一沉,狠狠瞪她。

    她立马从怀里跳出去,笑米米地用嘴努了努锅里,提醒他,“快糊了。”

    欧阳转头一看,果然。

    他连忙一手把火调小,一手将牛排翻面。

    米娅趁机溜走。

    去到客厅,她被电视柜旁边的两个大箱子吸引了注意力。

    转着圈看了看两个大箱子,然后她又回到厨房,趴在推拉门的门框上望着他结实的背肌,好奇地问道:“客厅里那两个大箱子装着什么啊?”

    “我的衣服。”他答,头也不回。

    米娅挑眉,“全是?”

    “嗯。”

    辣么多?!

    她蹙眉,朝他走去,“你是把你的衣服全都装里面了么?”

    “嗯。”他还是一声鼻音,格外的云淡风轻。

    嗯?

    他把他的衣服全装箱子里干吗?

    装箱子里便也罢了,可放在她的家里是几个意思啊?

    米娅错愕,心里泛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果然!

    “一会儿拿把钥匙给我。”他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啊?”她表情茫然地站在他的身边,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转眸瞪她,加重语气,“家里钥匙给我一把!”

    米娅终于确定自己没听错了。

    “你……你这是要……”她一脸懵逼,不敢细想。

    “嗯!”不待她说完,他就抢先答道。

    她杏目圆瞪,不可置信地失声叫道:“你要搬过来跟我一起住?”

    “嗯!!”他再次转眸看她,表情和语气都透着不耐,对她明显排斥他住进来的表现感到不悦。

    “为什么?”她惊愕又不解。

    他狠狠瞪她,“我高兴!”

    “可是我不——呃,我的意思是,我这里太小了呀,容不下……不是!是怕你住着不舒服。”

    她想说你高兴可我不高兴,然而话到一半就被他凉飕飕的眼神给瞪得及时改了口。

    听着她用蹩脚的借口阻止他前来,欧阳唇角泛起一抹冷笑。

    但他没有动怒,只是淡淡地瞥了她一眼,然后说;“有你就行了。”

    “……啥?”

    什么叫有她就行了?

    他的意思是不管房子是大还是是小,只要能跟她在一起就好?

    所以他这是对跟她说情话吗?

    米娅很矛盾,既欢喜又惆怅。

    她正苦恼该用什么态度来面对他突如其来的柔情时,却被他接下来的一句话给气得想杀人。

    他说:“你会让我舒服。”

    一本正经的语调,说着臭不要脸的话。

    “……”米娅脸如火烧,无语。

    羞恼地剜了他两眼,然后她正了正脸色,硬着头皮小小声地跟他商量,“要不还是像以前那样吧……”

    他们以前的相处模式是,他有一个私人公寓,每次都是他想要了,就给她打电话,然后她就去他的公寓,完事之后离开。

    那时候,她就像个见不得光的第三者,与他见面永远都是偷偷摸摸。

    虽然他们明明是男未婚女未嫁的状态。

    像以前那样?

    欧阳不要。

    “我就要住这里!”

    她话音未落,就被他冷冷阻断,脸色阴郁地斜睨着她,态度蛮横又霸道。

    其实如果她不表现得如此排斥他住进来的话,按照以前的相处模式他倒也是无所谓的。

    可现在他看到她一副动不动就要与他撇清关系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

    所以她越是这样,他就越是不会让她如愿。

    不想让他住进来是不是?呵!他偏要住进来!

    他想住进来其实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这里给了他一种家的感觉……

    很温暖,很惬意,很舒服。

    他喜欢这里,这里是她的小天地,他必须染指。

    看着他一脸坚定的模样,米娅头皮发麻。

    她狠狠皱眉,纠结地看着他,苦恼地讪笑,“还是不要啦……”

    他拿着锅铲冷冷盯着她。

    被他冷厉的目光盯得心里发悚,慌乱中她失口叫道:“我没钱养你啊!”

    “谁要你养了?”他剜她一眼,啼笑皆非,没好气地哼道。

    “你住过来会增加费用的呀,什么水费啊,电费啊,生活费——”

    他把火一关,转身就往外走去。

    米娅愣愣地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后面没说完的话卡在喉咙里,上下不得。

    很快,欧阳回到厨房。

    然后一张银行卡递到了她的面前。

    米娅又愣住了。

    “不许乱花!”欧阳佯装严厉地轻喝道,拉起她的小手,将卡放入她的手心里。

    “……”

    垂眸看着手心里的银行卡,米娅觉得自己正捧着一个烫手山芋。

    不敢扔,又不敢要。

    她特别纠结地皱起眉头,拒绝不是不拒绝也不是,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盯着银行卡看了半晌,米娅小心翼翼地瞅着继续煎牛排的男人,“什……什么意思啊?”

    “你不是要我付生活费吗?”他瞥她一眼,云淡风轻地答道。

    “可是这……”就算付生活费也不用给她一张卡啊。

    米娅现在比较好奇这卡里到底有多少钱……

    当然,她更好奇的是他到底想干什么。

    “叫你拿着就拿着,哪来这么多废话?!”欧阳剑眉一拧,不耐地喝道。

    米娅撇了撇嘴,卡往睡裙口袋里一揣,收下就收下。

    牛排已经煎出香味,傲娇的男人转头冲着还有点在状况外的小女人喝道:“饿了不是吗?还不摆碗筷?”

    “……哦。”她点头,完了又小声呐呐,“那个……”

    “说!”

    “再炒两个菜吧,一块牛排吃不饱。”她微嘟着嘴,可怜巴巴地央求。

    被他压榨了一天一夜,她的体力严重消耗,得补补。

    “猪!”他睨她一眼。

    米娅嘴角抽搐。

    你才猪你才猪,你全家都是猪!

    她敢怒不敢言,只能在心里默默腹诽。

    欧阳嘴里虽然骂着,但脚步却走向了冰箱,拿了鸡肉和虾,准备给喂不饱的小妖精再加两个菜。

    “先吃!”

    然后他将煎好的牛排递给她。

    米娅也不客气,接过香喷喷的牛排就去了餐桌。

    迫不及待地切了一小块喂嘴里……

    唔,鲜嫩可口,好吃!

    她抬眸看他,情不自禁地想要夸赞他两句,可当目光触及他高大的身影,她一不留神就看的出了神。

    他很高,身材超级好,是那种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听说他曾经当过兵,接受过非常艰苦的训练,枪法和身手都非常的好。

    米娅一边惬意地细嚼慢咽,一边近乎痴迷地盯着欧阳的背影。

    心跳,有点快,还有点乱。

    一直知道他超级有魅力,但他这副仅围着一条浴巾做饭的样子她还是第一次看见。

    嗯,这是他第一次做饭给她吃。

    她以为像他这样狂妄自大的男人是不会做饭的,甚至觉得他可能连盐和糖都分不清。

    原来他会!

    不止会,还做得很好吃呢。

    嗯,她真是小看他了。

    不过也不能怪她“有眼无珠”啦,谁让他以前那么骄傲,别说做饭,连杯水都没给她倒过好伐!

    跟他在一起的那两年,从来都是她伺候他,他除了对她呼之则来挥之则去之外,就是在牀上尽其所能地压榨她……

    所以以前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很少有言语上的交流,除了做还是做。

    以至于现在乍然看到他做饭的样子……

    她竟很没出息地被迷住了。

    嗯,他真好看!

    即便只是一个背影!!

    古人云,食色性也!

    男人喜欢看美女,女人对好看的男人自然也是没有抵抗力的。

    眼前的男人真是得天独厚,年轻有为,长得好看身材又棒,倾慕他的女人只怕多如过江之鲫吧……

    “嗤……”

    米娅心不在焉地嚼着,一不留神就咬了嘴,疼得轻轻抽了口气。

    欧阳回头看了她一眼。

    她立马冲他咧嘴笑,略夸张的笑靥让她看起来像个傻姑娘。

    他转回头去继续忙碌。

    唇角的笑靥,缓缓隐退,米娅一边优哉游哉地切着牛排,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她的目光从他肌肉结实的背,再到他精廋有力的腰,最后落在他被浴巾包裹的p股……

    米娅悄悄咽了口唾沫。

    他的背部线条……

    好诱人啊!

    心,噗通噗通,跳得更快了几分。

    米娅知道自己没出息,可眼前的男人根本就是个妖孽,她抗拒不了他的美色啊……

    她也知道自己这是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疼,在昨晚那漫长的过程中,她一边辛苦地承受着他的激狂,一边在心里自我催眠不要再被他迷惑……

    然而那并没什么卵用!

    她依旧被他迷得不要不要的!

    当初入狱的时候,她多恨他啊!

    恨不得从此与他形同陌路,最恨的时候甚至恨不得跟他玉石俱焚。

    可这才出来几天啊,她居然又跟他搅合在一起了。

    哎……

    米娅想,当前路一片绝望时,能做的,便只有及时行乐。

    倏然勾唇一笑,她收起低落的情绪,将七分熟的牛排全部切成小块,然后拿着叉子端着盘子蹭蹭蹭朝着他跳过去。

    “啊——”

    她去到他的身边,叉了一小块肉举到他的嘴边,拉长尾音娇嗲,示意他张嘴。

    正在做油焖大虾的男人转头,看了看她微张着嘴的俏皮模样,又看了看眼前的牛排,心里泛起一丝甜。

    欧阳想,如果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该多好。

    此刻的甜蜜,温馨,幸福……全是他想要的!

    他张嘴,她噙着甜甜的笑立马把牛排喂进他的嘴里。

    看着她笑靥如花的样子,他的心软得一塌糊涂,大手一伸,扣住她的后脑就情不自禁地吻上她的唇。

    狠狠的亲了一口。

    啵儿的一声,特别用力,特别响亮。

    同时,他的另一只手在她小p股上狠狠抓了一把,惹得她“啊”地轻叫了声。

    她连忙后退一步,嗔怒地瞪他,小脸红成了三月桃花。

    “走开,别待在这儿。”不等她走,他就先一步挥手撵她。

    “啊?”她表情茫然。

    他瞥她一眼,“不怕死吗?厨房油烟会致癌的!”

    “……哦。”她愣了愣,然后点头准备离开,可突然像是脑子抽筋儿了似的,竟鬼使神差地冲他娇嗲,“那以后下厨房这种事儿就劳烦你了哦!”

    他目光灼灼地盯着她。

    话一出口,米娅就后悔了。

    哦买嘎!她刚说了什么?以后?

    其实可怕的不是她说了“以后”,而是在她心中,是用“一辈子”来概括这两个字的……

    她是疯了吗?怎么会把这样的话说得如此顺口?

    难道在她的潜意思里,还奢望着能与他有什么结果吗?

    可是他们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啊,他那么高高在上,那么光芒万丈,她却不过是个无名小卒,甚至还有犯罪前科,怎敢高攀于他?

    先不论他会不会爱上她,就以彼此的身份地位,他们也是永远都不可能走到一起的。

    在这方面,他肯定比她想得更透彻。

    所以米娅啊,醒醒吧,他不过是玩玩你罢了,等他玩够了,腻味了,就会把你一脚踢开的。

    男人都这样!!

    米娅为自己冲口而出的“以后”二字懊恼,欧阳却为着这俩字而暗自欢喜。

    说不清自己到底在欢喜个什么劲儿,但心里就是喜滋滋的,感觉很开心。

    嗯,只要想到今后的日子她也能这样乖巧听话,他就觉得这个世界是如此的美好。

    每一份感情,都是从一丢丢开始的,然后一发不可收拾,然后越来越多,越来越多,最后多到连自己都不敢置信。

    爱情这个玩意儿,是不可控的,能控制的都不叫爱情。

    欧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爱上了米娅,他只知道,自己要把她永远拴在身边,哪儿也不许她去。

    对于她要他今后包揽做饭的提议,他不置可否,而是皱眉嫌弃起她的抽油烟机来了,“你这是什么破油烟机?开了最大档还有这么重的油烟味儿。”

    “太旧了呗。”米娅一边慢悠悠地踱步回餐桌,一边随口答道。

    欧阳气,“明天去买个新的!”

    “没钱!”她下意识地拒绝。

    他回头瞪她,“刚不是给你卡了么?”

    米娅摸兜,啊,对,他给她银行卡了。

    “哦。”好吧,她点头。

    很快,欧阳将做好的油焖大虾和香菇炒鸡肉端上餐桌,还加了一个炝炒小白菜。

    米娅很识趣地蹭蹭蹭跑去盛了两碗白米饭,将其中一碗递给他。

    “过来!”他拉开椅子坐下,不接,还命令她。

    她不明所以,老实巴交地走到他身边。

    “坐上来。”他拍拍自己的腿。

    米娅脸颊微红,但还是什么都没说,身躯微侧,听话地往他腿上坐去。

    “不是这样!”他不悦轻喝,将往下坐的她轻轻推开。

    她不解地看着他。

    “岔开!”他用下巴点了点她的腿。

    米娅懂了,脸也更红了。

    他这是要她像昨晚在沙发上那样与他面对面……

    此刻的她还是睡裙,而他仅围着一条浴巾……

    她下意识地看向他腰腹下方,只见那处已经撑起来了……

    米娅几乎可以肯定,他全身上下除了这条浴巾便什么都没有了。

    我去!!

    他这两年是不是都饿着的啊?这么猛还要不要人活了?!

    “我这样坐……怎么吃饭啊?”米娅讪笑呐呐,近乎求饶地看着他,想到他又要就怕得两腿打颤。

    知道她怕,他像只大灰狼一般,极尽温柔地哄她,“听话,来。”

    米娅深知眼前男人的秉性,反抗他只会死得更惨,若乖一点的话,他或许还会怜香惜玉一点。

    想了想,她别无选择,只能硬着头皮按照他的要求坐上他的腿。

    欧阳满意。

    “喂我!”他用嘴努努她手里的米饭,同时手探向那让他深深着迷的地方……

    米娅蹙起黛眉,一边咬唇隐忍,一边辛苦地半侧着身去钳了一块肉,放在米饭上,喂他。

    一碗饭被他几口就吃掉了,而在这几口饭的时间里,她在他手上败得一塌糊涂……

    他突然将她转了个身,让她背对着他……

    意图非常明显。

    她慌得连忙求饶,“别!我,我还要吃饭……”

    “你吃你的,我‘吃’我的,互不相干!”他说,专注于自己手上的动作。

    “可是……啊……”

    她话还没说完,他便抓着她的腰往下拽,她被迫重重坐下,将他整个吞没……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几天后。

    望着车窗外的蓝天白云,米娅有种终于重见天如的感慨。

    真好,她还活着!

    这几天,她好几次都以为自己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因为一贯冷静的男人发起疯来真是太可怕了。

    他以前不这样的。

    就算不温柔,但不会这样没完没了。

    感慨了一会儿,米娅转眸看着开车的男人,问:“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啊?我一会儿还要面试呢!”

    “面什么试?”欧阳忙里偷闲地看了眼米娅。

    “工作啊。”她理所当然地答道。

    “什么工作?”他拧眉不悦。

    米娅,“秘书。”

    欧阳没说话了。

    沉默半晌,她忍不住催促,“说啊,你要带我去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