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11章:可是我想你啊
    《一米阳光》第011章:可是我想你啊他不知道自己是从何时变得如此没出息的,明知她是虚情假意,他却还是舍不得拒绝……

    两年了!

    他们分开两年了!

    一个血气方刚的正常男人禁(谷欠)两年,那滋味有多难受估计只有禁过的人才知道。

    想她!

    想死她了!!

    这两年里,他都记不清自己为她做过多少次春、梦了。

    所以此时此刻,虽然他的理智不允许自己沉沦,然而他的身体却已经背叛了他的理智……

    不过是稍一犹豫,他的衬衣扣子就已经被她全部解开。

    然后她的手,触上他肌理结实的胸膛……

    欧阳浑身一紧。

    大热的天,她的小手却异常的凉,也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咋地,她一触碰上来,他就格外的舒坦。

    他眼底的寒气已被火热取代,全身肌肉绷得死紧,仿佛随时会裂开一般。

    米娅心中暗喜。

    这是他在极力忍耐的表现,可见他对她,还是有感觉的。

    她倏地撑住他的胸膛将他一推,让他仰靠在沙发靠背上,然后她的唇,吻上他的心口……

    欧阳投降了。

    即便心里再恨,再怨,再不甘,他也还是败在了她的唇舌之下。

    古人云——英雄难过美人关!

    嗯,他过不了她这关!

    不管她是虚情假意也好,不管她是为了别人的男人也罢,反正他心里那只猛兽已经破笼而出,停不下来了。

    今晚,她死定了!!

    米娅是真的豁出去了,完全依着他的喜好,尽其所能地讨好他。

    她的唇,从他心口慢慢往下,吻上他的小腹,继续往下……

    欧阳要疯了,整个人狠狠一颤。

    对于他的反应,米娅满意极了。

    他垂眸看她,竟看到自己的皮带不知何时已经被她扯开,然后,她跪在他的腿中间,低头……

    最后关头,他伸手捏住她的下颚,咬牙切齿地瞪她,“米娅,你就这么想死吗?”

    “嗯,我想死……”她媚眼如丝地望着他,沙哑的声音简直好听得要人命,调皮的小手在他腰间轻轻地挠啊挠,“来啊,弄死我啊……啊……”

    他忍无可忍,将她狠狠扯进怀里。

    “欧阳,我喜欢弄我,真的。”她没有丝毫的扭捏,大大方方地趴在他的怀里,像只粘人的小猫咪,伸着红红的小舌头,逮哪儿舔哪儿,“来啊,来弄死我啊……”

    “米娅,你确定要这样挑衅我?”欧阳的眼底泛起一抹猩红,盯着她的眼神像是恨不得一口将她活活吞了。

    面对他恶狠狠的警告,她却笑得更加妩媚妖娆,甜腻腻地娇嗲,“欧阳,我们两年没做了,你不想我吗?”

    同时,她在他的下巴上轻轻咬了一口。

    欧阳狠狠咽了口唾沫,整个人沸腾得不能再沸腾了。

    想!当然想!怎么可能不想?!

    没人知道他有多想她!

    想她的那些夜晚,他翻来覆去辗转难眠,简直劫狱的心都有了。

    可这些话,他又怎敢告诉她?

    毕竟她的心里装着的并不是他,而是别的男人啊!!

    他冷冷看着她,抿唇不语。

    看着他傲娇的模样,米娅笑了,嫣红的唇微微往上,贴着他的唇,一边轻轻摩挲,一边哑声低喃,“可是我想你啊,欧阳,我想你,可想了……”

    同时她的小手往下,握着他,肆意作乱。

    欧阳呼吸收紧,被她握住的那瞬,大脑一片空白。

    这种感觉……

    真是久违了!!

    她说她想他……

    “你少给我睁眼说瞎话!”欧阳恨恨地瞪她,声音已然变得沙哑难耐。

    “你不信吗?”她眨了眨无辜的大眼睛,一脸天真无邪地看着他生气的俊颜,然后直接拉起他的手就往她的小腹下方探去,“不信你、模……”

    她今天是有备而来的,没像之前那样穿秋天的居家服,而是穿的一条休闲的丝质睡裙。

    当欧阳的指尖触上那温暖的沼泽之地,才发现她里面居然是真空的……

    嗯,她只穿了睡裙,里面什么都没有!

    欧阳本不想被小妖精这样牵着鼻子走,可是怎么办呢?

    他忍不住!

    指尖一触上她,他就想往里钻……

    手随心动,他刚这样想着,指已探入……

    “啊……”米娅蹙眉喘息,身躯瞬间绷紧。

    他太坏了,竟用了两指……

    “想我是吗?”他危险地眯着双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美丽的小脸,衔着她的下唇,冷森森地哼问。

    “嗯……”她轻呤,所有注意力都在他的指上。

    他的唇角泛起冷笑,倏地将她一把抱起,径直朝着她的卧室走去。

    “那我今天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想’我!!”

    他把她抛在牀上,接着将她控在身下,在她耳畔恶狠狠地切齿。

    “啊……”

    被砸在牀上的米娅颤声尖叫,刚从天旋地转中回过神来,立马又迷失在他高超的吻技之中。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次日。

    灯光昏暗的卧室里,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情(谷欠)气息,已激战一天一夜的两人,还未停歇……

    当然,米娅是早就不想要了,可不知餍足的男人却像是一头喂不饱的狼,永不知倦,没完没了。

    “欧阳,欧阳,够了,我不行了,真的……啊……欧阳……”

    暧、昧的拍打声,夹杂着女人的求饶,如诉如泣,我见犹怜。

    米娅的声音已经嘶哑不堪,那是叫得太厉害所致,整个人被折腾的就快要散架,大脑迷糊得什么都想不了。

    欧阳享受得很。

    一边不管不顾地大动特动,一边满意地听着她可怜兮兮的哀求。

    听着她一声声的求饶,他的男性自尊得到了大大的满足,心里充满了成就感。

    “欧阳,我错了……嗯……求你了……”米娅的双手紧紧抓住男人的臂膀,指甲陷入他的皮肉,微张着红唇大口大口地喘息,像是砧板上濒临死亡的鱼儿,逃不掉也躲不了,只能任他为所欲为。

    他的背上和胸膛全是她在受不了时留下的抓痕,一条一条,多不胜数。

    他没有理会她的哀求,大手掐着她不堪盈握的腰肢,卯足了劲儿弄她。

    “啊……你停一停,欧阳……嗯……你歇会儿吧,我要死了,真的……嗯啊……”

    听到她楚楚可怜的说自己要死了,欧阳情不自禁地溢出两声低沉的轻笑。

    她越求,他就越是用力。

    米娅真的觉得自己要死了。

    “好哥哥,求你了……啊……”她的声音充满了委屈,已带哭意。

    “叫我什么?”欧阳微微一怔,在猛地一个沉入之后停了下来,深深看着她汗津津的小脸。

    他猛地一下让她尖叫,但随即停下来后她松了口气。

    知道他喜欢听,她连忙抱住他的脖子,艰难地抬起头去在他唇上啄了一口,讨好地叫他,“好哥哥。”

    软糯又沙哑的声音,格外好听。

    “再叫一声!”欧阳抵着她慢慢地磨,腾出一只手来,将她被汗水沁湿而黏在额前的发丝轻轻拨开,让她泛着红晕的小脸完全展现在自己眼前。

    他近乎贪婪地看着她,越看越喜欢。

    喜欢她的乖,喜欢她的甜,喜欢她的媚。

    嗯,从头到脚,全身上下,哪哪儿都喜欢!

    “好哥哥!”她毫不犹豫,也没有丝毫的扭捏,他说什么她就做什么,听话得很。

    欧阳满意极了。

    他微微用力,磨得她又开始哀哀叫唤,“啊……好哥哥,别……”

    “想我不是吗?”他衔着她的唇,嘲笑她的没用。

    米娅不服,目光哀怨地望着他,蹙眉嘟囔,“那什么事都得循序渐进嘛,你总不能因为我饿就一下把我撑死啊!”

    “就你这贪嘴的小吃货,能撑得死?”他似笑非笑地睨着她,一语双关。

    自然是听懂了他的弦外之音,米娅本就绯红一片的脸颊不由更红了一分。

    她羞恼地剜他一眼,幽怨又委屈地哼哼,“能啊,怎么不能?我现在就快被你撑死了呢!”

    “我觉得你还没‘吃饱’。”他眉梢带笑,唇角泛起一抹邪魅的弧度,大手在她腰上轻轻捏了一把。

    同时,他将她对折……

    米娅一见这架势就知道他又要开始了,吓得连连讨饶,“饱了饱了,我吃饱了,真的!”

    “我还没有!”他低头去寻她的唇。

    “……”米娅欲哭无泪。

    还说她贪嘴,现在到底是谁贪嘴啊?没完没了还要不要人活了啊?!

    眼看他的唇已近在咫尺,她吓得连忙偏头躲避,没话找话试图转移他的注意力,“现在几点了?”

    “五点。”她不让他吻唇他就咬她的下巴。

    “早上?”有点疼,她微微皱眉。

    “下午。”他答。

    “哈?”她霍然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转头看着窗户。

    怎奈卧室的窗户已拉上厚厚的窗帘,外面的光亮一丝一毫都泄露不进来。

    正因为拉着窗帘,卧室里只亮着光线昏暗的牀头灯,所以米娅以为现在还很早,哪成想……

    居然已经下午五点了!

    唔,如果现在五点的话,那他们岂不是已经……

    战了二十个小时了?!

    哎哟我去!

    她没死在他手上还真是奇迹。

    在她心不在焉的时候,他将她翻了个身。

    “趴着!”他沉喝一声。

    她猝不及防,被他摁着背,脸埋在了枕头里。

    啪!

    他在她p股上用力拍了一下,“抬高!”

    “欧阳……”米娅快哭了,怕不听话会被他恶意惩罚,只能听从他的命令。

    “叫哥哥!”他抵上去。

    “好哥哥……啊……”

    他蓦地沉入,惹得她颤声尖叫。

    他抓着她的一只手臂将她往后拉,同时不管不顾地动起来。

    米娅哀哀啜泣,叫得声嘶力竭。

    他一点不心软,变着法子逗她,甚至还越来越恶劣……

    约莫半个小时后……

    他越来越快,越来越猛,米娅实在受不了了。

    “我不行了,真的……好哥哥,我真的不行了,你饶了我吧……”她像是所有的力气瞬间消失,整个人倏地瘫在被褥里。

    她毫无预兆就缴械投降了,害得正在兴头上的他也只能慢下来,啪地一声又在她p股上重重拍了一下,宠溺又无奈地轻啐一声,“没用的东西!”

    见她是真的不行了,他只能作罢。

    一阵凶狠的耸动之后,他意犹未尽地结束战斗。

    煎熬了一天一夜,可算是风歇雨停了,而此时的米娅,已经累得连手指头都动不了了。

    完事之后,欧阳慵懒地靠在牀头,点了一根烟,一边惬意地抽着,一边将软成一滩泥的小女人搂到身边来。

    她乖得很,不止没拒绝,还蠕动着身子主动偎进他的怀里,撒娇地在他身侧蹭了蹭。

    她闭着眼,一副累极倦极的模样。

    欧阳一边抽着烟,一边深深凝睇着米娅绯红的小脸,心,特别的满足和安定。

    这一瞬,他有股很强烈的念头,想要跟她这样一直到老……

    看着看着,他就忍不住伸出手去,指尖在她的眉眼轻抚,描绘着她精致的五官。

    指尖的轻抚像是虫子在爬,痒酥酥的,扰得她不能安睡。

    “唔……”她轻呤一声,皱着眉躲他的手,不满地嘟囔,“别吵……”

    被她嫌弃了,他不悦。

    狠狠吸了口烟,然后他低头,贴上她的唇,把嘴里的烟灌进她的嘴里……

    “咳咳咳……”米娅直接被呛醒了。

    不甘不愿地睁开眼,即迎上他充满愉快和戏谑的目光,不难看出,他此刻的心情非常好。

    她气得想咬他,但又怕把他咬出火来,想了想只能作罢。

    她突然从他怀里退出去,裹着薄毯欲下牀。

    “去哪儿?”他用脚踩住薄毯的一角,不让她走。

    “找东西吃啊。”她回头看他,一脸幽怨。

    她都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好伐,早就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好伐,再不去做点饭吃真会饿死的好伐。

    他抬脚。

    她连忙裹着薄毯下牀,套上睡裙之后才扯下薄毯。

    虽然彼此什么都做过了,她未着寸缕的样子他也看过无数次,但要她在清醒的时候当着他的面换衣服……

    她还是有点做不到的。

    换好睡裙,米娅就出了卧室。

    几分钟后,抽完烟的欧阳仅在腰际围了一条浴巾,也从卧室走了出来。

    一出来就看到米娅正蹲在卧室门口。

    “干什么?”他拧眉,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她抬眸瞥了他一眼,有些委屈又有些怨愤地小声嘟囔,“腿软……”

    嗯,不止软,还又酸又痛,感觉一双腿都不像是自己的了。

    欧阳想笑。

    “没用!”他一边骂,一边弯腰将她打横抱起,径直朝着厨房走去。

    又骂她没用?

    她怎么就没用了?

    她剜他一眼,不满第小声哼哼,“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啊……”

    “我怎样?”进入厨房,他将她放在流理台上,不咸不淡地睨着她有点气鼓鼓的小脸。

    她抿唇不语,不说话。

    见她不答,他也没强求,转身走向冰箱。

    “禽、兽……”在他转身的那瞬,她几不可闻地吐出两个字。

    她说得非常小声,哪知还是被耳尖的男人听了去。

    “你说什么?”他回头看她,危险地半眯着双眸。

    “没什么啊,我什么都没说,真的。”米娅连忙摇头,矢口否认。

    你本来就是禽、兽……

    不!比禽、兽还禽、兽!

    她嘴里否认着,心里却骂得一刻也不得闲。

    都是一天没吃东西了,不止米娅饿,欧阳也已是饥肠辘辘。

    没有再理会她,他走向冰箱,将冰箱旁边的袋子拎起来放在流理台上。

    袋子里是新鲜食材,很显然是今天才送来的。

    这一天一夜里,她昏睡了好几次,食材应该是在她昏睡的时候他让人送过来的。

    欧阳有条不紊地将袋子里的东西一一拿出来,然后再拿出平底锅,准备煎牛排。

    米娅乖巧地坐在流理台上,两只小脚丫轻轻地晃啊晃,一边一眨不眨地看着往锅里倒油的男人,一边在心里默默斟酌。

    听着牛排发出滋滋的声音,米娅双手撑着流理台轻轻一蹭,跳下地。

    “欧阳。”

    她悄无声息地来到他的身后,脸颊贴上他的背脊,轻轻喊他。

    “嗯。”他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专注地盯着锅里的牛排。

    “那个……”她用力抿了抿唇,欲言又止。

    仿佛知道她想说什么一般,他的唇角泛起一抹冷笑,头也不回地冷冷说道:“米娅!说话之前先想想,有些话,该说不该说!”

    米娅不傻,听得懂他的意思。

    他的潜台词是,你最好想清楚,你将要说的话,是不是我高兴听的。若是我高兴听的,便罢,若不是我高兴听的……你会死得很惨!

    嗯,她知道,他这是在警告她。

    “我只是想说牛排我只要七分熟可不可以?”她从他腋下探出头去,歪着脑袋仰望他,没好气地哼哼道。

    他垂眸看她。

    算她识相!

    她要是敢在这么好的气氛里提起别的男人,她就死定了!

    将她从身后捞到跟前,他说:“亲我一下!”

    米娅二话不说就踮起脚尖吻上他的唇……

    欧阳满意。

    唇齿镶嵌,气息相融……

    在米娅看来,她跟欧阳之间没有什么事是一炮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炮。

    就像昨天,他们都吵成那样了,结果今天就“和好如初”了。

    所以只要她乖一点,主动一点,把他伺候好了就ok了……至少可以暂时没事。

    虽然这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但能解解燃眉之急也是好的。

    常言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他用卓行一威胁她,她没办法不妥协。

    吻着吻着,她的小手突然调皮地在他那处抚了一把……

    “想死?”